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45章 真会挑时候
    “不客气?不客气你又能拿我们怎么?难不成还要教训我们一顿?这里可是红天螺派,游长老你凭什么?况且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一切都是按照规矩办事而已!”

    “就是!游长老注意点言辞,虽说你是长辈,可这里毕竟是红天螺派!你来红天螺派要见峨眉派掌门古争,如果这话不是从你口中说出来,我肯定会让来人哪凉快哪呆着去!如今已有同门去询问这件事情了,不过才让你等了十几分钟,你发什么脾气呢?”

    面对游山河的咬牙切齿,两个守山弟子的也有了些火气,游山河尽管心中有气,可也真不敢冲过去教训他们一顿。

    其实红天螺派的守山弟子,并不是真的要刁难游山河,而是古争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对外公布,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除了请示,还真不能让游山河进去。

    又过了大约三分钟,原本进去请示的守山弟子,跟随一名红天螺派的黄衣执事出来了。

    “古掌门的确在红天螺派,游长老要见古掌门,请跟我来吧!”黄衣执事道。

    “哼!”

    走进山门的时候,游山河冲着守山弟子们冷哼一声。

    “本来古掌门的身份是要暂时保密,结果下午在山顶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这个保密自然也就没有必要了,所以游长老也不要怪守山弟子们,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古掌门就在我们红天螺派做客。”

    黄衣执事的声音还算客气,游山河尽管没有回应,可脸上原本的怒气也有所减退。但是,黄衣执事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不过说真的,谢英好歹也是要进入‘天螺窟’的精英弟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进退呢?在明知道古掌门身份的情况下,还敢跟古掌门下重注赌厨艺,且用的还是天螺海星!啧啧,脑子是个好东西,但我觉得谢英他没有啊!”

    “带路就带路,哪来的这么多废话?”游长老咬牙道。

    “游长老,我好歹跟你算是同辈,在你面前议论一下小辈,你还不乐意了?什么度量嘛!”

    黄衣执事一甩袖子,大步向前的他,大有不愿再跟游山河同行的意思。

    众天螺派之间多有不合,游山河也不想再因为态度问题跟黄衣执事多说什么。此时距离他跟鲁昌明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了,但他还没有见到古争,这让他心中的焦急也更盛。

    “游长老真是不好意思了,看来你还需要再等一会,任何要来拜访古掌门的人,都要经过王执事的批准,可不巧的是,王执事这会正好不在。”

    眼看就要接近古争所在的小院,游山河又被执勤弟子给拦了下来。

    “嘿嘿,游长老,这还真是不巧啊!”黄衣执事在一旁,阴阳怪气道。

    “小子,你该不会是故意刁难老夫吧?”

    黑暗中,游长老的握紧了拳头。

    “游长老可真有意思,我故意刁难你做什么?每次祭祖前后,门派中的守卫会比以往森严,这一点你又不是不知道!更何况,古掌门是红天螺派的贵客,他的安全问题,我们能不格外重视吗?”

    执勤弟子说完,又回到了他的岗位上,明显是不想再跟游山河说什么了。

    “嘭!”

    游山河捏紧的拳头,打在了身旁的一棵树上,引得树叶纷纷飘落。

    “游长老,过分了啊!心中有气,也别对着我们红天螺派的树发,要打回去打你们黄天螺派的树去!你要是在这样,我就当你是找事了!”

    “再说了,你这人还真是不知道好歹,要不是在山顶上,我们高长老替谢英说话,你以为谢英的满口牙齿还能保住?”

    黄衣执事絮絮叨叨的话,游山河真的不想听下去,他如今的心情是越发的焦躁了。

    游山河没想到见古争会这么的麻烦,如果事先有想到,他就会跟鲁昌明多约定一点时间。如今他最担心的是,古争那边不好说话,会让时间再耽搁下去,留守的胡长老和鲁昌明,会因他的迟迟不归而失去耐性!

    鲁昌明和胡长老也算是挺有耐心,至少在游山河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一直是静坐着等待游山河的归来。

    “启禀掌门,黑天螺派掌门和绿天螺派掌门求见。”门外有弟子禀报。

    鲁昌明眉头皱了皱,开口道:“请他们进来。”

    山顶上发生的事情,黑天螺派的掌门容秋,绿天螺派的掌门辛青竹也都已经知晓。

    黄天螺派和绿天螺派这两年关系不错,至于黑天螺派和这两个门派的关系都不怎么样,容秋也是在来黄天螺派驻地的途中,碰到了同样要过来的辛青竹。

    “两位掌门前来,可是要说山顶上发生的事情吗?”

    虽然之前一直在静坐,可鲁昌明的心并未能静下来,如今容秋和辛青竹竟然在这时候过来了,他也就直接开门见山,连寒暄都给省了。

    “正是。”

    容秋是个黑瘦的老头,说话时只是嘴唇轻轻抖动了下,脸上的肌肉如同太过僵硬一般。

    鲁昌明冲容秋点了点头,然后失望的看着辛青竹:“辛掌门,我一直以为这几年,咱们两派之间多有合作,关系应该算的上是不错了,可没想到山顶之上那么关键的时刻,苏宏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们黄天螺派啊!”

    “关于山顶上的事情我反复问过苏宏,他当时只是觉得气氛有些怪异,并不知道他们是在打赌,并没听出谢英话中的深意啊!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解释这件事情,万望鲁掌门不能因此误会啊!”

    体态微胖的辛青竹,解释的声音是焦急而又真诚。

    但是,事实上苏宏的确是听懂了谢英话里的暗示,他明白说原味凉虾好吃,无疑是谢英想要看到的结果。

    当时现场的气氛太过压抑,多长了一个心眼的苏宏,并没有按照谢英的暗示来说话。事情随后的发展,让苏宏见识到了古争的强势和彪悍,一直到现在他都还有庆幸,幸亏当初没有按照谢英的暗示来说话,要不然倒霉的人很可能还有他。

    其实不光是苏宏庆幸,在听苏宏禀报了山顶事件之后,辛青竹也是一样的庆幸,连夸苏宏做的不错。但不错归不错,绿天螺派和黄天螺派这几年正在修好,所以黄天螺派这边,辛青竹必须要亲自来一趟。

    “呵呵,谢英话中的意思很明显,我真不相信苏宏会听不出来!”

    鲁昌明声音一顿,伸手制止了辛青竹又要开口的解释:“辛掌门,我现在不想听任何解释,解释这种事情没有太多的意义,我只想知道,你们对古争和那个女子,有着怎样的看法呢?”

    “不同寻常。”

    “对,不同寻常!”

    几乎是跟着容秋淡淡的声音,辛青竹给出了相同的评价。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胡长老开口了,他将谢英告诉他们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容秋和辛青竹。

    胡长老和鲁昌明不同,如果是鲁昌明心中的煎熬只有三分,那么他在这段时间的煎熬,已经足足有八分了,毕竟他跟一般人不同。

    谢英能够传音,这本来是个秘密,但这个秘密所能起到的作用也不是很大,至少在山顶上它就没有起作用,所以胡长老也就没再顾忌那么多,连这个秘密也都告诉了容秋和辛青竹。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谢英正常情况下传音,有没有出现过被传音者听不到的情况呢?”

    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内幕,这让辛青竹很是吃惊。

    鲁昌明摇头:“谢英的传音很准,从来没有出现过被传音者听不到的情况。”

    “本来就觉得古争和那个女孩不同寻常,现在看来胡长老的猜测应该是不错,他们就是一对妖修!”容秋冷冷道。

    “启禀、启禀掌门,谢、谢英师兄死了!”

    慌乱的声音响起在门外。

    鲁昌明和胡长老立刻向外冲去,容秋和辛青竹相视一眼,同样也跟了出去。

    片刻之后,还是刚才说话的那间屋子里,鲁昌明四人又回来了。

    “你们怎么看这件事情?”鲁昌明问。

    “还能怎么看?这肯定就是妖法啊!无端端的惨死,身上一点内伤都没有,不是妖法又是什么?”胡长老道。

    谢英的死让胡长老很是激动,也让他的身体一直都在轻轻发抖。

    “这会不会是心魔誓起的作用?据说死于心魔境中的人,有些身上是没有丁点伤痕的啊!”辛青竹道。

    “心魔境?谢英才多高的修为?他能够遇到心魔境吗?再说了,死在心魔境中的人,咱们有谁见过?你所说的也只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胡长老瞪着辛青竹:“山顶上你们绿天螺派不帮忙也就算了,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这个做掌门的竟然还替古争说话,你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

    面对胡长老的逼问,辛青竹不敢犹豫:“我自然是站在你们黄天螺派这一边,再怎么说,古争也是个外人啊!”

    辛青竹声音一顿,随即担忧道:“胡长老,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下,你的脸色不是太好,可别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啊!”

    胡长老此时脸色发白、嘴唇发青,异常的面色加上轻微抖动的身体,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散发着一股瘆人的气势。

    “冷静?现如今谢英惨死,游长老去见古争也已将近四十分钟了,你让我怎么冷静?”胡长老吼道。

    容秋僵硬的嘴角上,微不可辨的划过一丝冷笑,随即他愤怒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游长老这一去,只怕是羊入虎口,如今红天螺派可能还不知道古争的真实身份,我看咱们有必要立刻过去一趟,要不然游长老只怕是凶多吉少!毕竟,正常情况下,四十分钟早该回来了!”

    “昌明,不要再犹豫了,如果你不想你师傅有事,咱们现在就应该过去!”

    胡长老的声音十万火急,随即他又望向辛青竹:“你跟不跟我们过去?”

    辛青竹真心不想跟过去,看胡长老如今的模样,过去之后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是,大势所趋之下,他没有退路,除非他不想跟黄天螺派修好。

    “我当然要去了!”辛青竹义正言辞道。

    胡长老这边要有所行动了,而红天螺派中,游山河等得简直要发疯,王执事在他等了足足二十分钟后,终于是姗姗来迟了!

    距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了不足二十分钟,好在来迟的王执事没有再耽误什么时间,验证了他的身份后,立刻便放行了。

    “咣咣咣!”

    游山河焦急的敲门。

    “谁呀?”

    喵喵的声音响起。

    “黄天螺派长老游山河,来向古掌门赎回天螺海星!”游山河已经顾不上丢人,他直接开门见山道。

    游山河已经决定,假如古争这边的回应好说话,那么他只想快点赎回天螺海星,至于探底的事情,以后找机会再做也不迟。但假如古争这边不好说话,他打算立刻赶回去,以他对胡长老的了解,他真怕胡长老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进来吧!”

    听到喵喵不带犹豫的回答,游山河心中长舒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至少没有在进门上浪费时间。

    游山河进入小院堂屋的时候,喵喵正在捧着一本书,边看边嗑瓜子,看到他进来,连头都没抬一下。

    “古掌门呢?我要赎回天螺海星!”游山河道。

    “游长老稍等,我这边有点事情,很快就过去。”

    古争的声音,响起在了一间厢房中。

    “古掌门需要多久?我这边有点事,还要赶着回去!”

    游山河没敢让声音听起来严肃,他是赔着笑在说话,可即便是如此,原本低头看书的喵喵,仍旧是放下了书,冷冷的看着他。

    “最多五分钟。”

    古争的声音再度响起,如今他正在厢房中给喵喵做兽灵食修。

    “好吧,希望古掌门不要太久,我这边是真的有急事!”

    游山河再次赔笑,但古争那边并未回应。

    对游山河来说,五分钟不算太长,既然已经来了,还是等一下吧!

    喵喵又再次低头看书,游山河的心也随之活泛了起来。

    “既然都已经来了,真的不探探他们的底吗?”

    “还是不要了吧!一切等拿回天螺海星,见到昌明他们再说!”

    “还是探探他们的底吧!毕竟跟昌明他们的说得,就是要先探探呢!”

    “对面那个女的,刚刚冷眼相看,明显一副不好说话的样子,万一探底被发现,发生什么事情可就很难说了!”

    “小心点就是了,反正这件事情早晚都得做,不弄明白他们的身份,总是会有如鲠在喉的感觉!”

    游山河心中天人交战,但最终是决定要探底的一方获胜。

    想知道一个人是不是妖修,修炼界中有着各种各样的手段,就比如说黄天螺派的仿九彩幻音螺,便拥有着在某些事物上‘去伪现真’的能力。

    游山河的手看似不经意的拂过胸前,掌心中已多了一个通体黄色,如同是由黄玉雕成的小巧海螺。

    游山河心念一动,原本空空的螺口处,顿时如同浮现了一汪清水,隐隐能够照见人的影子。

    游山河将小巧的仿九彩幻音螺攥在手里,螺口处小心翼翼的准对喵喵。如果喵喵是妖修,她的本体是什么,立刻便会倒影在螺口处的水面上。

    游山河尽力控制着心跳,眼看水面就要照到喵喵的时候,他突然一声痛叫,连人带椅的翻到了。

    用一个干果盘将游山河砸到的喵喵,立刻欺身近前,小脚踩住游山河的脑袋,张开便有问游山河想干嘛!然而,被喵喵的脚踩在了脑袋上,本就惊恐的游山河,立刻发动了仿九彩幻音螺的神通。

    只见,仿九彩幻音螺上黄色光芒一闪,喵喵脸上的表情立刻静止。但是,根本没等游山河松一口气,他脸上的表情,便静止在了一片惊恐之中。

    堂屋中的响动,正在烹饪兽灵食修的古争自然也是听到了,虽说以他如今的境界,烹饪食修不用老老实实的守着锅子,但他也不敢离开兽灵食修太远,毕竟一份食修已到了将成的地步。

    “喵喵,怎么回事?”

    古争询问,但却没有得到答复。

    几乎所有的心神,都要放在烹饪的食修上,古争只能是眉头一凝,分出了一缕只有探视作用的神念,堂屋中的诡异,立刻被他看在了眼里。

    “器灵,这是怎么回事?”

    古争立刻询问,而秦岭也已经通过他神念,看到了堂屋中的情况。

    “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黄色九彩幻音螺的神通又是幻境,看来是游山河对喵喵发动了幻境攻击。但是,喵喵并非一般的妖修,拥有神兽血脉的她,也拥有着很多不可思议的能力,她竟然将游山河这个始作俑者,也给拉到了幻境之中!”器灵笑了,似乎这事件很好玩的事情。

    “好吧!”古争略微松了口气:“喵喵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放心了!这只是一件低级仙器而已,就算它是中级仙器,都未必能够伤得了喵喵。”器灵笑道。

    “这些该死的混蛋,还真是会挑时候啊!”

    古争突然骂了句,远处冲着他而来的喧嚣,已经被他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