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43章 你的呢
    姜安和谢英都是满嘴的苦涩,一个生动的凉虾造型,已让他们对老周的期望小了很多。在他们看来,古争的这种手段说它是仙术、是妖法都好,但它真的不该是厨艺啊!

    “这真的是厨艺吗?”

    老周望着古争的凉虾,喃喃出声,他是真的被打击到了。

    “当然是厨艺!使用内劲在烹饪食物上,你能说内劲不是厨艺的一部分吗?别太震撼了,由仙术改造而来的本领,如果连简单的造型都做不到,仙术也就没有好神奇的了。”

    古争头也不抬,说话间仍旧在忙着制作凉虾的下一个步骤。

    凉虾的汤汁是关键,没有了汤汁的凉虾,等同于没有了灵魂。

    老周所用的凉虾汤汁,算是比较有创意的秘制酸梅汤,古争所用的汤汁,自然不会跟他的一样。

    凉棚本来就是建在椰子树下,棚中还放着一个些大大的椰子。

    在椰子堆里翻了翻,古争将看重的椰子捧在手里来回摇晃着。

    椰子已经熟了,但还没有达到古争想要的熟!古争想要的那种熟,会让椰汁和椰肉的香味更迷人,但口感上椰汁却会因此有些发酸。

    对于一般人来说,椰汁的这种酸非常不好,但对于古争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事!

    “你用控木诀催熟椰子,椰汁发酸的问题,你又该怎样解决?”器灵问道。

    “解决发酸很简单,你想听基础方法,还是高级方法?”古争的笑很是自信。

    “基础方法是什么?高级方法又是什么?”器灵又问。

    “基础方法便是将酸味物质通过控水决聚在一起,然后弃掉。至于说高级方法,我如今已经领悟了饮食之道的道,我对于食材的理解,也达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有了足够的理解,便能生出诸多的变化,我可以通过控木诀,将原本影响口感的酸,转变为优化口感的甜!”

    “好!”

    古争所说的第二种方法,让器灵由衷的称赞。

    脑海中的画面里,小辣椒似的器灵显得很激动,她冲古争伸出了大拇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古争你让我骄傲!”

    古争手中的椰子,已经催熟到了他想要的程度,将椰子坚硬的外壳打开,顿时一股迷人的椰香迷漫开来。

    闻到椰子的香味,原本已经顶着一头汗水的姜安,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以椰汁做凉虾的汤汁,这个方法姜安他老子早就用过了,但最终定为凉虾汤汁的,却是如今的秘制酸梅汤,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椰汁所做的汤汁,没有蜜汁酸梅汤出色,更何况古争现如今用的椰汁,还是有些发酸的椰汁!

    将椰肉切丁放入碗中备用,古争将椰汁倒入锅中之后,又将之前熬好的米乳放进去了一些,然后盖起锅盖,双手放在了锅上。

    米乳本来就是百搭食材,古争会在凉虾汤汁中用到米乳,也是嫌椰奶的味道不够醇厚。虽然现在的米乳,并非是仙米熬制,可有熬制米乳的手艺在身,这米乳的百塔功效也依旧存在。

    眼看米乳将成,古争拿起一枚蜜饯丢如了锅中。

    姜安原本脸上的笑意,因古争放入蜜饯变得更浓了。

    老周的凉虾中用的是蜜饯碎,为什么要用蜜饯碎,而不是像古争那样用完整的蜜饯呢?

    首先,蜜饯本来就是非常甜的东西,蜜饯碎可以通过减轻重量而减轻甜的口感,让‘味’变的更融洽。

    其次,蜜饯碎跟凉虾也很般配,毕竟一颗大大的蜜饯放在一碗凉虾中,会给食物的‘色’,造成一种不和谐的感觉。

    另外,蜜饯碎在凉虾上桌前放最好,这样不至于让蜜饯的味道,扩散到汤汁之中,也不至于影响到蜜饯的口感,也能让整碗凉虾的口感更加层次化。

    如今古争放下的整个蜜饯,是由‘乌梅果’做成的蜜饯,这种蜜饯比他做的凉虾都大。将蜜饯放在锅中煮,蜜饯势必会膨胀,味道也势必会扩散!更何况‘乌梅果’虽然好吃,可掉色也非常厉害,姜安实在无法想象,古争的这碗凉虾做出来,将会是个什么样子。

    让姜安意外的情况再次发生了,丢入‘乌梅果’在汤汁中的古争,竟然又将原本已经放凉的凉虾和备用的椰肉,全部都又倒入了锅里,同时还又丢了一整颗蜜饯在里面!

    “疯了!这是所谓的破罐子破摔吗?”

    姜安在心中喃喃,它实在无法想象,回锅的蜜饯会有着怎样糟糕的口感。

    原本将双手放在锅上的古争,掀开了锅盖,一时间浓郁的水汽从锅内飘起。

    古争的手法很快,众人只是隐约看到,锅内冒着热气的东西,被古争倒入了事先准备好的碗中,并将碗盖给盖上了。

    “你这是干吗?”谢英凝眉道。

    “不干嘛,上桌之前不想让你们看到它究竟是什么样子罢了。怎么,这难道算是违规?难不成因为你没看清楚,我每个细节都要仔细的演示?”

    古争表情平淡,双手捧住凉虾的碗,控水决仍在其中作用着。

    “哼,装神弄鬼,等下上桌便知道,你做的到底好不好吃了。”姜安冷笑道。

    “也是,做的再花哨,味道不好也是没用。”谢英一笑,倒也不再说什么了。

    “古争,我稍微探查了一下谢英的身体,这小子果然不一样!”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古争的脑海。

    “怎么不一样?”古争问道。

    “至于怎么不一样,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只管等着看好戏吧!”器灵卖了个关子,随即笑得很冷:“在你要跟人公平切磋厨艺的时候,我不允许有人作弊!”

    古争一动念,脑海中出现器灵的画面,这小丫头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块石头上,脸上的笑容别提多阴险了。

    不再去管卖关子的器灵,古争向着山下望去,只见登山的两人已经接近山顶,从他们的穿衣风格上看,他们应该是属于另外一个天螺派的弟子。

    见古争望向山下,高长老立刻开口道:“现在上山的这两个人,属于绿天螺派的弟子,走在最前面的那人,也是此次进入‘天螺窟’的人选,他的名字叫苏宏。”

    “小声嘀咕什么呢?有什么话就赶紧说,裁判上山之后,可不能再交头接耳了。”谢英阴阳怪气道。

    “放心,规矩我知道!”高长老没好气的回了谢英一句,随即目露担忧:“虽说天螺宗的十一个分支间就像是冤家,但是近两年来,绿天螺派和黄天螺派之间,倒是走的比较近啊!”

    高长老的话让古争的眉头微微皱起,毕竟谢英就是黄天螺派的弟子。

    “谢师弟,真是好巧,没想到你也在山顶上!”

    苏宏远远的就向着谢英打招呼。

    “是好巧!”

    谢英笑了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苏宏的眉头却是微微一皱,周围略显压抑的气氛,以及众人的注视,都让他觉得有些怪异。

    苏宏也没多问什么,找了张桌子坐下,向凉棚里喊道:“周老,两碗凉虾!”

    “好嘞!”

    老周的回应还是和以前一样,他很快就端了三碗凉虾过来。

    “你小子幸运,今天我又做了一种全新的凉虾,你尝尝看是本来的凉虾好吃,还是新做的凉虾好吃!”

    老周将他的凉虾,还有古争做的凉虾,全都送到了第一个上山的苏宏面前。

    “周老还创新凉虾?真是不错啊!不过我觉得,你的招牌凉虾,已经是非常美味了。”

    苏宏笑着,打开了古争那碗凉虾上的盖子,顿时眼睛便睁大了。

    “这、这、”

    苏宏说话都结巴了,至于说谢英和姜安等人,脸上无一不是写满了震惊。

    “这真的是凉虾吗?”

    “这真的不是凉虾吗?”

    “这难道是一幅画吗?”

    苏宏喃喃自语,拿起的勺子迟迟不肯落下。

    碗中的凉虾没有放冰块,但却冒着丝丝寒气,从整体上来说,它真的像极了一幅画。

    跟传统的凉虾不同,古争做出的凉虾有一半是膏体,颜色则是分为两种。

    纯白的凉虾在碗的一边,一条条紧密的挨着,其中镶着一颗黑色‘乌梅果’。

    碗的另外一边是黑色的膏体,也是凉虾的汤汁,由米乳和椰汁熬成,再有‘乌梅果’染色。而在膏体上,则是镶嵌着一颗白色的蜜饯‘玉樱桃’。

    “周老,这一碗如同太极图一般的凉虾,您真的要我吃吗?”

    苏宏不敢也不忍下手,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种食物,生出一种类似于崇拜和敬畏的感觉。也因为这碗别致的凉虾,他对老周的称呼从‘你’变成了‘您’!

    “吃!”

    老周的神情极为复杂,有震撼,有激动,有失落。

    “好!”

    苏宏应声,如同是下了决心的他,伸勺便要去挖凉虾,但他的眼睛却又一次的睁大了。

    原本膏体的部分,受到温度的影响而变化,几乎是在三息的时间内,完全化为了汤水。

    凝固的颜色是黑色,化为汤水之后却又变成了深紫色,原本挤在一起的凉虾分散开来,凉虾下面压着的椰肉丁也飘了起来。

    凉虾会有这样的变化,完全就是古争留在碗中的一点‘本命真水’之力在起着作用。

    ‘本命真水’之力,只是起到制冷的作用,时间被古争算计的很好,差不多就在苏宏打开碗的时候,‘本命真水’之力已开始了自然消退。

    这片刻的耽误,没有了‘本命真水’的持续制冷,原本的膏体自然融化,还原了凉虾本该有的‘虾水相融’。

    “厉害!晚辈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这当属大师之作啊!”

    苏宏向老周伸出了大拇指,眼中满满的都是崇拜,他对于膏体在合适的时间融化,除了佩服并不意外。毕竟,寒属性的内劲同样能做到这一点,只不过需要将时间计算的很好才可以。

    “好美妙的享受啊!”

    一口凉虾下肚,苏宏的在感慨的同时,满脸满满都是惊艳。

    一看苏宏这个样子,谢英心中的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他眉头一拧执行了备用方案。

    “苏师兄不要惊讶,我是谢英!等会这碗凉虾吃了,你将另外一碗凉虾也吃了,到时候你告诉老周,新制作的凉虾尽管不错,可你还是喜欢原味的凉虾,你觉得原味凉虾最好吃,你只要这么说了,小弟今天就必有重谢!”

    传音入密,本来是化神期才能具备的手段,古争之前之所以能用,那是因为器灵的帮助。可是如今,三层后期的谢英,竟然能用够传音入密,他在精神力方面的异于常人,已足以让他无愧于黄天螺派精英的身份了。

    能够传音入密,这才是谢英敢跟古争打赌的依仗!但谢英所不知道的是,从他开始传音入密起,他的声音便清晰的出现在了古争的脑海中。

    “这是怎么回事?”古争问道。

    “一点小手段而已!还好他的修为太低,距离又是如此的接近,要不然我虽然能够窃听传音的内容,可要想将传音完全转嫁,却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器灵得意道。

    “什么意思?你是说这段原本给苏宏的传音,苏宏并没有听到?”古争笑在了心里。

    “没错,听到的只有咱们两个。”器灵也笑了。

    一碗凉虾很快就被苏宏吃光,放下碗的他苏宏,脸上满满的都是意犹未尽。

    “周老,这凉虾真是太好吃了!”

    “从来不知道椰汁和椰肉,竟然跟凉虾是绝配!这椰汁您是加工过的吧?其中是不是加了什么东西?味道为什么会如此的香醇甘甜呢?”

    “除了这别出心裁的汤汁,凉虾吃起来真是又滑又香!对了,这凉虾您用了多久的时间来制作?这简直就像是一个个小汤圆,腹中别有洞天,但外表上却丝毫都没有沾染!不过,这可是细小的凉虾,而不是大大的汤圆啊!您老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估计往凉虾里面放料,就没少花费您老的时间吧?”

    “还有,您老真是辛苦了,凉虾竟然真被您做成了虾子的模样,这实在是太好玩,太有意思了!”

    一碗凉虾,吃得苏宏兴奋的简直就像是小孩子过年,他只顾着抒发自己的感慨,完全忽略了老周那张不断抽搐的脸。

    终于,苏宏的感慨说完了,他以恳求的眼神望着老周:“周老,新作的凉虾再给我来一碗吧?”

    “周老,也给我一碗吧!”

    跟苏宏同行的人,也急急忙忙的开口了。原本他吃的很香,可是当苏宏开吃的时候,他便完全被好奇所吸引,根本忘记了动嘴!在苏宏的朵颐中,他感觉到了一种品尝无上美味的享受!如今苏宏吃完了,他已不想吃他自己碗中,那一看就很平庸的凉虾了。

    老周的嘴角都抽搐了,他艰难的挤出了挤出了两个字:“没有。”

    老周是个愿赌服输的人,只要古争真做的比他好吃,就算是姜安输了,他也不会觉得太过遗憾。但就算是一个愿赌服输的人,也经不起别人如此张冠李戴的夸奖,这种夸奖,比直接讽刺还让人难受。

    “好吧!真是太遗憾了。”苏宏一声叹息。

    “苏师兄,你可别忘了,周老让你品尝一下,看看哪种凉虾更好吃呢!”

    满头是汗的谢英,终是忍不住,说出了违反规矩的话。

    苏宏品尝凉虾的这段时间里,谢英不止一次向苏宏传音,但对方就是充耳不闻。

    “你要不要也吃碗凉虾呢?”

    一直很安静的喵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出现在了谢英的身旁,小手看似随意的放在了谢英的胳膊上,谢英顿时发现他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就连眼皮想眨动一下都办不到。

    苏宏的眉头皱了皱,本就觉得周围气氛怪异的他,瞬间便从凉虾所带来的震撼中清醒了过来。他皱着眉头,望着面前老周所做的那碗凉虾,如同是目光被吸引了似的,怔怔的发起了呆。

    “谢英那厮真是可恶,他的一个暗示,可能会让事情生出变数啊!”器灵恨恨道。

    “极有可能,苏宏也是精英弟子,现场气氛又不可避免的有些怪异,他会多想也不奇怪。不过,谢英已经坏规矩了,不管苏宏的最终答案是什么,输的人都是谢英他们。但是这个谢英,我不会轻易的放过他。”古争淡淡道。

    “对,别轻易放过他!”器灵冷笑。

    没有让众人等太久,汤匙划过汤碗的声音响起,苏宏舀了一勺凉虾放入口中。

    品尝凉虾的时候,苏宏脸上的表情很凝重,一口凉虾下肚,他放下了汤匙。

    “周老,这碗凉虾比您以前做的好吃,可跟‘太极凉虾’相比,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啊!”苏宏苦笑道。

    “呼……”

    “扑通!”

    “哎!”

    一瞬间,有人长出一口气,有人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也有人一声叹息。

    “好了,赌局到现在算是结束了,你们可有什么要说的吗?”

    就算是参赌的人再不愿意听到,但古争的声音仍旧是响起了。

    “周叔?”

    姜安哭丧着脸,望向了老周。

    “输就是输了,没有什么好说的!其实这个结局,在看到古掌门做出凉虾的时候,咱们应该就已经能够猜到。这是不甘,是心怀侥幸在作祟啊!”老周感慨道。

    姜安没有多说什么,赌注虽然不少,可也比不上他心中的失落,引以为傲的家传凉虾,在第三者的口中,竟然跟古争做的凉虾根本没有可比性,这种打击太过沉重,沉重的让他一时有点承受不起。

    将赌注丢在古争的桌子上,姜安带着黑天螺派的弟子,径直离开了。

    “你的呢?”

    古争目光冰冷,凝视着谢英的眼睛。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