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88章 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听完古争的话,玄奇子沉默了片刻。

    “还有将近一年的时间,看来在这段时间里面,正道真的不能再闲着了!”玄奇子道。

    “太上长老,你说的不能再闲着,指的是?”古争问。

    “其实还在昆仑盛会期间,玉峰就有跟我说过,想要组织一次荡魔行动,只不过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荡魔行动的发起,便一直推迟。你这次带来讯息很有用,其中提到的几个地方,算是魔门和圣血门的秘密聚点!等我将你说的这些转告玉峰之后,我相信他很快就会发起荡魔行动了。”玄奇子道。

    天螺窟中的胖男人,还有黑天螺派的掌门容秋,他们分别为古争提供了关于魔门和圣血门的一些信息。而这些信息,古争自然不会瞒着玄奇子。

    “小争子,你觉得这次的事情算大事吗?”玄奇子问道。

    “当然算大事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急着,要向太上长老你做汇报了。不知道太上长老,为什么会这么问呢?”古争好奇道。

    “小争子,这次的事情真的非常大,对手的强大也会超乎你的想象!魔门的魏风行,虽说是现在的三大高手之一,可在这件事情中,他只能算是走狗!”玄奇子冷笑。

    “走狗?太上长老指的是,他是那个神秘人的走狗吗?”

    古争口中所说的神秘人,指的是告诉魏氏兄妹如何破坏祖龙大阵,以及关于天螺窟中一些事情的那个存在。

    无论是告诉魏氏兄妹如何破坏祖龙大阵,亦或者是知道天螺窟中的事情,不管是哪一件,都足以彰显此人的不凡。但是,对于这个人,古争没有更多的了解,可听玄奇子如今的口气,他似乎知道此人是谁!

    “对,就是这个人!”

    玄奇子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凝重,这让古争万分好奇:“太上长老,这人是谁呀?”

    “他不是人!”玄奇子道。

    “不是人?”

    古争眉头一皱,立刻想起了一个人天螺祖师海无量。

    似乎知道古争想到了什么,玄奇子笑了:“他不是海无量!不过,在说这个人之前,要先说一点往事给你听。”

    玄奇子开始了他的讲述,而古争的思绪,也似乎被带入到了那个久远的年代。

    万事都有两面,相传修仙者有七十二福地,与七十二福地对立的,则是七十二个邪地。

    七十二福地广为人知,相对于七十二福地来说,七十二邪却是鲜有人知,这其中有些原因很重要。

    七十二福地,不管是正邪都能修炼,这对他们来说这都是一块宝地。

    七十二邪地则不同,能在邪地中修炼的魔修,几乎都是大魔头级别的存在,人性在他们身上几乎就看不到,有伤天和的事情,他们干起来都不会眨眼。并且,功成之后的他们,几乎都是‘我花开后百花杀’一般的行事作风,敢于跟正邪两道为敌!这其中的代表,便有幽泉血魔。

    魔修虽然修炼的仙术比较偏向于邪,可并非所有的魔修,都像是大魔头一般,无恶不作、毫无人性。但是,一个大魔头的出世,不管正邪两道都要跟着遭殃,这是一个不变的定律,就像当年的幽泉血魔一般,他杀正道之人毫不留手,杀魔道中人同样也是辣手无情!甚至,他更倾向于将魔道中人变成他的傀儡分身,这种手段让人不寒而栗。

    终于,在经历了几次大魔头所带来的动荡之后,魔道之人也开始破坏起了已知的邪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七十二邪地中已知的邪地,很快就成为了历史,以至于慢慢的不再有人提起。

    七十二邪地中已知的邪地,一共有六十二个,在这六十二个邪地中,有一些邪地因为过于霸道的缘故,让人无法毁去,只能是将其封印镇压。其中代表蜀墟和昆仑墟中的两处邪地。

    蜀墟和昆仑墟中的两处邪地,玄奇子管它们都叫血穴。

    蜀墟中的血穴古争知道,之前在蜀墟中的时候,他还有斩杀过血穴中产生的血魂。

    昆仑墟中的血穴,古争并不清楚,但玄奇子告诉他,这两个血穴其实大有关系。

    两个血穴大有关系,纯粹是因为一个人,他便是幽泉血魔。

    当年幽泉血魔功成之后,杀了正道和魔道不知道多少人,以他当时的实力,修仙界中根本没有能够抗衡他的存在。

    幽泉血魔的人过分杀戮,终是引得洪荒天界中的人不满,有十二金仙压制修为降临在了修仙界,他们跟幽泉血魔展开了一场持久战。

    压制了修为的金仙,单个根本不是幽泉血魔的对手,他们只能是联手对幽泉血魔展开追杀。

    当时属于幽泉血魔的势力,几乎上都是他的傀儡分身,就如同古争当初在蜀墟地穴中,见到那几个被血魂操控的灵剑宗弟子一样。

    不过,当初那几个灵剑宗的弟子,根本不能跟幽泉血魔的傀儡分身相比。而幽泉血魔的傀儡分身,只要有一个没死,他本尊就不会死去。

    终于十二金仙杀光了幽泉血魔的分身,并最终逼的幽泉血魔自爆!

    但是,幽泉血魔自爆之后,十二金仙才发现,在蜀墟和昆仑墟的血穴之中,幽泉血魔竟然留有后手!他一死,血穴中立刻开始孕育起了灵体,且这种灵体每十年孕育出一个,根本杀之不尽!

    当时的十二金仙,滞留在下界的时间已经到了,且压制修为降临的他们,也没有办法将两处血穴摧毁,只能是遗憾的回到了洪荒天界。在他们临走的时候,他们吩咐当时的蜀山掌门和昆仑掌门,让他们每十年都要派人进入蜀墟和昆仑墟,加固其中的仙阵封印。假如血穴中有血魂逃出封印,一定要不惜代价将其斩杀。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

    一个又一个的十年过去了,一个又一个的血魂被蜀山和昆仑斩杀,而在这一过程中,血魂的实力也在不断的增强。

    终于,在这一次的昆仑墟中出事了!昆仑弟子们跟丢了血魂,更为糟糕的是,血魂附在一个昆仑弟子身上,成功从昆仑墟中逃了出来!而这件事情,昆仑方面一直到祖龙大阵被破坏之后才发现。

    当初十二金仙有说过,血魂一旦逃出昆仑墟,实力的增长速度会变得飞快,不足两年的时间,绝对能够成为返虚中期的存在。

    但是,血魂的修为想要达到返虚后期却不容易,这是他作为幽泉血魔后手的一道坎!可如果血魂的修为达到了返虚后期,那么他就是幽泉血魔重生!到了那个时候,当年的血雨腥风必将重演。而在血魂实力增长的这一过程中,属于幽泉血魔的记忆,也会逐步的恢复。

    玄奇子的讲述停下了,古争开口道:“太上长老的意思是,魔门中那个神秘的存在,就是昆仑墟中逃出的血魂?”

    “正是这个意思。”

    玄奇子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也正是因为他具备幽泉血魔的一些记忆,所以像祖龙大阵、天螺窟宝藏这种古老的秘密,他才能够知道一些。”

    “魔门的人,难道不知道血魂的真实身份吗?”古争问道。

    “当然知道!魔门本来就是那个时代中,效忠于幽泉血魔的一个小门派,所以他们对于幽泉血魔并不排斥。”玄奇子道。

    “太上长老,破坏祖龙大阵,能够让空气中的仙元恢复,可也会让洪荒中的一些人逃出来,幽泉血魔这样做,究竟利于他的称霸意图吗?”古争又问。

    “你怎么知道破坏祖龙大阵关系到的事情?”

    玄奇子先是一惊,随即释然道:“这是你师傅告诉你的吧?”

    “没错。”古争笑了笑。

    “小争子,你师傅还真是个奇人,但他为什么就不肯相见呢?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该出山时一定要出山啊!”玄奇子叹息道。

    “太上长老放心,关于这件事情,如果我见到我师傅,我也会求他出山!”古争认真道。

    “好!”

    玄奇子欣慰地笑了笑:“血魂的每个生长阶段,所需要的东西都不同。在血穴之中,血魂需要血穴中天生污血的滋养,但十年的孕育之后,它就必须离开血穴,如果不能离开血穴,终会受不了血穴的煞气,死在血穴之中。离开血穴的血魂,成长所需的东西,变为了生灵的血肉。而离开蜀墟的血魂,成长所需的东西,就变成了空气中的仙元!如果它不让人破坏祖龙大阵,空气中没有仙元,它也就无法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至于说破坏祖龙大阵的弊端,它不会去多想那么多,如果它会多想那么多,它就不算是真正的大魔头了!”

    “太上长老,我还有一点疑问,血魂的记忆来自幽泉血魔,它既然知道天螺窟中的一些事情,说明这些事情幽泉血魔也肯定知道。而那样的一个地方,当初幽泉血魔,为什么不将它破开呢?”古争皱眉道。

    “你也曾说过,你得到了一副天螺窟宝藏的藏宝图,鹿奇得到了一副天螺窟宝藏的藏宝图,先不说你们的藏宝图是真是假,这两张藏宝图要拼凑在一起,才是一张完整的藏宝图啊!也就是说,幽泉血魔知道一些天螺祖师的事情,但可能知道的并不完全,而最终引发的行动,可能是由许多线索拼凑出来的决定。”玄奇子道。

    古争沉默了会,对于这个世界的深度了解,多少还是让他有些震撼,特别是蜀墟和昆仑墟中,竟然潜伏着那么危险的存在。

    片刻后,古争再次开口:“太上长老,按照你之前话中的意思,血潮禁区其实就是十大未知邪地中的一个了?”

    “对!综合你带来的信息,我的推断就是,血魂将会凭借九彩幻音螺,在明年中元节的那天,进入血潮禁地的‘邪源’中寻求突破。”玄奇子道。

    “看来荡魔行动很有必要,假如能在这一年之内找到血魂,在它实力还不算强大的时候杀掉它,才是最最稳妥的办法!”古争道。

    “你说的没错,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首先血魂隐匿手段非常强悍,在没有成为幽泉血魔之前,它也会非常的隐忍,想要找到它并不容易。其次,它已经得到了顶级仙器九彩幻音螺,且身旁还有魏氏兄妹那样的强者保护,即便找到它也真的不容易杀掉啊!”玄奇子叹息。

    “凡事尽力而为吧!”古争喃喃道。

    又跟玄奇子聊了会,古争便挂掉了电话。

    “怎样,有没有感觉到一股压力?”器灵笑道。

    “有,突然发现原来有个东西,竟然跟我一样,修为进展速度极为变/态!”古争大笑,眼中有战意流淌。

    器灵嗔了古争一眼:“它那是觉醒,是拿回原本属于它的实力,怎么能跟你比呢?”

    天亮之后,古争终于回到了峨眉。

    峨眉的所有高层都站在山门口迎接古争,一番寒暄自是再所难免。

    回到门派后,喵喵直接找地方睡觉去了。

    至于古争,则是跟高层们来到了峨眉大殿,照例讲一下这次外出经历的一些事情,听一下门中高层们对门中近期情况的汇报。

    门派中这段时间并未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一切都在有序的发展之中。

    古争在天螺窟的经历,让高层们为之震惊。

    “掌门,如果荡魔行动开始,我想要参与。”欧阳海道。

    古争笑了笑道:“你身为峨眉太上长老,你就算不请命,昆仑和蜀山方面也肯定会邀请你加入。”

    “掌门,如今还不能暴露咱们峨眉的一些实力吗?如果可以暴露,荡魔行动我也想参加。”

    “掌门,我也想去!”

    “掌门,我们也想去!”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大家都懂,杜伟、贾四,无忧和无愁纷纷请命。

    古争笑道:“你们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如今荡魔行动还没有开始,峨眉派也不能没有人守山,究竟让你们谁去,到底是明着去,还是暗着去,这个都等荡魔行动开始的时候再说吧!”

    又跟门中高层们聊了会,古争起身前往了混沌塔。

    “主人,你可来了!”

    古争一入混沌塔,角角兴奋的声音便已响起。

    “小角角,最近的修复还顺利吗?”古争笑道。

    “顺利倒是顺利,只不过还是缺修复材料,修为进展速度有些慢啊!”角角郁闷道。

    “我这次给你带回来的材料可不少啊!”

    古争已经来到了混沌塔的顶层,能够用于修复混沌塔的材料,被他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哇!”

    角角惊呼:“主人,你竟然找到了血枫树芯!”

    “对呀,现如今血枫树芯已经有了,就只差金灵之气了!”

    古争叹息,这该死的金灵之气,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到。

    “主人不要丧气,能在末法时代以这么短的时间,收集齐这么多的修复材料,这已经是非常的了不起了!并且,有了血枫树芯,混沌塔这一阶段的修复,就能够达到后期级别了,这也会使得,能量战场的使用更加稳定,可进入人数也因此变多,不管是峨眉弟子,还是进入能量战场的其他门派弟子,都能够因此获益。”角角道。

    “除了这些材料,我还给你带回来了,另外的九层塔身。”

    一看到古争将新的九层塔身放出来,角角顿时又是一声欢呼:“主人真是太棒了,这九层塔身真的给我带回来了!快给我讲讲,你经历了怎样的波折,才将它拿回来的呢?”

    古争将得到九层塔身的过程告诉了角角,随即又道:“先别顾着兴奋了小角角,这九层塔身你准备怎么办呢?”

    “哎!”

    面对古争的问题,角角的开心马上消失了:“这该死的金灵之气!”

    刚还安慰古争,这会又在咒骂金灵之气,古争忍不住笑了起来:“是不是没有金灵之气,就没办法进行下一步的修复呢?”

    “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角角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之前的九层塔身已经在主体上了,它的修复没有彻底完成,便不能够将新的塔身加在主体上,而不能加在主体上,就不能进行真正的修复。”

    “既然不能进行真正的修复,不如这九层塔身我先带在身上用着?”

    上一次的九层塔身,如果事先知道修复起来这么麻烦,古争肯定会先带在身上用着,毕竟当初的血魂,用它发动过什么神通,古争可是记忆犹新。

    “主人,这是不可以的,你难道没有发现,九层塔身你根本没办法认主吗?你对它的操控,都只是按照我说的方法,是一种对核心的直接操作!”角角道。

    “没错,我为什么不能将混沌塔认主呢?”

    角角说的没错,不能将九层塔身认主,这也是古争心中的一个疑问。

    “因为你本来就是混沌塔的主人啊!九层塔身就算再脱离混沌塔,可也是混沌塔的一部分,但也正因为它们脱离了混沌塔的缘故,所以才会有这种奇特的现象出现!”

    听了角角的解释,古争很是郁闷,如果不是解除认主,会对角角的伤害很大,古争真想先跟角角解除关系,再将九层塔身认主,好好体验一下做‘托塔天王’的感觉。

    见古争有些郁闷了,角角讨好地笑了笑:“虽然主人现在还不能使用九层塔身,我也不能够对九层塔身展开真正的修复,但这次主人带回了血枫树芯和一大堆的修复材料,只要我将上个九层塔身的修复度,完成到后期级别,那么我就可以调度混沌塔的一些力量,对新的九层塔身进行温养!温养其实也是一种修复,只不过修复速度较慢而已,但这种方式也能够为主人,省下一部分的修复材料。”

    “好吧!”

    古争一声叹息,随即又道:“这一次带回了这么一大堆材料,修复混沌塔需要我做什么呢?”

    “唯一需要主人帮的忙,是在我用上血枫树芯的时候。不过,短期内还用不上血枫树芯,所以这段时间主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角角道。

    “这个短期是多久?”古争问。

    “至少也得两三个月吧!”角角道。

    “对了角角,修复新的九层塔身,需要什么材料,你现在就告诉我,我也可以尽早收集!”古争说道。

    “现在还无法告诉主人,我还在对上个九层塔身进行着修复,无法进入新的九层塔身内部,对它的损伤进行查看呢!”角角不好意思道。

    “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吧!”

    古争白了角角一眼,径直向混沌塔下走去,本以为这次带回新的九层塔身,应该能够稍微的爽上一把,可谁曾想面对的会是这般无奈。

    知道古争没有真的生气,角角笑道:“主人慢走!”

    “哈哈!”

    看到古争郁闷,器灵笑得十分开心。

    “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古争狠狠给了器灵一个大白眼。

    “你现在准备干嘛去?”器灵笑得花枝招展。

    “回申城,我要回去放松放松!”古争没好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