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一十八章 传话
    “你杀了鬼长老?”饶是陆尘素来冷静沉着,但听到天澜真君这句话时也是忍不住大吃了一惊,愕然转头向他看去。

    天澜真君的手掌仍是搭在陆尘的肩头,头也没有转动,仍是看着前方那越来越近越来越亮的大门处,眼睛微微眯起,笑容温和中带着一丝深沉,微笑着说道:“是啊。”顿了一下后,他又说道:“怎么,你听起来好像很吃惊的样子?”

    陆尘觉得有些不太习惯天澜真君将手搭在自己肩头的这种动作,往昔的时候哪怕是在他还是个孩子时,天澜真君对他都没有这样十分亲密的动作。不过,他当然也不会傻到去甩开那只手,也许他心里多少还是感觉到了一点这个人对自己的一点爱护之意。

    只是那只手掌温厚宽大,虽不是山,却总给人一种山峰压顶的错觉,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压得粉身碎骨那样。

    陆尘心想,大概这就是一个人道行太高实力太强,就会在不经意间给人强大的压力?

    要不然就是自己过去当影子时的习惯太强大了,任何人和自己稍微靠近,都会让他感觉到一种威胁。

    陆尘微微摇了摇头,在脑海中将那些不着边际的危险感觉甩开,叹了口气,道:“咱们追索那厮多少年了,总是没抓住他,就算是前一段日子基本上将仙城这里的魔教余孽击垮,却还是被此獠逃走,做了漏网之鱼。”他转头向天澜真君看了一眼,道:“想不到你居然能找到并杀了他。”

    天澜真君这一次转头过来,微笑着看了陆尘面上神情一眼,眼底深处微光闪烁着,然后颔首微笑不语。

    陆尘像是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片刻后,忽然问道:“不过是在那地下城池里找到的人吗……以前我们在那里搜索过多少次了,一直都没有发现此獠的踪迹,怎么这次你过去就找到了?”

    他的脸色忽然微微变了一下,低声问道:“难道,就是和白莲那件事有关?”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昆仑大殿的门口处,阳光洒落下来,照在天澜真君的脸上。那种温暖似乎可以透入到人的深心处,哪怕再寒冷的冰也会暖和一下,天澜真君的脚步微作停顿,然后将搭在陆尘肩膀上的那只手掌收了回来。

    “是啊。”他对陆尘应了一声,然后迈步走了出去。

    ※※※

    阿土趴在原本苏青珺所居、现在莫名地归了白莲的那间屋子门口地上,呼呼大睡着,半夜的冷风好像也吹不透它身上那一层油光发亮的毛皮,半点都不影响它的美梦,而现在天亮太阳升起,阳光洒落下来带来温暖后,这只黑狗就睡得更香了。

    直到某一刻,在它身后的屋子里,在那已经保持了一夜的寂静中突然传来了一个轻微的声音。睡梦中的阿土身子未动,连眼睛也没有睁开,但它的一只耳朵忽然竖了起来,还微微颤抖着动了一下。

    过了一会后,有一阵断断续续的脚步声从屋内传了过来,只是那屋里的人似乎显得很是吃力,好像受了很重的伤,连走路都变得艰难起来。

    不过,听着那脚步的声音,似乎屋里的人正挪动的脚步,慢慢地向大门这里走来。

    阿土的眼睛猛地睁开了!

    它的眼神中没有睡梦后的疲倦与慵懒,反而是透着一股锐利与杀气,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这只黑狗慢慢爬了起来,转过身,盯着那扇门在看着,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但是很快的,阿土突然又抽了抽鼻子,像是它敏锐无比的嗅觉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又闻到了什么气息。这股气息无疑是阿土熟悉的,让它顿时疑惑起来,身上的那股杀气减退了许多,它的眼中透出一股疑惑之意来。

    屋内的脚步声还在响着,走一步,停一下,走一步,停一下,似乎走得异常吃力。不过就算是在这种古怪的节奏里,还是能大致地感觉到,屋里的那个人似乎像是大病初愈一般,正在缓缓地恢复过来。

    脚步声停顿的间隔越来越短,没过多久以后,屋内的人就走到了这扇门后。现在,阿土和那屋里的人之间,就只隔着薄薄的一扇门了。

    阿土盯着那扇门,没有咆哮,也不叫唤,更没有掉头离开的意思,不知为何,这情形看上去居然有点像是阿土和那个未知的人隐隐对峙。

    屋内随之安静了下来,也不知道屋里的人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那扇房门始终关着,动也不动,屋里的人没有开门,也没有出来的意思。

    过了一会后,脚步声再度响起,却是逐渐离开了门口这里,慢慢地走向屋子里的另一边,然后逐渐消沉下去,直到声音完全消失,一切重归于安静。

    阿土静静地看着那扇门,然后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知是在看天色,还是望了一眼那轮温暖的太阳,随后它又在原地趴了下来,像是一个忠实的卫士,始终不渝地履行着自己的承诺。

    ※※※

    天澜真君没有对陆尘说更多有关于鬼长老的那件事,包括那蹊跷的时间地点,以及古怪的方式,甚至连对陆尘将他遣开的事也一字不提了。

    陆尘对此当然不太满意,但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如今整个世上权势最大的人,是整个人族修真界巅峰的一位化神真君,所以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人可以强迫他。

    陆尘虽然有些不服气,但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好在他这次过来的本意多少还是得到了天澜真君的一点回答,也不算没有收获。

    此外,他似乎隐隐地也感觉到,在他们这一对世间罕见的师徒关系里,大概那种情分还是变得更好了一些?

    或者说,是天澜真君多多少少会更信任了他一点?

    陆尘对此也说不上是喜是悲,他只能是接受而已,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找了个机会对天澜真君说道:“对了,有一件事我想跟你商量很久了,今天顺便就说一下吧。”

    “嗯?”天澜真君道,“是什么?”

    “我要去找一次铁壶真君,帮人向他传一句话。”陆尘苦笑了一下,道,“我知道你们的关系……比较一般,最近仙盟里的气氛也比较微妙,所以我一直没过去,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拖到一个好的时机。不过现在感觉拖得太久了,就想着还是跟你打个招呼,不知道你觉得方不方便?”

    天澜真君看了他一眼,神色间倒是平静,道:“替谁传话啊?这世上有资格能向化神真君传话的人,想来是不多的。”

    “哦,其实不是人,是一只狼。”陆尘老老实实地说道。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