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87章 这不可能
    古争带着喵喵飞回血潮岛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深夜了,他们从黑天螺派那边上岛,轻松进入了黑天螺派中。

    虽是深夜,但黑天螺派并没有想象中的安静,而这一切跟古争有关。

    黑天螺派的弟子分为两派,一派占大多数,倾向于掌门人容秋,另外一派人数较少,效忠于大长老冷峰。

    冷峰昨天被古争杀死,古争在打扫战场的时候,自然是将他毁尸灭迹了,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假象,大长老带着门派的修炼资源消失了。

    等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冷峰仍旧是没有出现,容秋对于这件事情的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不想再去管冷峰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消失无踪,他只想通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将门派中的异己肃清。

    此时此刻,黑天螺派中正在上演着火拼,面对容秋的击杀,效忠于冷峰的那些黑天螺派弟子,自然是拼死反抗。

    站在高空中的古争,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安全地带观战的容秋,他眉头一凝,分出一个神念光点。

    修仙者探查什么东西的时候,分出一缕神念就可以,但战斗的时候,神念则是以光点的形势出现。

    古争不想惊动太多的人,故而分出神念光点,想要将容秋击晕过去,然后将其掳走。

    以容秋五层后期的修为,神念光点将其放倒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连发现都发现不了。

    但是,诡异的情况发生了,容秋似乎心有所感一般,他竟然向着神念光点飞来的方向望去。

    古争清晰的看到,容秋的眼睛在一瞬间睁大到了极致,原本该被神念光点击中的他,凭空消失了。

    “空间波动!”

    古争眉头一凝,容秋消失的时候,天地能量震动,那是空间产生的特殊波动,而这种特殊波动,古争乘坐传送仙阵的时候感受到过。

    容秋脚下有传送仙阵吗?答案是肯定没有!那么会出现这样的异常,古争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这跟九层塔身有关!

    一时间,古争对于容秋的恨,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古争怒火燃烧的同时,感应力就像平时做探查那样,以神念光点为中心,向着四周急速扩散了起来。

    感应力扩散的速度极快,古争很快便发现了容秋,而容秋所在的位置,距离门派足足有十里远。

    此时的容秋,正躲在黑天螺派后山的一座山洞里,这里是他平时闭关的地方。

    “该死!”

    刚死里逃生的气都还为喘晕,容秋立刻发出一声惊叫,因为他手上的圣塔,让它生出了一种感应,又有修仙者的神念靠近了。

    “啊啊……”

    原本负责镇守洞府的两名弟子发出惨叫,容秋亲眼看到一个白色的光点,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他们的身体,他们便在倒下的时候,迅速化的连渣都剩!

    容秋心念一动,原本被他托在手中圣塔,立刻飞起来变长了很多,被他骑在胯下,瞬间从洞府的另外一头,撞破山体窜了出去。

    “容秋得罪了哪位前辈,还请前辈现身一见啊!”

    骑塔飞行的容秋,简直都快要被吓尿了!即便他拥有圣塔,可面对已经能够用神念杀人的修仙者,他感受到的只有深深的无力感。

    “容秋,你百死莫赎啊!”古争神念传音道。

    “古争!”

    容秋惊声尖叫,打死他也想不出来,这个让他忌惮无比的‘前辈高人’,竟然会是古争。

    “古前辈,您为什么要杀我?”

    惊归惊,但为了活命,容秋还是选择了迅速当孙子。

    “等你死了,我会告诉你!”

    古争的声音有着无比的愤恨,简直是咬牙切齿的说话。

    几乎就在古争话音落地之际,神念光点追上容秋,向着他狠狠撞去。

    容秋的身体再次消失,原本飞在空中的圣塔立刻向下坠落。

    “你以为逃进九层塔身,你就能够活命了吗?”古争冷笑。

    “活一会是一会,有本事你进来啊!”

    容秋在圣塔中叫嚣,他觉得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只要古争的神念敢进入圣塔,他就有可能借助圣塔中禁制,困住古争的神念,从而成功脱逃,甚至于反杀古争都有可能!

    “我进去,你又能将我怎样?”

    古争毫不犹豫,神念立刻进入了九层塔身之中。

    神念刚一入内,古争立刻感受到了粘稠的阻力,这股阻力就如同是泥沼一般,想要将它的神念困住。

    但非常可惜的是,古争神念很强,远不是这种程度的阻力就能够困住。

    “你究竟是什么境界的存在?”

    容秋惊叫,他本以为古争的修为,最多也就是化神境界,这种境界的神念,神塔中的阻力有一定的可能困住它!可是现在看来,古争的修为境界,根本就不是化神期,化神期不可能有如此强悍的神念!

    “即便我没有现在的境界,你也仍旧难逃一死!”

    古争咆哮,神念光点如同破阵一般,沿着某种轨迹前行,阻力完全对他失去了作用。

    “这是怎么回事?”

    容秋彻底震惊了,眼中的异常,超乎了他的想象。

    “你用我的仙器,反过来对付我,你是不是也太天真了点?”

    古争的话,让容秋的眼睛瞪大到了极点。

    曾经血魂想要借助九层塔身对付古争,结果被古争翻转了局面,如今容秋想要用九层塔身对付古争,局面也同样被翻转。

    “这、这不可能!”

    容秋惊叫,他的身体被弹出了他心中的圣塔。

    容秋刚从九层塔身中弹出,便遭遇了九层塔身的重击,整个人鲜血狂喷的倒飞了出去。

    都没等容秋落地,古争的手便已经抓住了他的脑袋,对他发动了强行‘引言’。

    即便不用引言,古争也知道,容秋把九层塔身,祭炼为了他的本命仙器,这也是让古争极为愤怒的地方!

    一件仙器,一旦被人祭炼成为本命仙器,仙器的主人如果死了,仙器将不可避免的受到损伤,这种损伤上不封顶,因仙器主人对其祭炼的程度而定。

    从冷峰那里,古争已经对九层塔身,有了比较多的了解,对于它的神通自然也已知晓。

    之前在黑天螺派中,容秋突然消失,让古争在惊讶的同时,首先便想到了,这个该死的家伙,肯定将九层塔身祭炼为了本命仙器。因为,像九层塔身这样的仙器,有些神通则必须通过本命祭炼才会呈现,而在冷峰的所提供的九层塔身信息中,九层塔身从来没有被天螺派的人祭炼过!

    没有人祭炼过九层塔身,这倒不是说从没有人动过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动这样想法的人,都碍于祖训,没有敢把想法变为现实。而是祖上之所以传下这样的规矩,那是因为九层塔身一旦变成了本命仙器,原主人只要一死,它就会不可避免的受到损伤,这还让它怎么能够一直传承下去!

    就像古争的峨眉戒,他就没有将其祭炼成本命仙器的权力,因为峨眉戒还要传承给下一届的峨眉掌门。

    古争问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最多还是关于圣血门的情况,毕竟关于其它的事情,基本上在冷峰那里就已经得到了答案。

    “容秋,你百死莫赎啊!”

    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事情,古争以神念将容秋分解的连渣都不剩。

    将九层塔身收起,古争带着喵喵又向着红天螺派飞去。

    通过正常的步骤进入红天螺派,古争立刻让人去通知了穆春风。

    没有等太久的时间,穆春风便来到了古争所住的小院。

    穆春风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笑意,古争能从天螺窟中平安归来,这让他着实松了一口气。

    在堂屋之中坐定,穆春风迫不及待的问道:“古掌门,天螺窟一行还好吧?”

    古争明白,穆春风对于天螺窟发生的事情,肯定是好奇到爆了,毕竟如今的天螺窟已毁,他还能够活着坐在穆春风面前,这本身就是一大奇迹了。

    古争也没有绕弯子,他挑了一些天螺窟中能说的事情来说。可即便是这样,天螺窟中的故事,也仍旧是让穆春风震惊不已,他足足过了两分钟才缓过神来。

    “真没想到,天螺窟竟然是祖师这样的一处布置,也真没想到祖师竟然会对祖师娘们……”

    太多的太多,让穆春风一时有些感慨不过来,也一时间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穆春风第二次沉默了,这一次他足足沉默了五分钟,这才抬起了头来。

    “古掌门,魔门得到了九彩幻音螺,血潮禁区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地方,我们红天螺派又该怎么办呢?”穆春风满面愁容的望着古争。

    “穆掌门,我今天告诉你的事情,你一个人知道就行了,暂时没必要告诉任何人。至于你们红天螺派该怎么办,暂时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最好,一切见机行事吧!”古争道。

    “如此甚好,多谢古掌门指点。”穆春风抱拳道。

    此时的穆春风,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乱,毕竟魔门所图谋的事情,足以让整个血潮岛变成正邪交战的战场。

    “该说的我都已经跟穆掌门说了,如今我也该从这里离开了,关于魔门的事情,我必须尽快通知昆仑和蜀山方面,所以就不在血潮岛上多留了。”古争道。

    “大晚上的,古掌门明天再走可好?”穆春风挽留道。

    “不了,就今天晚上吧!”

    古争微微一笑,冲着喵喵挥了挥手指。

    会意的喵喵把头一点,堂屋角落中盖着的一块布,立刻被风给吹开了,只见下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一些金箱子。

    “按照约定,天螺窟的收获我会给你一些,你也知道,天螺窟中的资源收获有限,所以这里大多数的箱子中,放着的都是金银财宝。”古争说道。

    念在穆春风这个人还不错的份上,古争将金银珠宝分了他一大半,至于资源之类的东西,古争分给他的倒是不多。但是,这个不多也足足有三箱子,其中不乏五品资源和一些特品资源。

    “古掌门太客气了!这些东西你留着吧,以后天螺派少不得要仰仗峨眉啊!”

    穆春风并未因古争给的分红而高兴,反而十分紧张的站起身来,冲着古争便是抱拳一礼。

    穆春风不傻,古争这边的势力,真是一次又一次的将他震撼!特别是天螺窟里面的故事,尽管经过古争几度删减,但穆春风仍旧能够推测出不平凡的东西来。

    面对穆春风的反应,古争心中还是挺满意,他觉得穆春风是个聪明人,很懂得轻重和分寸。

    并且,古争也听得明白,穆春风刚才的话,是想让红天螺派拜峨眉为大佬!而对于穆春风这样的请求,古争只是淡淡一笑。

    “一码归一码!这些东西,属于咱们之前约定的部分,你只管收下就好了。至于说以后,假如你们红天螺派有什么麻烦,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能帮自然会帮上一把。”古争道。

    穆春风满目感激:“有古掌门这句话,穆某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穆掌门,感觉你是一个不错的人,离开之前送你一件礼物。”

    古争将一个小盒子放在了桌子上:“好了,不用相送了。”

    古争带着喵喵离开了,穆春风本想再说些什么,可古争已经说了不让送,他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招人嫌,只能是向着古争再度抱拳。

    古争离开之后,穆春风将古争送的礼物打开,脸上顿时浮现出激动。

    穆春风虽然是第一次看到‘纯净丹’,但在昆仑的那段时间,自古争手中流出的这种神奇丹药,其丹香和丹色之类的特点,早已被传的很广了。

    古争离开了血潮岛,当手机有了信号之后,直接拨打了蜀山联络点的电话。

    古争告诉别人的是,关于魔门的事情,他会通知昆仑和蜀山方面。但事实上,他并不会去通知昆仑,毕竟峨眉属于蜀山的分支,这种事情他告诉了蜀山方面就好,至于说昆仑方面,蜀山方面自然会另行通知。

    如今的峨眉早已不是以前的峨眉了,如果是以前的峨眉,古争别说是找太上长老玄奇子了,就算是找蜀山掌门,估计就是一场没有日期的等待了。

    但是如今不同,古争说跟玄奇子通话,传讯弟子一点都不怠慢,当得知他所要通报的事情,跟天下苍生有关,传讯弟子更是派人即刻前往蜀山。

    天快亮的时候,还在回峨眉途中的古争,接到了玄奇子的电话。

    简单的几句闲聊之后,古争将发生在天螺窟事情,告诉了玄奇子一部分,其中重点说的是有关血潮禁区和魔门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