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借口
    驻守在地下城池入口的守卫,还是以刘庭为首的那批人,刘庭自己此刻也站在人群前面,然后看着走过来的古月真君,心中一阵翻腾,只觉得郁闷无比,甚至还有了几分生无可恋的委屈感。

    这是什么运气?这是什么世道?

    不就是在这里好好地看个门当个守卫么,整个仙城和真仙盟上下像他这样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怎么好像偏偏就他最倒霉的样子。

    这走过来的可不是普通人,那是道法通天高不可攀的化神真君,尽管平日里这位真君和他的星辰殿都相对比较低调,但那仍是刘庭这样的修士仰望的存在。

    说句难听的,若是现在触怒了这位古月真君,人家随便找个借口——比较不敬这种的,一掌将他拍死了,浮云司这边想为刘庭出头或报仇都比较难。

    你能拿一位化神真君怎么办?

    想要对付一位化神真君,必定要整个浮云司全力以赴,又或者直接清楚天澜真君这等人物,才有可能为刘庭这样的小人物找回一个公道。但是这样做,值得吗?

    虽然天底下人人都说众生平等,生来皆是相同,但在这个中土世界里,人命终究还是有贵贱之分的。

    当然了,一般能够做到化神真君这个层次的人物,无不是绝顶的人才,不但修为绝高,就是为人处世上也自有风度,一般不太可能会随意对小人物置气。但是,万一呢?

    刘庭一点都不想成为那个万一,他希望的是一点意外都不要有,他很喜欢活着,他还有许多事情想要享受;他刚刚才有了搭上那位前途无量的陆尘陆公子的可能,未来或许前程可期,他半点都不想死!

    如果可以现在什么都不管,掉头跑掉就好了啊……刘庭在心中感叹了一声。只是浮云司向来规矩严厉,既是驻守在此,自然就有守卫之责,而他刘庭又是守卫中的领头人,更是责无旁贷。这要是溜走了,只怕要杀他的人就变成浮云司了。

    相比起来,刘庭同样一点都不想跟自己所在的这个浮云司作对,死都不敢!

    所以,他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面上尽量露出了温和恭谨的笑容,对着走到近处来的古月真君行了一礼,然后问道:“大人好,在下刘庭,是浮云司派驻此地的守卫。”

    古月真君停下脚步,看了拦住自己去路的刘庭一眼。

    刘庭顿时只觉得自己后背如芒在背,甚至在那一瞬间有种风声骤然凄厉的错觉,好像下一刻一个巨大的巴掌就要拍下来,将自己拍成肉泥。幸好在定了定神之后,周围仿佛还是和原来一样,十分的平静。

    刘庭偷偷向周围看了看,发现古月真君似乎神色从容平静,暂时未有发怒的神情,但反而是自己身后的那些浮云司守卫,却是在不声不响中各个向后头退了好些步远,让刘庭一个人突兀地站在古月真君的面前,特别显眼。

    “这群混蛋!”刘庭心中大怒,暗自发誓要是能混过了今日这关,回去得空了一定要狠狠操翻这群靠不住的手下,折腾他们个半死才能出这口恶气。

    不过眼下当然不是发狠算账的时机,眼前还站着这位可怕的化神真君呢。刘庭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干笑道:“大人,这里……这里是浮云司看管的所在,本门的薛堂主亲自对我等交代过了,除非是得到天澜真君或是她自己的命令,否则无论是谁,都不许进入下方地窟中去。”

    古月真君皱了皱眉,打量了一下刘庭。

    如冷水浇头,刘庭只觉得身子一下子像是陷入了冰窖,连话语声听起来都有些微微颤抖的样子。到了这个时候,刘庭自己都不知道是浮云司那森严的规矩强压着他,还是他自己因为太害怕而忘记了逃跑。

    该不会自己真的就这么倒霉,今天要死在这里吧?

    刘庭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只听古月真君神色淡淡地道:“我曾和你们那位天澜真君一起下去过数次,包括前一阵子我们两个堂口的人还一起在此驻守。怎么,现在你们居然连我也不让过去了么?”

    “嗯?”刘庭心中先惊后喜,惊的是这位真君看起来似乎是一定要下去地窟了,随即大喜过望的是古月真君看起来心情不错,居然是肯讲道理的!

    肯讲道理就好啊!

    刘庭精神大振,面上神色只有更加恭敬的,对着古月真君弯下腰去,尽量地表现出自己的顺从尊重,然后轻声说道:“回禀大人,这确实不是小的胆大包天为难您,都是上面定下来的规矩。您看,以您的身份,想必不难知道我们浮云司的那些规矩,我虽然是万万不敢阻拦您的,但若是您就这么走进去,那我大概就要被丢到浮云司大牢中被抽筋剥皮了。”

    古月真君眉头皱了一下,没有说话,但显然有些迟疑,看起来这位真君果然还是个心善的好人,哪怕彼此间地位天差地别,但还是不愿意随意地去为难一个小人物。

    刘庭对此感激万分,对这位古月真君的印象好到不行,就差跪下来磕头了。

    过了一会后,只听古月真君颔首道:“我明白你的顾虑和不得已的地方,不过我此行确有要事。这样吧,你派人去昆仑殿传话,告诉天澜知晓我在这里了。至于让不让我进去,你只叫他给句明话就好。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也不会一直等下去,最多给你半个时辰吧。”

    说罢,他径直走到一旁,负手而立,居然真的是一副等待的意思。

    刘庭看着这一幕,真是差一点感动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忙不迭地连声道谢,然后转身就冲回人群那边,连跟那些没义气的手下发火的时间都没有,首先就抢了一把最好的椅子过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古月真君的身边,然后回来对众人交待好了,便转身向着天龙山上的昆仑殿狂奔而去。

    ※※※

    天澜真君是在约莫比一盏茶更长一些的时间后,知道了山下发生的这件事的。

    他的脸色十分平静,但目光却是闪烁了几下,似在思索着什么。跪在大殿中央的刘庭还是第一次踏足这个对浮云司体系中人来说至高无上的地方,不敢四处张望。

    过了片刻后,他突然听到那上头传来一声带着怒气的呵斥,道:“大胆古月,这是想要挑衅于我么?”

    一阵狂风吹起,那高大魁梧的身影已到了大殿门口,刘庭愕然站起,便听到那天澜真君的声音传来,冷然道:“随我去会会这个猖狂的老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