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534章 镜花水月
    古争这边郁闷的修炼去了,雾风岛村中广场上仍旧是人山人海,岛民们几乎都没有散去,他们一堆一堆的聚在一起,讨论着今天的美味,讨论着自从古争来了之后,雾风岛上的变化。

    “真没想到,他竟然是咱们的少主人。”

    一个看起来庄稼汉模样的男人,十分感慨的说了句,然后又问向了身旁的一个男人:“老黄,听他们说少主这段时间来岛上,做了很多的事情,他都做了什么呀?”

    “老程,你不会是今天才从山里出来吧?竟然不知道少主人都为咱们做了什么事情吗?”

    被称作老黄的男人,瞪大眼睛望着老程。

    “我的确是今天才从山里出来,本来是要来村子里买点东西,结果被天心派的弟子看到,就让我留下参加这个大会了。”

    老程挠了挠头,一脸的憨厚,而他正是古争第一次来雾风岛,跟着杨真灵和杨家妹子,去山上摘雾风杏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男人。

    “这样啊?那你不知道就不奇怪了!”

    老黄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对了,难道这段时间,就没人通知你们一家过来催熟仙粮吗?”

    “没有啊!可能我们隐居深山多年,认识我们的人极少,天心派除了掌门之外,都没人知道我们一家住在那里,掌门他应该也是忙,估计是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吧!”

    老程也是郁闷,要是早知道古争这个救了他母亲性命的人,原来就是他们的少主人,他根本早就来邀请他去家里做客了。

    “好吧,那我来告诉你,少主来岛上的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吧!”

    老黄将古争救人、开荒种田,以及一些老程不知道的小事,全都告诉了他。

    听完老黄的讲述,老程陷入了沉默,脑中想着古争站在高台上说话的样子,顿时觉得更加伟岸。

    “儿呀,古小哥可是娘的救命恩人,以后要是再遇上人家,你可要想办法报恩啊!”

    当日送走古争他们后,老母亲含泪说出的话,再次响起在了老程的脑海中。

    “报答?报答?”

    老程喃喃自语,他想不出他一个庄稼汉,究竟怎样才能报恩。

    “老程?老程你怎么了?”

    见老程有些失神,老黄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将他的神又给拉回来了。

    “少主人对我家也有恩呐!”

    老程将古争救了他母亲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老黄之后,再次开口道:“我娘说让我报答他,到现在我才知道他是少主人,他对咱们这些人的恩德,真是一辈子都让人还不起!你说,我还能怎么报答他呢?”

    老黄拍了拍老程的肩膀:“算了,心中念着少主人的好,按照他交代的事情去做就可以了。至于说报答,少主人是仙人啊!咱们有的东西,他都不稀罕,况且他是咱们的少主人,咱们有的东西,也都是他的!”

    老黄的安慰,使得老程的眼前一亮,随即喃喃道:“仙人?仙人不是要人供奉的吗?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

    老黄望着喃喃自语的老程,十分好奇的问了句。

    “我想为少主人建一座庙堂,在其中摆上他的雕像供奉他!仙人不是都有庙堂吗?为什么少主人没有?”老程激动道。

    老黄也是眼前一亮:“对啊!你看咱们‘海仙庙’奉的龟仙有何用?当初怒汉来祸害咱们雾风岛的时候,也没见所谓的龟仙来搭救咱们啊!最终还不是等来了少主人将怒汉收服,并让他守护着咱们的雾风岛!凭什么龟仙有庙堂,享受着咱们的供奉,却又子虚乌有,而少主实打实的为咱们做了这么多,他却没有一座庙堂呢?”

    “对,说得对!”

    “凭什么龟仙享受咱们的供奉,而少主人没有呢?”

    “给少主人立庙堂,算我一个!”

    “也算我一个!”

    老黄和老程身旁也有一群人,这些人听到了老黄和老程的对话之后,一个个都显得非常激动。

    “你们先别着急,这件事情让我请示一下少主人,还不知道他愿不愿意这样呢!”

    大长老正好就在附近,他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你们现在这里等着,我去问问少主人的意思,很快就会给你们一个答复。”

    大长老走了,要为古争建庙堂的决定,却是如同旋风一般,很快就席卷了广场上的人,他们一个个都显得非常激动,都为找到了一件能为古争做的事情而开心。

    原本还有些郁闷的古争,听了大长老的汇报之后,心中当真是乐开了花,这还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大长老,这个主意是谁想出来的呢?”

    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古争很想知道这个让他等了很久的人到底是谁,想要日后好好的照顾他一下。

    “回少主,这个人叫老程,他说你曾经给他母亲治过‘血煞病’,他一直想着报答你,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刚才跟人谈起你的时候,突然就有了这个想法。”

    “老程!”

    古争摇头一笑,心中不胜唏嘘,谁曾想到第一次来雾风岛,在深山中遇到的那个汉子,竟然会是这次来雾风岛做任务的关键人物。

    “怎样?我就说你气运很强吧?看看,一次偶然的救人,竟然让这次的任务出现了突破的契机,这可真是超有价值的一次救人啊!”器灵得瑟道。

    “嘁!”

    古争给了器灵一个白眼:“当初救老程他母亲,也不知道是谁,非得让我做任务才行,还多亏喵喵知道如何治疗‘血煞病’,要不然没有那次的帮助,肯定不会有老程如今的想法了。”

    “我让你做任务,自然是因为我无权给你丹药治病啊!你以为我是刁难你?”

    器灵有些生气,脸上的表情很是委屈。

    “好啦,今天是个喜庆的人,你不会经不起开玩笑吧?如果你经不起开玩笑,那可真是太扫兴了。”古争可怜兮兮道。

    “谁说我经不起玩笑的?”

    看着古争讨好的眼神,器灵脸上的委屈也消失了。

    “少主?要不要让他们建一座庙堂呢?”大长老问道。

    古争和器灵的交流是在心中,就连古争眼神中的讨好,也是器灵所看到的样子。至于说,在大长老眼中的古争,他只是在摇头一笑之后,发了一会呆罢了。

    “这是他们的一片心意,而这片心意我收下了!”古争微笑道。

    人多力量大,为古争建造庙堂,可以说是全民出动的一件大事。

    只用了三天的时间,一座造型华丽的庙堂,出现在了村中的广场上。

    庙堂很大,但庙中唯一供奉的神明,只有古争一个。

    大殿中的雕像,足足有一丈高,就连古争看了,都觉得跟他有七分神似,故而也十分的满意。

    至于说这座庙堂的名称,天心派的人给出了好几个,如:少主庙、海王庙、恩德庙、天心庙、古仙庙等。

    最终,古争在天心派给的名字中挑了一个,如今刻在庙堂外牌面上的三个大字是古仙庙。

    古仙庙已经建成,岛民们每天在给仙粮催熟之后,都会自发的去庙堂中,相对神明那样对古争的雕像进行供拜。

    四天之后,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的脑海中:“有了古仙庙,精纯的信仰之力收集的就是快!雾风岛一共有两千四百六十三个人,在古仙庙建成之前,你收集到的精纯信仰之力,一共有一千二百一十二份,在这四天时间里,精纯的信仰之力涨到了两千一百二十五份!至于剩下的那些,虽然还未出现精纯的信仰之力,但都已经具备的信仰之心。按照我的估计,这剩下的人在狂热民众的影响下,最多五六天的时间,你应该就能够全部将雾风岛上的精纯信仰之力收集!到时候即便还有不是精纯的信仰之力,估计也是寥寥无几了。”

    “是啊!有了古仙庙,这一切真的好快。”古争微笑道。

    “少主!”

    大长老的声音,突然响起在了门外。

    “什么事?”古争问。

    “般若寺的一群和尚,由无为的师傅圆空带领,他们闯过了护岛仙阵,如今已经在岛上了。”大长老道。

    古争走出房间,脸上挂着一丝冷笑:“该来的还是来了!走,咱们会会他们去。”

    圆空是无为和尚的师傅,此人非常的护短!般若寺的人来雾风岛上,追查无为和尚下落的那几次,他正好在闭关期间,所以也就没能一同前来。

    到了雾风岛之后,圆空一行虽没有动手打人,可对天心派的人也一点都不客气,在般若寺的和尚们看来,无为就是死在了雾风岛上,就是死在了天心派的手中,他们没有动手打人,就已经是非常的客气了!假如这次找到了证据,证明无为就是死在天心派的手中,那么他们一定会让天心派给出一个交代。

    圆空这次一共带了十八个人,他将十八个和尚分成了三批,分头去找圆空被害的下落。

    无为是圆空的徒弟,他在跟怒汉战斗的时候,曾表现过血液方面的一些不凡,这是由于圆空以佛门秘法,为他净过血的缘故。

    在圆空看来,无为如果是死在雾风岛上,那么或多或少会应该都会流下一些血液才对。哪怕他所流下的血液,已经被人处理掉了,他也有办法找到。

    无为和尚的净血出自圆空之手,圆空将当初给无为和尚净血的法器,分了两件给另外的两外两批和尚。

    和尚们以内劲将法器催动,在雾风岛上寻找了起来,只要无为和尚曾在法器持有者方圆五米的范围内流过血,法器都会发出亮光。

    只要找到了无为和尚流过血的地方,圆空就有手段,能够让当初发生在流血地点的事情重现,从而找出杀害无为和尚的凶兽。

    古争跟着大长老出门的时候,一批和尚进入了古仙庙。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之前就有见过般若寺的和尚,如今见他们竟然来到了古仙庙,且一个个都是眉头紧皱十分嫌弃的样子,负责打理庙堂的陈老实出声喝问。

    此时绝大多数的岛民,都在催生着仙粮,所以这些和尚在路上,也就没有见过几个人,自然也就不清楚,雾风岛的主人回来了!

    不过,就算他们知道雾风岛的主人回来了,肯定也是不会惧怕,毕竟圆空的修为在闭关前,就已经是返虚中期了。如今,闭关出来的圆空已成功晋级成了返虚后期,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是圆空应付不了的。

    其实,和尚修的是佛,他们相当于修仙者仙力球的东西叫做‘菩提子’,存在于识海之中。他们也有他们的修为境界名称,只不过是在跟修仙者相对比的时候,圆空的修为相当于返虚后期。而他们体内被他们称之为‘元力’的能量,其实也就是仙力,只不过是称呼不同罢了。

    “我们来这里干吗?我们来这里自然是寻找你们害死我无为师兄的证据!”一个和尚冷笑道。

    “胡闹,这里是我们的仙庙,你们快快退出去!”

    陈老实话音落地,便要去赶这群和尚。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一群修为全都在内劲五层的和尚,他就算推也推不动。

    “施主,我来问你,这里供奉的人是谁?”领头的无妄和尚问道。

    “这是我们的少主人,也是我们雾风岛的主人!”陈老实自豪道。

    “少主人?雾风岛的主人?雾风岛什么时候冒出来个主人了?”

    “看雕像看起来还很年轻啊!如此年轻,难道是个骗子,来愚弄岛民的不成?”

    “我看十有八九是个骗子,这里的岛民毕竟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应该会很好骗。”

    一群和尚七嘴八舌,不管有没有恶意,至少对着陈老实这样说他口中少主人的不是,这是一种很看不起人的表现。

    陈老实虽然老实,可也有火气!这些和尚说他可以,但却不能够说他的少主人,他的少主人神圣不可侵犯!

    “你们给我滚!”

    暴怒的陈老实,抡起手中的笤帚就要去打那些和尚。

    “刁民!”

    一个和尚拂袖一挥,陈老实被拨弄的倒退了几步,撞在了摆放着贡品上香案。

    清脆的瓷器碎裂声响起,放着供果的盘子从香案上掉下去了两个,摔成了一地的碎片。

    “你们这些秃驴!”

    陈老实抓起地上的碎瓷片,向着和尚们撒去。

    本来和尚们还没想动手,就连刚刚拨弄陈老实的那个和尚也没有用力,要不然陈老实岂还有力气叫骂?

    但是,和尚最讨厌人骂秃驴,陈老实的辱骂,也算是拨到了这些和尚的逆鳞!

    “阿弥陀佛!”

    无妄和尚宣了声佛号,拂袖一挥之下,被陈老实扔来的瓷片,全都倒飞了回去。

    “乒乒乓乓!”

    碎瓷片没有打在陈老实的身上,它们被突然生出了一股旋风,给卷到了地面上。

    “出家人也这么狠毒吗?如果不是我出手,这些碎瓷片会废了他的四肢吧?”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和尚们的背后响起,来人正是收到古争命令的连雨心。

    “阿弥陀佛,贫僧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这些瓷片足以要了他的命!”无妄和尚皱眉道。

    “呵呵。”

    连雨心笑了笑:“原来这就是手下留情啊?”

    “陈老实,这供果的盘子,究竟是怎么破掉的?”连雨心望向陈老实。

    “是他!”

    陈老实指着拨弄他的那个和尚:“是他推了我一下,让我撞到了香案!”

    “很好。”

    连雨心冷冷一笑,拂袖一挥之下,之前拨弄陈老实的那个和尚,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着庙堂外面飞去。

    “修仙者!”

    一众和尚惊叫。

    虽然从外表上,和尚们看不出连雨心的境界,可刚才她的一挥手,轻松让一个五层后期的修炼者,飞的就像是风筝一样!这除了修仙者,没有人能够做到。

    和尚们已经摆出了攻击的架势,可在一个修仙者面前,他们所谓的攻击根本就是个笑话,更何况连雨心还是一个返虚后期的修仙者。

    面对和尚们的攻击,连雨心将袖子一挥,不想建筑遭到破坏的她,将所谓的攻击全都化为了无形!然后,她又对着和尚们轻飘飘的推出一掌,和尚们如同是瞌睡了一般,瞬间全都倒在了地上。

    “陈老实,想出气就打他们出气,他们醒不过来!”

    连雨心向陈老实交代了声,便径直向着外面走去,她要把她扔出去的那个和尚也处理下,这样才能放心离开。

    “你们这些可恶的秃驴!”

    连雨心对和尚们的教训,并未能平息陈老实心中的怒火,抄起笤帚的他,冲着无妄和尚等人抽了起来。

    圆空和尚的人是兵分三路,连雨心解决掉了其中的一路,古争解决掉了另外的一路,并以搜魂知道了圆空和尚将要做的事情。

    “器灵,圆空那厮真的能够通过血液,施法让当初的场景重现吗?”古争问道。

    “可以,这种术法属于佛门秘术,他不仅可以让一个人死前的场景重现,还能够以此点施展‘镜花水月’之术,让之前和之后一定时间范围内的事情重现。”器灵道。

    “这种法术,可有神不知鬼不觉阻挠的办法?”古争又问。

    古争并不想杀圆空和尚,毕竟佛门属于正道门派,在这样的年月里,少不了要他们为世道出力。但是,无为和尚被杀的前后,一定不能让对方通过‘镜花水月’得知,要不然这将会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情。

    “我这边没有什么办法了,如果我有办法,当日无为和尚死后,我就会让你把小尾巴清理掉的。”

    器灵声音一顿,随即道:“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你将他做法的法器收走,或者是毁掉。”

    古争想了想道:“看来也只能是用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可就是这么一来,对方虽然没有了直接的证据,可却也更加肯定,无为和尚的死跟我有关了!毕竟,我出手对付他的法器,就算是承认了这件事情。”

    “你可以恶人先告状啊!收走他的法器,只是对他们擅长雾风岛的教训罢了。而将他们的法器收走,那我就有办法,破坏里面无为和尚留下的痕迹,即便日后他们将法器要回去,也再也无法以此施展‘镜花水月’了。”器灵坏笑道。

    古争点了点头,决定用这个不要脸的办法了,于是他动身向着海边飞去。

    “掌门!”

    古争才刚刚飞起,连雨心的传音也响起在脑中。

    “圆空和尚如今就在海边,他想要施法重现当日的场景。”古争向还在远处的连雨心传音道。

    对于当日发生在海边的事情,古争并没有瞒着连雨心。

    “施法重现当日的场景?是用的佛门的‘镜花水月’秘术吗?”连雨心问。

    “正是这种秘术,你有办法破解掉它吗?”

    古争眼前一亮,听连雨心传音的口气,她似乎懂得如何破解‘镜花水月’。

    “掌门,既然你不想让这个秘术施展成功,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到时候你只要让圆空无暇顾及其它,我就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动手脚,从而让该消失的全部都消失。”连雨心笑道。

    “好!”

    古争应声,心中跟着便是一喜,没想到连雨心竟然有办法对付‘镜花水月’,这也就省的让他来做一次无赖了。

    “掌门,那我就不跟你一块去海边了,我在暗中行事。”连雨心道。

    古争点了点头,一个人向着海边飞去。

    圆空已经找到了当日无为和尚,被怒汉咬掉脑袋的那个地方,此时的他正在施法让昨日的场景重现。

    “师傅,有个人飞过来了!”

    圆空的弟子发出惊呼,因为能飞的人,肯定就是修仙者了。

    其实圆空早已经发现,有人向着这边飞来,他也已经转过身,皱眉看着空中的来人了。

    “阿弥陀佛,施主是何人?”

    圆空和尚开口,声音如同洪钟一般,即便古争离他还有段距离,但也仍旧能感觉到声音子在耳边炸响。

    如果古争只是一般的化神初期的修仙者,单是圆空和尚这一吼,就足以让他心神失守,从而高空坠落了。

    古争的身体竟然连晃都没晃,这让圆空和尚本就皱着的眉头变得更加紧皱了。

    “此人究竟是谁?小小年纪竟然有这样的修为?难道又是从洪荒中出来的人物吗?应该是吧!除了洪荒,还有什么地方,能够培养出如此人才。”圆空和尚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