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65章 丢车保帅
    不大的金箱子,其上有一个不算太难的禁制,古争没费什么工夫就将它打开了。

    “好吧!本以为这里面放着的会是资源,没想到竟然是这些东西!”

    喵喵望着打开的箱子,虽然话语中带着失望,可眼睛仍旧是被箱子里的东西所吸引。

    “是啊,没想到箱子里竟然全都是金银珠宝。”古争摇头道。

    箱子中放着的的确是金银珠宝,其中大多数是成品首饰,比如说项链、耳环、戒指、发簪、头饰之类,剩下的那些则是未经深加工的宝石。这些东西,如果用来卖钱,其价值真的难以估量,毕竟里面的各种宝石最小的也像是鹌鹑蛋,最大的一块猫眼石,足足有鹅蛋那么大。

    古争抬手摸了摸喵喵顺滑的头发,微笑着问:“想不想要些首饰呢?”

    “想要!”

    喵喵笑了,眼中欢喜难掩。

    “箱子里的这些就算了,看样子都是别人用过的,等我闲了之后,亲手给你做一些!”

    古争虽然没有做过首饰,但他毕竟不是凡人,用‘本命真火’炼化一些金属,用仙力镶嵌几颗宝石,这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谢谢先生!”

    一听古争要亲手给她做手饰,喵喵抱着古争的胳膊,一下子跳了起来。

    “有时间你还是多花点在修炼上吧!”

    器灵冷哼,而古争则是微微一笑,什么也没有说的他,又向着第四个房间走去。

    石门上的仙阵很快就被古争破掉,房间中又有那种冰块开裂的声音响起。但是,这次跟上次不同,这次古争并没有看到黄金箱子。

    跟第三个房间一样,房中仍旧是有四个巨大的,如同人形腐尸一般的魔物。

    “先生,让我来吧!”

    喵喵请命,古争点头应允之后,她很快就把四只魔物给解决掉了。

    “如果不是石门开启,它们就会解冻,遇到这样的情况还真不想出手,脏死了!”

    尽管没有被血污沾身,喵喵仍旧是厌恶的挥了挥衣袖。

    没有宝物,只有魔物,古争也不想杀它们浪费时间。但不杀掉它们,它们也肯定不会因此感恩戴德,所以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也是很没办法的事情。

    仔细检查了房间,仍旧是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古争只好带着喵喵走向了下一个房间。

    “已经是第五个房间了,不知道这个房间中又会是什么。”

    古争将仙力输入了第五个房间的石门中,很快便将其上的仙阵破去。

    石门开启,在房间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一尺长的金箱子,看样子就跟第三个房间中的一样。虽然这个房间中没有魔物,但金箱子却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得到,古争已经感应到了仙阵的存在,而想要得到房中的金箱子,就必须先将仙阵破掉才可以。

    “暂时没有危险,不代表仙阵中没有危险,这个仙阵跟之前经历过的三重仙阵有点类似,只不过算是比较简单的一重仙阵。而仙阵中的‘重’,并不完全指的是层数,这个‘重’的真正含义是指,有仙阵空间的高级仙阵。”

    器灵声音一缓,然后将破解这个仙阵的方法告诉了古争,遇到这种高级仙阵,以古争如今在仙阵上的造诣,还不足以应对。

    按照器灵的指引,古争将仙阵破开,视线一阵晃悠之后,眼见的景象已有所变化。还是在那个小小的房间,只不过这里没有了金箱子,有的只是向古争发动攻击的四只魔物。

    古争是和喵喵一同进入仙阵空间的,面对这样的情况,两人自然也没有惊慌,立刻施展手段反击了起来。

    仙阵空间中的四只魔物,样子跟之前的有所不同,且它们本身还能够喷吐一些邪气,总体上来说要比之前遇到的魔物厉害。但是,它们即便在厉害,最多也就是能够灭杀化气期的修仙者,对于古争和喵喵来说,它们还构不成多大的危险,两人很快就将四只魔物斩杀干净。

    空间又是一阵晃悠,眼前的景象又回到了最初的房间内,没有满地的血污和断肢,只剩下了房间正中央摆放着的金箱子。

    尽管刚才在仙阵空间轻松解决掉了四只魔物,可是古争的表情却没有那么轻松。

    这个遗迹中房间有这么多,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越是有价值的东西,则越是靠近深层,危险也会随之变强。现在才仅仅只是第五个房间,便已经遇到了仙阵,且刚一进入仙阵,便有攻击劈头盖脸而来,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刚才斩杀的四头魔物实力不高,可如果在某一个仙阵中,真的存在着能够威胁到化神境界修仙者的东西,且还是一进入仙阵就发动攻击,这将很容易让人措手不及,从而导致吃亏。

    “希望能有不错的收获吧!”

    古争将金箱子上的仙阵破掉,箱盖立刻弹了起来,映入眼帘的东西,终是让古争的脸上露出笑意。

    箱子中放着的东西,全部都是修炼资源,其中以药材为主。而这些资源中,能够用来烹饪的那些,食材等级全部都是普通!虽然古争早已不缺普通级别的食材,但这毕竟还只是第五个房间中的收获,相信随着不断的深入,所能获得的资源,品级也必定会有所提升。

    时间静静的流逝,在天螺窟宝藏的不同位置,也在发生着不同的事件。

    安静的回廊中,轻微的脚步声都会被放大,鹿奇实在不想发出任何声音,可他也是没了办法。

    此时此刻的鹿奇,脸上已经不见了霸气,他惊恐的不时回望,身上还带着不轻的伤势。

    回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一幕,鹿奇仍旧是心有余悸,饶是他运气比较好,要不然肯定已经陨落了。

    “仙阵一途上没有高深的造诣,在这个鬼地方真是吃亏,放出来的那些都是什么特么的鬼东西啊!”

    再次回望来路,鹿奇恨恨的骂了一声,脸上也浮现出了挣扎和犹豫。

    对于天螺窟中的这个宝藏,鹿奇真的是谋划了很多年,本以为凭借一幅宝藏地图,只要能进到宝藏中来,便能够赚个盆满钵满,可哪曾想到,宝藏地图在这里根本就没用。

    跟曹怡分开的这段时间,鹿奇也凭借自身的实力,进入了几个房间,也得到了一些东西,可这些东西里面大多数是金银珠宝,修炼资源真的很少。

    如今身受重伤,想要再开门寻宝有点不现实,可就此离开宝藏,鹿奇更是一百个不甘心,挣扎犹豫之后,鹿奇决定找个地方先恢复一下再说。

    又往前走了一段之后,感觉追逐他的东西不会过来了,鹿奇盘膝坐在地上,赶紧运功调息了起来。

    伤势比较严重,脏腑受创的很厉害,尽管有好的疗伤丹药,但疗伤的过程至少也需要两个时辰,才能恢复到全盛时期的八成。而想要彻底的治愈,没有两天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

    鹿奇决定,先恢复到八成状态,然后便开始探宝,毕竟天螺窟的安全时间一共也就七天,他是一点都不想浪费。

    鹿奇以为他如今所在的地方安全,可他并不知道的是,他现在所在的位置一点都不安全,至少古争和喵喵都听到了他刚才的脚步声。

    “从脚步声上判断,这是一个人受伤后,体内仙力不稳,又急速奔行发出的声音。”器灵小声道。

    “会是谁呢?鹿奇?曹怡?亦或者是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人呢?”

    古争喃喃的声音一顿,一丝冷笑浮现嘴角:“不管是谁,出现在这里的都是敌人。”

    向喵喵打了个眼色,古争他们开始向着鹿奇所在的地方靠近。

    在之前古争跟鹿奇还是合作关系的时候,鹿奇在三重仙阵第一重时所表现出的不凡,曾让器灵告诉古争,这个鹿奇不简单,感觉非常的敏锐!而鹿奇的敏锐感觉,也在这个时候又一次的展现了!

    古争才刚刚看到盘坐的鹿奇,鹿奇便已经一跃而起,正常情况下的化神后期修仙者,根本不可能这么早的发现他们,更何况还是在疗伤的状态,这也使得古争的偷袭计划落空。

    “别过来!”

    尽管古争的脸上挂着笑,但鹿奇仍旧是冷冷喝止。

    “你这是怎么了?被吓傻了吗?还是说咱们的合作关系,从你和公孙昌盛逃出三重仙阵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呢?”古争淡淡的笑着。

    鹿奇眉头一凝,眼中有不易察觉的疑惑闪过,随即他便笑了起来:“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古掌门和喵喵姑娘竟然还能从‘静止空间’中出来!”

    鹿奇的确没想到还能见到古争和喵喵,所以当他看到古争和喵喵的时候,他是直接被吓得一跃而起。

    但是现在,鹿奇镇定了,不管古争到底知不知道他的身份,他都不能像只刺猬一样,将对方逼到对立面去,这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是啊!我们也没想到,这实在是有点运气了。你这是怎么了?公孙昌盛呢?”

    古争微笑着继续向前靠近,他想用微笑来麻痹鹿奇。

    “站住,古掌门先别过来!”鹿奇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喵喵冷冷道。

    说实话,古争并不想跟鹿奇磨叽,可不管是进入洪荒空间偷袭,还是仙域神通,他今天都已经使用过了。而没有这两样手段做支撑,如此远的距离之下,他并没有把握能将鹿奇在合适的范围内斩杀。至于这个合适的范围,则是因鹿奇的伤势引起的推测!毕竟鹿奇本身是化神后期的修仙者,究竟是什么将他伤成了这样,且还让他落荒而逃,古争不得不考虑这些因素。

    “古掌门不要误会,我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不过这个宝藏中多有诡异,古掌门和喵喵又是从‘静止空间’中出来的,这让我不得不怀疑,眼前的古掌门和喵喵姑娘,还是不是我所熟知的那两个人。”鹿奇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就是想验明一下我们的身份吗?说吧,你想怎么验明?”古争笑道。

    “古掌门只要将你和喵喵姑娘的衣物给我一些,我就能验明你们的身份。”

    鹿奇心中冷笑,只要得到古争和喵喵的一点衣物,在合适的距离之内,他就能多一点底牌。

    “通过血液、毛发之类的东西算计一个人,这样的邪术算不得罕见,通过衣物之类的东西,同样也能够对一个人进行算计,只不过难度系数更大一些,也更加的罕见,看来这个鹿奇是想要用这些东西来算计你和喵喵呢!”器灵说道。

    “你要我们的衣物,该不会是想通过这些东西来算计我们吧?”古争笑问。

    “怎么会呢?古掌门听过通过血液、毛发之类的东西能算计一个人,可你听过通过衣物之类的外物,能够算计一个人的邪术吗?再说了,即便是通过血液、毛发之类的东西算计一个人,这也是传说中的邪术,在如今的修炼界,你可曾听说过有谁会这样的邪术吗?”鹿奇苦笑。

    “好吧,我还真没听过。”古争摇了摇头:“既然如此,那就按你说的做吧!毕竟在这样一个危险的地方,还是有人合作会更好一些。”

    “古掌门能够这样想,那真是再好不过了!等下咱们发心魔誓,合作一定真诚相待,只要咱们联手了,这个宝藏中的任何危险都不足为惧!”

    鹿奇是真的有点兴奋了,也的确是在想,假如把古争和喵喵的衣物抓在了手中,在这个宝藏里面来一个精诚合作,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

    “喵喵,把你贴身的玉符给我。”

    古争所要的东西根本不存在,可喵喵理解他的意思,从怀中掏了一下,开口便道:“给!”

    古争的手掌碰到喵喵的手,原本什么也没有的手掌中,已经多出了一枚玉符。

    “这是我们两个的玉符,你接好了!”

    古争将随便从洪荒空间中拿出的玉符,扔给了远处的鹿奇。

    鹿奇接过玉符之后,指尖逼出的一丝鲜血,不着痕迹的粘在了两枚玉符之上,又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番之后,然后又向着古争扔了过去。

    “看来还真是古掌门和喵喵姑娘!”

    鹿奇哈哈大笑,对面的两人究竟是不是原本的古争和喵喵,他一点都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对玉符动手脚罢了。

    “自然是我们两个了!”

    古争也是大笑,再次向着鹿奇走去。

    本来古争还以为,鹿奇能从玉符上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他们的东西!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也只能是撕破脸来追杀了,可是谁曾想,鹿奇竟然没有发现。

    “希望咱们这次的合作会非常愉快,在这天螺窟的宝藏中,咱们都能够赚的盆满钵满。”鹿奇道。

    “那当然了,都已经到了宝藏之中,如果不赚的盆满钵满,那岂不是太亏了吗?”

    古争声音一顿,继而真诚道:“道友你这是怎么回事?以你的本领,怎么会伤的如此严重呢?”

    鹿奇的确伤的很重,就不说他的内伤了,单是他身上的龟壳仙器,都已经出现了几道裂纹。

    “哎,别提了!”鹿奇一声叹息:“古掌门还不知道,在你被困‘静止空间’以后,我跟公孙昌盛合作打开了宝藏大门,然后在第一个路口的时候分道扬镳,后来在这里遇到了一些麻烦……”

    都没等鹿奇把话说话,合适距离中的喵喵突然出手,两道凌厉的爪风,如同闪电一般袭向了鹿奇。

    “混蛋!”

    鹿奇大骂,对于喵喵他并非没有防备,所以在面对爪风攻击的时候,他虽然愤怒,可却没有惊慌。

    躲过爪风的鹿奇,眼睛瞬间睁大,一直被他小看的古争出手了,且攻击的位置,还是他躲避过程中的必经之路!而古争一掌之中所蕴含的气势,更是让他的心都颤抖了起来。

    “嘭!”

    巨大的响动中,古争的一掌正中目标,可惜一直穿着龟壳的鹿奇,关键时刻将脑袋缩了进去,这一掌没能要了他的命,只能是将他连人带龟壳带飞了出去。

    既然已经动手,也不用再担心天地能量的调度会被发现,调度了天地能量的喵喵,其背后突然出现了那个像猫又像兔的虚影,狠狠的撞在了龟壳之上。

    “咔嚓!”

    “嘭!”

    两声巨响先后发出,一声是鹿奇的龟壳开裂,另外一声则是从开裂的龟壳中,迸射出的一道红光,抵消了喵喵背后的虚影。

    “嗖!”

    唐墨在手的古争,以‘开山刀法’狠狠挥出了一道刀气,又一次斩在了鹿奇的龟壳之上,又让龟壳发出了开裂的声音。

    藏在龟壳里的鹿奇心急如焚,在被喵喵攻击的时候,他就已经掐诀催动作法了。可惜,玉符并不是古争和喵喵的佩戴之物,它们上面几乎就没有古争和喵喵的气息,邪术的反噬之力,自然也就作用不到古争和喵喵的身上。

    龟壳仙器虽然厉喝,可古争和喵喵更厉害,藏在里面只能是等死,可鹿奇又不敢在这种情况下将脑袋和四肢露出来,情况当真是万分的危急。

    “缩头乌龟,我看你还能躲到什么时候!”

    喵喵娇吒,背后的虚影再次出现,但这一次虚影的攻击不是撞或者扑,而是张开嘴巴要咬。

    与此同时,古争的唐墨已再次举起,整把刀都被彭拜的天地能量所包围,他以一种开天辟地之势,向着龟壳狠狠劈去。

    即便有一万个舍不得,但此时的鹿奇也不能再犹豫了,他不得不丢车保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