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一十四章 茫然心痛
    陆尘站在地道路口,眉头微皱着望着前头长街,街上的行人到现在已经慢慢多了起来,但直到目前还是没看到血莺那个女子的身影出现。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心里有些莫名的焦灼。

    天澜真君此刻正是一个人单独在那个神秘的地下洞窟中,这让陆尘心中有些罕见的急躁,很想现在就转头回到那地下,看看天澜真君现在正在做什么?

    当然了,他并不是担忧那个死光头的安危,尽管这听起来让他这个做徒弟的似乎有些不孝,但有时候陆尘自己都会有些惊讶地发现,原来他对那个始终怀着复杂情绪的师父所拥有的信心,是要比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更加坚定。

    这世上能够暗算干掉那个死光头的人,大概暂时还不存在的吧?

    如果真有那么厉害的人,陆尘大概、可能、说不定、甚至会在惊奇之余为之鼓鼓掌的。只是从之前的言语、行为上看,陆尘明显地感觉到死光头大概是有什么秘密,并不想让自己知道,所以故意支开了他。

    那个秘密是什么?是不是和那个地下城池有关,又或是那个神秘失踪的血人有关?陆尘的心里有万千疑惑,但终究还是理智清醒地站在这里,等待着血莺的到来。

    洞口守卫的首领刘庭,此刻也站在陆尘的身边,他看着陆尘时眼中不时有亲近感激之色,显然是对之前陆尘在天澜真君面前的美言心存感激。此刻在陪站很久感觉到了陆尘有些着急后,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出言安慰道:“传信的人从这里到山上要一会,还要去通报找到薛堂主,之后如您刚才交代的,让薛堂主直接调遣一百人过来,也需要些时间的。公子你莫要着急,再等等。”

    陆尘微微颔首,知道刘庭说的是对的,其实就算刚才传话的时候,他也是故意搞混了天澜真君的意思,按照死光头的本意大概是先叫血莺过来,然后让陆尘再亲口告诉她调遣人手,最后再一起进入地下。这中间各种拖延浪费时间,就算是以浮云司一向快速的效率,也得好一阵子才能完成。

    陆尘并不相信那是天澜真君老糊涂了说错话,或是没想到这些东西,这天底下就算所有人都疯了,他都觉得最后剩一个清醒的人也只会是死光头。所以显而易见的是,这货是故意要拖延时间,让陆尘和血莺他们迟一点下来。

    他究竟是要独自在地下城池里,在那个满是血痕的房屋中,打算做什么呢?

    陆尘不知道,陆尘很着急,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又似乎有什么大事正要发生,但自己却偏偏像是隔了一道高墙般,看不见,听不着。

    时间还在一点一点地流逝过去,陆尘的脸上虽然还没有到那种气急败坏的失态模样,但脸色也是已经阴沉了下来。

    幸好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他身边的刘庭“咦”了一声,随即向天空指了一下,道:“公子,薛堂主他们来了!”

    ※※※

    血莺确实来了,随她一起来的正如陆尘传言中要求的那样有一百人的队伍,看上去个个沉默寡言,但气势沉雄精悍,不用说,肯定就是浮云司中最坚定可靠又强悍的精锐之师。

    这一队人马过来,看守在地道入口的那些守卫顿时气势为之所摄,一个个纷纷向后退去,有些人背都贴到了墙壁上。

    而这些精锐显然也是经验丰富,一下子就有数人直接围到了地道入口旁,将那最重要的咽喉要害处给守住了。

    血莺走到陆尘面前,向他看了一眼,饶是陆尘最近与她有些不和,但目睹这一幕还是不得不佩服这个女子的办事能力,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是天澜真君的头号心腹,号称是天龙山上最有权势的女人,的确是有原因的。

    不过,在这个时候当然不是夸奖拍马屁和套近乎的合适时机,陆尘将血莺拉到一旁,然后用最简单的话将下面发生的事述说了一遍,最后道:“事情经过就是如此,我是传师傅的话,麻烦你了。”

    血莺点点头,面上也没有任何被陆尘驱使的不快,只平静地说道:“你做得对。现在人都到齐了,我们这就下去?”

    陆尘早先一直就急着返回地下城池,但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却是下意识地犹豫了一下,不过很快还是点点头,道:“好,你们随我来。”

    ※※※

    一队精锐之人留了五个人守住出口,其余人随着陆尘和血莺依次进入了地下。这一点让站在旁边的刘庭等守卫面色都有些难看,有些人更是有愤怒之色。

    不过血莺没理会他们,陆尘也没多说什么,他心里明白血莺的想法,如今浮云司这一派势力中,地位最重要权势最大的三个人,罕见地都进入了一个危险的地方,而偏偏这里的出口目前看起来只有一个。

    那么守好这个地方的重要性,就一下子凸显出来了。这无关信任与否,这只是必须的保证。

    一路疾行,陆尘与血莺很快就看到了那一轮血月,以及那在地下洞窟中无所不在的血色月光。正当陆尘对血莺打了个招呼,对着那座房子的方向指了一下,正准备迈步向那边前行时,突然,这座地下洞窟的地面,猛地震动了一下。

    这震动十分的强烈,甚至让这些有道行在身的精锐,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差点人仰马翻,周围的石壁和石头穹顶嗡嗡作响,有不少碎裂的石块掉了下来。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变色,因为这一幕看上去跟地震的模样太像了。

    人力有时而穷,一个人道行再高,真要遇到天灾,那也是无能为力的。

    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掠过难道是天要亡浮云司的念头……

    幸好,看起来老天爷还是要给死光头几分薄面的,那震动只是持续了一会之后,就平静了下来,周围的落石也逐渐停止。

    众人惊疑未定时,还没等有人说话,忽然只见在那前方空荡荡的地下城池中央处,一道耀眼夺目的光束突然从地下迸发出来,如太阳轰鸣爆裂,将这漫天的血月光辉都倒逼了回去。

    金色光芒中,一个身影缓缓升起,万丈光辉笼罩在他的身旁,熠熠生辉,犹如真的神明降世一般,看上去令人心生崇拜。

    在陆尘的周围,就有人激动起来,只是他在愕然看着那片光芒、看着那光辉中的死光头正大展神威犹如神迹一般的时候,忽然隐约看到在那光芒的尽头,那些辉煌的背后,一抹黑暗的阴影在光辉里闪烁了一下。

    似一个人悄然挥手,又像绝望的挣扎,然后就在煌煌光辉中消散,化为虚无灰烬。

    陆尘怔怔地看着那远方的一幕,茫然无语,只是心头忽然痛了一下,却不知从何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