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526章
    “喜宴还是算了吧!如今正是非常时期,办个喜宴,同道们过来免不了要送大礼,我师傅都能在这个时候,更改规矩让我免费帮你们做一些食修,我这个做弟子的,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半个喜宴收取同道们的修炼资源呢?至于说重振峨眉盛威,峨眉如今已经重振了。”古争淡淡道。

    玄奇子向古争伸出大拇指:“做得好,说得好!峨眉也的确已经重振声威了,没有人再敢小瞧峨眉了。”

    玉峰上人仔细的打量着古争,如同从来没有见过他似的:“古掌门师徒高义啊!”

    古争摇头,微微一笑道:“有件事情,还希望两位前辈能帮下忙!”

    “什么事情?”

    “古掌门但说无妨!”

    玄奇子和玉峰上人同时开口。

    “希望两位前辈,发动人脉帮我找一下令狐飞。”古争道。

    “令狐飞?古掌门说的可是炼器大师令狐飞吗?”玄奇子问道。

    “没错,正是此人。”古争道。

    令狐飞是修炼界中的炼器第一人,整个修炼界中唯一的炼器大师。

    古争要找令狐飞,自然是想让他将龙血晶石和避火冠融合,到时候进入血潮禁区的时候用。

    “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且性子古怪,我已经好多年没听过他的消息了。”玉峰上人道。

    “古掌门需要炼制什么?咱们蜀山也有炼器师,难道你想要炼制的东西,就只能找炼器大师才能搞定吗?”玄奇子问。

    古争没有说话,只是摇头苦笑了下。

    避火冠和龙血晶石融合,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可其实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今是末法时代,一些在盛法时代极为兴盛的职业,在末法时代都是人才缺缺,比如丹道和炼器,这些职业对于时代都有着很高的要求,所以在如今也就更显稀少。

    炼器师跟炼器大师,听起来只是差一个字,但实则是天差地别。

    炼器师可以是修炼者,但想要成为炼器大师,本身则必须是修仙者!炼器师所能炼制出的仙器,最高等级也就是低等,但炼器大师,则是能够炼制出中级仙器的存在。

    “行,我会发动人脉,帮古掌门找一找令狐飞。”玉峰上人道。

    “古掌门放心,由咱们蜀山和昆仑帮忙找,应该很快就会有他的消息。”玄奇子道。

    “那么有劳两位前辈了。”古争道谢。

    众人又闲聊了会,玄奇子和玉峰上人,惦记着蜀山那边的聚会,作为首脑的他们不回去也不行,于是便向古争告辞了。至于说想吃古争做的美味,只能是等到他们再来峨眉的时候了。

    欧阳海同样也跟玄奇子他们前往昆仑了,玄奇子和玉峰上人是首脑,欧阳海同样也是。

    欧阳海他们走后,贾四也下去修炼了,峨眉大殿中只剩下了发呆的古争。

    “你在想什么呢?”器灵开口道。

    “血潮禁区关系着我的主动任务,明年的中元节,我十有八九要跟血魂对上,这厮的修为进展速度太快,且肯定也跟我一样,不能以修为境界,来判断战斗实力,这让我多少有些压力啊!”古争道。

    “你想怎样?想快速的提升修为吗?”器灵笑道。

    “想啊!怎么可能会不想,只不过谈何容易呢?”古争苦笑。

    一般修仙者,能有源源不断的仙元丹吃着,估计就已经很满足了。可是古争呢?服用仙元丹没断过,每天还能去仙元浓郁的洪荒空间中修炼一会,还能够烹饪食修来提升修为,如今后山洞府中已有仙元,平时还可以在那里修炼。

    但是,当着一切优势所能取得的效果,跟血魂这个非人类相比的时候,就又显得修为进展太慢了。

    可想要让修为进展飞速,真的是谈何容易!即便是空气中的仙元达标了,也烹饪了上品的食修来吃,可再也不会有天螺窟宝藏中的那种飞速晋级了!毕竟,就算空气中的仙元再浓郁,也达不到上等聚元阵所能带来的那种效果。

    “不用担心,就目前来看,你已经有不少底牌了。至于说修为晋级,这种事情急不得,你先把该做的事情做了,然后我就要给你任务了!也许任务的奖励,能让你快速提升修为也说不定。”器灵神秘兮兮地笑了笑。

    “哦?这是个什么样的任务呢?”古争好奇道。

    “因为你已经满足了一些做任务的条件,有些任务我也是时候向你发布了,我只能说这些任务暂时保密,等你处理完了手头的事情再说!”器灵道。

    “看来要我做的任务,并不是一个了?”古争皱眉道。

    “没错,这是两个任务。”

    器灵声音一顿,随即又道:“我还可以向你再透露一点,两个任务的地点,都在雾风岛!”

    “雾风岛?”

    古争喃喃一声,继而笑道:“你现在不说,我问了也没用,那就等手头的事情忙完,然后再说吧!”

    三天之后,蜀山和昆仑为古争送来了修复新九层塔身的材料。

    又过来十多天的时间,新九层塔身的修复完成了百分之五十,其中的‘能量战场’开放。

    对于新九层塔身中‘能量战场’的特性,古争也提前告诉了峨眉的高层,还有玄奇子和玉峰上人。

    知道在新的‘能量战场’中,第一次会有非常不错的收获,玄奇子和玉峰上人自然是非常高兴,但当得知也就第一次会有这种非常不错的收获时,不免有些失落。不过,转念一想也就释然多了,就算不会再有那种非常不错的收获,这新的‘能量战场’,仍旧是一处不可多得的修炼场地。

    新‘能量战场’开放的当天,峨眉、昆仑和蜀山,都有人进入其中修炼,但进入的人数不多。毕竟古争有告诉过他们‘能量战场’的特性,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可能在里面什么收获都没有,甚至还会有生命的危险。

    凡是进入‘能量战场’的人,出来以后都是喜形于色,至于他们在其中有什么收获,这只有他们自己心中最清楚了。

    峨眉这边,只有欧阳海和贾四两个人进入其中体验了一下,且还都只是体验了一个‘能量战场’,就已经觉得收获不菲,需要静心参悟一下其中的所获了。

    九层塔身中的‘能量战场’一共有九个,九个‘能量战场’能够修炼九种不同的仙术或者仙技。只要不死在其中,便可以选择一路闯下去,或者是在通关之后,后退一步结束对‘能量战场’的体验。

    古争能够在‘能量战场’中修炼的东西,在他初次通关的时候就已经定死,这是没办法更改的事情!所以,也正是有他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欧阳海和贾四都很谨慎,至于修炼什么仙术和仙技合适,他们想要一个个的来,而并非像当初古争那样,一次性通关。

    至于说死亡问题,在新的‘能量战场’开放之后,还没有出现过,最多也就是昆仑派有人重伤。毕竟,新的‘能量战场’中,难度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根据闯关者自身实力而定,并非是提前就已经定死的东西。

    虽然‘能量战场’只有在第一次用的时候有特殊效果,可昆仑派和蜀山派的人,仍旧是有不少留在了峨眉。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日子又归于了平静,古争每天也就是修复一下混沌塔。

    不知不觉中,修复混沌塔已经快一个月了,古争这天来到后山洞府中,检查了一下聚元阵。

    “决定现在就用吗?”器灵出声道。

    “用了吧,早用晚用都要用!”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道:“按照如今聚元阵中凝聚的仙元,够两份下品丹元食修吞噬。两份时效有差别的丹元食修,分别用在快要晋级的杜伟和贾四身上,能够让他们的修为提升一下,这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可以,反正你的修为想要提升,这点仙元真是太不够瞧了,帮他们两个提升一下修为,你不在的时候也那个更加的放心。”器灵笑道。

    将杜伟和贾四叫到后山洞府,古争立刻着手烹饪起了丹元食修。

    下品的丹元食修,所需要的主料和辅料,不管是质量还是数量,都远远不能跟上品的做比较。至于说,对食修时效的把控,这对于古争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两枚中级仙元丹,外加几件普通的食材,古争很快做出了两份时效不同的下品丹元食修。

    杜伟首先服用,在丹元食修和聚元阵中仙元的作用下,原本就已经是化神中期修为的他,成功晋级为了化神后期。

    随后贾四也服用了下品丹元食修,修为同样也得到了提升,从原本的化神初期晋级到了化神中期。

    又过了两天的时间,玄奇子和玉峰上人带着食材来找古争了。

    古争根据两人的修为情况,再加上他们门中聚元阵的情况,决定给两人做两份上品的增元食修。

    虽说古争要帮玄奇子和玉峰上人免费做三次食修,可因为之前‘编造’的缘故,一份食修他仍旧能够得到不少的好处。

    只不过,如今中等食材古争已有很多,两份上品增元食修中,获得的普通和中等级别的食材,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两份食修被玄奇子和玉峰上人带走,古争又在门中待了两天,决定离开门派了。

    上次玄奇子过来做食修的时候,曾带来了关于令狐飞的消息,古争这次离开门派,要先去找一找令狐飞。

    有关令狐飞的消息很简单,有人曾在彰龙山下见过令狐飞两次。

    令狐飞是炼器大师,同样也是一个散修中的修仙者,彰龙山为道家七十二福地之一,他会出现在那里也说得过去。

    身为一名修仙者,古争不需要常规的手段,来到彰龙山下以后,他放出神念探查了起来。

    古争的这个探查,跟漫无目的找人还是有所区别,因为古争早已从一件由令狐飞炼制的仙器中,捕捉到了一丝令狐飞的气机。

    对于令狐飞的气机熟悉,那么在用神念探查寻找的时候,就能省事不少。因为令狐飞就是气机的源头,神念只要距离他有一定的范围,就能够直接感应到源头的所在。

    彰龙山很大,但再大也有个面积,而它的面积跟神念的探查速度比起来,真就不算什么了。

    根本就没用多久,被古争锁定的气机突然有了异动,它为古争的神念指名了一个方向。

    古争的神念向着气机指明的方向,又飞了几秒钟之后,便看到了一男一女结伴同行的两个人。

    “哪位道友以神念窥视,还望现身一见!”

    少妇模样的女人,抬头盯着上方的神念,开口轻轻说了一句。

    少妇模样的女人,古争并不认识,但是那个跟她同行的男人,正是古争要找的令狐飞。

    “稍等。”

    古争传音给少妇模样的女人。

    “返虚初期的修为。”

    当古争本体飞来时,亲眼看到少妇的器灵,告诉了古争少妇的修为。

    对于少妇返虚初期的修为,古争倒也没有太多惊讶,能够发现他的神念探视,本身修为就不会太低。

    虽说修炼界中也有女修仙者,但是却只有三位,而这三个女修仙者的容貌,没有一个跟这少妇对的上号!所以,一开始古争就觉得,少妇应该是来自洪荒中的修仙者。

    并且,在古争停留在门派中的那段时间里,其他门派发现洪荒修仙者的消息,已经有了四条之多。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古争问器灵。

    器灵能够看穿一个人,有没有修炼魔功!还能够看出,修炼了魔功的人,又是修炼的哪一类魔功!究竟是有伤天合、极为邪恶的魔功,还是普普通通的魔功。

    “她有修炼魔功,但只是一般般的魔功,算不上是个魔头。”器灵道。

    看到古争本尊降临,少妇的眼睛猛的睁大:“道友好年轻啊!”

    修仙者的外貌不可信,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老妖怪级别的存在,外貌看起来年轻,要么是跟所修炼的功法有关,要么是跟服用的丹药要管,要么是外貌是变化而来,要么是拥有极为漫长的寿元,故而显得年轻。

    但是,这种人是不是真的年轻,修仙者们基本上一眼都能看出来,因为他们透着一股跟年代有关的信息。

    可是古争不同,古争的真实年龄只有二十多岁,如果器灵不帮他伪装,他根本透不出那股气息,所以不管是前段时间的东成子,亦或者是此时的少妇,他们看到古争的时候,都表现的非常惊讶。

    古争微微一笑道:“不知道令狐飞跟道友有什么过节?”

    神念探查的时候,古争就有发现,令狐飞是被少妇给制住的,一直到现在,他都是眼睛无神的站在少妇的身旁,如同是个木偶一般。

    “道友是令狐飞的朋友吗?”少妇谨慎道。

    “不是,但他是位炼器大师,我这次来彰龙山,就是专门来找他帮忙的。”古争道。

    少妇眉头微微一皱:“道友,你找他帮忙,可是有关炼器?”

    “正是!”古争道。

    “那么我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道友了,此人跟我有点过节,如今已被我伤了脑子,即便能够治好,也已经是个废人,除非你实力已达金仙境界!不过呢,碰巧我也是个炼器大师,如果道友真的需要炼器,我倒也可以帮你的忙。”少妇道。

    古争眉头皱了皱,虽然他没办法探查令狐飞的真实情况,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说他被伤了脑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真的是一名炼器大师吗?”古争问。

    这次来彰龙山,古争就是为了找炼器大师令狐飞,可令狐飞如今却极有可能成了一个废人,这让他对少妇生出一股不爽。但是,既然对方自称也是一个炼器大师,那就先问问看。

    “没错,如假包换!”

    少妇一笑,伸手一挥之下,头发中的一个发簪飞了出来。

    “道友应该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一件中级仙器吧?而这件中级仙器中铸造者的气机,可跟我一致?”少妇笑道。

    古争探查了一下中等仙器中铸造者的气机,果然跟少妇身上的气机一样,这就说明她的确是一个炼器大师。

    “既然你真的是一个炼器大师,那就说说吧!炼制一件中等仙器,需要怎样的报酬。”古争道。

    少妇笑了,本就风韵十足的她,笑起来更显迷人:“这个世界还真是炼器大师稀缺,连带着你们对于炼器的规矩都不懂!炼制一件中等级别的仙器,首先我要先看你所提供的材料是什么,能不能够炼制出中级仙器,炼制的难度有多少,我才能给出我想要的报酬!”

    古争一笑,倒也没说什么,直接从洪荒空间拿出了几样东西,分别是低级仙器避火冠、龙血晶石、星星铁、龙鳞金英、琥珀仙玉。

    古争都已经将材料拿出了,少妇瞪大的眼睛仍旧没有变小,她就那么瞪着古争,如同是在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怎么了?”古争淡淡道。

    “小哥,你这可不是单纯的炼制炼器,也不是单纯的仙器镶嵌,你这是让我在原仙器的基础上做出改造,这可是个多少有些难度的活!”

    “星星铁增加避火冠炼制时候的强度,一面发生破裂,龙鳞金英可以让龙血晶石跟避火冠更加契合,琥珀仙玉则是能够很大程度的提升,一件仙器的威力!”

    “先不说,你所给出的炼器材料里面,龙血晶石和琥珀仙玉非常罕见!单是这种完美的改造方法,你又是得到了哪位高人的指点呢?”

    到底是炼器大师,只是一看材料,就知道该怎么炼制,对材料的特性也是了如指掌。

    古争给出的这些材料,自然是来自器灵的指点,其实不管是丹道,亦或者是炼器,如果古争愿意学,都能够通过任务的方式,拿到这些东西的方子,从而晋级成为丹道大师和炼器大师,但是古争他没有这样的时间。

    “这不属于找个炼器大师,所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吧?”古争道。

    “不是,这自然不是了!但是呢,有个问题,小哥你最好还是如实回答我!”少妇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