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47章 你这是嘲笑我吗
    见原本很傲气的游山河,在喵喵面前彻底没了脾气,交付资源的时候一副不敢有违的样子,穆春风的心中不胜唏嘘。

    “得罪谁不好,为什么要得罪古争呢?龙战广场上,他敢赢昆仑派那些太上长老后代的面子,也没见他怕过,你们干吗要找这种不愉快?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受辱又能怪得了谁呢?”

    穆春风心中叹息,本想接下来说关于赔偿他们红天螺派的事情,但想想还是算了,不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他们继续丢人了。但是,赔偿的事情可以不提,道歉的事情却必须要讲。

    “既然赔偿的事情已经谈妥,胡长老和鲁掌门,是不是该就这次的事情,向我们道歉呢?”穆春风道。

    “穆掌门、古掌门,这次的事情是我们不对,多有得罪的地方,万望两位见谅。”

    “两位掌门,对不住了,这次的事情完全由我的冲动引起,给你们造成的困扰,还望两位勿怪!”

    鲁昌明和胡长老先后道歉。

    古争和穆春风都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两人的道歉。

    “两位掌门,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们就打算先回去了。古掌门这边的赔偿,以及对红天螺派的赔偿,三天内我们会尽快解决。”鲁昌明道。

    “有件事情我还需要说明下!”

    穆春风声音一顿,随即变得很是严肃:“喵喵姑娘的身份是妖修,我希望在这件事情上,诸位不要惊慌,更不要因此惹出什么不愉快!并不是所有的妖修都是吃人的魔兽、都是嗜血的恶魔,昆仑派有守山灵兽,佛门心静圣僧也有灵兽坐骑,它们还仅仅只是灵兽,便已懂得遵守规矩、懂得按照主人的意愿来做事,更何况喵喵姑娘是个灵智全开的妖修呢?她除了本质跟咱们不同之外,还有多大的区别吗?如果不是因为害怕,便刻意的去针对她,我不相信她会无端端的招惹咱们!”

    “穆掌门说的不错!喵喵的身份跟咱们不同,但她既然化形为人,我便会教她做人!我不希望再看到针对她的事情发生,同时我也可以告诉大家,只要你们不主动招惹喵喵,她跟人类十几岁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古争说道。

    事已至此,也没有人再多说什么了,很快古争的院落中,便只剩下了红天螺派的人。

    “古掌门,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啊!”穆春风苦笑。

    “没事,事情也都已经解决了,更何况穆掌门也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古争也笑了笑。

    “古掌门能理解就好,我就怕古掌门误会!这里如今已经残破了,我再给古掌门换个住处吧?”

    “不用了,反正破掉的厢房也不住人,我也懒得换地方了。”

    见古争是真的不在意,穆春风也就没再住处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了。

    “古掌门,明天红天螺派在外的高层都会回到血潮岛,晚上咱们一起吃个饭吧?”穆春风道。

    “可以。”古争微微一笑。

    “那行,古掌门早点休息,我们这就不叨扰了,告辞!”

    穆春风带人离开后,古争望向喵喵:“刚才这边发生了什么?”

    “游山河鬼鬼祟祟的用一件仙器对着我,我本来只是想要稍微教训他一下,可他竟让发动了仙器的神通,我也就将他一块扯到幻境里去了。”

    喵喵如同做错了事一般,说话时偷偷观察着古争的反应,但在这件事情上,古争并没有说她。

    “幻境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觉得游山河对你怕的有些过分呢?”古争好奇道。

    “幻境本来是对付我的,它是因我而生,在幻境中出现的人或事,是我曾经真实经历过的一些场面,这一点身为仿九彩幻音螺的主人,游山河同样也知道。在幻境中,游山河看到了欧阳海、贾四、杜伟和无忧长老他们,所以他这是被吓坏了!”喵喵道。

    听了喵喵的解释,古争倒也觉得好笑,不能以常理论之的幻境,竟然将原本麻烦的事情,变得非常简单了。

    这里天螺宗的发源地,喵喵的身份又是妖修,黄天螺派又死了谢英,他们这几个黄天螺派的高层,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如果不是游山河在幻境中看到了峨眉派的实力,今天的事情肯定不会像后来的这么简单。

    不过,喵喵的幻境只是峨眉派中发生的一件事,所以游山河除了知道峨眉有好几个修仙者之外,对于其它的秘密,倒也并没有知晓。

    “游长老等等!”

    红天螺派山门外,容秋从后面追上了黄天螺派的人。

    “游长老,你这什么意思?怎么喊你半天都不带停的?”容秋说道。

    “我什么意思?我还想问你容掌门什么意思呢!趁着我不在,怂恿胡长老过来的人是你,到了这里不说话的人同样也是你!你现在让我停下我就要停下,你把我们黄天螺派的人当猴耍呢?”游长老嘲笑中,仍旧率众前行。

    “话不能这么说,谁知道胡长老如此的冲动,简直就是打进红天螺派的山门……”

    “够了,我不想听你再说什么!能不能让我们的耳根清净一点?”

    游长老打断了容秋的话,表情厌恶且不耐。

    “行行行!不过,我有一件事情很好奇,如果游长老肯说,我现在就离开。”容秋道。

    “什么事情?”游长老问。

    “幻境之中,你和那个喵喵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你会表现的跟以前判若两人?”容秋道。

    “你这是来嘲笑我的吗?”游长老色变,神情激动的指着来路:“现在马上给我滚,要不然老夫就跟你战上一场!”

    “你、”

    容秋为之气结,但也不想跟这时的游长老再次摩擦,一甩袖子的他,冷哼一声离开了。

    “哼,想通过我知道峨眉的实力?你还真把我们黄天螺派当猴耍呢?”游长老心中冷笑。

    这一晚,血潮岛上有些不安静,另外的几个天螺派,也陆续知道了发生在红天螺派中的事情,他们愤怒、他们不安、他们猜测,但他们最终也没有针对古争做出什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一晚发生在天螺宗发源地的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古争仍旧是在高长老的带领下,白天在血潮岛上好好的逛了逛。

    在此这期间并未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无非就是遇到了另外几个天螺派的人,而这些人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都非常的友好。

    登上血潮岛另外一座山顶的时候,高长老还有告诉古争,黑天螺派的驻地就在这座山下的丛林里面。

    晚上,红天螺派所有的高层全都回来了,其中包括古争这次来血潮岛,一直都没有见过的罗金和上官凤。

    一共十五个人坐了满满的一桌,穆春风这次设宴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跟古争乃至峨眉派,好好的增进一下友谊。

    可惜,宴席上的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愉快,原因是有人对古争话中带刺。

    对古争话中带刺的人,名字叫做上官旭升,此人年龄比古争大一岁,身份是上官凤的侄子,也是将要被古争代替切磋的那个人。

    穆春风让上官旭升参加这次的宴会,其实也是想要让上官旭升和古争彼此认识一下,毕竟古争快要代替他跟黑天螺派的人切磋了。

    但穆春风没想到的是,上官旭升竟然不知深浅,宴会上屡次对古争说话带刺。

    上官旭升也算是个人才了,毕竟二十几岁的年纪,修为已经是五层初期,这样的人才别说是在一般的门派了,就算是放到蜀山昆仑那样的大派,也同样是不多见的。

    本来以上官旭升的修为,应对跟黑天螺派的切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可这几届对于‘天螺窟’名额的竞争,黑天螺派所请的外援,根本就不能以常理论之!按照以往的经验,单纯只是五层初期的修为,在这样的切磋中,胜算将不足百分之三十。

    对于上官旭升话中带刺,古争倒也没有太过生气,反正这是在红天螺派的宴会上,他话中带刺,自然有他的门中的长辈训斥。

    上官旭升是在宴会中途,被穆春风勒令滚出去的,宴会也在上官旭升离开后没多久结束。

    对于发生在宴会上的事情,整个天螺派中最在意的人,莫过于上官凤了,毕竟上官旭升是他的侄子。

    深夜,血潮岛一处靠海的山崖上。

    黑天螺派的掌门容秋,正望着下方漆黑一片的大海来回渡步,似乎是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人。

    “怎么还不来呢?发生了这样的变数,只怕以前针对名额的安排,是要不起作用了啊!”渡步中,容秋喃喃自语。

    片刻之后。

    无声无息的,一个黑影接近了容秋。

    “容秋。”

    苍老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吓了一跳的容秋赶紧回头,看到的是一张非常年轻的面孔。

    “见过大长老!”

    容秋赶紧行礼,原本肌肉僵硬的脸上,生生挤出了一丝笑容。

    “免礼吧!”

    大长老淡淡一声,随即又问道:“这两天血潮岛上,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呢?”

    “有!”

    容秋声音一顿,随即便将有关古争的事情,告诉了二长老。

    大长老的眉头微微皱起:“称呼为先生,实际上应该就是主仆的关系!虽然那个喵喵因为身份的缘故吗,不会参与名额的竞争,但这个古争看来就是红天螺派这次的外援了。蜀山的十年盛会,峨眉无疑是最大的赢家,前段时间的昆仑盛会,古争这个人又是出尽了风头,力压蜀山修仙者之下的第一人祖清波!我那师弟血光,在川省执行任务的时候陨落,时间也跟古争从蜀山回峨眉对的上,司徒雅和赵文又下落不明,前段时间去峨眉探查的人,又死的不明不白,这个峨眉掌门,乃至峨眉派都不简单啊!”

    “是啊!如果古争做外援,只怕这次‘天螺窟’的名额,将要落在红天螺派的手中!”容秋担忧道。

    “名额咱们一定要争取到!”

    大长老眉喃喃一声,随即又问:“你说从古争的表现上,倒是没有发现,他已经怀疑了黑天螺派是吧?”

    “是的!”容秋道。

    “也许我那炉鼎和赵文,并没有透露出什么消息,以我那炉鼎的性格,她应该会拉上赵文,赶在事不可为之前催动蓝色九彩幻音螺的仿品自绝。至于前去峨眉探查的人,更是不可能暴露什么东西,也许峨眉方面还真就没有怀疑黑天螺派。”

    “但是,不管他们有没有怀疑,你都要停止像今晚的这种试探,不要打草惊蛇!至于古争这个人,我会在合适的时机对付他,叛徒拿走的东西,也许就在他的身上,我那炉鼎更不能白死!”

    微弱的星光下,大长老的目中,闪过了一丝怨毒。

    第二天,上官凤一早就去找了古争。

    “今天换你做导游了吗?”

    一番寒暄之后,古争似笑非笑的望着上官凤。

    “是啊!”

    上官凤笑得略微有些尴尬,对于古争,他已经很刻意的收敛了他的娘炮气息,但仍能从古争那里看到一丝不喜。

    其实对于上官凤这个人,古争倒也没有多少成见,唯一觉得别扭的地方,也就是他的娘炮风格了。

    “你做导游也行,但昨晚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古争自然知道,上官凤做导游的目的,事先便把话给堵死了。

    尽管在昨晚的宴会上,古争没有对上官旭升表现出多少气愤,可也不再想听别人提起他的名字了。

    上官凤并不傻,听古争这么一说,自然也知道,对于上官旭升的得罪,古争并未真的放在心上。

    “古掌门大人大量,谢谢了!”上官凤抱拳道。

    “行了。”古争摇头一笑:“上官导游说说,今天想带我们去哪玩呢?”

    这两天一直被高长老带着游玩,血潮岛上值得游玩的地方,古争也都已经去了不少。

    “不知道古掌门对血潮可感兴趣?”上官凤道。

    古争眼睛一亮:“难道上官道友是打算带我去看血潮吗?”

    对于血潮,古争自然是很感兴趣,跟器灵聊天的时候,器灵也有说过,如果可能的话,想要近距离观察一下血潮。但是,高长老也曾说过,血潮附近属于禁地,所以古争也就没有提出想要近距离观看血潮的要求。

    “是也不是。”上官凤道。

    “何为是也不是呢?”古争好奇道。

    “血潮附近的确是禁地!可也正因为古掌门曾在高长老面前,表现过对于血潮的好奇,所以穆掌门才决定,让我带古掌门过去看看。古掌门是我们红天螺派的贵客,不管有什么要求,我们都会尽可能的去满足!”

    上官凤声音一顿,随即把关于血潮禁地,古争所不知道的一些事情,一一相告。

    血潮被称之为禁地,首要原因便是天螺祖师留有遗训,任何人不得靠近血潮!其次,靠近血潮的人,无一例外的没有好下场,他们要么暴毙、要么发疯、要么生出什么奇怪的病症,而这一特性,指的是靠近真正的血潮,也就是傍晚时分的血潮。

    血潮下的海域中有仙阵,只不过天螺派的人也仅仅只是知道有仙阵的而已,对于仙阵的作用,没有人知道是什么。

    对于天螺祖师的这个遗训,他的后世弟子并没有遵守,这其中有个关键的原因便是,相传天螺祖师的九彩幻音螺,便是在血潮下的海域中发现。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天螺宗的各个分支也都觉得,血潮下的那片海域中,肯定隐藏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也许是个宝藏都说不定!

    毕竟,四百多年前的天螺派,在对血潮下的海域进行探索时,曾经猎杀了一头怪鲨,从怪鲨的腹中,他们得到了一件仙器。而这件仙器,正是如今掌握在黑天螺派手中的九层圣塔!

    非血潮生出的时间内,探索禁区的海域,虽说危险程度会降低,可也并非是毫无危险!探索那片海域的人,同样也有可能出现暴毙、发疯等情况!

    上官凤虽说是要带古争去看血潮,但本意仅仅是,白天的时候带着古争前往那片海域。至于说古争会不会好奇,想要在涨潮的时候尝试探索,上官凤代表穆掌门,将这个决定权交给了古争。

    不过,穆掌门对此也有条件!如果古争想要探索血潮,这件事情则必须等到‘天螺窟’名额竞争到手,古争准备离开血潮岛之前。并且,古争一旦探索血潮,在禁区水域下面不管有什么收获,都属于古争,但是古争要将所见所闻,不做隐瞒的告知。

    古争明白,穆掌门会这样交代,也是怕他提前探查禁区,引发什么不可测的变数,从而影响到‘天螺窟’名额的争夺,或者说是死在血潮岛上。

    穆掌门给古争的印象很不错,古争喜欢这种有什么都说在明处的做法。

    “器灵,血潮禁区竟然如此的诡异,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听完上官凤所说,古争没有立刻回复,而是询问起了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