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41章 万事皆有可能
    “前面的那些人是你们天螺宗其它分支的弟子吧?”古争问道。

    凉棚外坐的那些人,服饰跟天螺派的人,有着明显的诧异。

    “是的,他们分别是紫天螺派、黄天螺派和黑天螺派的人。”

    高长老说话间,给古争指名了对面那些人的身份。

    天螺宗的分支一共十一个,十一个分支都叫天螺派,只不过不同的分支名字前,都有个代表着颜色的字。而高长老所在的天螺派,全名叫红天螺派。

    “高晓峰,对人指指点点,这不太好吧?”

    对面黑天螺派的桌子上,一个大嗓门的男人开口了。

    “此人是黑天螺派的长老姜安,为人比较好事。”高长老先是小声告诉了古争,然后冷冷开口:“姜安,就你事多,你知道我指的是你吗?我指的只是你后面的几棵椰树罢了!”

    “对着你领来的客人,敢指都不敢承认?我都替你觉得臊得慌!”姜安不齿一笑。

    “懒得理你!”

    高长老冷哼一声,已带着古争来到一张桌子旁。

    “老周,三碗凉虾!”高长老道。

    “好嘞!”

    原本正在凉棚中忙碌的老周,立刻手脚麻利的盛了三碗凉虾,放到了古争他们的桌子上。

    “尝尝,这就是我说的美味。”

    高长老看来是很喜欢吃凉虾,匆匆招呼一声的他,顿时一勺子一勺子的吃了起来。

    凉虾是一种简单的小吃,古争听说过,但是没有吃过。

    古争所知的凉虾,是将比例适中的糯米和大米研磨成浆,然后锅中加水烧开,将米浆慢慢淋入,边淋边用勺搅动,以防止糊锅。

    将米浆熬制的差不多了,然后注入清石灰水,再改用微火煮成米糊,盆中放入冷开水,将熬好的米糊趁热慢慢加入漏勺,最终落入冷开水中,即成为头大尾细的凉虾了。

    将做好的凉虾,配以红糖、炒芝麻和花生碎,放一些冰块既成,是为夏季解渴佳品,香甜软嫩,入口冰凉。

    老周所做的凉虾,其中也放有一些辅料,但不是炒芝麻和花生碎,而是一些碎的坚果仁和碎的蜜饯。至于泡着凉虾的水,也并不是红糖水,古争将碗凑近,顿时一股酸酸的味道钻入鼻孔。

    舀了一勺凉虾放入口中,古争的眼睛顿时一亮。

    酸甜、冰凉的口感相互交织,口中的凉虾在触碰到舌头的时候,让人品出一种超乎想象的顺滑口感,如同它们是活物一般。

    牙齿落下,咬住的凉虾软软糯糯,经由汤汁和坚果碎的衬托,味道更显香甜。

    “不错!”

    一口凉虾入腹,古争给出了评价。在这亚热带风情的岛屿上,一碗看似朴素的凉虾,让人瞬间觉得空气都凉了很多。

    “不错?为什么不是好吃呢?”邻桌的姜安,皱眉望着古争。

    “不错跟好吃,有很大区别吗?”古争望向姜安,眉头微微皱起。

    “当然有区别了,不错只是中等评价,好吃是上等!如此好吃的凉虾,你竟然说是不错,这让人心中很是不爽!”

    姜安瞪着古争,眼神中透露出的是认真,这不像是找事,更像是古争触犯了他的什么禁忌。

    见古争有些疑惑,高长老赶紧小声解释:“姜安的父亲是雾风岛上第一个卖凉虾的人,现在卖凉虾的老周,算是尽得姜安父亲的真传。而姜安的父亲前几天刚过世,古掌门刚才的‘不错’,似乎是刺激到了他。”

    “关于不错和好吃的区别,只是你个人心中的定义,对我来说,‘不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评价了。”

    古争淡淡一句,既然对方是刚死了爹,古争也不打算跟他多做计较,他低头继续吃他的凉虾。

    古争不想多事,可不代表姜安也这么想,看到古争低头只顾着吃,他的脸上顿时怒气上涌。

    “这凉虾你吃不得!”

    姜安怒喝,屈指一弹,一道内劲射向古争手中的凉虾碗。

    “吃碗凉虾都不得清闲,哪来的苍蝇嗡嗡乱叫?”

    如同无意似的,喵喵的头都没抬,只是将手中的汤匙一挥,姜安弹来的内劲便被化解于无形。

    对方只是个少女,却能够无声无息的化解他的一道内劲,这让姜安惊的差点没咬到舌头。

    “高晓峰,他们两人可是你们红天螺派,这次找来应付切磋的人吗?”

    姜安的话,使得原本注意力没太放在这边的人另外两桌人,也将目光全都投放在了古争和喵喵的身上。

    “你想多了。”

    高长老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对于切磋的人选,两个天螺派都是相互保密,自然不可能提前承认。

    “想多了?蒙谁呢!”

    话虽如此,可姜安似乎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古争和喵喵,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位姑娘,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实力,如果真是被找来应对切磋的人选,黑天螺派这次只怕是要倒霉咯!”

    黄天螺派的那一桌上,说话的人颇为年轻,一张消瘦的脸,一双细长的眼,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善类。

    “说话的人叫谢英,他是这次黄天螺派进入‘天螺窟’的人选。”高长老小声道。

    “谢英小辈,会说你就说两句,不会说就老老实实的吃凉虾!什么叫黑天螺派要倒霉?就凭她的实力吗?瞎了你的一双小眼!”姜安骂道。

    “姜师叔这是恼羞成怒吗?晚辈只是一个猜测,您至于大动肝火吗?气坏了身体,晚辈可担当不起呢!”谢英阴阳怪气道。

    “谢英,我觉得你看的不准。”

    紫天螺派那边,又有一人说话了,开口之人是个穿着紫色衣裙的女子,年龄有个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倒也还算漂亮,一双大大的眼睛在笑着的时候,弯的就像是月牙。

    “这女人是紫天螺派这次进入‘天螺窟’的人选,名字叫曹怡。”高长老小声道。

    “我怎么看的不准了?”谢英冷笑。

    “如果这两位中,必定有一位是红天螺派这次的切磋人选,那么应该是这位小哥,而不是这位姑娘!他们两人中,明显是以这位小哥为首。”曹怡笑道。

    “这只是切磋,为首不代表就会参加,为首不代表实力就一定很高。”谢英不屑道。

    “今天怎么到处都是苍蝇,吃碗凉虾也不得安宁了?再嗡嗡嗡的乱叫,我便让它知道乱叫的后果!”

    喵喵的凉虾已经吃完,她的眼神扫视四周,其中满满的都是冰冷。

    “几个小辈,这两位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红天螺派的客人,你们如果再如此的肆无忌惮,可别怪我代替你们长辈教育教育你们了!”高晓峰开口,语调非常的认真。

    天螺宗的十一分支间,彼此相处的可一点都不和睦,说是冤家都不过分,像今天发生的事情,古争他们可能会觉得很意外,但对高晓峰来说,这是每年祭祖期间常见的一幕。

    先是喵喵的警告,后是高晓峰的警告,曹怡和谢英都不吭声了,场面一时间显得很是安静,只剩下了古争那边汤匙触碰凉虾碗的声音。

    “不错。”

    最后一口凉虾吃完,放下了碗的古争,再次给出了相同的评价。

    第一次的评价,古争是发自肺腑,这第二次的评价尽管也是发自肺腑,但目的已经不单纯了。

    天螺宗的分支窝里怎么斗,古争管不着,也不想去管,但姜安想要打掉他的碗,以及谢英和曹怡的不礼貌,都让他的心中生出了一些不爽!

    假如这次的评价,不再引来什么不服也就罢了,要是真有不服出现,古争便要将这几个人都牵扯进去,也好让他们知道一下,什么叫祸从口出。

    古争第二次给出了相同的评价!有之前的矛盾的存在,是个人都能听出话里有找事的味道。紫天螺派和黄天螺派的人,顿时将目光都投在了姜安的身上。

    “你竟然还说不错,难道你是要挑事不成?”

    姜安怒视古争,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说真心话,见识过喵喵的手段之后,姜安已不打算再找古争的麻烦了,可同样是因为有之前的矛盾存在,这时候如果不吭声,则无疑是表明他怂了,特别还是在另外三个天螺派的面前,这是姜安所不能丢的脸。

    “在我的本意中,‘不错’确实是个不错的评价,可你既然非要较真,那我就顺着你的意吧!这碗凉虾在你们的眼中可能很好吃,但在我的眼中,做的还真就不怎么样了!”

    古争话一出口,别说是姜安睁大了眼睛,就连紫天螺派和黄天螺派的人,同样也是睁大了眼睛!在他们看来,古争已经吹牛吹到了不尊重人的地步,再怎么说姜安也是刚死了爹,这凉虾又是出自他爹的手艺传承。

    “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作为血潮岛的客人,我们好心用凉虾来招待你,你竟然诋毁我们引以为傲的东西,这件事情你必须要道歉,要不然我姜安定不于你善罢甘休!”

    姜安涨红了脸,心中憋屈的很!如果不是他已经被喵喵震住,他如今绝对已经冲过去跟古争拼命了。

    不敢拼命,心中又着实恼怒,面子上还过不去,除了让古争道歉之外,姜安真是想不出什么还能解气的办法!但道歉就真的能解气了吗?不能!这只是无奈之举罢了。

    “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你们引以为傲,那只能说明你们没有吃过更美味的凉虾!见识有限能怪得了别人吗?告诉你,我做的凉虾就比这个好吃!”

    古争就是要将人激怒,所以说话时脸上的神情,真的十分欠打。

    “你做的凉虾比这个好吃?别扯淡了!”

    姜安瞪大了眼睛,他爹卖了一辈子的凉虾,可以说是挖空心思在配方上,现如今凉虾的配方,说是他爹的大成之作都不为过!古争一个嚣张的毛头小子,竟然说能做出更好吃的凉虾,这让他如何相信!更何况,人都有护短的一面,即便古争真做的更好吃,他也不愿意承认。

    “谁有工夫跟你扯淡?道歉你就别想了,没别的事情也别再烦我,我只想静静的等着景观出现。”古争不耐烦道。

    “小子你可恶!”姜安一声咆哮,脖子上的青筋都气得凸起:“你今天如果不做出更好吃的凉虾,我不会轻易的放你离开!”

    姜安站到了古争面前,大有要为尊严拼一拼的架势。

    古争歪着脑袋看姜安,心中已经笑出了声音,这货最终还是上套了。

    “想尝我做的凉虾,这也不是不可以,但凭什么你要证明,我就要做给你吃呢?除非你敢在这件事情上跟我打赌!”古争冷冷道。

    “打赌?”姜安声音一顿:“你要赌什么?”

    “我赌什么,这要看你赌什么了,反正你敢拿出来赌的东西,我就敢接着,我会给出跟你拿出之物,价值相当的东西做赌注!”

    古争话音落地,制作凉虾的老周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古争开的这个赌,在姜安愤怒的时候,不可谓是不大!正常情况下,姜安也一定会下狠注,既想拾回面子,又想狠狠教训下古争。

    “小安,不可冲动!”老周望着姜安,以长辈的口吻说道。

    “周叔,他说咱们的凉虾不怎么样,还没有他做的好吃!这种事情你能忍吗?反正我是忍不了!”姜安气愤道。

    “一山更比一山高,万事皆有可能,为了意气之争,豪赌一场值得吗?赢了你会很开心,可你有没有想过输呢?输了你又会怎样?”老周语重心长道。

    “输?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也根本不相信他能做出更好吃的凉虾!”姜安声音一顿,略带失望的看着老周:“周叔,您是真的老吗?时间磨去了您的锐气,也磨去了您的自信吗?我不信放在十年前,这样的事情你能忍得了!”

    老周一声叹息:“孩子,这毕竟不是十年前!时间并没有磨去我的自信,只是让我变得更加谨慎罢了!”

    老周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小安,前段时间发生在昆仑山龙战广场上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峨眉派掌门古争,凭借厨艺、见识、运气以及实力,战胜了昆仑派几位太上长老的后代,而那位古掌门,年龄跟眼前的这位道友,可是非常的符合啊!”

    老周眯着眼睛看古争,至于周围的那些人,有的眼睛睁得很大,有的则显得很茫然。

    古争心中一动,不由得暗骂老周混蛋。

    昆仑派的盛会邀请了很多门派参加,但天螺宗的十一个分支,接到邀请的仅仅只有红天螺派,这是古争在跟穆春风聊天的时候,便已经得知的事情。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穆春风说的是,四百年前昆仑派曾广发英雄令,组织正道人士围剿魔道,在那一次的灭魔大战中,天螺宗的所有分支都有接到英雄令,但真正派人参与的门派,却只有红天螺派一个。从那以后,昆仑派每十年的盛会,也就不再邀请另外的十个天螺宗分支了。

    正是因为知道其余天螺派的人,没有参加昆仑派的盛会,古争才觉得这次的开赌很有意思,毕竟对方有可能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下注的时候自然也就会少很多顾忌。

    至于说曾经的‘司徒雅事件’,古争并不担心,毕竟司徒雅当初去峨眉,也仅仅只是怀疑!而一个怀疑还不至于,让他的肖像传遍整个黑天螺派。

    事情跟古争猜想的没有什么出入,他想要针对的几个人,也的确不知道他是谁。可是谁曾想到,原本一点都不显眼的老周,竟然猜出了他的身份!

    天螺宗的另外十个分支,虽然没有参加昆仑盛会,但对于盛会期间发生的大事,他们或多或少还是有所耳闻。古争在龙战广场上出尽了风头,这无疑也是盛会期间的一件大事。

    “你就是峨眉掌门?”姜安凝视着古争。

    “没错。”

    既然被人猜到,古争也不想否认,承认之后的他,冲着姜安微微一笑:“怎么?怕了吗?”

    姜安本以为百分百会赢,可在知道了古争的身份之后,这个肯定已迅速下降了百分之四十,他甚至都在心中感激起了老周。但是,古争微笑着的询问,让他心中的不爽再度飙升,他从那微笑里面,感受到了一种赤ll的蔑视!

    “怕?我有什么好怕的!今天我还就要试试,你做的凉虾究竟是糟糠还是美味!”

    虽然胜算下降了百分之四十,但毕竟还有百分之六十,更何况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一听古争的名头,便质疑也都不敢了,那才是丢人丢到了家。

    “好!”

    叫好的人不是古争,而是黄天螺派的谢英。

    天螺宗的分支虽然窝里斗,可古争毕竟是一个外人,眼看姜安在跟古争的言语交锋中,步步处于下风,别说是谢英不服气,就连曹怡的不服也都是写在了脸上!他们同样也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在争强好胜这方面,可是一点都不输于姜安。

    “谢道友看起来也不是很服气的样子,既然都为姜道友叫好了,不知道有没有胆量参赌呢?”

    古争的话不给人留余地,谢英也根本没有犹豫:“服气?我为什么要服气?也许你只是虚张声势、也许你只是徒有其名,也许你做的真是糟糠呢?赌就赌,我谢英不怕你!”

    “很好,就欣赏的就是你这种不屈的斗志!”

    古争冲谢英伸出大拇指,转而望向一旁的曹怡:“曹道友呢?不服既然都写在脸上,要不要也来赌一把呢?”

    “咯咯。”曹颖一笑:“古掌门激我没用,我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大男人,我只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子,打赌这种刺激的事情,就由你们男人去做吧,我只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就好了。”

    “别废话了,要赌就赶紧,先说说规则怎样!”

    姜安盛气凌人,有了谢英的加入,他心中的胜算又回升了百分之十,这百分之十叫底气,反正输了也不会是他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