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一百零二章 凶狠男女(国庆第三更)
    黑暗中,陆尘端坐不动,阿土却是猛然从地上站起,盯着窗户的方向,口中发出带着愤怒的咆哮声。寒风吹掠而过,屋内屋外,一片清冷。

    屋内伸手不见五指,屋外一片黑色大海,无边无际。

    陆尘低下头,看到了那黑暗里,两点微带幽绿的眼瞳就在自己的身旁,闪烁着奇异的光泽,仿佛是透明珍贵的宝石,又像是带了阴冷寒意的幽光,如恶鬼悄然的凝视。

    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阿土也收回了视线,抬头向陆尘看来。一人一狗的视线在空中相遇,持续了片刻后,陆尘伸手轻轻摸了一下阿土的脑袋,低声道:“没事的。”

    阿土安静了下来,陆尘站起身走到窗户边上,向外面看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重新将窗扉关上。

    “啪”的一声,屋外的世界又再度和这里隔开了。

    ※※※

    翌日,太阳照常升起,昆仑山中的人们仍如往常一般各行其事,每个人都按着自己的轨迹过着日子。

    身为昆仑派中最底层的杂役弟子们有着自己的生活,那就是每日里勤奋干活,为了未来长生成仙的希望而追索着,哪怕那一点希望十分渺茫,但天底下所有的人,不都是为了那点希望而努力着么。

    传说中的那些故事,从最底层杂役弟子逆袭,最后成圣成仙的神话,至今仍然流传在人世间,历经千百年而不灭,反而带着越来越瑰丽的光环,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杂役弟子们为此而奉献上自己的人生。

    当阳光洒落在石盘谷上的时候,陆尘带着阿土也来到了这里。比他更早的不乏其人,所以此刻在大片灵田中已经有了劳作的身影。至于昨天信誓旦旦地说要再来找他们玩的易昕,眼下还没看到她的身影,或许还在她温暖的被窝里睡懒觉吧。

    与昨天晚上的异样比起来,经过一夜睡眠的阿土今天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紧跟在陆尘身边,一瘸一拐地到处溜达着,闻闻嗅嗅,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陆尘也好像只当着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神态自若地做着自己的事,到了灵田后便下了田,并没有再多管阿土。当然,更没有像昨天对易昕说过的那样,找一根绳子把阿土绑在那儿的树上。

    阿土一开始还就在陆尘这块灵田周边玩耍着,只是玩着玩着,便有些无聊了,然后东张西望一阵后,对着陆尘叫唤两声,陆尘并未回头,好像没有听见,阿土犹豫了一下后便自己跑开了。

    如今的阿土对石盘谷这一片地方倒是十分熟悉了,阡陌纵横的田埂对它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很快就跑出了灵田来到了山林边上。只是它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眼前便又出现了那片树林,沉默地伫立在这只黑狗的前方。

    阿土明显地有些踌躇起来,犹豫了好一会儿,在原地来回趴下又站起,绕了好几个圈子之后,终于还是慢慢走进了那片树林。

    这片树林很是冷清,越深入越安静,渐渐的似乎连鸟鸣声都听不到了。本该是生机盎然的森林,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心惊肉跳的冰冷荒寂之感。

    阿土慢慢地走着,一双狗眼一直警惕地看着周围,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在走了一段路后,它忽然停了下来,向附近张望,发现这里就是昨天它遇到那个神秘小女孩的地方。

    “汪、汪汪……”

    阿土叫了两声。

    微风从林间悄悄吹过,翠绿的枝叶轻轻摆动着,却没有人给它回应。阿土等了一会,似乎有些困惑,但又像是松了口气,转过身子准备离开这里。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林子深处传来了一声低低的笑声。

    那声音清脆悦耳,如风铃在微风里轻轻摇曳,未见人却已是一副优美画卷,片刻之后,那话声轻细,随风飘来:“小狗……来啊……”

    阿土瞪大了眼睛,看着林子深处的那片茂密树丛,迟疑了片刻之后,还是走了过去。

    几片新绿还没枯败的叶子,奇怪地从头顶的树上飘落下来,树叶微微摆动着,片刻之后,一张绝美出尘仿佛还带着一丝丝稚气的小女孩脸庞,从那叶片后显露出来。

    她饶有兴趣地看着阿土,吃吃地笑着,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如蛇之眼瞳,美丽而危险。

    又或是,因危险而带着诡异的美丽。

    阿土忽然停下了脚步,抬起鼻子在空气中闻了一下。

    有血腥的气味。

    比昨天浓烈了好多。

    “你闻到了啊?”那小女孩看着阿土,微微一笑,然后伸出她白嫩的左手对它招手,道,“过来吧,我给你看好东西哦。”

    阿土犹豫了一下,盯着那个小女孩,不知为何,却并没有继续向前。

    那少女好像有些意外,想了想之后,嘴角的笑意似乎多了一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慢慢地拨开了身前的枝叶。

    一抹血红色的光芒,瞬间在前方一闪而逝,空气中的血气越发浓了。

    “过来呀,你不是最喜欢鲜血的味道吗?”那美丽的少女轻声细语中仿佛带着莫名的诱惑,道,“别怕,你天生就是喝血的,过来吧,过来吧……”

    阿土的身子开始慢慢颤抖起来,一双眼瞳中异光闪烁不停,但就在这个时候,忽地在林子中的另一边,突然有人冷哼了一声,猛然一道黑影闪过,如鬼魅一般转眼掠进了那片树丛背后,赫然正是陆尘。

    一声惊呼猛地从那树丛背后传了过来,阿土也是怔在原地,呆若木鸡,好像一时也是傻眼。

    而就在这短短几息之间,只听低沉闷响连连响起,也不知那树丛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再过了片刻,突然又是一声轰鸣,一棵大树直接拦腰折断,整片树丛哗啦啦倒了下来。

    浓烈无比的血腥气瞬间扑面而来,殷红的血色腾空而起,只见在那树丛背后的地上,躺着一只已经难以辨认外形的野兽,此刻已然死去,惨不忍睹的是这尸体上遍体鳞伤,也不知被割裂出了多少伤口,鲜血流淌得到处都是。

    两个人影从树丛后翻身而出又纠缠在一起,竟是突然间激斗起来,正是陆尘与那看去似乎刚刚才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令人咋舌的是这两个人在方寸之间,出手竟都是格外狠辣,锁喉挖眼锤胸撩阴,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奔着要害去的,却又一一被对方所化解,然后便会迎来对方更强硬更可怕的杀招。

    这样的打法,全无正常修士施展神通时的风光和雍容华贵,更没有半点传说中的神仙气度。

    这哪里是在修真名门的昆仑山上,这分明就是人间俗世里最卑鄙凶恶的杀手,而其中令人惊讶的就是那小女孩明明岁数不大,却凶狠得令人发指,甚至比陆尘也不弱。

    不过到了最后,陆尘似乎终于还是占到了上风,却不是手段狠辣道行高深,而是在这种诡异却异常凶险的近身搏杀里,那小姑娘的力量在支撑了一阵子之后,终于还是弱了下去。

    那具兽尸的鲜血沾染上了他们的身体,连那女孩美丽出尘的脸上也有了血滴,看上去多了几分狰狞凶恶。她恶狠狠地喘息着,双手被陆尘抓住,忽地一声尖叫,却是直接用牙齿扑上来咬住了陆尘的喉咙。

    这一下陆尘猝不及防,痛哼一声,只觉得脖颈上一阵痛楚传来,一声怒吼,猛地抬脚,重重撞在那少女腹部。

    那少女失声叫喊,整个身子竟然都被撞得飞了起来,但人在风中飘浮了一段,先是颤抖,又很快强忍住,如一片羽毛般直接落在一棵树干上,然后无声无息地滑落下来。

    如一只凶恶无比的幼兽,她脸上带血,目露杀意,大口喘息着,冷冷地看着陆尘。

    ※※※

    陆尘伸手摸了一下脖子,触手湿润,放在眼前一看,半掌都是鲜血。他抬头向不远处之外的那少女看了一眼,随即面不改色地撕下一块衣袍,在脖子上缠绕一圈,绑了个结。

    “你比狗还凶啊。”陆尘说道。

    那少女微微眯眼,眼底深处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突然间,她身子如弹簧一般,整个射了出去,却不是扑向陆尘,而是诡异地冲向站在一旁的黑狗阿土。

    风声凌厉,其势如刀,仿佛下一刻就要将阿土撕碎,令这只黑狗的身子都蜷缩了一下,惊惶地向后退去。

    便在这时,陆尘的身影猛然又从旁边插了过来,一下子在半空中撞开了那可怕的少女,同时口中喝道:“跑开,阿土!”

    阿土惊魂未定,下意识地夹起尾巴,转身落荒而逃,一转眼间就跑出了好远,消失在林子中间。只是或许是太过惊慌,这只笨狗跑的方向竟然是错的,没有往林子外头跑去,而是冲向了森林更深处。

    空中人影分开落地,两个人都是同时发出一声痛哼,陆尘脖子上再度流下血来,刚绑上的布块不翼而飞,露出可怕伤口的同时又添了三道触目惊心的抓痕,是在刚才那一瞬间被那少女偷袭的。

    而那少女落地之后,却是踉踉跄跄连退了三步,一双好看的秀眉紧皱着倒吸了一口凉气,用手紧紧捂住了小腹。

    在葱白如玉的手指缝间,殷红的鲜血缓缓渗了出来,衣裳之下的血痕里,隐约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

    那是剑伤。

    那是被人狠狠插了一剑、毫不容情杀意凛然的伤口。

    血色之中,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9000字。已经累惨了,还要继续。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