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50章 做的不错
    焦急的上官旭升,张口冲着飞来的喵喵,吐出了一大股血红色的烟雾。

    “有点意思!”

    烟雾竟然不受天地能量束缚的影响,向着空中的喵喵席卷而去,这让喵喵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呼!”

    喵喵衣袖一挥,一股劲风生出,血红色的烟雾立刻被吹撒,就连地上的一些树木都被连根拔起,上官旭升更是被吹了起来,身体重重的撞在一棵大树上,当即便喷出了一股鲜血。但是,都没等上官旭升落地,喵喵的小手往上一抬,上官旭升的身体,立刻悬浮在了空中。

    “就这点本事,也敢暗算我们?你是吃了熊心,还是吃了豹子胆?”

    空中的喵喵娇吒,小手向前一挥,上官旭升的脸上立刻发出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口中再次喷血的同时,牙齿也飞出去了两个。

    “你、你、”

    眼中已被惊恐所填满,上官旭升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畜生!”

    愤怒的咆哮从海面上传来,没有了上官旭升的操控,怪鱼们早已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上官凤也已经划着船,迅速的靠近了海岸。

    失望、愤怒、痛心,上官凤看着上官旭升的眼神极为复杂。

    “叔叔、叔叔救我!”

    上官旭升仍旧被定在空中,他想要挣扎,但是却动弹不得,眼中除了恐惧之外,已看不到一个人在树林时的那种怨毒了。

    红天螺派昨晚为古争设宴的时候,上官旭升才被人从闭关之地叫了出来,对于喵喵的妖修身份他并不知晓,他只知道古争是峨眉派的掌门,喵喵是他的随从。

    因自视甚高、不满门派找外援顶替的上官旭升,在晚宴上对古争话中带刺后,被门中长辈一顿训斥,又被穆春风勒令滚出去后,心中愤恨的他便直接离开了门派。

    对于古争乃至喵喵,上官旭升并不了解,也没有时间去了解!在外面郁闷了一晚的他,今天一早看到古争他们来血潮禁地,又乘船入海之后,便立刻动了歹毒的心思。

    在上官旭升看来,古争最多也就是五层后期的修为,至于喵喵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而这样修为的两个人,死在海中是不出意外的结局。

    可惜,结局最终超出了上官旭升的想象。

    其实上官旭升也不傻,假如他事先知道喵喵是个妖修,那么他万万不会轻举妄动。

    “旭升,整个门派都对你抱有厚望,可是你走的太远了,远的已经回不去了。”

    上官凤身体颤抖,一段话说完之后,他转头望向古争:“古掌门,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对此我深表歉意!麻烦你们将这个小畜生带回门派,今天发生的事情,红天螺派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我、我怕是不行了!”

    “噗……”

    上官凤的话音刚落,一口鲜血便已喷了出来,而他的脸色,也变得一片血红,之前在船上被怪鱼血液腐蚀的部位,更是透着一股钻心的痒。

    “好霸道的邪气!”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了古争的脑海。

    “有救吗?”古争问。

    “换了别人,他无力回天!但你有龙血晶石,别说他才邪气刚入体,就算是他之前的老疾,你都能够治好!我现在告诉你催动龙血晶石的方法,但你想要彻底治好他,则需要两天的时间!”器灵道。

    “上官道友不用绝望,你还死不了!”

    古争一挥手,龙血晶石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我还有救?”

    原本已经绝望的上官凤,不可思议的望着古争。

    也不怪上官凤如此震惊,凡是在血潮禁区中被怪鱼伤到的人,无一例外死的很快,从未有过被救活的先例。

    “是的,你不仅有救,就连以前的伤势,我都能为你治好,只不过这需要两天的时间。”

    说话间,古争的仙力已经送入龙血晶石,其上也随之有红色的光芒发出,并微微透着一股炎热的气息。

    “古、古掌门,如、如果你能将我治好,我上官凤当牛做马的报答你!”

    求生的欲/望在上官凤眼中涌动,他已激动的说话都结巴了。

    古争微微一笑,仙力再次输入之后,他将手中光芒大盛的龙血晶石,靠近了上官凤的伤口处。

    “啊……”

    上官凤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一丝丝血红色的雾气,被龙血晶石从他的伤口部位扯出。

    惨叫声持续不断,可随着血红色雾气的扯出,上官凤原本虚弱的叫声,显得越发有力了。

    片刻之后,上官凤的伤口部位,不再有血红色的雾气被吸出,嗓子已经哑掉了的他,激动的望着古争:“没想到,真没想到,我这样竟然还能够活过来!”

    “还需要两天的时间,你才能算是真正的活过来。”古争笑了笑。

    “古掌门,我上官凤说话算数,你救了我的命,我会当牛做马的报答你!”上官凤认真道。

    “上官道友别太认真,当牛做马真不需要的。”

    古争声音一顿,不想在感激问题上多说什么的他,指了指仍旧困在空中的上官旭升:“咱们还是先带他回去吧!我也有个疑问,想要问上官道友。”

    “好!”

    上官凤应声,一行人带着面如死灰的上官旭升,开始赶回红天螺派。

    古争的疑问,自然是怪鱼出现异常后,上官凤的种种异常。而上官凤也知道古争想要问什么,回去的路上主动告诉了古争。

    天螺宗的分支一直都没有放弃对血潮禁区的探索,这一点古争也是知道的。而在对血潮禁区探索的过程中,五百多年前曾有过一段不一样的时期。

    在某一次对血潮禁区的探索中,巨大的怪鱼出现,探索禁区的那些人全军覆没。

    突然出现的巨大怪鱼,没有吓到天螺派的人,反而让他们的好奇心更加强烈。

    在后来几次对血潮禁区的探索中,怪鱼都有出现!这些怪鱼很强大,它们的战斗力一点都不输于五层后期的修炼者,探索禁区的那些人,也从没有活着回来的。

    天螺派最终还是将血潮禁区的异样,告诉了其它天螺宗的分支,于是也就有了历史中最大的一次对于禁区的探索,且这次探索禁区的人,修为全都是在五层后期。

    在这一次的探索中,怪鱼依旧出现,天螺宗诸多分支的损失依旧惨重,但也正是在这一次的探索中,众人发现了秘密!巨大的怪鱼似乎是被人操控,它们都是在短时间内,从小怪鱼瞬间变大而成!

    当时也算是比较巧合,正好有个红天螺派的长老,要往禁区海岸这边来,他在森林中发现了一个脸上布满光纹,正在掐诀的天螺派弟子。而这名叫做公孙昌盛的弟子,一看到长老过来顿时也就慌了,他将长老打伤之后,便逃离了血潮岛。

    公孙昌盛停止掐诀,海中的怪鱼立刻恢复了原来的大小,一个本来只是精英级别的年轻弟子,竟然有了打伤长老的实力,再加上他所表现出的种种异常,这让天螺宗的分支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曾经也探索过血潮禁区的公孙昌盛,应该是掌握了血潮禁区的一些秘密,从中得到了别人所不知道的好处!

    但非常可惜的是,公孙昌盛如同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天螺宗的诸多分支,再没有得到他的一丝消息。

    今天在海上出现的这个异常,让上官凤想起了公孙昌盛的传说,从而赶紧让古争派喵喵去树林查看。毕竟有公孙昌盛的先例在前,如果这个操控可以远距离进行,他当初也就不会被经过树林的长老所发现。

    不过,让上官凤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操控怪鱼的人,竟然是他的侄子上官旭升!

    由于上官凤在被古争救治的时候,发出的叫声实在是太大了,都没等古争他们带着上官旭升回到红天螺派,便已经遇到了赶来看他们究竟出了什么事的人。

    这些人分批次的碰到古争他们,其中有红天螺派的穆掌门,也有其他门派的高层,毕竟古争他们今天来血潮禁区,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不管是天螺宗的哪个分支,如果要带外人近距离观看血潮禁区,哪怕不是探索,都要告知另外的几个分支,这是规矩。

    前来的人自然会询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他们的询问,上官凤全都给出了解答。毕竟这件事情无法隐瞒,上官旭升脸上的光纹都还没有消失。

    古争去海边的时候,只有几个人,当他们回到红天螺派的时候,身后跟着的人,数量已经过百。

    红天螺派的大殿中,此时足足坐了有五十个人,禁区事件的几个人都在,红天螺派的几个高层也在,至于剩下的那些,自然就是其他天螺派的高层了。

    如今齐聚一堂,天螺宗诸多分支的目的一共有两个,一个便是询问古争和喵喵有没有什么发现,另外一个便是审问上官旭升。

    “穆掌门,你让古掌门和喵喵姑娘前往禁区海滩,可最终古掌门他们则是上船到了仙阵中央,这算不算是他们已经用掉了探查血潮禁区的机会呢?毕竟喵喵姑娘是个实力高深的妖修,即便是不下海,也能够做到以神念探查的吧?”

    说话的人留着长长的胡子,有着一张十分严肃的脸,他是黑天螺派的大长老冷峰,今天黑天螺派的掌门容秋不在这里,黑天螺派在这里的人,以他为代表。

    古争和喵喵入水,其他天螺宗的分支都没有说什么,冷峰在这时候开口,古争的目光自然也望向了他。

    没等古争说话,穆春风便不悦道:“探查血潮禁区的机会,古掌门他们自然是没有用掉,喵喵姑娘虽然有不下海便能探查的实力,可这并不代表,她已经做出了探查!况且,规矩中可以带人去看,但没有说不能带人入海去看吧?”

    对于穆春风的话,冷峰不置可否的一笑,转而望向了古争身旁的喵喵:“喵喵姑娘,你真的没有探查血潮禁区吗?”

    “没有。”

    碍于古争的教诲,喵喵只是冷冷作答,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冷长老如此质疑,到底有什么想说的呢?”

    古争声音平淡,眼睛则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冷峰,他有点搞不懂,黑天螺派这是卖的什么药了。按理说,有过容秋之前的擦边试探,黑天螺派的人该不会再有这种明面上的试探才对。

    “质疑只是为了规矩不被人破坏,倒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冷峰微微一笑,避过古争的目光后,看向了其他天螺派的代表:“既然喵喵姑娘没有破坏规矩,这件事情也就算了。只是我很好奇,像这种有可能破坏规矩的事情,诸位难道一点质疑都没有吗?”

    面对冷峰的‘质问’,众天螺派代表的反应,还跟之前一样,就跟好像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眼神或看向别处,或低头喝茶,亦或者皱眉做沉思状,倒是黄天螺派的游山河,眼中有不易察觉的嘲讽划过。

    “好吧!既然你们都充耳不闻,我看以后也不用遵守什么规矩了。”

    冷峰一副气呼呼的表情,用力坐在了椅子上。

    “就你冷长老遵守规矩,我们这些人难道就不知道遵守吗?只不过我们不傻,知道喵喵姑娘没有破坏规矩,所以就没有多问罢了。”

    绿天螺派的掌门辛青竹,以嘲讽的口吻开口后,冲着古争示好地笑了笑。

    自从小院事件过后,古争也见过辛青竹两次了,每次辛青竹都非常的客气,大有要跟峨眉派交好的架势,古争虽然没有多跟他交谈,但表面上也还是对他挺客气。

    “就是,就你冷长老知道遵守规矩!”

    “冷长老你辛苦了!”

    “冷长老,该歇歇的时候歇一歇,别累着你了!”

    辛青竹带头讽刺后,其他几个天螺宗的分支,也立刻跟着讽刺了起来,毕竟刚才冷峰的‘质问’,也让他们都脸上无光。

    “哼。”

    面对几个门派的挤兑,冷峰哼了一声,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好了,办正事吧!”

    穆春风开口后,大殿中随之安静。

    “古掌门,这次在海边,乃至在海上,有没有什么发现呢?”

    穆春风发问了,这个是规矩,不管古争发现了什么,按照约定都要告诉天螺宗的诸多分支。

    古争微微一笑,将海边,乃至海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当然是隐去了该隐去的部分,所以他的回答用五个字来总结就是没什么发现。

    对于古争的回答,穆春风点头表示赞同,其他天螺派的人,也都没有就此提出什么异议。

    穆春风没有立刻再说什么,而是面对为难的看着古争,正当古争眉头微微皱起,猜测穆春风这是所谓何意的时候,冷峰冷笑的声音响起了。

    “古掌门,你难道不知道,对上官旭升的审问要开始了吗?作为一个外人,你并不具备旁听的资格!”冷峰快意道。

    “嘭!”

    上官凤用力拍了下脑袋,歉意道:“古掌门,真是不好意思,我被那畜生给气坏了,一路上又忙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便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没事。”

    古争冲上官凤笑了笑,他知道就算给上官凤一百个胆子,上官凤也不敢办他的难看。倒是这个冷峰,终是惹得他笑了起来。

    “你哪知眼睛看到、哪只耳朵听到,我还没离开是想要旁听?自信是好事,但自以为是就惹人讨厌了冷长老!”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望向穆春风:“穆掌门,在你们血潮岛上被算计,我不管这个人是谁,这件事情你都要给我一个交代吧?”

    “当然,当然了!”

    穆春风忙不迭应声,然后狠狠瞪了冷峰一眼:“冷长老,注意你的身份!古掌门是我红天螺派的贵客,就算是他赖着不走,也论不到你来逐客吧?上官旭升再怎么说也是我红天螺派的人,从他口中得到什么秘密确实都应该共享,但我红天螺派不欢迎你冷峰冷长老!其他黑天螺派的人,倒是可以留下来旁听,至于你冷峰冷长老,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你、”

    冷峰面现怒气,但仅仅只是说出了一个字。

    “好,很好!”

    冲着穆春风冷冷一笑,在百十号人的目光中,冷峰拂袖离去了。

    “古掌门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穆春风冲古争抱拳。

    古争还礼道:“行,有穆掌门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告辞!”

    古争离开了红天螺派的大殿,而冷峰也并未走出太远。

    “嗖……”

    明白古争心意的喵喵,都没等古争开口,一阵风似的将冷峰拦下。

    “怎么了?喵喵姑娘想动手?在红天螺派中动手?”

    冷峰笑了,眼神中有种不怕死的轻蔑。

    “呵。”

    古争冷笑。

    “啪!”

    喵喵出手如风,一巴掌抽在了冷峰的脸上。

    冷峰的两颗牙齿从口中飞出,人也飞起来撞在了一旁的树上。

    喵喵身子一晃,刚想起来的冷峰又被踹到,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的他,喉咙中已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了,因为喵喵的一只脚,踩住了他的脖子。

    “如果我们不是来红天螺派做客,就冲你今天的态度,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也不要以为我家先生脾气好,他就没有一点脾气!如果再给脸不要脸,我保证你少的不仅仅是牙齿!”喵喵冷着小脸道。

    “好了。”

    古争微笑着摸了摸喵喵的头发,喵喵这才将小脚移开。

    “冷长老,刚才的一巴掌疼吗?如果疼就对了,疼会让人长记性的!”

    冷峰如今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有的只是一丝恐惧。

    也没有等着冷峰说些什么话,古争带着喵喵径直离开,原本驻足观望冷峰挨揍的红天螺派弟子,看到古争和喵喵的目光后,立刻摆出一副什么也没有看到的架势。

    “喵喵,做的不错,这货该打!”

    器灵的声音外放,带着一丝快意。

    “必须教训他,竟然敢对先生那样说话!”

    喵喵仍旧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直到古争捏了捏她粉嫩的脸蛋,这才终于露出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