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522章 就你这点实力
    飞临峨眉派上空,青衣老头眉头一皱,因为他根本无法看到下面的情况。

    青衣老头屈指一弹,一股仙力在峨眉派的上空,遭遇了一层无色屏障,如同涟漪一般在屏障上荡开。

    “竟然有这种程度的守山仙阵,想必这个门派也不会太小。”

    青衣老头声音一顿,随即一声嗤笑:“不过,像地球这种洪荒周边的星球,又能出现什么大人物呢?这毕竟还是末法时代!”

    守山阵法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山外的迷阵,为的是防止一般人的闯入,但对于修仙者来说,这种迷阵根本不起作用。至于守山阵法的第二部分,则是真正的仙阵,以山门起始,保护着整个门派。

    青衣老头从空中落下,轻松的走过了迷阵,便望见了峨眉的山门。

    “峨眉,原来这个就是峨眉派!”青衣老头喃喃道。

    洪荒中可不全都是飞升者,毕竟飞升者也会有后代,而他们的后代,也未必都是实力强悍之辈,只不过他们所在的环境,要比地球上的修真环境好很多。

    青衣老头属于飞升者的后代,他的祖上来自地球,也正因如此,他对峨眉这个门派,多少还是有所耳闻。

    望着前方山门前的守山弟子,青衣老头朗声说道:“巧遇仙山,贫道东成子前来拜会!”

    东成子这一嗓子,直接用上了仙力,守山弟子吃惊之下,倒也不敢怠慢,立刻入内禀报。

    其实东成子在空中试探守山仙阵的时候,便已经惊动杜伟和无忧无愁。

    “巧遇仙山?东成子?看来此人应该是从洪荒中出来的!”杜伟目光凝重道。

    东成子在山门前说的话,杜伟等人已经听到,早就听古争说过,随着地球上仙元的恢复,会有一些人从洪荒中出来。但是知道归知道,真正遇到的时候,不免会有些吃惊,毕竟这是一个来自不同世界的人。

    “管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咱们去将他打发了便是!掌门也曾经说过,洪荒中出来的,未必都是绝对的强者,至少近一两年中,金仙境界的存在,还无法从洪荒中逃离。”无愁道。

    “我估计这个东成子,就是被混沌塔宝光所吸引!如今掌门正在塔中做修复,咱们万万不能让这个东成子打扰到掌门才是。”无忧道。

    “走,咱们一起去见见这个东成子,看看他到底意欲何为!”

    杜伟带头,三人向大殿外走去,很快就出现在了山门内。

    “道长有礼了!”杜伟冲东成子抱拳:“今日着实不巧,我门中有要事发生,不方便待客,还望道长见谅。”

    见杜伟三人根本不出山门,东成子恨得咬牙,如果他能够一力破去守山仙阵,他便不会跟杜伟他们多说什么。可既然没有一人破阵的实力,有些话该说就还是得说。

    “峨眉派也算是地球上的大派,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难道不懂有朋自远方来,至少也要请吃杯茶的道理吗?”东成子皱眉。

    “别来那些虚的!识相的话赶紧离开,峨眉不是你能惹得起的门派!”无愁道。

    脾气本来就火爆一些,再加上混沌塔如今的修复正处于关键时期,这货又一心想通过守山仙阵,其目已是非常明显,无愁自然也懒得客气了。

    “峨眉派看来也不过如此,真是让人失望,一群胆小鼠辈罢了,有本事出来跟爷爷过两招?”

    被人看穿了企图,东成子也就不再掩饰,直接叫嚣了起来。

    “东成子,我劝你不要嚣张,要不然后悔可就晚了!”杜伟握紧拳头道。

    “嚣张?我东成子嚣张惯了,你们这些鼠辈,倒是出来教训爷爷呀?”东成子大笑。

    “可恶!”

    无忧怒喝,连脾气一向都很好的他,也都觉得不能再忍了。这样赤ll的侮辱,就算是峨眉最落魄的时候也不曾经历过。

    但是,暴怒的无忧还要看杜伟的意思,毕竟他是前辈,而杜伟则是眯着眼睛,权衡着利弊。毕竟,他们看不穿东成子的修为,要是这货是个返虚境界中后期的修仙者,那么就算是他杜伟出去,也是无济于事。

    “哈哈哈哈……一群鼠辈!”东成子狂笑。

    对东成子来说,其实对面的三人窝在守山仙阵中不出,这其实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证明,他们的实力不行,要是实力行的话,这时候也该出来了。而他东成子,也已经做好了随时撤离的准备。不过,既然都到了这份上,他们也还不敢出来,东成子觉得也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

    “鼠辈们,赶紧将峨眉派解散了吧!只会窝着不出,这真是让人太失望了啊!”

    本来是在山门台阶下的东成子,直接飞到了山门的太极上,距离杜伟他们,仅仅只是隔着一层守山仙阵的无色凭着。

    “老子准备走了,不过走之前要给峨眉打上个印记才行!”

    东成子一撩衣服下摆,作势就要对着峨眉山门撒尿。

    “混蛋!”

    杜伟怒喝,指诀连掐几下,守山仙阵打开。

    早有准备的无忧和无愁,同时对东成子出手。

    擒龙手和犀利的飞刀绝技落空,东成子以一种诡异的身法,躲过无忧和无愁他们的攻击,窜入了山门之中。

    “滚出去!”

    杜伟咆哮,双掌猛地往前一推,浑厚的仙力夹杂着天地能量,狠狠地打向了东成子。

    东成子身上光芒一闪,整个人急速向后倒飞了出去。

    杜伟等人看不穿东成子的修为,而东成子只是知道他们已经达到了修仙者级别,但具体是修仙者的哪个境界,他同样也看不出来。

    本来东成子以为,三个人不敢出来的窝囊废,修为应该都是炼精化气的级别,而这样的三个人,东成子不会太放在眼里。

    但是,刚才杜伟三人发动的攻击,让东成子看出了他们的修为。

    三个炼精化气的存在,东成子可以不放在眼里,可一个化神中期,外加两个炼气初期的修仙者,东成子不得不谨慎了,毕竟他的修为也不过是化神后期。

    既然已经动手,杜伟三人自然不会因为东成子的暂退而住手,三人再一次对东成子发动了攻击。

    一瞬间,峨眉山门外的台阶上,天地能量涌动、仙术飞舞中,还夹杂着仙器的神通。

    东成子没有太跟杜伟三人纠缠,知道不可能在三人封锁下闯入山门的他,跟三人的交手只是浅尝即止,谨慎的他仍旧在观察着情况,他想看峨眉派中还会不会再有人出来!同时,他也是在等待着机会,等待着先将无忧和无愁他们放倒的机会。

    本身实力就比较高,再加上身法又特别的诡异,还有一件能够吸收一些伤害的仙器瓶子,东成子的强悍,让杜伟三人深深感觉到了一种难缠。

    “既然峨眉派真的只有你们几个,那么受死吧!”

    混战中的东成子怪叫一声,眉头一凝之下,神念光点突然出现,直接击中了无忧的右胸口。

    “啊!”

    无忧惨叫,右胸口上连皮带肉,顿时被神念光点分解掉了一大块。这还是因为,东成子的神念光点刚一分出,杜伟便立刻攻向东成子要害,让他不得将神念撤回才有的结果,要是杜伟的攻击晚到一秒,无忧的右胸上,绝对会出现一个透明的大窟窿。

    器灵曾经说过:“仙力和神念都属内力的范畴,它们属于自身拥有的东西,神念比仙力更加的厉害!只不过,这一点要到修炼境界非常高的时候,才能够体现出来。”

    通常情况下,神念能够用来伤敌,修为一般要达到返虚中后期。

    在返虚境界,神念即便能够用来伤敌,也还不够强大,毕竟在这样的阶段用神念伤敌,还做不到本体不受影响。能够用来伤敌的神念一出,自身就会变得很脆弱,因为这一阶段的修仙者,还做不到神念和仙力分开操作!

    就像刚才东成子用神念偷袭无忧的时候,他的身体便没有了仙力的防护,也不能够施展仙术和仙技,所以当杜伟攻击他要害的时候,他不得不赶紧自救。

    无忧受伤了,虽不致命,可这对于杜伟他们的士气来说,也是一种不小的打击,毕竟东成子已经能够发动神念攻击了!而这样的攻击,作为化神中期的杜伟,还无法做到。

    成为修仙者便拥有了神念,但其所拥有的神念,只是最初级的神念,想要让神念能够用来伤敌,至少也要能够凝出神念光点才行。

    知道东成子能够凝出神念光点,杜伟他们也就更加的小心,尽量不让东成子距离他们太远。

    但是,东成子的身法太过诡异,想要将他本人控制在合适的距离,这真的有点难度。

    身体拖出一串残影,东成子再次跟杜伟他们拉开了距离,分出的神念光点,直击无愁的脑袋。

    阻止已经来不及,躲闪的速度又很难快过神念,无愁在躲避的同时,杜伟只能是挺身而上,为无愁挡住了神念光点。

    神念光点虽然强大,可也看究竟是击中了什么,杜伟身上有古争赐给他的高级仙器至尊甲,这种程度的神念光点还伤不到他。

    “呼!”

    已经受伤的无忧推出一掌,掌风化为一个如同雾化的手掌,急速向着东成子飞去。

    东成子已将神念收回,无忧的雾化手掌被他堪堪躲过。但是,雾化的手掌在东成子躲过的同时,发生了爆炸,东成子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但也被炸的闷哼了一声。

    其实无忧和无愁,拥有的神通可不单单只有擒龙手和飞刀绝技,他们也都修炼的有一些仙术。

    可奈何,无忧和无愁成为修仙者的时间太短,在不是修仙者的时候,即便拥有仙术的秘籍,也根本无法修炼。而现在,他们虽然是修炼了一些仙术,可毕竟他们的修炼时间尚短,能够用在这种场合的仙术仙技也就更少了。

    三打一打的如此吃力,到现在都还没能让东成子挂彩,这不是因为杜伟他们太弱,而是实力的差距在起着作用。

    其实,能够在一个化神后期修仙者的手中,战斗到现在还一个都没倒下,这本身已经算是一种奇迹了!毕竟无忧和无愁的修为虽然不高,可他们的战斗技巧,都是通过‘能连战场’练出来的,要是换了一般的化气初期修仙者,只怕早已经被东成子给放倒一个两个了。

    “你们这两个垃圾,两个猥琐的老鼠!”

    被无忧的‘爆裂掌’给震到,东成子破口大骂的同时,攻击也越发的犀利了。对于这两个打不倒的化气初期修仙者,东成子简直是恨得咬牙切齿。

    与此同时,修复混沌塔的最后十分钟已过,混沌塔中灰蒙蒙的色调消失,外面的冲天光柱也消失不见,整个混沌塔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在古争的眼中,它却如同被水洗过了似的,透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新。

    “主人,二十二层混沌塔已经完全融合!”

    角角的声音响起,开心的如同是小孩过年。

    “我知道!”

    古争也很激动,作为混沌塔的主人,随着二十二层混沌塔的完全融合,他终于对混沌塔,有了种对自己仙器那般的亲切感应。

    古争明白,新的‘能量战场’能够使用了,混沌塔也至此变成了一件,能攻能守的仙器,他也终于可以圆上一把,当托塔天王的梦了!

    “主人,要不要现在就尝试一下新的‘能量战场’?”角角问道。

    “不了,现在还不是时候,峨眉有人来犯!”

    尽管之前在修复混沌塔的关键时刻,古争无法分神太多,可作为返虚境界的修仙者,外面天地能量的波动,他还是能够感觉的到。

    古争从二十二层高塔的塔顶飞出,伸手一挥之下,高塔瞬间变小,被他收入了袖中。

    将雷牙剑祭出,古争御剑来到了峨眉的山门前。

    峨眉派的几个高层,都知道开启守山仙阵的指诀,古争手上指诀变动了几次,他便已经出现在了山门之外。

    “掌门!”

    看到古争出来,杜伟他们其声呼唤,跟东成子的战斗也分开了。

    “掌门?”

    东成子也没有再发动攻击,他狐疑的望着古争。毕竟在洪荒之中,一个门派中厉害的人物,同样也是太上长老,掌门只是打理门派的人,该不会引起几个修仙者这样的反应才对,似乎此人是他们的依靠一般。

    可是,东成子虽然看不穿古争的修为,可却能够看出古争的年龄,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值得三个修仙者如此这般吗?

    “你想要闯进山门是吗?”古争眯着眼睛望着东成子。

    “掌门,他不仅想要闯入山门,还打伤了我师兄,更是想要在山门前撒尿!”

    望着急忙开口的无愁,东成子的眉头紧紧皱起,他觉得无愁脸上的神情,分明就像是受了欺负,想要让长辈为其出头的小孩子。

    “不错,老夫就是要闯峨眉山门!”

    尽管觉得事情有古怪,可东成子脸上的神情依旧傲然,实在不行跑就是了,没道理被一个毛头小子吓得变了脸色。

    “很好。”古争淡淡一笑,随即又问:“你叫东成子是吧?”

    “对,老夫就叫东成子,你想怎样?”

    东成子心中一凛,他从古争淡淡的眼神中,看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

    “我想怎样?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明年今天是你的忌日!”

    古争面带微笑,声音听着也非常的温和,但是他已经出手了,一条凭空出现的两丈火龙,咆哮着飞向东成子。

    “返虚初期!”

    东成子惊叫,他实在无法相信,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竟然有着返虚初期的修为,这就算是在洪荒之中,也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峨眉不仅有一个化神中期和两个化气初期的修仙者,如今又冒出了一个返虚初期的掌门,东成子就算再自负,此刻所想也是赶紧逃命为好。

    东成子腾空而去,可火龙却猛地一个加速,撞向了他的后背。

    东成子大惊,身体急速落下,虽然躲过了龙头的撞击,可却没能躲过火龙术伸出的龙爪。

    “嗤啦……”

    东成子穿着的低级仙器衣服,被火龙的爪子撕裂了口子,其上的火焰立刻顺着裂口蔓延开来。

    “啊!”

    东成子惨叫,他是凭借古争发动攻击时所产生的气势,判断出了古争的修为,可是他没有想到,火龙不仅能够超越常理的,以蛮力破去他的仙器,火焰的温度更是高的离谱,这根本不是一般返虚初期修仙者,所能够施展的火系仙术。

    东成子也是不凡,火龙的火焰在其身上蔓延之时,他的体内窜出了一股冷雾,虽没能立刻将火焰给熄灭,可也降低了他的不少温度。再加上仙器瓶子为他分担的一点伤害,他暂时倒也并无大碍。

    “就你这点实力,也敢来峨眉撒野?当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古争冷笑,让火龙一飞冲天,放弃了用它对付东成子。

    看到对手将火龙放飞,东成子有种想哭的感觉,他忍不住问他自己,这是得罪一个怎样的存在?明明可以用火龙杀敌,可却让火龙飞走了。

    东成子是真的知道怕了,可怕归怕,他也没有忘记逃走,再次腾空而起的他,想要抓紧时间逃离。

    古争眉头一凝,神念光点飞出,后发先至的碰在了东成子的一条腿上。

    “啊!”

    东成子惨叫,心中的震惊也达到了极点,对方竟然也能发动神念攻击,且这种神念攻击的强度,绝对赶超一般返虚后期的修炼者。

    东成子的一条腿没了,被神念撞到的时候,瞬间被分解的一干二净。

    鲜血顺着断腿处狂喷,东成子咬牙忍着剧痛,仍旧向着远处飞去。

    “你能跑的了吗?”

    古争将神念攻击也收了,伸手一挥之下,玲珑的二十二层混沌塔,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去!”

    古争微微一笑,混沌塔激射而出,同样赶上了东成子,且在他的脑袋上方变大,狠狠的将他砸进了地里,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