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44章 别怪我不客气
    谢英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惧怕,他怕的不是古争,而是让他根本反抗不了的喵喵。

    “这是我的赌注。”

    谢英老老实实的将天螺海星交给了古争,然后转身便想要离开。

    “我家先生让你离开了吗?”

    喵喵伸手抓住谢英的腰带,又将他给提了回来。

    “你们都已经赢了,还想怎样?”

    谢英惊声尖叫,他是真的怕了!反抗不了的喵喵,已经让他跟杳无音信的传音联系到了一起。

    “愿赌服输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你眼看要输,却说出破坏规矩的话,你说我想怎样?”古争冷冷道。

    “这里可是血潮岛,是我们天螺派的地盘!”

    谢英奋力挣扎,但却摆脱不了喵喵的小手。

    “不想死的,都给姑奶奶滚开!”

    喵喵猛的一回头,吓得原本向上前的黄天螺派弟子,齐齐往后退了一步。他们这些人里面谢英的修为最高,可谢英在喵喵的手中,都跟一只鸡崽子差不多,这让他们没有不怕的道理。

    “古掌门,手下留情啊!”高长老焦急道。

    古争是他们红天螺派的贵客,谢英则是黄天螺派的精英弟子,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的确很难做,也让他不得不为谢英求情。

    得罪黄天螺派古争并不怕,但黄天螺派敢得罪他,就算是灭了黄天螺派,古争都有这个实力。但是,红天螺派给古争的印象不错,高长老既然开口,这个面子古争也不能不给。

    “你破坏了规矩,按理说我要留下你满口的牙齿,好让你以后说话谨慎。但高长老既然给你求情,红天螺派的面子我不能不给。现在向我道歉,态度诚恳一点,检讨深刻一点,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要不然你就跟你的一口白牙说再见吧!”古争慢条斯理道。

    “古掌门,我错了!我不该说出坏规矩的暗示性话语,谢谢你今天给我这个机会,也谢谢你教我做人的道理,同样也谢谢高长老的求情,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事已至此,硬着脖子没有一点好处,谢英只想赶紧离开这里,赶紧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门中长辈。

    “古掌门,可以了吗?”

    谢英哀求的望着古争。

    “滚!”

    古争淡淡一字。

    谢英带着黄天螺派的人滚了,别说是曹怡和苏宏目瞪口呆,就连高长老都是一样的表情!在高长老看来,古争非常的平易近人,接触的过程中,甚至都没有一点掌门的架子,可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他的印象,他在古争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超乎想象的魄力。

    “怎么了?”

    古争冲高长老微笑。

    “没、没什么。”

    高长老笑得有点尴尬。

    “景观差不多该开始了,咱们去悬崖边等着?”

    古争还是像以前一样询问意见,可听在高长老的耳中已经变了味道,高长老急忙开口道:“没问题啊!古掌门请!”

    “古掌门!”

    老周在古争的背后呼唤。

    “嗯?”古争回头。

    “在下有个请求,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老周苦笑。

    高长老的心都揪在了一起,他如今只想平平安安的带完古争,再不想生出什么意外了!可这该死的老周,竟然在这时候有开口,还是有事要求,这让高长老生怕他会将古争惹毛。

    “你说。”

    “等你有空的时候,能不能给我做一碗太极凉虾?”

    老周的请求,吓得高长老心脏狂跳,他很想骂老周猪脑子,刚刚还是冤家对手,现如今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可是,古争的回答,却让他非常的意外!

    “可以,等看了景观之后,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就给你做一碗凉虾。”

    “谢谢,谢谢你了古掌门!”

    老周欣喜道谢,古争也开始向着悬崖边走去,高长老则是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古争的背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于古争而言,下套让人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为了让上套率增强,说下什么嚣张的话,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在本心之中,古争对老周凉虾的态度是欣赏,或者说是尊重,毕竟老周的凉虾真的不错。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天边有着红色的火烧云,海风也比较大,站在悬崖边的古争等人,衣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高长老,血潮什么时候出现呢?”古争问道。

    所谓的血潮,就是高长老要带古争看的奇观,同样也是血潮岛的名字的由来。

    血潮每天出现一次,每次出现都是在黄昏时分,持续时间为半个小时,届时众人视线所投射的那片海域,都将被染成红色。

    “快了,最多不过五分钟。”高长老道。

    海风逐渐变大,海面上逐渐有红色出现,一开始的时候只是星星点点,慢慢的连成一片,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偌大一片海域全都变成了血红色,宛如血海一般。

    血潮已经出现,海面上也开始有淡淡的雾气生出,而缠绕在一起的雾气,时而如同千军万马奔腾,时而如同万千飞鸟盘旋,呼啸的海风不仅没能将它们吹散,反而让它们在风中显得更加灵动。

    “雾气能幻化成这些形态,又不会被海风所吹散,当真是不可思议的奇观。”

    古争感慨的声音一顿,随即好奇道:“高长老,这血潮的水中是有什么东西吗?为什么颜色会这么的红?”

    高长老笑道:“没有什么东西,血潮的水只是在那一片区域看着红罢了,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它的颜色跟正常的海水没什么两样。”

    “高长老,血潮生出的方向正对‘天螺窟’,它们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呢?”古争又问。

    之前高长老曾简单的给古争说过血潮,所以古争也明白,天螺派的人对于血潮也同样好奇,故而他也就不怕询问的时候,触犯到什么忌讳了。

    “它们之间可能存在着某种关系,但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对我们来说也仍旧是个谜。”高长老苦笑。

    “器灵,你对这血潮怎么看?”古争心道。

    “距离太远,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不过,如此奇异的景观,肯定不是自然形成了,按照我的猜测,那片海域之下,应该有着仙阵的存在!海水的颜色之所以会鲜红如血,应该就是被仙阵运转时所散发的光芒映射而成。至于这个仙阵的用途是什么,我就不好说了。”器灵道。

    “这么说来,天螺派的人应该知道那片海域下有仙阵的存在。”古争喃喃道。

    “肯定知道了,毕竟景观是如此的异常,血潮附近又是他们天螺派的禁地。”器灵道。

    “你们天螺祖师,当年没有留下关于血潮的只言片语吗?”古争又问高长老。

    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可既然已经来到了血潮岛上,对于一些想不明白的问题,古争还是想要多了解一点,这也算是他在未知环境中的一种本能反应。

    “没有。”高长老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其实祖师对于门派这方面,真的没有花什么心思来打理,虽说天螺宗是由他一手创建,但他在宗门中的事迹却极少,一般宗门里的人也很少能见到他,管事的人都是他的妻妾。甚至还有长辈推断,建宗立派可能都不是祖师的追求,也有长辈猜测,祖师创建天螺宗也就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要不然怎么会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呢?”

    天色已经暗下,血潮岛上黄天螺派的驻地里,掌门鲁昌明和两位长老,也已经听过了谢英对山顶事件的汇报。

    最初的愤怒已经变为了沉默,鲁昌明望向两位长老,眼中满满的都是慎重。

    片刻后,鲁昌明望着跪在地上的谢英,神色严厉道:“谢英,关于这件事情,你究竟有没有说谎?”

    “掌门明鉴,关于这件事情,弟子没有说谎,也没有一点隐瞒的地方!”谢英郑重道。

    “不管怎么说,你竟然敢拿天螺海星去赌,且还赌输了,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先下去面壁,祭祖开始前不许你再出来,余下的惩罚,等‘天螺窟’事了再说!”

    鲁昌明狠狠瞪了谢英一眼,如果谢英不是进入‘天螺窟’的最佳人选,他真想一脚将他踹个半死。

    “谢掌门,弟子这就去面壁!”

    谢英苦着一张脸,匆匆离开了房间。

    谢英走后,鲁昌明询问的目光,落在了他左手边的胡长老身上。

    “让一个人说不出话来,五层境界的修炼者便能轻松做到,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好奇怪。但奇怪的是,按照谢英所说,苏宏那小子明明就是一副没有收到他传音的样子,还有就是峨眉派掌门古争身旁的那个女子,她给了谢英的一种极为特殊的感觉!在这一点上,谢英一口咬定,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对方应该不单单是个五层境界的修炼者那么简单。如果她不是五层境界的修炼者,那又会是什么境界呢?难道是个修仙者?”胡长老喃喃道。

    “谢英怀疑对方是修仙者,猜测也是基于心中的恐惧,以及传音没有回应这一点。修仙者真的能让别的传音无法送达吗?这一点咱们都不了解!但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只有十三四的女孩子,可能是一个修仙者呢?这根本就不可能!”

    游长老声音一顿,点出了鲁昌明和胡长老也已经想到,但却不想面对的事实:“除非她是一名妖修!”

    “如果古争身旁的女子是妖修,那么古争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让一个化形妖修跟在身旁人,还真的是一个人吗?毕竟他制作出了那么不可思议的凉虾,如果说他凭借的是由仙术改造而来的手段,这一点打死我都不相信!”

    胡长老显得很是激动,说话时更是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上的一条疤痕。

    胡长老鼻子上的疤痕,蜿蜒的就像是一条蜈蚣,这个疤痕是在他襁褓时代留下的。他爹是个猎户,那个时候一家人住在深山老林中,有天他爹出去打猎,她娘出去挑水,回来时候看到一只黑色的大老鼠,正趴在他的脸上,啃食着他的鼻子!

    胡长老他娘自然是大怒,黑色的大老鼠见有人回来立刻逃窜,在这一过程中,大老鼠的一只脚被胡长老他娘,扔出的一块石头砸中。

    胡长老他娘追着大老鼠钻入了树林,大老鼠失去了踪影,可在出去森林的一条河边,胡长老他娘看到了一个正在洗脚的黑衣女子,那黑衣女子的一只脚鲜血淋漓,无端端的望着她,笑得那叫一个阴森!

    胡长老他娘当即头皮发麻,回去之后大病了一场!在以后的几年中,胡长老他娘也将她的这场经历,不下百遍的吓唬不乖的胡长老。

    如今的胡长老,已是个五层后期的修炼者了,但一听到老鼠、妖修这样的字眼,他仍旧会有种头皮发麻,热血翻涌的冲动。

    更何况,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几乎所有的修炼者们,对于妖修都有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所以在游长老点破之前,鲁昌明和胡长老宁愿喵喵是名修仙者,也不愿意她是一名妖修!

    妖修代表着什么?代表着残忍、嗜血、邪恶和诡异!对于胡长老而言,它更代表着童年阴影和噩梦!

    鲁昌明摇头:“古争不可能是妖修,他毕竟是一派掌门,见过他的人多了。且他还上过昆仑派,进过祖龙大阵,如果他的妖修,早就应该被人发现了!”

    “妖修诡计多端,掌门还是不要轻易下这个结论的好!首先,咱们无法肯定,这个‘古争’就是峨眉派的掌门古争。其次,进过祖龙大阵也不能代表什么,别忘了魏风行和魏风停兄妹两个,可也混进过祖龙大阵!”

    “好了,先不讨论古争他们的身份问题,现在首先要做的,便是将天螺海星给赎回来。还好,谢英的脑子没有完全糊涂,还留下了可以赎回天螺海星这条路,我现在就去将天螺海星赎回来,顺便探探他们两个的底。”

    游长老声音一顿,脸上出现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还’的神色:“假如我一个时辰还没回来,你们两个知道该怎么做!”

    “师兄不可冒险,不如咱们现在就去告知其他门派,集众人之力先灭了那个妖女再说!”胡长老激动道。

    “糊涂!对方是不是妖修还不知道,你就吓成了这幅德行了?”

    狠狠瞪了胡长老一眼,游长老转头望向鲁昌明:“记住我说的是一个小时,你留下来看着,别让你师叔冲动!”

    “是,师傅!”

    鲁昌明是游长老的徒弟,黄天螺派这个门派,大多数时候做决定的人也不是掌门,而是长老游山河。

    游山河去找古争了,鲁昌明和胡长老在房间中心怀焦虑的等待着,而在另外一间房中,面壁打坐的谢英,此时的身体正在瑟瑟发抖。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沉浸在内心世界中的谢英疯狂大叫,但现实世界中,他的嘴唇只是无声的闭合。

    “嘻嘻,你躲不掉我的,因为我就是你啊!”

    一个跟谢英一模一样的人,正拿着一把小如玩具的刀,慢腾腾的向着谢英靠近。

    谢英的脸在流血,极度的恐惧弥漫在心头,他慌不择路的向上攀登,只为了摆脱身后如影随形的存在。

    “你要往哪去呢?”

    谢英才一刻没有回头,那个跟他一模一样的人,已经出现在了他身旁的崖壁上,一手抓住岩石,一手拿着小刀便向他的脸上捅去。

    鲜血从脸上飙飞,撕心裂肺的疼痛中,谢英用拼尽全力攀了上去,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的眼睛睁大。

    这里是观看血潮的山顶,这里有间提供凉虾的凉棚,凉棚外面的板凳上,正坐着低头吃着凉虾的古争。

    谢英突然心头剧痛,他连滚带爬的向着古争奔去。

    “古掌门救我、救我、心魔誓、心魔誓啊!”

    谢英的惊恐无以复加,可对面的古争却如同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他根本听不到谢英的呼喊,视线牢牢的被凉虾所吸引。

    “嘻嘻,你躲不掉我的,因为我就是你啊!”

    梦魇般的声音再度响起,谢英原本的爬行再难挪动一寸,他的脚踝被另外一个自己所抓住。

    “不要过来啊!”

    谢英扭转身体,以另外一只脚,向着另外一个自己狠踹。

    “你要躲我?没用的,我来了!”

    另外一个谢英笑着,扑到了谢英的身上,手中明晃晃的小刀,向着谢英的胸口刺去。

    一刀。

    两刀。

    三刀。

    谢英的叫声逐渐孱弱,他在现实世界中端坐的身体滑到,剧烈的抽搐中,鲜血从嘴巴和鼻孔狂涌而出。

    穆春风给古争安排的住处,是在天螺派中的一座单独小院,小院四周有天螺派的几个重要建筑,安全方面算是非常不错了。

    将古争安排在单独的小院中,一来显得足够重视,二来在知道古争跟黑天螺派有结怨的情况下,穆春风也是不得不小心!他可不想古争在受邀来到血潮岛的这段时间里,出现什么意外。

    安全是安全了,但有人相见古争可就不是很容易了,特别是在晚上。

    “老夫说了,我要见峨眉派的古争古掌门,你们两个小子如果再不放行,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红天螺派的山门前,游山河望着两个站如标枪的守山弟子,牙齿都咬得嘎嘣直响。

    本来从驻地到红天螺派,游山河已经花了几分钟的时间,现如今单是等待进门,又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这让本就心情烦躁的游山河,真的有点压不住火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