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551章 娘胎就开始修炼?
    “不知道是哪位道友,在对贫道神念探视?”

    感受到空中的神念不是一扫而过,云海真人开口了。

    “真人,是我!”古争传音道。

    “原来是古掌门,你这是来迎接贫道的吗?”云海真人笑道。

    “只是探查一下附近海域,倒也没想到竟然遇到真人,你这是要往哪里去呢?”古争笑问。

    “当然是要来你这雾风岛了。”

    云海真人声音一顿,随即问道:“古掌门,玉岩那小子可曾在你的极香小筑?”

    “在呢,他刚到!”

    古争听出云海真人的口气不善,似乎是对玉岩道长憋了一肚子的火。

    “这不争气的家伙!他给我说有感突破在即,要去红尘炼心一番,我就知道这是个借口!果然,这家伙还真是来了极香小筑!”云海真人愤愤道。

    “好吧!真人你先过来吧!”

    古争也不知道说什么了,立刻动念告诉看管护岛仙阵的弟子,让他接引云海真人入内。

    看古争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正在处理食材的连雨心问道:“怎么了掌门,你笑什么呢?”

    “玉岩道长借口红尘炼心,然后跑到极香小筑来饱口福,结果被他的师叔祖云海真人给追来了。”古争笑道。

    “啊?”

    连雨心也笑了:“这可真是好玩了!不过,咱们的食材还要接着处理吗?”

    “先不处理吧!云海真人已经追来了,估计也是很珍惜门中的资源,咱们不能为了做生意,就能赚的全都赚了。”古争道。

    云海真人很快就来到了极香小筑,很快就进入了玉岩道长所在的那个房间。

    “师、师叔祖!”

    原本正在悠哉喝茶的玉岩道长,一看进入雅间的人是云海真人,顿时就慌了神。

    “这就是你说的红尘炼心?我看你是极香小筑练嘴!”云海真人拧着玉岩道长的耳朵,恨铁不成钢道。

    “师叔祖,疼、疼!”

    玉岩道长也是发须皆白的来头了,此时被云海真人拧得呲牙咧嘴,表情别提有多滑稽了。

    “疼?你还真知道疼?不让你疼一下,你就不长记性!”

    云海真人用上了仙力,玉岩道长的耳朵都快被拧一圈了,让人看着都疼。

    “我错了师叔,我不吃了还不行吗?”

    玉岩道长都快哭了,他又转头望向古争:“古掌门,你应该还没开始做吧?我刚点的不要了可以吗?”

    “你这叫什么话,哪能点上了又不要?你这是逗古掌门玩的吗?”云海真人变脸道。

    “没事的真人,一点小事而已,反正我也还没做。”古争无所谓道。

    “掌门,别介啊!我看云海真人不是心疼资源,他是也想吃,只不过拉不下脸来!”连雨心传音道。

    “那怎么能行,古掌门就算没做,也肯定在收拾着食材了,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云海真人的坚持,证实了连雨心的猜测。

    “真的继续做吗?”古争又象征性的问了句。

    “做吧!既然都点了,再退回去真的不好。”云海真人认真道。

    “好,那我现在就去做。”古争笑着退出了雅间。

    见古争他们都退出去了,玉岩道长嘿嘿一笑道:“师叔祖,你其实应该感谢我!”

    “你小子,我为什么感谢你呢?”云海真人冷哼道。

    “嘿嘿,要不是我狠狠心点了四菜一汤,师叔祖你舍得再来极香小筑吃这一顿吗?我不信您这是专门找我才来的雾风岛。”玉岩道长贱笑道。

    “咣!”

    云海真人给了玉岩道长一记暴栗,正色说道:“我当然不是为了找你,我是来找连大师,谈一谈铸造仙器的事情。”

    “嘿嘿。”

    玉岩道长又是一笑,没再说什么了。

    “小子,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玉岩道长虽然换了衣服,但他有伤在身的事情,瞒不过云海真人的眼睛。

    “事情是这样的……”

    玉岩道长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魔崽子,还真是猖狂的狠呢!”云海真人冷笑。

    还真被云海真人给说对了,魔崽子的确很猖狂,就在他跟玉岩道长用了餐,又跟连雨心谈成了一笔铸造仙器的交易后,雾风岛的护岛仙阵外,有魔道的人在喊话了。

    “玉岩老狗,你给爷爷们出来!”

    “有本事你出来,别缩在雾风岛上。”

    “雾风岛的朋友,我们无意跟你们为敌!”

    “玉岩老狗出来,咱们的仇怨,你窝在别人的地盘算是怎么回事?”

    魔道的人一共来了三个,其中喊话的人有两个,而这两个人,就是之前被玉岩道长打跑的那两个。

    三人中的为首那人,是一个穿着黑衣的中年男人,他一直都没有吭声,就连眼睛也都是闭着,如同是睡着了一般。

    “什么?正愁找不到他们呢!他们竟然还找上门来了!”

    云海真人正在跟古争和连雨心聊天,听到雾风岛的弟子禀报护岛仙阵外的情况,顿时勃然大怒。

    “古掌门,贫道要去会会这帮魔崽子!”云海真人道。

    “我跟道长同去吧!”古争道。

    “不用,我倒要看看,对方搬来了怎样的救兵!”

    云海真人冷哼,再怎么说他也是个返虚初期的修仙者,自己门派掌门都被人欺负了,这种事情也自然要他这个做太上长老的出头才是。

    看云海真人态度坚决,古争也没有再说什么,将他送出了护岛仙阵。

    “魔崽子,竟然还敢找上门来,你们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云海真人冷笑道。

    之前叫阵的两个魔修,明显是没想到云海真人也在这里,他们在见到云海真人走出护岛仙阵的时候,便已经面现惧色,下意识的向黑衣男人身旁凑了凑。

    “你不是杀人者,将杀人者交出来,老夫可以饶你一命。”黑衣男人冷冷道。

    “你是在跟贫道开玩笑吗?你身旁的两人偷袭我泰山派的掌门,更是将其打伤,贫道没问你要人,你反倒问起贫道了?好,借用你的话,将这两人交给贫道,贫道就饶你一命!”云海真人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有种跟我上来!”

    黑衣男人厉喝,身子腾空而起,飞到了天上。

    “怕你还是怎地?”

    云海真人也飞了起来,手中拂尘一挥之下,一股风暴向着黑衣男人席卷而去。

    黑衣男人双掌一推,狂暴的天地能量化解了云海真人的风暴,更是余势不减的向他扫去。

    云海真人身体一晃,顿时分出四道残影,同时以拂尘抽向黑衣男人。

    “破!”

    黑衣男人大吼,屈指对着其中的一道残影一弹,一股灰白色的气浪,夹杂着鬼哭狼嚎的声音击中了残影。

    “唔!”

    本体被击中的云海真人闷哼一声,身体向后飞去,同时体内由那灰白色气浪所带来的一丝阴邪气息,正向着他的丹田窜去。

    云海真人一凝眉,丹田上仙力爆出,灰白色的气体瞬间被逼出体外。

    “下去!”

    黑衣男人当然不会等云海真人腾出手来再做攻击,所以就在云海真人将气体逼出体外之时,他的拂袖一击也已到来。

    只见,随着黑衣男人的拂袖一挥,天空似乎都变成了血色,云海真人顿时觉得如同被一拳击中了胸口似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猖狂!”

    云海真人怒吼,身体再次化为四道残影的同时,一大团气浪从他原本站立的虚空中生出,如同流星一般撞向黑衣男人。

    黑衣男人一抖手,一把鬼头大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抬手便是一道刀气劈出。

    “嘭!”

    虚空为之微微震荡,犀利的刀气劈在了气浪之上,发出了震天的巨响。

    气浪爆炸所产生的强力的冲击,使得黑衣男人受到了波及,他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血气。

    然而,爆炸的气浪并不是仙术的终点,它在爆炸之后,化为了四团洁白的云朵,带着沉重的呼啸之势,向着黑衣男人砸去。

    与此同时,云海道长也从黑衣男人的身后出手,他所祭出一件铜鼎仙器,发出强大的吸力,让黑衣男人的行动为之迟缓。

    “嗷!”

    不似人声的咆哮从黑衣男人的口中发出,一直都是闭着眼睛在战斗的他,睁开了他那双没有眼瞳的血红色眼睛。

    整片天空都被红色渲染,眼看就要被及体的云朵急速瓦解,身后青铜鼎的吸力也因此大减。

    黑衣男人猛然一个转身,红色的眼球对准了云海真人的眼睛,云海真人当即变得呆滞,黑衣男人举刀便是一挥!

    这次在黑衣男人倒下产生的不是什么刀气,而是一道雾化的鬼影,那鬼影挥动着利爪,以它那比刀气还快的速度,向着云海真人的胸前扑去。

    即便云海真人有着返虚初期的实力,可黑衣男人丝毫不怀疑,他的这一招能将云海真人的心肝给挖出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刀乌黑的刀光袭来,正中灰白色鬼影,将其斩成两段,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黑衣男人眉头一凝,暂时没有去管刀光飞来的方向,他又向着仍旧处于呆滞状态的云海真人劈出一刀,大有要先结果了他的架势!

    黑衣男人的刀快,可云海真人醒的更快,在黑衣男人刀光乍起之时,已经从呆滞状态中清醒过来的他,身体再次化为残影,堪堪躲过了刀光的劈斩。

    不过,云海真人的苏醒,并非是来自他本人的实力,而是古争对他施展了‘安神术’,解开了他的呆滞状态。

    黑衣男人眼睛一闭,整个人向着后面倒飞了安全的距离,然后又站在了虚空之中。

    “早就听说峨眉掌门年纪不大,你应该就是峨眉掌门,也就是极香小筑的主人对吧?”

    黑衣男人虽未睁眼,可脸却是对着古争的方向。

    “没错。”

    古争淡淡一句。

    这个黑衣男人的实力同样也是返虚初期,只不过他的手段比云海真人更厉害,云海真人不是他的对手。并且,器灵也告诉了古争,这个男人虽然是魔修,可并未修炼什么太过分的魔功。

    古争虽说是站在正道这边,但他有他做人的准则,他不会像有些正道人士一样,对魔修的态度是零容忍,不管他们做没做有伤天合的事情!

    对古争而言,魔修同样也是人,只要他为人处事不过分,那么古争也不想轻易杀人。

    “我无意与你为敌。”黑衣男人道。

    “呵呵。”

    古争嘴角勾起一丝嘲讽,他虽然对魔道中人并非零容忍,但这并不代表他喜欢魔道中人。

    “不管你想不想与我为敌,这件事情都是发生在我雾风岛的护岛仙阵外,我也不可能不管不问。”古争道。

    “那你想怎样?”黑衣男人道。

    “我想怎样,这取决于你们来自哪个门派!所以,我要对下面的两人进行搜魂。”古争淡淡道。

    对人进行搜魂,将会给人造成损伤,当然这个损伤可大可小,全看施展搜魂的那个人了。

    “我要是说不呢?”

    黑衣男人睁开眼睛望着古争,他的眼中仍旧是那片血红,但却并没有对付云海真人时的那种威力。

    “你如果真要说不,那你就看不到明天的阳光了。”

    古争的声音依旧平淡,只是眼神微微有些变冷。

    刚才的交锋,古争并未尽全力,所以黑衣男人并不知道他的真实修为。但即便是如此,黑衣男人也知道古争的修为至少有返虚初期,要不然破不了他的攻击。

    其实古争明白,黑衣男人之所以会那么说,只不过是因为面子问题罢了。对于他所提出的要求,黑衣男人要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看着无疑是太窝囊了点。

    黑衣男人和古争对视着,古争的眼睛眨都不眨,嘴角还带着一丝轻蔑的笑。

    “你搜魂吧!”

    片刻后,黑衣男人开口。

    船上的两个魔道中人,表情恐惧的很,可也不敢说什么。

    古争眉头一凝,分出一缕神念,先后对两人进行了搜魂。

    两个魔道中人,来自于一个叫做‘血气门’的门派。

    血气门在魔道中,算是一个实力中等的门派,他们所修炼的魔功,主要以炼血为主,算不上是过分的功法,反正就算是祸害,也是祸害自己的血液。

    黑衣男人从洪荒而来,他的名字叫南逸晨,因修炼功法跟血气门很像的缘故,所以加入了血气门,做了他们唯一的太上长老。

    前段时间的‘荡魔行动’,即便有玉峰上人他们下令,不针对像魔门那样特别邪恶的魔道门派。但是,人多了就不好管束,血气门的还是不可避免的在‘荡魔行动’中受到了波及,其中有几个弟子,被泰山派的弟子所杀。

    被古争搜魂的两人,包括被玉岩道长所杀的那人,全都是血气门的长老。他们今天也是要来雾风岛,正好在路上碰到了玉岩道长,然后就起了冲突。

    至于说南逸晨,本来是要跟血气门的三个长老一同前来雾风岛,但路上临时有点事情就离开了。当他办完事情回来,发现三个长老少了一个,一问之下知道情况之后,顿时勃然大怒,要跟门人们讨回一个公道。

    “搜魂搜完了,你现在想怎样呢?”

    见古争收回神念,南逸晨嗤笑。

    “不要以为,你们不在‘荡魔行动’的绞杀名单中,就可以对我发出这种笑声!假如你再发出这样的笑声,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去写!”古争凝视着南逸晨,声音缓慢而又认真。

    南逸晨的眉头紧紧皱起:“古掌门开了仙厨店,应该算作是生意人了,洪荒中的仙厨店老板,可不会像古掌门这样。我在你的护岛仙阵外解决恩怨,已经算是很给古掌门面子了,更何况一开始我的属下就有说,我们无意与雾风岛为敌!如今事情的缘由,古掌门也都算是知道了,可你这样的说话,是不是有点欺人太甚了呢?”

    “首先,这里是地球,并不是洪荒。其次,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处事准则!再怎么说,你也是魔道中人,在我雾风岛外对付我正道中人,我没有直接将你斩杀,已经是够给你面子了。如果你非要说我欺人太甚,那你就当我欺人太甚好了。”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手指向远方:“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消失,跟泰山派之间的仇怨到此为止,要是再敢找他们麻烦,别怪我不客气!”

    如同狂风一般,古争在说话之时,身上的气势瞬间飙升,从原本的气场内敛,变成了返虚中期该有的样子。

    船上的血气门长老,直接被压得趴在了船上,至于说南逸晨和云海真人,也全都被吓得倒退了一步。

    不管是南逸晨还是云海真人,最初对于古争修为的猜测,都停留在化气境界。

    然而,古争替云海真人挡刀的时候,不仅惊到了南逸晨,同样也惊到了呆滞状态下,但仍旧对四周有感的云海真人。

    可是,南逸晨和云海真人都没有想到,心惊并未在刚才终止,古争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返虚中期的地步!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即便他身为仙厨,可也不至于修为飙升的如此之快,难道他在娘胎里都开始修炼了吗?”

    南逸晨和云海真人,心中狂呼的话几乎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