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49章 怪鱼
    “当然要!邪地虽然危险,但也并非没有一点好处,在这样的邪地中,往往会有一些很不错的东西,比如说极寒属性的食材,炼器材料之类的资源!而我说的这些,还都是属于适合你的东西,如果你是一名魔修,这里所出产的资源,你能用到的将会更多!而且你也知道,传说中天螺祖师的九彩幻音螺,就是在这里得到的!另外,红天螺派的人,也曾在这里得到过你混沌塔的另外九层!”

    “器灵,说起这两件仙器,我倒也有个疑问,九彩幻音螺是顶级仙器,还能说是天地间自然酝酿。可混沌塔的塔身,为什么也会在这里,而且还是在一头怪鲨的腹中呢?”

    “你继续往下深入,等到四百米的地方,看看会不会遇到曾经那两名修仙者遇到的情况,我也再观察一下,现在有些东西还不好说。”

    随着古争神念的推进,四百米很快就到了,正如上官凤所说,这里是一个极限,强大的阻力让古争的神念,无法做出寸进,就如同是再次遇到了仙阵的边缘一样。而在向着四百米推进的过程中,特别是在三百米以后,水中偶尔能见到一些怪异的鱼类,它们往往奇形怪状,不具备正常鱼类的灵动感,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海中游弋。

    这次没等古争询问,器灵主动开口。

    “之前对仙阵中的情况有所猜测,但没有真凭实据也不好跟你讲,现如今看到的情况,已经印证了我的猜测。”

    “四百米算是仙阵的外围,而四百米以下,算是仙阵的内层。这个仙阵的存在,封印的是天地间自然衍生出的邪气,但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已经出现了你在雾风岛仙阵上,所见过的那种情况。”

    “雾风岛外的仙阵,由于缺乏维护出现了漏洞,导致怒汉能够通过漏洞进入雾风岛。这个仙阵也有着漏洞的存在,只不过它更加的高级,漏洞属于周期性漏洞!每当漏洞周期出现的时候,海面上便会出现血潮景观。”

    “器灵等一下!”古争打断了器灵的话,不解道:“血潮既然是邪气通过漏洞的一种呈现,可为什么天螺派的人,没有告诉我这一点呢?按理说,在这一点上,他们不应该隐瞒啊!”

    “我说血潮在漏洞周期呈现,但没说血潮是由邪气构成啊!”器灵微微一笑:“你说血潮是由邪气构成,其实也没错,只不过此邪气非彼邪气!”

    “由天地间自然衍生出的邪气,实际上并不能当做死物来看待,它们已经具备了一些本能,这个本能会让它们或寄生、或吞噬、或侵袭、或魔化掉它们所接触的生灵!如果是这样的邪气,天螺派的人肯定能感受的到,因为它所散发的气息,已经会让人产生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了。”

    “仙阵虽然有漏洞,可这个漏洞并不安全,所有通过漏洞出来的邪气,几乎被抹杀掉了所有的本能!所有,它们给人的感觉,就跟一般的雾气没什么区别,红天螺派的人发现不了异样,自然也就不会告诉你了。”

    “在上官凤告诉你的信息中,他曾提到过,凡是靠近血潮的人,无一例外的没有好下场,他们要么暴毙、要么发疯、要么生出什么奇怪的病症。”

    “而之所以会这样,这跟我刚才所说,通过漏洞出来的邪气,几乎被抹杀掉了所有的本能有关。在这段话中,我用的是‘几乎’,并非是全部!”

    “少量具有本能的邪气,混合在一大片已经没有了本能的邪气之中,想要感觉得到它们的存在,这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就好比一滴墨水,滴在了一大盆清水中一样,你所看到的颜色,仍旧是清澈透亮。”

    “但是,这些邪气就算还保留着本能,可也已经残了,它们的本能已经变得不完全了。而在你的探查中,无数细丝想向着你神念依附的感觉,其实就是由这种邪气所造成。”

    器灵声音一顿,再次开口:“你刚才有问过我,为什么混沌塔的塔身,会在一只怪鲨的体内,我现在来回答你这个问题。”

    “上官凤所说的怪鲨,应该就跟你这里的怪鱼一样,这些鱼之所以会变得奇形怪状,便是由邪气的侵袭、魔化所导致!但是,这个侵袭和魔化,并非是由透过漏洞出来的邪气造成!”

    “刚刚有跟你说过,透过漏洞出来的邪气,就算还具备着本能,但也已经残了。而这种邪气能够让生灵发疯、得怪病,甚至是暴毙,但它们却没办法让生灵魔化的本领!能够让生灵魔化的邪气,也一定是没有通过漏洞的邪气!”

    器灵的声音停住了,古争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些怪鱼,包括腹中有九层塔身的怪鲨,都是通过漏洞进入了仙阵的内层,然后被邪气魔化了吗?而去过仙阵的内层,自然有机会见到,你所说的那种,邪气之地所特产的资源!至于说九层塔身,则是因为它的持有人,死在了仙阵的内层,作为遗物的九层塔身,又碰巧被怪鲨所吞噬,又给带了出来是吗?”

    “没错,就是这样。”

    “另外,最初看到血潮景观幻化出千军万马景象的时候,我就有怀疑,血潮下的海域中是不是死过很多人。后来听到上官凤说,就连九层塔身都是在血潮禁区中发现,也就更加肯定了我之前的猜测。”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下面的确死过很多人,毕竟咱们已经得出了,血潮就是由邪气幻化的结论!而它们能够幻化成千军万马,也正是由于一些残了的邪气,本能中还具备着一些类似于‘印象’的印记,所以才能够做出那样的幻化。有很多人死在这下面,其中更是有九层塔身主人这般的存在,再加上邪地所特有的那些资源,这下面说是一个危机与机缘并存的宝库,也不算是过分了!”

    器灵的声音停住,古争的眉头一皱,开口说道:“你这么说,让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器灵大有深意的笑了笑。

    “看来,有人早就在做咱们想要做的事情了,而且走的还很远呐!”古争冷冷一笑。

    对于血潮禁地,古争最初只是好奇,而随着器灵的推测,好奇已经演变成了一丝心动。毕竟,这片海域下面是一个危机与机缘并存的宝藏。

    要如何才能进入宝藏,古争还不清楚!可是在这一点上,却有人走在了他们的前面,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怒汉的上个主人!

    古争在怒汉认主后,自然跟他有过交流,从怒汉的口中,古争得知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他和喵喵曾在‘金鳞潮’期间,捕获到的小怪鱼‘怨念’,其实就是由怒汉的上个主人祭炼而成。

    ‘怨念’跟海水中受到魔化的鱼类,都是那么的怪异,再加上器灵刚刚大有深意的笑,等同于是肯定了古争的猜测,‘怨念’就是由魔化的鱼类炼化而成!它存在的意义,除了有吸取仙元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便是怒汉的上个主人,通过它们从禁区下方捞取好处!

    “古争,对于这下面的宝藏,你心动吗?”器灵问道。

    “能让你说出危机和机缘并存,这就真的说明了,对于宝藏中可能遭遇的危险,你也没有很大的把握能够应对!人呐,要有自知之明才行,我对于这个宝藏的心动程度并不高,对它的好奇心亦有所下降。”古争笑道。

    “还挺了解我!”器灵微微一笑:“虽然你已经成为了修仙者,可境界仍旧不高,有些险地,甚至连金仙进入都是有去无回,你谨慎一点也并没什么不好。”

    “器灵,怒汉的上个主人,已经是化神中期的修为了,以他的修为,都要通过‘怨念’来获取好处,我就算是好奇,本身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优势啊!”古争又道。

    “修复混沌塔的材料,你做任务我奖励给你了一些,你从空空门的宝藏中也得到了一些,现如今除了血枫树芯和金灵之气外,你所缺失的材料,再有一次主动任务便能够拿到。”

    “距离你上个主动任务,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在雾风岛的时候,你也曾向我申请过主动任务,当时我给你的答案是,没有合适的主动任务给你接。你也曾好奇,主动任务还分合不合适?我现在告诉你,主动任务的确分合不合适!”

    “成为修仙者后,主动任务的难度已经加大,餮仙大人也为此制定的有框架!你的下一个主动任务,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便是要求你尝试一次危险性足够、又可能有着丰厚回报的冒险!探查这片海域的深层,无疑是个符合要求的任务,不知道你要不要接呢?换句话说,假如你不接这个任务,你的主动任务,将不知道何时才会出现合适的下一个。”器灵道。

    “你这么说,我的心动程度有所提升!但是,这个地方以我的经验和见识,根本就无从下手,我就算接了任务,又该怎么做呢?”古争道。

    “没有足够的经验和见识没关系,你不是还有我吗?”器灵嗔了古争一眼:“就算是没有我,你跟怒汉的上个主人比起来,也比他有优势的太多了!”

    “哦?我比他还有优势?这个优势在什么地方?”古争好奇了。

    “还记得在龙战广场上,你跟南宫辰打赌的时候,我让你买下的那块‘龙血晶石’吗?”器灵道。

    “记得,当然记得!”

    当初得到的龙血晶石,算得上是捡漏了!器灵曾说过,龙血晶石即便是在洪荒中也非常的罕见,特殊的时候它会有妙用。

    “龙血晶石为圣物,有诛邪退避之功效!但是,你所得到的龙血晶石只是原石,还需要通过炼器,才能够让它发挥功效。如果你打算接下探查仙阵深层的任务,等血潮岛的事情了结之后,你立刻去找一个炼器大师,让他将龙血晶石跟‘避火冠’相融合,到时候你再来血潮岛上,用掉探查血潮的这次机会。”器灵道。

    “我说在雾风岛的时候,箱子中的仙器,你为什么非让我要‘避火冠’,原来它能跟龙血晶石搭配!”古争笑道。

    打开雾风岛上代表传承的那口箱子,箱子中的仙器古争唯一带走的一件,便是‘避火冠’了。

    “当然了,要不然一件低级仙器,我为什么非要让你带走它呢!”器灵得意道。

    “看来就算我接下这个任务,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完成的啊!”古争感慨道。

    “是的,这个禁区能让我如此谨慎,要是一时半会就完成这个任务,它也就没有什么难度了。不过你放心,成为修仙者之后,主动任务的难度增强了,回报也肯定会变得丰厚。”器灵说道。

    “这个任务,我不用现在就接吧?”古争又问。

    “不用,你可以等到要离开血潮岛的时候,再考虑要不要接。并且,这个任务也没有时间限制,完不成也没有什么处罚。”器灵微笑道。

    正当古争跟器灵交谈之际,岸边树林中一个目光带着怨毒的年轻人正盯着海面,不时掐动着指诀。而他脸上,随着指诀的掐动,有色彩斑斓的光纹不断浮现。

    尽管光纹的存在,让人很难看清楚这个年轻人的面貌,但此时海面上的古争等人,不管是谁都能一眼认出来,他就是上官凤的侄子上官旭升!

    “可惜功力不够,操控它们还是比较吃力!”

    上官旭升喃喃,不再掐动指诀的他,擦了一下嘴角溢出的鲜血。

    “古争,等着享受吧!叔叔,别怪我,反正你们都跟古争站在一起。”

    怨毒再次从上官旭升的眼中划过,他的双手打出一道法诀,脸上的光纹也随之大亮。

    “古掌门,要不咱们回去吧?我怎么感觉有点古怪呢?”

    上官凤望着海面,脸色都已经变了。

    就在刚刚,几条原本在深水中的怪鱼浮了上来,围绕着渔船游动着。

    “可以,回去吧!”

    古争点了点头,反正已经探查过了,离开这里也没什么,只不过上官凤的脸色,让他觉得苍白的有点过分。

    “上官道友,对于这怪鱼,你为什么反应如此强烈呢?”古争问。

    “这些深水中的怪鱼,轻易不会浮出水面,就算在水面上出现,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绕船,只会是漫无目的的游动。如今这种异常的情况,让我想起了门中的一件往事!”

    上官凤显得很是惊恐,说话间划船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船在水面上像是箭矢一般窜了出去。

    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嘭!”

    一声巨响突然发出,古争他们所乘坐的大船,被一个庞然大物从水下顶飞了起来。

    将船顶飞起来的庞然大物,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一条腐烂了的比目鱼,只不过它足足有两丈多长!且从它体表的一些细节上看,这条鱼在前一刻还绕着古争他们的船游动,只不过那时候的它,仅仅只有一尺长短。

    船还在空中,古争回头一望,只见海中浮现出了三个巨大的背鳍,而原本绕船的怪鱼,数量正好也是四条!

    船虽然飞在空中,但它并没有破裂,也没有翻转,毕竟古争和喵喵的实力在那里放着,当发现水下有异常的时候,他们已经施展了稳固船身的手段。

    船又重重落回了水面,仍旧是那么的四平八稳,可这并没能让上官凤的惊恐有所减退。

    “这些怪鱼变大,是有人在操控这她们!古掌门,你快让喵喵姑娘找找,操控它们的人,不可能距离这里太远,应该就在树林中!”上官急道。

    古争一点头,喵喵立刻飞了出去,而就在喵喵飞起的前一刻,距离大船最近的一个背鳍突然升起,一条头部如同朱血红龙的怪鱼,向着古争的背部,弹射出了巨大的舌头!

    “古掌门小心!”

    上官凤手中寒芒一闪,利剑便已劈在了,还未靠近古争的巨大舌头上。

    “吱!”

    如同朱血红龙般的怪鱼痛叫,被上官凤劈中的舌头横向一摆,不仅缠住了上官凤的剑,更是向着他的手臂缠去。

    “滚!”

    上官凤大吼,另外的一只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短刃,也已狠狠刺中了猩红色的舌头。

    “滋……”

    一股猩红色的血水,从上官凤刺中的部位溅起,上官凤侧脸一躲,仍旧是有一些沾染在了衣服上,产生了强烈的腐蚀效果。

    “吱!”

    原本看似占据上风的怪鱼,突然一声怪叫,舌头迅速撤离了对上官凤的缠绕,连脑袋都隐藏在了海水中。

    惊恐的上官凤四周一看,在他跟怪鱼对持的这片刻时间里,其它的怪鱼竟然没有发动攻击,它们只是露出背鳍,举动狂躁的绕着船只游动!而古争只是眉头微皱,身子连动都没动一下!

    “这、这、”

    上官凤有些结巴了,他已经感觉到,外表平静的海面下,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游走,正是这股力量的存在,才让这些凶悍的怪鱼,无法靠近渔船。

    海中的神秘能量,自然是古争的控水决,如果不是担心吓坏了上官凤,海中的四条怪鱼,早已被他轰杀至渣了!

    “上官旭升!”

    喵喵还在空中,便已经发现了树林中的上官旭升,一声娇咤的她伸手便是一挥,原本想要逃窜的上官旭升,立刻觉得身体不能动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