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灰发老头
    “不过,我来都来了啊。”苏文在这山道上徘徊两步,犹豫了片刻后,却是又摇头说道,“总不能白跑一趟吧。”

    陆尘皱了皱眉,还没说话,便听到苏文又说道:“这样,你让开,我去求见珺姐,只要她听说是我来了,一定就会见我的。”

    说罢,苏文便再次迈步向飞雁台上的洞府走去,全然不顾陆尘的拦阻。

    陆尘站在一旁,也是有些无语,心想这些世家出身的公子哥们当真就一点眼色都懒得看吗?

    只是苏文可以任性,但陆尘却不能不考虑更多的事,这要是去门口拼命敲打呼喊的,苏青珺不在这里的事便有可能露馅。所以在略作迟疑后,陆尘还是紧赶几步,在苏文走到洞府石门前准备伸手拍门的时候,再一次将他拦了下来。

    苏文脸上顿时露出了不快之色,冷冷地看着陆尘,道:“你这厮莫非没有自知之明?小心讨打!”

    这话说的到底是谁……陆尘淡淡地看了苏文一眼,随即平静地道:“苏公子,在你打扰苏师姐静修之前,我有两句话,你听了之后还要再找她,我便不阻挡了,你看如何?”

    苏文并没有注意到陆尘的话语里忽然又将对他的称呼从“苏师兄”变为了“苏公子”,只是面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但最后还是摆摆手,“哼”了一声,道:“快说快说,就你们这样的下人最是麻烦了。”

    陆尘两只眼睛在苏文那只肆无忌惮地晃动在他眼前的手指上停留了片刻,黑暗的火光于眼底深处一闪而过,随后笑了一下,看上去面色仍是温和,道:“苏公子,你的面子自然是极大的,苏师姐听说你来了,应该也会出来见你……”

    苏文面上露出自得之色。

    陆尘也懒得看他,自顾自说了下去,道:“不过,再怎么说,苏师姐她此刻也是在修炼,万一正好在紧要关头,你却打扰到了她,以致于让道行修行有损,这会不会在她心中生出几分芥蒂呢?”

    苏文脸色一变,沉声道:“你吓唬我?哪有这么凑巧之事?这一大早的,说不定我珺姐还在睡觉呢!”

    陆尘无奈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太阳都快上中天了,干笑一声,道:“这时候还是不太可能睡的吧……嗯,这是一句话;第二句话就是,就算退一万步说,苏师姐对你是十分爱护,并无芥蒂,但苏公子你想啊,苏师姐此刻背负家门师长多少期待,甚至就连金丹境界的些许瑕疵都要用鹰果来消除。如此勤奋如此刻苦的一个人,万一你若是打扰到了她,以你们姐弟情深,这于心何忍啊?”

    说到最后,陆尘真是言辞恳切、言情并茂,双眼之中光芒闪烁,正是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

    苏文似乎听了之后,也是有些震动,愕然止步,随即皱眉沉吟了一会,面上露出犹豫之色,似乎确实被这番话打动了。

    “呃……这么说,好像也没错啊。”苏文自言自语地道,“我也不是有什么太过急切的事,要不……就等上些时日再来?”

    陆尘含笑点头。

    苏文又想了一会,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然后转身走了。不过这一次却是连招呼也没跟陆尘打上一个,看起来对这个不长眼拦路的杂役弟子还是有些不满的。

    陆尘跟着走到山道边,看着苏文远去,然后咧了咧嘴,却是自己笑了起来,道:“这话说的,差点连我自己都信了。”

    说着陆尘自己也是觉得有些好笑,摇头转身,向草屋那边走去。

    ※※※

    才走到那草屋外不远处,陆尘忽然停了下来,眉头猛然皱起,看向草屋边的灵田。

    只见,在那里原本空无一物的田埂上,此刻赫然多了一个人影,背对着陆尘这边,灰袍大袖,玉带束腰,一头头发都已是灰白颜色,看来年纪已然不小了。

    此刻,这个老人手中还抱着一个大酒瓮,一边看着灵田里那些长势喜人枝叶繁茂的鹰果树,一边时不时地拿起酒瓮往口中灌上一口美酒,隔了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

    陆尘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老者背影,瞳孔微微缩了一下,从刚才苏文出现到现在,虽然自己的注意力被苏文分散了不少,但这老者无声无息地就突然出现在草屋边上,自己竟然一无所察,显然,这老头的道行极高,绝非普通人物。

    就在这时,前方那老头喝了一口酒后,突然说了一句,道:“这七棵鹰果树是你种的?”

    陆尘看看周围左右,确定眼下这飞雁台上就只剩下他和这老头两个人了,这才慢慢走上前,道:“是。”

    那老头拍了拍酒瓮,似乎有些赞赏之意,道:“种得不错。”

    陆尘走到那老头的侧面,也看到了他的容貌。只见这老头面上已生皱纹,双眼略显浑浊,不知是不是喝酒太多的缘故,除此之外,就是有个十分显眼的红鼻子。

    “前辈,请问你是……”陆尘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那老头回头看了他一眼,忽然咧嘴一笑,露出口中几颗白牙,道:“路过的,来这里随便看看。”

    陆尘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前辈,请恕我直言,此地乃是本门金丹修士苏青珺的洞府所在,一般而言,都只容她一人静修。以您的身份,或许不应该随便来到这里。”

    那老头面色微沉,看上去竟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比之刚才的苏文当真是有天壤之别,以至于陆尘都觉得心口猛然跳动了一下,警惕之意油然而生。

    “你敢跟老夫这样说话?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

    陆尘默然片刻,道:“是弟子失礼了。不过近日苏师姐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口,或需安静修行,我这般做,也是苏师姐前头交待下来的。”说着,他微微抬头,平心静气地道:“大家都是一门同宗,皆有同门之谊,您老人家如此道行境界,也只当是提携后进了。待日后苏师姐出关,到时便又是一段善缘,想必她也会谨记您的好,如此皆大欢喜,何乐不为呢?”

    陆尘微笑了一下,面上有谦卑之色,道:“这是弟子的一点浅见,还请前辈指点。”

    那老头“唔”了一声,倒是多看了陆尘一眼,随即笑了起来,连眼神都柔和了不少,道:“小家伙倒是伶牙俐齿,会说话得很啊。”

    “前辈过奖了,我也只是忠人之事而已。”陆尘道。

    “但若是我今天就是不想走呢,你怎么办?”那老头忽然又笑了一下,似乎有点考较陆尘的意思,笑呵呵地抱着酒瓮,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陆尘怔了一下,随后也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那我也没法子啊。”

    “咦,小家伙你不是很聪明么,为什么不想个办法把我这个老头子赶走,或是骗走?”那老头笑了起来,似乎这一天的心情不错。

    陆尘老老实实地道:“您老辈分比我高,道行更是强过我千百倍,我如何能用强的?而在这等天差地别的实力前,些许雕虫小技又有何用?说出来不过只是徒增笑话罢了,还不如老实坦承就是。”

    那老头哈哈大笑,似乎很是畅快,猛喝了一口酒,脸上红晕一闪而过却又瞬间消失,对陆尘笑道:“我跟你说啊,其实……”

    话音未落,忽然他眉头皱了一下,却是中断了下来,与此同时,陆尘也是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去。

    片刻之后,两个人的目光都看到了在那山道上,又出现了一个身影,脚步匆忙且快速地向飞雁台这边走了过来。

    那老头脸色沉了下来,忽然骂了一声,道:“去他.妈.的!这苏家什么烂事鸟人这么多,整天没完没了的!”

    陆尘怔了一下,似乎有些想不到以这老头的身份居然也会这样肆无忌惮地骂出粗鲁的话来,忍不住向他看了一眼。

    那老头像是感觉到了陆尘的目光,眼珠一转,对陆尘道:“小家伙,你听我说,若是你能将这个人也打发走了,想必对此间主人大有帮助。”

    陆尘奇怪地看着他,道:“您老真是不喜欢此人,一句话直接骂过去就好了嘛,自然吓得那人屁滚尿流跑都来不及,何必这么麻烦?再说了,我也未必能赶走他。”

    灰发老头一瞪眼,没好气地道:“要是能出面,老夫早就将这些废物打得爹娘都认不出了,还不是珺丫头心软,就是舍不得这些废物般的东西……算了,别说这么多,其实就算老夫不来,你也要拦人的对不对?”

    陆尘想了想,道:“拦还是要拦的,不过拦不拦得住就是另一回事了。”

    “拦住拦住!”那老头嘿嘿一笑,道,“这些废物屁用没有,整天就知道趴在珺丫头身上吸血一般,老夫看了就恶心。你打发了他,为珺丫头换一点清静下来,老夫对你自有答谢。”

    “嗯,答谢?”陆尘眼光一亮,随即正色道,“前辈说哪里话,弟子并不是那种人!”

    说完,他转过身,大步就向山道那边走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