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48章 邪气
    “会有如此诡异的情况,其实也不算是太意外,毕竟血潮本身就有够诡异,之前我也就知道,下面一定有仙阵的存在。只不过,经上官凤这么一说,我是对血潮禁区越发的感兴趣了,咱们现在就过去看看吧!”器灵道。

    “好!”

    古争答应了器灵,然后冲上官凤笑了笑:“穆掌门猜的没错,对于血潮禁区,我的确很感兴趣,穆掌门如此的放宽,这也让我有了想要探查血潮禁区的想法!”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问:“不过,那里毕竟是禁区,天螺宗又有着众多分支,我过去不会给穆掌门带来什么麻烦吗?”

    “不会。”

    上官凤微微一笑:“以前血潮附近,算得上是真正的‘禁区’,除了天螺宗的分支之外,我们不允许外人靠近。也就是在争夺‘天螺窟’名额,可以请外援的这个规矩出来时,其他天螺宗分支的心也活了起来,他们觉得在禁区这件事情上,是不是也可以借助外力,从而早点解开禁区的秘密?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每次祭祖期间,每个天螺宗的分支,都拥有两个带外人前往禁区探查的名额!而每个来禁区探查的外人,他们在禁区中的所见,算是几个分支的共享信息,至于其它细节问题,则由每个分支自己拟定!”

    “上官道友,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有多少个外人探索过禁区呢?”古争又问。

    “只有八个。”上官凤道。

    “八个?”

    古争皱眉,这个人数少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没错,只有八个!”

    上官凤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不是所有人,在听了关于血潮的详情之后,都有勇气去一探究竟。更何况,探查禁区是如此的危险,天螺宗的分支尽管很想知道血潮禁区的秘密,可也不会是个人就让他过去!虽然只有八个外来者探索过禁区,这听起来还真是少了点,但八个人中有五个都是门派长老级别的人物,至于另外三个,则全部都是修仙者!”

    “哦?三个修仙者?”古争扬眉。

    “没错!三个修仙者中,其中一名是个散修,另外的两名则是魔修。”

    听上官凤说有魔修也探查过血潮禁区,古争倒也没觉得什么,毕竟天螺派的诸多分支全都属于海外门派,他们对于魔修,并不像内地门派那么的抵触。

    “这三名修仙者,都是什么境界的存在?他们探查之后都有什么发现呢?”古争又问。

    “散修的境界为化神初期,两名魔修的境界,低的那个是化气中期,高的那个是返虚初期!但是,他们的答案非常统一,神念深入海域两百米深之后,便无法再做寸进,除此之外便再没有任何发现!”

    上官凤声音一顿,随即笑道:“我很好奇,古掌门听我说了这么多,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既然不会给穆掌门造成什么困扰,那么一切就按照穆掌门所说,今天就只是过去看一看,至于什么时候探查血潮禁区,就等到‘天螺窟’名额到手,我将要离开血潮岛的时候吧!”古争笑道。

    见古争真的要去探索禁区,上官凤脸上的微笑,变成了苦笑。

    “古掌门问了这么多,肯定是想去,这我已经猜到!可即便如此,我仍旧是想听古掌门的答案。发自内心的,我希望我猜测错误,我不希望古掌门对这件事情太过好奇,毕竟好奇有的时候真会害死人!”

    上官凤声音一顿,随即讲了些往事给古争听。

    上官凤所说的往事,主要是讲那些探查血潮禁区的人,究竟都有着什么的下场。其中最让古争意外的是,上官凤曾经也探查过血潮禁区!

    二十年前的上官凤,年龄三十岁,修为五层中期,这样的年龄和这样的修为,放眼整个修炼界,也算得上是天才级别的人物了。

    当时心高气傲、前途无量的上官凤,对于血潮禁区也是相当的好奇,于是在一个非血潮出现的日子里,上官凤潜入了海中,想要一探血潮禁区的奥秘。

    按照上官凤的说法,他当时在海中什么都没看到,最多也就是潜下去了五十米,便莫名其妙的失去了意识!

    上官凤是在海滩上醒来的,醒来之后的他并未感觉有什么不适,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官凤惊恐的发现,他的性取向在不知不觉中变了,就连声音和姿态,也都不受控制的像个女人。

    更让上官凤抓狂的是,他的修为如同是受到了诅咒一般,再也无法得到提升!每当体内的内进团,处于将要突破的边缘时,澎湃的内劲便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无踪,他的修为便会再次回到他探访血潮禁区时的那个样子。

    二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在这段时间中,能用的方法上官凤都用了,可是他的情况没有得到任何改观,也没有人说得清楚,他的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完上官凤的讲述,古争其实很好奇,很想要探查一下上官凤的身体,但这个要求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毕竟,二十年的时间,上官凤尝试过了各种方法,但仍旧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常规的探查在他身上,应该已经发现不了什么了!而非常规的探查,就必定会暴露修仙者的身份,古争也只能是将好奇心压下。

    “上官道友,那三个探查过禁区的修仙者,他们后来又都怎样了?”

    当得知有修仙者也探查过禁区的时候,古争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但那个时候上官凤问了他问题,之后又说了一大番话,这个问题也就搁置到了现在。

    “三个修仙者中,修为稍低的那两个倒是没什么问题,至于那个返虚初期的修仙者,则是在后来暴毙身亡了!”上官凤道。

    “返虚初期的修仙者,竟然在后来暴毙身亡?”古争不可思议道。

    “返虚初期的修仙者,本来探查过禁区后,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可过了几年之后,不死心的他竟然又提出,要探查血潮时禁区的要求!对于这样的要求,当初答应让他探查的青天螺派自然是百般劝阻,可对方就是不听,无奈只能是让他探查去了。”

    “返虚初期的修仙者,究竟在血潮中有什么发现,外人不得而知,只是知道他从血潮中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像是受了伤的样子,没有在血潮岛上多做停留,便直接离开了。”

    “七日之后,返虚初期的修仙者暴毙在他的门派中!虽然事先也有签过生死状,可他所在的门派,还是将怒火发在了青天螺派的身上,以至于现如今的青天螺派,比黑天螺派的成员还少!并且,来自这个门派的怒火,也波及到了我们红天螺派。”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天螺宗的所有分支,对于探查禁地的名额,就都把控的十分严格了。如果不是古掌门真的很不凡,我们穆掌门觉得你也许能够发现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他也不会让我来问你,要不要去血潮禁区探险。”

    “对于返虚初期修炼者暴毙的这件事情,天螺宗的几个分支也都有过猜测,其中有一个猜测便是,不管是血潮期间,还是非血潮期间,探查禁地的次数,都不要超过两次,要不然就是大罗金仙,估计也是十死无生!尽管这个猜测,也并没有什么根据,但穆掌门对此也有交代,如果古掌门在慎重考虑后,仍旧想要探查血潮来临时的禁区,那么这个机会只有一次!以后如果古掌门还想要探查,不管是为了自身着想,还是为了两个门派着想,都希望古掌门免开尊口啊!”上官凤慎重道。

    “行,我答应穆掌门所说!至于说要不要探寻血潮时的禁区,这件事情我会慎重考虑。”古争说道。

    没有在住处停留太久,古争和上官凤又聊了一会,便一同前往了血潮禁区。

    软软的沙滩,湛蓝的海水,白天的血潮禁区,看起来跟正常的海域没有什么区别。

    “有什么发现吗?”

    站在海边,古争询问器灵。

    “你如今已经是修仙者了,而我的探查范围只有十米,还不如你的神念呢!”器灵道。

    古争笑了笑:“这点我自然知道,我的意思是指,你通过我的眼睛,又没有发现什么呢?”

    “没有,有我会告诉你的。”

    器灵声音一顿,随即坏笑道:“你分出神念探查一下,不就好了嘛!”

    “这不太好吧?”古争喃喃。

    “有什么不好,反正你分出神念,又不会被上官凤发现。”器灵诱惑道。

    古争在还没有成为真正修仙者的时候,便能够察觉到一些修仙者的神念,就好比当初从蜀墟中出来,要去蜀山大殿的时候,他便有察觉到寒松子的神念窥视!而这样的异常,首先是因为,他虽然还没有成为真正的修仙者,但他却已身怀仙力,其次则是因为,他的五感被强化过!如果不具备这些异常,修仙者的神念出没,几乎不会被修炼者所察觉。

    “我自然知道,神念的探查不会被上官凤发现!我只是觉得,既然今天只是过来看看,现如今就做出探索,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呢?”

    古争的声音并不坚决,其实从器灵开始提议的时候,他便已经意动了。

    “你现在探索跟离开血潮岛的时候探索,差别不大啦!穆春风之所以不让你现在探索,还不是怕你会出事?你放心好了,有我在呢,你只要听着我的话,我保证你不会出什么事!既然不会出什么事,现在探索跟到时候探索,又有什么区别呢?”

    内视中,站在花园中的器灵,手指绕着花藤转圈圈,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笑得一副贼兮兮的模样。

    “你保证我不会有事?对于这片禁区,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呀?”

    古争不再去看器灵,他发觉看着这小丫头的模样,很容易就会答应她的提议。

    “也不算是知道什么,只是觉得,三个修为不同的修仙者,都是在神念深入两百米的时候再难寸进!那么两百米以内,对于修仙者来说,应该是个非常安全的深度,他们在这个深度中没有发现什么,不代表咱们也发现不了什么!”器灵笑道。

    “好。”

    古争接受了器灵的提议,立刻分出一缕神念进入海中。

    以神念探查,古争经历了海水的温度随着深度而变化,看到了一条条穿梭而过的鱼儿,

    四周的一切都很正常,就连海底的泥巴里,古争也一样有探查,但仍旧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不过,所谓的正常,在古争的神念探索到距离海岸两百多米远的地方结束了。海水在古争的感觉中,变得坚硬如铁,神念无法再前进下去。

    神念受阻,这一点古争并不意外!离开住处前,上官凤还有告诉过古争一些血潮禁区的信息,也正是这些信息让古争明白,他这是触碰到了仙阵的边缘。

    按照上官凤的说法,仙阵起作用后的形状就如同是一个水缸!想要对仙阵进行深入探索,不管是潜水,亦或者是使用神念,都必须乘船从水面上过去,然后到达缸口的位置,才不会受仙阵边缘的影响。

    “看来咱们要入海才行啊!”器灵说道。

    “上官道友,我想到海中去看看。”古争望向上官凤。

    古争跟器灵的交谈,乃至神念的探索,都只是发生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在上官凤的眼中,古争只是跟着他来到了这里,驻足向着海面望了大约三四秒钟的时间而已。

    见上官凤眉头微皱,古争的手指向了岸边的森林。

    “上官道友别误会,我说的到海中是乘船,并不是我本人要下海。既然仙阵起作用后的形状像是一个水缸,我想到缸口的位置看看,能不能有什么不一样的发现!”

    树林中有只木船,足足能容下十个人的样子。

    “今天带古掌门过来,没有想过让古掌门下海。”

    上官凤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不过,穆掌门也说了,古掌门有什么要求,我们都会尽力配合!古掌门想要乘船入海,这也不是不可能,但咱们事先要约法三章。”

    古争点头道:“你说。”

    “等下划船入海,我希望古掌门和喵喵姑娘都只是看看,不要有什么实际性的举动,更不能碰海中的东西!并且,这次入海,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只要古掌门和喵喵姑娘都能够遵守约定,那么咱们马上就下海。”上官凤道。

    一直都没有出声的喵喵,开口道:“不能碰海中的东西,你指的是什么?”

    “指的是鱼、是虾,是水中所有的动物。”上官凤道。

    “可以,就按照上官道友说得来!”

    古争答应了,但在这件事情上,上官凤显得极为严肃,直到喵喵也点头了之后,他才向着树林中走去。

    木船很快就被上官凤推了出来,三人上船之后,上官凤立刻双手持浆划动了起来。

    海面很静,就连微风都没有,可能是想起了以前的经历,自从入海之后,上官凤就显得很是紧张,甚至还时不时的往回看一看,就如同生怕海面上会出现什么东西一般。

    “古掌门,咱们现在所处身的位置,已经算是缸口了,在这里停船可好?”上官凤问。

    “好,就在这里停会吧!”

    古争淡淡一笑,站在船头摆出一副观望四周的样子,实则已分出神念向着海中探去。

    “果然不一样!”

    古争的神念才刚进入海中,器灵的声音便已经响起。

    “怎么不一样了?”古争询问。

    其实古争也有发现不一样的地方,只是这个不一样除了有些冰冷之外,他倒是没有太多的发现。而他也感觉,器灵所说的不一样,指的一定不是冰冷!

    “继续往下深入,你会发现的更多。”器灵没有直接做出回答。

    百米的深度,很快已经探查过。

    “你现如今感觉到的不一样是什么?”器灵问。

    “除了一开始就感受到的冰冷之外,总觉得在海水中,似乎有神秘的能量存在,它们就像是一些细丝,面对神念的探查,总给我一种想向神念依附的感觉,但又行动迟缓。可是,当我想要追寻它们踪迹的时候,它们又都消失无踪。”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道:“看来那三个修仙者,也不是什么都告诉天螺宗的分支,至少那种想要依附神念的细丝,他们就没有说出来。”

    “人都有私心”器灵笑了笑:“你感觉到的那种细丝,其实属于一种极为罕见的邪气!这种邪气诞生于天地之间,非人为造成,非常的霸道!如果不是神念入海,换做是肉体入海的话,五层境界的修炼者,能落得上官凤那种下场,已经是极为幸运了!”器灵说道。

    古争想了想道:“器灵,既然这里有这种极为特殊的邪气,那么下面的仙阵,会不会就是为了封印邪气而存在?至于说血潮,是不是邪气庞大到一定程度后的一种外显呢?”

    “你猜的没错!有这种邪气的存在,怪不得在血潮期间,返虚境界的修仙者做探查,都会倒了大霉!”器灵认真道。

    “既然知道这里是处危险的邪地,那么还有必要继续深入探查下去吗?”古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