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二十七章 窥探
    看到陆尘过来,宋文姬轻移莲步,从石阶上下来迎接,面上露出客气而带着欢喜的笑容,让人看了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陆尘也迎了上去,拱手见礼,大家相视一笑,气氛十分融洽温暖。

    宋文姬微笑道:“刚才听到通报过来的消息时,我还有些不敢相信,特意多问了一遍,才敢信原来是陆公子你大驾光临啊。”

    陆尘也是笑道:“宋姑娘你太客气了,不敢当,不敢当。”

    宋文姬道:“这可不是我随口乱说的,反正在我的记忆里,你可从来没到天律堂这里来过,今天这真是难得的稀客了。”

    陆尘客气地说道:“打扰了,我是有点小事想要拜见铁壶真君,不知他老人家可有空见我一下?”

    宋文姬道:“有的。不过现在我义父他手头上正好有些急事,暂时不能出来见你……”

    陆尘怔了一下,随即点点头,道:“啊,想不到这么不凑巧,那我回头再找个时间过来拜会真君大人吧。”

    宋文姬却摆了摆手,不在意地道:“那倒不用,我已经进去帮你通报过了,义父他虽然现在暂时走不开,但事情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稍等半个时辰左右就差不多了。他令我先过来招呼你,在天律堂大殿上稍作等候,他过一会就出来了。”

    陆尘犹豫了一下,随即颔首道:“既然如此,就麻烦宋姑娘了。”

    宋文姬深深看了他一眼,笑道:“陆公子这话可就见外了,你我的关系,这点事不算什么的。”

    说罢,她便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将陆尘往大殿中带去。

    陆尘跟在她的身后,眼角余光打量着这个女子的背影,心中有些疑惑。他和宋文姬这个女子虽然在最近这段日子里有些交集,但两人的交情当然不可能是真的很好,就算他们两人关系不错,但双方背后还有那两位大佬真君站着呢。

    以天澜和铁壶两位化神真君之间隐隐敌对的气氛,他们这两个小字辈的就算想要交好,也得顾忌三分,甚至可以说,他们没有翻脸成为死敌就已经算是大家客气了。

    ※※※

    宋文姬将他带进天律堂大殿里,陆尘当然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便带了几分好奇向四周打量张望了一下。其实在平日里,作为天龙山和真仙盟中势力最大的地方之一,这座大殿和昆仑殿基本上平齐的,甚至单论起历史悠远来说,天律堂大殿比浮云司那边的昆仑殿还要更加悠久,底蕴更深厚得多。

    毕竟浮云司是在天澜真君手上才一手创立,并在近些年里才急速蹿升起来的,在过去的日子里,真仙盟中可没这么一股桀骜不驯的势力,真正深入人心的“贵族”,那还是要数天律堂、星辰殿以及大宰院这三家,算是从真仙盟建立的初期就已经三足鼎立,一直流传至今,势力盘根错节,潜力不可小觑。

    所以,悠长历史的厚重感此刻也体现在了这座大殿中,陆尘在这里四面大殿的墙壁上看到了许多高大且气势恢宏的壁画,画中描绘的不是上古传说,就是千百年前一些英雄人物、传奇真君的伟业巅峰,历史的沧桑感、沉重感乃至那股激动人心令人心生向往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些东西却是在昆仑殿那边根本感觉不到的,虽然从大小上来说,其实昆仑殿的规模要比天律堂大殿这里还要大了不少,并且在建筑上极尽奢华宏大,一眼就能看出典型的天澜真君的风格:肆无忌惮,唯我独尊,天底下老子最大,要压过天下所有的人,哪怕是一座大殿!

    在天律堂大殿这里,也没有天澜真君那种专属的高得犹如神佛专座一般的莲花宝座,最多也就是一把大一点奢华一点的大椅摆在中央上首位置,然后其他就是普通的正常待客桌椅了。

    这些东西都不算复杂,陆尘只是一转眼间便都看得清楚了,心中自然也有感觉,没来这里其实还好,都觉得天澜真君昆仑殿中气势宏伟睥睨天下,但到了这历史悠久的地方一看,却心里忽然暗生出一种那该不会是“暴发户”吧的危险念头……

    死光头那货看起来不像是这么没底蕴的人啊,就算是往上数,他的师父陆尘的那位师祖爷爷天鸿真君,那也是名动天下盛名一时的绝世真君,是响当当的名门传承,单论内涵的话,全天下似乎也没几个能比天澜这一系更厚重的了。

    怎么那死光头偏偏就把自己搞成了暴发户一样的气质了呢?

    陆尘心里暗自琢磨和腹诽了几句,当然,面上是不可能显露出来的,一路随着宋文姬到位置上坐下,旁边早有人奉上好茶,随后宋文姬将旁人都遣开,偌大的天律堂大殿中便只剩下他们二人,显得稍有几分空旷。

    “陆公子,咱们俩又单独见面了啊。”宋文姬喝了一口仙茶后,面带笑容地对陆尘开口说道。

    陆尘喝到嘴里的茶水却是差点呛到了,迟疑了一下后,他放下手中茶杯,却是正色道:“宋姑娘,你这话我有些不解啊,咱们没怎么特地单独见面吧?”

    说着这话的同时,陆尘心中却是暗生警惕,目光虽不移动,却是用余光暗自扫过这大殿周围,但并没有什么收获。只是在那一刻,他心中却隐隐有些警兆,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没有证据可言,却是他往昔潜伏在魔教中那种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不知不觉中所拥有的。

    犹如一只孤独的野狼,小心翼翼地面对着遍布凶险的世界。

    ※※※

    天律堂大殿中的某个隐秘角落,隔着一面厚墙,此刻本该在“处理”手头虽然不大但很要紧,并因此走不开要让陆尘等候一阵子的铁壶真君,就坐在墙后的密室中。

    一面奇异的镜子闪烁着波光粼粼的异光,不知上面是布置了什么奇异神通,居然在一片光华里倒映出此刻大殿中,宋文姬和陆尘正相对而坐的情景,非但图像十分清晰,甚至就连他们两人说话的声音,竟也一丝不差地被传送到了这里。

    铁壶真君淡淡地看着图像上的陆尘,听着他说的话,大殿中的宋文姬虽然没有注意到,但是他却是一眼就看出了陆尘正在窥视观察周围的举动。

    他白眉动了一下,忽然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果然是顶尖的影子出身,居然能够察觉到老夫的存在。”他沉吟片刻,忽然拿起一块玉石沉声道:“问他来意。”

    光幕图像里,宋文姬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然后对陆尘笑了一下,道:“陆公子,你今天特地来找我义父,不知是所为何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