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金丹弟子
    这世上有很多事,人们看到了一些表面东西,便进而想当然地觉得接下来一定会怎样;又或者,只是刚刚看到了一个人的外表、容貌、行径和动作,便断言此人的本质如何。

    很多时候他们都错了。

    丑陋的人并不一定邪恶,美丽容颜下也未必纯真;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凡尘俗世中,人们每每看到一二姿容美丽的男女,便为之迷恋沉醉,颠倒倾心,便以为心爱之人无所不美无所不好。

    而修仙界中,竟也是不能免俗,总有不少人敬畏仰慕着高阶修士,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身影,以为那些传说中的金丹修士、元婴真人乃至于化神真君们,是无所不能的。

    这无关道行,只是人性而已。

    我们太弱,于是便习惯了仰视高大;我们看不清高大的影子,便以为那身影高如山岳甚至于顶天立地,却忘记了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来源于自己的目光与眼界。

    我们看不到太远地方时,便用幻想来填满自己的期望。

    苏青珺是一个年轻的天才,在她这个年纪便修炼到金丹境界的人,在昆仑派漫长的历史上甚至都没有出现过,也正因为如此,她被几乎所有人都寄予了厚望,都认为她日后必成大器。

    她是货真价实的天才,在修炼上的天分出众卓绝。

    无数人特别是道行比她低的同门弟子们,将她视作偶像,对她崇敬仰慕,以她为榜样,以为她无所不能。

    可惜的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

    这世上最了解苏青珺的人,当然无过于她自己。苏青珺当然知道自己绝不是那种传说中别人臆想的完美无缺无所不能的人,她甚至还清楚地知道,自己有不少的缺点,也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情。

    只是没有人会故意将自己的弱点公之于众,而她并非圣人,终究也只是个普通凡人,她会有喜怒哀乐,她会有诸多顾虑羁绊,甚至于她所考虑的事情比一般人还要更多一些,因为在过往的日子里,她需要照顾的人比普通人也要多很多。

    像所有天才人物或是那些受人关注爱戴崇敬的人物一样,苏青珺本能地将自己所有的缺点都藏了起来,并为了遮盖这种痕迹,她常常会变成一副平静冷淡美丽高冷的模样。

    这样的效果屡试不爽,异常灵验,那些仰慕她的人被她的举动拉开了距离,不能真的靠近她的身边,就像是目光只能远远地眺望她的身影,于是眼光中看到的是模糊影子,于是他们看不清那种真相,于是他们所有人,都看不到那个人真正的模样了。

    所以大家便开始了想象,将她想象得异常美好,将她变成了传说中无所不能又有绝世容颜的仙子。

    就像人世间无数同样类似的事情一样。

    这无关修为,只是人性而已。

    可是假的终究不是真的,不会的永远也不会,如沾了清水的薄纸,被现实一戳就破。

    那一天,苏青珺的感觉就是自己好像就是那一层沾水的薄纸。

    当她震慑苏家,喝退包括她母亲白夫人在内的众人后,将陆尘带回了昆仑山飞雁台。那一瞬间的气势,那震慑全场的威风,决绝的语言,凌厉的言辞,都让她看起来如此完美,连重伤的陆尘也为之敬佩。

    直到……她回山以后。

    她搀扶着陆尘回到那间草屋,放他倒在床上,看着血流满身的这个男子,苏青珺却慌了手脚。

    因为她不懂治伤。

    这个对于许多修士、甚至是道行不高的低阶修士乃至于散修来说,都十分熟练的手段,她却是不会的。

    苏青珺匆匆忙忙地从洞府中拿来一大堆瓶瓶罐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珍贵药材和灵丹妙药,然后看着全身无数道伤口鲜血横流的陆尘,她就傻了眼。

    一个豪门世家的天之骄女,何曾真正需要亲自处置这样的事情?不过看着事情紧急,苏青珺也顾不上太多,只能赶鸭子上架胡乱干了。

    于是,那些珍贵的药粉灵丹随便涂抹在了陆尘的伤口上,也不知到底有没有功效,但流血确实很快止住了。

    苏青珺顿时高兴起来,然后又抓过好几瓶有名的昆仑灵丹,就往陆尘嘴里塞去。

    “咳咳咳……”原本还有些装睡的陆尘剧烈地咳嗽起来,赶忙伸手挡开苏青珺的药瓶,然后有气无力地道:“不要急,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你这样能不能治好我且不说,我总觉得自己很可能会被噎死。”

    苏青珺瞪了他一眼,道:“好心好意给你灵丹,就你话多,到底吃不吃?”

    陆尘连连点头,道:“要的要的,不过稍缓些再吃行不?再说了,这么多灵丹也不能一下子全吃啊,不然药力反噬,就跟毒药无异了。”

    苏青珺“哼”了一声,看起来好像也知道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了,把那些玉瓶往旁边桌子上一放,道:“不识好人心!那东西放在这里,回头你自己看着吃吧,反正你这人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有什么来历,懂得东西又多又杂,想必也会知道这些吧?”

    陆尘有些艰难地摇头,道:“没有的事啊。”

    苏青珺叹了口气,压住了他的手,道:“好了,我就是随便说说,你赶快休息吧。”说着她顿了一下,声音低沉了几分,也垂下头来,道:“这次你真是吃苦了,我真想不到,我家里的那几个弟弟竟是如此丧心病狂。”

    陆尘眼底深处有淡淡微光一闪而过,随后开口道:“这跟你没关系的,别多想。”

    苏青珺还想再说什么,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草屋外传来一个声音,有人喊了一句,道:“珺丫头,出来。”

    苏青珺怔了一下,站了起来,看着有些惊讶之色,道:“我师父来了,这时候他跑过来,是做什么?”

    陆尘躺在床上笑了一下,道:“大概是帮人说情的?”

    苏青珺想了想,道:“不太可能,我师父十分爱护我,但对苏家却不算太和气,以前还总对我说家里的那些个弟弟妹妹的太过麻烦,让我少跟他们……”

    话说了一半,苏青珺忽然停了下来,倒是陆尘微笑道:“被他说中了?”

    苏青珺苦笑着叹了口气,然后低声道:“你先躺这里休息一会,我去去就回。”

    ※※※

    走出草屋大门,苏青珺果然看到木原真人站在飞雁台上,大概距离草屋还有五丈开外的地方。

    看到她走出来之后,木原真人也是颔首示意。

    苏青珺快步走到了他的跟前,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木原真人嘿嘿一笑,道:“听说你前头在昆吾城中大出风头,回苏家那里是大闹了一场,闹得是沸沸扬扬,昆仑山上下都传遍了,我这不也是赶忙过来看看么。”

    苏青珺脸颊微红,摇头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木原真人呵呵一笑,却也没有再调侃这个女徒弟,而是向草屋那边看了一眼,道:“听说你救的人,就是当初帮你种鹰果树的那个杂役弟子陆尘?”

    苏青珺点了点头,道:“是。”

    木原真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以前你师父我劝过你多少次,跟家里那些人划清界限,对你修行有百利而无一害,你却是从来不听。但今时今日,却是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杂役弟子,你突然跟苏家闹翻了。这其中……可有私情?”

    说到最后,木原真人眼神中的锐芒已经隐隐显露,只是淡淡地看着苏青珺而已。

    苏青珺却好像什么都没发觉一般,只是苦笑道:“师父,我当初拜师时就对你说过的,我只对修行有兴趣,其他的事也懒得多想。”

    “那你为何救他?”

    苏青珺面色沉了一下,道:“是我苏家的那些兄弟做得实在太过分了,哪怕此人不是陆尘,只是与我毫无关系的一个路边乞丐,我想我大概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木原真人凝视苏青珺片刻之后,忽然点了点头,道:“你能这么想,倒是有些出乎我预料之外。但是你也别忘了,你救得了他一时,怎么救得了一世?那陆尘道行低微,以后在昆仑山上修炼时,只怕多半便会受到苏家人明里暗里的打击了。”

    苏青珺神色间一下子冷了下来。

    木原真人却似乎并无放过她的意思,只是微笑着道:“真到了那时,他一个普普通通的杂役弟子,又不能真的跟着你一辈子。他与你是两个截然不同世界的人,他要去做各种脏活累活,而你却生来便注定是人上之人。到了那时,他又该怎么办?”

    苏青珺咬了咬牙,道:“我也想过此事了,他跟我不是毫无关系的人。”

    木原真人眉头一挑,道:“哦,那我倒是奇怪了,他跟你非亲非故的,又只是一个平凡的杂役弟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苏青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声道:“陆尘,是我刚刚收入门下的弟子!”

    “什么?”木原真人瞬间愕然。

    “嗯……恭喜你,师父,你现在升了一辈,当师祖了啊!”(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03 10:3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