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影 > 第七十五章 巨兽阴影
    这一天本是晴天,但一走入荒谷,却只见头顶上空那片由巨大群山所围成的圆环状天空里布满了阴云,黑压压,浓厚低垂,令人心生压抑。

    陆尘的目光扫过这片阴沉的灰暗荒谷,目光所及的地方寸草不生,不是坚硬高耸的绝壁岩石,就是风化龟裂的大地。一阵阵的阴风从荒谷深处不停吹来,荡起了一股股灰色的尘埃。

    而在更远的地方,因为风吹过那些风化岩石里的缝隙,不停地发出凄厉的尖啸声,听起来便像是很早以前死在这里的亡灵们,至今仍然在怨毒地呼嚎着。

    小黑狗阿土跟着陆尘的脚步一起走进了这座荒凉的山谷,尽管身为妖兽的它出于本能地并不喜欢这个毫无生气的地方,不过想要和陆尘在一起的愿望还是压过了这种感觉。只是,当它走进荒谷之后,特别是随着陆尘往这座山谷深处又走了一段约莫丈许的距离后,阿土忽然停了下来。

    它低声哼叫着,面上似有痛苦之色,整个身躯微微颤抖,似乎觉得十分难受。不过阿土看了一眼前头的陆尘后,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坚持向前走去。

    但更糟糕的事情很快发生了,不过才走出数步距离,阿土便立足不稳,身子摇晃着,走两步歪一下,没过多久就噗通一声,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四条腿都抽搐了起来。

    一片阴影忽然遮住了它的视线,阿土低声哀叫着抬眼看去,却是陆尘重新回到了它的身旁。在伸手轻轻摸了一下阿土的脑袋后,陆尘抱起它走了回去,一直走到荒谷入口的地方,然后将阿土放在地上,低声道:“就在这里等我。”

    阿土喘息了一会儿,身子的异状逐渐平息了下来。它重新站起身,看了陆尘一眼,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陆尘的手掌。

    陆尘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去,很快走远消失在阴暗的山谷深处,只有一阵阴风卷过掠起一片的尘土,遮蔽着这片天地。

    山谷入口的地方,只剩下了阿土一只狗。

    它在原地趴了一会儿,不知是觉得有些无聊还是有些感觉哪里不对,站起身向周围看了看。

    四周一片荒凉,没有任何的动静。阿土犹豫了一下,然后试着迈开脚步往前走去,不过才走了几步,阿土立刻又感觉到了之前那种诡异的感觉,赶忙又退了回来。

    随后,它试着沿着山谷边缘地带走了几步,很快发现,这样的走法居然不会触发那种异样。

    阿土抖抖身子,伸了个懒腰,在原地又等了好久,但不知为何,陆尘仍然没有回来。阿土百无聊赖地等着,过了一会,终于还是站起身,沿着山谷石壁慢慢向前走去。

    石壁坚硬且粗粝,不知在这里已经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雨侵蚀,看过去形状千奇百怪,许多地方甚至锋利得犹如刀刃。阿土避开了那些危险的石头,有些好奇地慢慢向前走去。

    走着走着,当它刚好绕过一道粗大且布满缝隙的石脊时,突然一阵迅猛的阴风吹过这里,瞬间所有的石缝都被大风充斥刮满,几乎是在同时,十几道凄厉无比的尖啸声就在阿土的身后陡然响起。

    “吼……啊……噫……叽……”

    那一刹那间犹如万鬼嘶嚎,场面可谓是恐怖异常,阿土吓了一大跳,全身毛发瞬间竖起,一声惊恐嚎叫,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向前撒腿狂奔而去。

    这一跑当真是亡命狂奔,沿着那山谷石壁下,阿土也不知跑了多远,直到一股气支撑不住了,而后头那些可怕的尖啸声也不再听闻得见,它才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它站在片刻,仍是大口喘息着,看起来也很紧张,眼睛一直望着刚才怪叫声传来的方向,似乎有些害怕从那片阴暗的角落里会突然窜出什么可怕的怪物。与此同时,它下意识地缓缓后退着,感觉离那地方越远越好。

    只是退着退着,阿土忽然只觉得身子猛地一顿,感觉像是屁股撞上了一堵厚实无比的墙。它怔了一下,转头望去。

    与此同时,一阵幽幽阴风带着漫天尘埃,再一次吹了过来,遮天蔽日。

    风沙背后,就在阿土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如同小山般的身影,因为尘埃的遮掩看不到这个庞然大物的模样,但是阿土的身形在那黑影之下,仿佛格外的渺小。

    阿土瞪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那个巨大身影。而在风沙之中,那个庞然大物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缓缓回过头来。

    黑影铺天盖地般涌来,将这只小狗盖在阴影之中,一个巨大的头颅从天而降,在看得真切之前,阿土先是看到了一双巨大如铜铃的眼睛,似闪烁着恐怖的光影,在那风沙里缓缓落下,凝视着它。

    阿土一声哀叫,手足俱软,噗通一声,直接瘫软在地上了。

    ※※※

    陆尘走在风沙里,沉默无言地前行着。荒谷中弥漫着一股诡异而荒凉的气息,还有那种无形却异常混乱的感觉,但奇怪的是,他似乎对此完全不受影响。

    当他渐渐深入到荒谷中央时,山谷中的地形变得更加错乱,地面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龟裂地缝,纵横交错,令人触目惊心,就像是很早以前这里曾经有过一场可怕的天地灾变,强大的力量肆虐于此,给这座山谷留下了永远的痛苦痕迹。

    而在他脚下的土地,颜色也逐渐发生了改变,从最初毫无生气的铅灰颜色,开始变成了一道道焦黑和暗红色交错的痕迹,而越到山谷深处,这两种颜色变越深越浓,看过去竟是给人一种诡异的错觉,就好像是这座荒谷也是有生命的一样,但在某个时候却被狠狠刺了一刀,流出了无尽鲜血,干涸之后变成了如此丑陋而可怕的模样。

    所有的这些可怕的“血迹”,都是呈现出一种向外放射的模样,而一切的根源,就在于山谷正中心的那一个圆形的空地。

    陆尘慢慢走到了这里。

    风沙从他身边吹过,掠起了他的衣襟,微微浮动着。

    在他的视线里,当风沙缓缓落下后,一个人影出现在那个圆环中。

    那个人并没有站着,而是坐在那里,只是他哪怕只是坐着,看上去仿佛就和常人站着一样高大。

    他坐在那仿佛是一切痛苦一切恐怖一切肆虐悲惨,又是一切力量根源般的圆环空地中,背对着陆尘,看着这一方天地。

    过了一会儿,风沙又起,他的身影又有些模糊起来,而在风中,也传来了一个声音,温和又平缓,听起来竟是与陆尘过往平日中说话口气十分相似。

    “你来了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