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刺眼天光
    是夜丑时,昆仑山大震,有声如闷雷自地底出,风云变色,星辰错行,山陵崩裂,百川沸腾。须臾,传至山外,昆吾城中如临巨涛,亭台楼阁倾覆无数,满城喧闹,男女出街,多有情急裸衣者,状极狼狈,死伤者众多,难以计数。

    及至天亮,昆仑派遣众多弟子下山扶危助难,救死扶伤,如此人心稍定,渐有缓和之势。

    且不提山下城池一片纷乱,只说在昆仑山中,这一夜余震不绝,地动几达十余次,至天明方定。晨光之下,只见群山巍然依旧,却有许多地方山河破碎,可见昨夜损毁之大,令人畏惧。

    幸好昆仑派乃是修真名门,门下弟子道行精深者众多,掌教真人闲月出面指挥得力,很快就将形势稳定下来。到了午时前后,昆仑派中已然是井井有条了。

    处理了那些杂事不说,闲月真人看上去也是精明强干,哪怕此次事发仓促,他处置时仍是游刃有余。此刻他正在昆仑派主峰“天昆峰”上“正阳殿”中,逐一吩咐手下弟子做事,来来往往十几波人,吩咐事务无一重复。

    待最后一拨人离开之后,闲月真人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拿过案边灵茶喝了一口,目光扫过杯中,只见水里茶远的声音也随之传来,道:“大震之后,门内还安定否?”

    闲月真人道:“弟子都已处置妥当了,山上山下人心未乱,如今救助修复诸事皆已开始,请师尊放心。”

    “好。”

    闲月真人沉吟片刻,随后看向那风语盘,有些试探地问道:“师尊,我感觉昨夜大震之始,似是从天穹云间那地下而起,包括昨夜初时的冲天异光亦是如此,不知禁地之中可有损毁?”

    “没有。”

    闲月真人目光微微垂下,道:“是,弟子明白了。”

    “呜……”风语盘中似乎突然刮过一阵急风,猛然打在那光幕上,虽然并没有传递到光幕之外,但那栩栩如生的模样似乎仍然让人心底一寒。与此同时,那个苍老低沉的声音再一次在风雪中传来,道:“闲月,你即刻修书一封,送往仙城。”

    闲月真人脸色微变,道:“师尊,您这是要请天澜师叔……”

    “让天澜师弟即刻回山来见我。”

    声若裂帛,夹杂在风刀雪剑中,仿佛自带了一股凌厉气势,令这阔大大殿上都瞬间为之一冷。

    闲月真人立刻道:“是,弟子遵命。”

    那风语盘上,漫天风雪依旧凄厉地吹着,但声息渐小,图影渐虚,就这样缓缓暗了下去,直到消失不见。

    ※※※

    陆尘一夜未眠。

    当昆仑山大震、地动山摇的时候,他仍然安静地呆在自己的屋子里,静静地眺望着远方那片深沉的黑暗。

    突如其来的黑火重新点燃,在他的身躯血肉上燃烧着,但是这一次的黑火显然与过去十年间对他纠缠不清的黑焰魔咒有些不同,虽然同样有着仿佛来自魂魄深处难以名状的痛苦,但是他的肉身上,却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黑火只是在他的身躯上狂舞着,似眷念不去的恶魔,却终究无法再伤害他。陆尘安静地等待着,在天色将亮未亮,地震终于完全停息之后,他身上的黑焰也仿佛安静下来,缓缓收敛。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站在黑色的火焰中,然后慢慢伸起了右手。

    黑色的火焰如退潮的潮水,从他的全身次第消退,从头颅从双脚从前心到后背,黑火一波一波堆积在一起,然后汇聚成一股无声的火流,最后全部流淌到了他的右手掌心中。

    凝成了一团黑色的火苗,悄无声息地在陆尘的掌心中燃烧着。

    陆尘低头凝视着这团黑焰,久久不语,他的眼眸深处仿佛也有一道光芒,与这黑火呼应着。与此同时,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在他气海丹田处,原本粗劣的五行神盘不知何时已经再一次翻转过来,露出了深沉黑暗的如无尽深夜般的另一面。

    黑色的神盘。

    却没有了那团小小的黑色焰火。

    陆尘静静地看着掌心的黑火,忽然五指收拢,缓缓握紧,下一刻,突然他骤然合上握掌成拳,在他耳边在那奇异幽远的某个地方,似惊雷陡然炸响,几道肉眼难见的波纹陡然出现在他的身躯周围,如狂风暴雨中的丝线,剧烈地颤抖着,在虚空中划出诡异的线条与波纹。

    “啪啪啪啪……”

    连声脆响,奇异的声音从他身边脚下同时传来,陆尘低头看去,只见双脚边的土地忽然龟裂开数道裂缝,而离他不远的一张凳子,在靠近他这里的半边,突然无声无息地化为粉末,散落于地。

    片刻之后,那剩下的半张凳子木然倒了下来,“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陆尘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然后缓缓地再一次伸开手掌,黑色的火焰已然消失不见,片刻之后,他望向自己的身躯腹部,血肉之下,气海之中,那诡异无比的黑色神盘上,一簇黑火重新燃起,在深沉的黑暗中静寂地燃烧着。

    然后,如黑夜即将过去,如天光重新洒落,如日月轮转斗转星移,他的五行神盘缓缓翻转着。

    黑暗逐渐退去,光明缓缓而来,在光辉之中,黑色的一面翻过,重新呈现的,是熟悉的一柱神盘。

    于是,他又变成了那个平凡普通的陆尘,那个如蝼蚁般微小的杂役弟子。

    陆尘抬起头,望向远方,只见天光已亮,远处的昆仑山脉巍峨高耸,仿佛对昨夜的地震丝毫不以为意,已然如巨人般屹立在人世间。

    黑暗终归属于黑夜,天亮以后,便再无踪影。

    他长长出了口气,转过身,刚想叫唤一声的时候,忽然一怔,这间屋子里却是没看到阿土的身影。

    陆尘下意识地向房门看去,只见房门还是关着,虽然昨夜大震,这屋子也有损伤,包括墙体上也有数道裂缝出现,但总归是没有坍塌,大体还是完好的。

    陆尘皱着眉,叫了几声阿土的名字,却并无回应。他越发有些奇怪起来,在屋里找了一会,随即却是在屋子后头一个偏僻角落中发现那边塌了一个小洞,看着大小,似乎勉强可以容阿土穿过。

    那只狗是忍不住从这里跑出去了吗?

    这一片慌乱,到处乱糟糟的,这只笨狗莫名其妙地又会跑到哪儿去?

    陆尘有些无语地看着那个墙角的狗洞,默然片刻后,还是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打开门走了出去。

    天光霍然洒落,眼前突然一片明亮,一片亮白,陆尘下意识地微微眯起眼睛,在那个时候,他心中忽然掠过一个念头:这天光不是和平日一样么,怎地今天突然如此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