<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走为上
    金龙真君是现在真仙盟六大化神真君中年岁最大的,也算是平时里最低调的一位。不知是不是因为年纪大,看多了人情世故变化,这位老人把许多东西都看淡了的样子,很少再强出头去跟其他人去争抢什么。

    当然了,上面所说的那种淡然只是相对而言的,事实上金龙真君手上的实力并不弱小,平日里瓜分利益时也都能分到一杯羹,日子过得也算滋润。也就是最近这几十年来,天澜真君这个疯子突然崛起,带着他一手创建的浮云司横扫天下,不但将魔教邪道这等大敌打得落花流水,实际上在正道真仙盟内部,同样也有一个争夺利益的分歧。

    当年浮云司刚发展起来的时候,这些事都还不明显,大多数人包括其他几位化神真君其实都没有太看得起这个后起之秀。真仙盟立派几千年,多少英才俊杰,多少风云变幻,大家都看得多了。只是谁也没想到时代变化了,疯子上位了,天澜真君打垮了魔教,回头就来抢正道同盟的饭吃,一点面子也不给的。

    确切地说,其实浮云司还没打倒魔教的时候,他们就开始跟真仙盟内部的势力开始拉锯争夺明争暗斗了。

    要说这似乎不算是什么明智之举,外有强敌,内部还要争斗,看起来很像是作死的举动。只是实际情况当时是其他仙盟内部的势力纷纷感觉到了浮云司的威胁,大家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暗中开始打压,这种争斗是由不得浮云司自己的。

    幸好的是,这个循规蹈矩本来要教后起之秀做人规矩的世界,最后碰到了一个不讲规矩的疯子,而且这个疯子很厉害。

    天澜真君和他的浮云司最后打破了规矩,自己做了老大,抢了最大的一块蛋糕。在强大实力的威慑面前,这个世界的另一条规矩迅速发挥了作用,那就是肉弱强食,仙盟中的其他实力很顺当地就低头了,大家暂时和平相处了。

    也就是从当年那一场争斗过后,金龙真君包括另一位流云真君就低调了下来,不再怎么出面了,对外多数时候只说自己是在闭关修炼。反而是岁数较轻的另外几位,比如广博、铁壶、古月等真君,依然还在外头折腾着。

    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如此,说起来,金龙真君多多少少其实有点是被天澜真君以及他的浮云司给逼迫的,但这一天晚上在昆仑殿中,金龙真君却是一副欣慰感慨的样子,与天澜真君相谈甚欢。

    陆尘身为唯一一位在这大殿中旁观这两位大人物的人,端茶倒水的间隙,将他们的言辞举动都看在眼里,心中也是并不平静。

    这两位化神真君所说的话似乎完全都是家常闲聊,对天下大势半点不提,对迫在眉睫已经出现的天空中的血海异象,他们似乎也只当没发生过、不存在一样,一个字都没沾边。

    如果外面的人亲眼看到或是听到了这一幕,只怕会一片愕然吧,因为就算是陆尘自己,本来也暗中思索着这两位大佬大概会有一番激烈的言辞交锋,又或是为了绝大的利益讨价还价,或者干脆就是谋划什么恐怖又吓人的阴谋之类的。

    结果都没有。

    金龙真君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回想了多年来在真仙盟天龙山上的岁月,有多少世事沧桑感慨不已。

    天澜真君连连称是,还说当年自己刚来的时候多得了金龙真君的照顾,现在想想真是恍如隔世。

    金龙真君哈哈大笑,说自己当年就看出天澜真君后生可畏,天赋异禀,心中判定此人必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如今果然应验;天澜真君“谦虚”地表示这都是向前辈学习,取得的一点小成就不过都是站在前辈这般巨人的肩膀上才得到的。

    言辞之肉麻,礼仪之客气,让陆尘都忍不住为之侧目,暗想死光头这莫非是被鬼上身了么,十几年来也没见过他对人这么客气过。

    如此闲聊瞎扯了好一会工夫,金龙真君居然就这样起身告辞了,在这中间陆尘没听到半点有用的话语,一时间也被这老头子搞糊涂了,这好不容易过来一趟,到底是为了什么?总不会真的就是为了闲聊一番吧?

    天澜真君看起来好像也格外沉得住气,笑意盈盈地将金龙真君送到门口,不过在即将开门前的那一刻,金龙真君忽然叹了口气,看着天澜真君,道:“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想不到如今你居然比我这老头子还沉得住气了。”

    陆尘精神顿时为之一振,眼角余光向死光头那边看去,只见天澜真君微笑道:“前辈过奖了,若是有话相告,但说无妨。”

    金龙真君凝视他良久,在沉默多时后忽然开口,面上神情间竟有几分今晚首次出现的萧索之意,道:“今晚我本意是想入局,无论是站在你这边,还是铁壶、广博那一边,总是要能分点东西才好的。”

    天澜真君笑而不语,神态温和。

    金龙真君淡淡地道:“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突然不发疯了,变得礼仪周到温和有礼时,看起来更吓人?”

    天澜真君这次倒是怔了一下,随即失笑,道:“这倒是没有的。”说着,他还回头看了陆尘一眼,笑道:“果真如此么?”

    陆尘想了想,道:“是。”

    天澜真君与金龙真君的目光都是落在陆尘的脸上,片刻之后,两人相视而笑。

    金龙真君点头道:“你这个徒弟不错。”

    天澜真君居然也没客气的意思,道:“确实如此,不然我也看不上他了。”

    金龙真君指了他一下,随即眉头微皱,脸色郑重,道:“我退出,离山离城,不占便宜,不舍钱财,如何?”

    此言一出,饶是天澜真君也似乎吃了一惊,像是重新认识了这个老头一般,上下再次打量了他一下,道:“你居然想走?你那些手下愿意?”

    金龙真君淡淡地道:“一门之中本该由我独断乾坤,我说走自然就要走,若是有不愿的,那就不要呆在我手下就是了。”

    天澜真君看了他半晌,忽然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这才故意来找我这一趟的?”

    金龙真君笑了一下,道:“那不重要了,我只问你,我这一脉不愿与你为敌,而且老夫看着天上那异象骇人,也不想再在这天龙山上呆了,就想带着些儿孙弟子回老家去住几年。这中间多有牵扯,不知你是想强留我为敌呢,还是放我老朽一条生路?”

    天澜真君沉默良久,最终点点头道:“天下英雄,果然还是藏龙卧虎,不可小觑。”

    说着,他拂袖郑重行礼,正色道:“前辈请走吧,日后有缘再见。”

    金龙真君呵呵一笑,转身打开大门走了出去,只是那声音远远传了出去,却是说道:“罢了吧,最好我这余生都不要再与你相见了!”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