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六百一十章 失踪的人形
    不是帝王,胜似帝王。

    看着周围人都匍匐在那高大的身影下,并且面上还都带着崇拜感激的目光,而这些不过都只是因为天澜真君很平淡的一句话而已。他甚至都没有给出过一句牢靠的承诺,只是那淡淡的一句夸奖,就已经让这些人如此激动。

    陆尘站在天澜真君的身旁,将这些都看在眼中,沉默不语。

    然后,他们两个人就走入了那条地下通道,刘庭等守卫诚惶诚恐地跟着,他们甚至都不敢跟天澜真君说话,只能小心翼翼地对陆尘询问是否需要他们的帮忙,而且满面期待渴望之色,仿佛天澜真君若是有需要他们的地方,那竟是他们最大的光荣,看起来他们甚至可能愿意为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陆尘十分客气但坚定地拒绝了,周围的守卫一副理所当然本该如此的神情,连声答应,恭送着这两位大人走入地下世界。

    当进入那条地下甬道后,后头的那些声音便消失了,周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天澜真君和陆尘两个人的脚步声,真的有一种从喧闹的红尘突然走入另一个世界的感觉。

    在走了一段路之后,天澜真君忽然开口道:“刚才外面那些人跪拜我们的时候,我看到你的神情似乎有些不自然,怎么了?”

    陆尘沉默了片刻,道:“这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人在我面前跪下,虽然主要是跪拜你,但我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古怪。”

    天澜真君道:“以前你在魔教里的时候,他们没这么干过?”

    陆尘想了想,道:“基本没有吧,偶尔会有些师徒跪拜礼仪,但是魔教中倒不讲究这种磕头跪拜的东西,所以很少见到。”

    天澜真君安静了片刻,然后说道:“你应该知道的吧,不是我要求这些人跪我的。外头的那些人,都是自己要跪,或是有人带了头,然后大家就都跟着跪下了。”

    陆尘点了点头,道:“我明白。”说完他顿了一下,又笑了笑,似乎带了一丝自嘲,道:“其实我也跪过你啊,说起来,我也没资格去笑他们的。”

    “那些人都是小人物,人这种东西,天生便有向往敬仰强者的心态。”天澜真君很平静地道,“在太多人的心里,从来都是对高高在上的强者羡慕仰望,以为他们无所不能,仿佛怎么看那些强人身边都有着耀眼的光辉,把自己自贬到了尘埃中,自甘蝼蚁。”

    他向陆尘看去,道:“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陆尘沉默了一会儿,道:“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

    天澜真君道:“那是当然,总还是有一些有志气的英才俊杰,但如果我说大部分的凡人都是如此,你觉得呢?”

    陆尘又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你说得对。”

    天澜真君笑了笑,伸手过来拍了拍陆尘的肩膀,神态温和,目光柔和,道:“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不要这样。”

    ※※※

    红色的血月光芒对陆尘来说已经变得有些熟悉了,所以当那道光芒再次落到他身上的时候,他甚至莫名地感觉到了一点亲切感。

    当然了,他很快又想起了在这地下世界里发生的许多事,那些并不令人愉快的回忆,于是那一点好心情顿时便荡然无存。

    天澜真君则是抬头看了看天上的那一轮血月,双眼微微眯起,似乎在观察着什么,过了片刻后对陆尘道:“带我去看看出事的那个地方。”

    陆尘点点头,便领着他往前走去。虽然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完全搞清楚这个地下洞窟以及天上那一轮诡异血月的秘密,以及天澜真君究竟联合了星辰殿在这地下要搞什么事情,但是很明显的,这位光头真君对这个地方确实十分上心,异常重视。

    现如今要找出一个能够让天澜真君听了之后立刻就过来查看异常的地方或是事情,已经很不容易了。

    血红的光芒洒落在他们的身上,脚步声回响在空荡荡的街头,那些高门大户的墙壁门扉上仿佛都染着血,透着一股莫名的凄厉。走在这种地方,真有种像是行走在地狱的错觉,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不过,天澜真君和陆尘面上都没有表露出任何不适的样子,也许对他们来说,这点不快根本不算什么。

    陆尘在行走间一直留意着周围,早前曾经诡异飘起的那种红色雾气,现在已经看不到了,空气中漂浮的血腥气也不见了,那天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痕迹留下来,恍如一场梦幻。

    现在只有走到那个出事的院子里看看会不会有痕迹留下了,陆尘当然是不可能怀疑自己的眼光看错或是记忆出错了,那天的情景他记得十分清楚,包括那个倒地的血人。

    走过长街后,他们走到了接近城池中央那尊古怪雕像附近的屋外,陆尘向那门口指了一下,对天澜真君说道:“我就是在里面的后院中,找到白莲的。”

    天澜真君点点头,却没有马上走进这座房子,而是先打量了一下这里的地形,然后忽然又回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那座贯穿整座地窟的巨型雕像,随后,似乎不经意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片刻后,他对陆尘说道:“我们进去看看吧。”

    陆尘答应一声,随他一起走了进去。

    ※※※

    地下城里不知何处又吹来了一阵风,掠过他们两人头顶的上空,几乎是在同时,他们都闻到了风中那淡淡的腥气。

    天澜真君对此恍然不觉,背负双手,宽袍大袖微微拂动着,一路顺着回廊走进了后院。

    陆尘跟在他的身后,当他们走到那后院中时,一抹刺目的残酷的红色,便印入了他们的眼中。

    这里果然还是当日的那个修罗场一般的地方,虽然曾经鲜红可怕的血液不再流淌并大多干涸凝固,但是这院子的地上、墙边、角落,到处都可以看到那些殷红的血迹,透着一股惨烈和凄厉的气息。

    陆尘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向天澜真君那边看了一眼,只见这位化神真君面色平静,似乎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跟普通的花鸟鱼虫或是风景并没有什么两样,他的目光平静地扫过这里的一切,不多时候,忽然停留在了院子中间的一处地面上。

    陆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发现那里只是好几块连在一起的血迹,看起来有些瘆人,但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异样。

    不过很快的,陆尘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忽然微微一变。

    天澜真君这时已经走了过去,在距离那个地方还有四五尺外的时候,他忽然大袖一挥,一股劲风掠过,地上血迹陡然碎裂散开,纷纷向四处飞洒,随后便露出了在血迹下方的一个诡异的痕迹。

    那看起来好像是一个扑倒在地的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