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38章 认主
    “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如果你不愿意认我为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古争不想跟红发汉子多说什么,言语间他已经如履平地般的行走在了海面上。

    高级控水决,加上仙技‘怒海狂潮’,如今的古争在水中,真的拥有着非常强大的力量。

    眼见古争走来,喵喵竟然还放心的在岸上观看,深知古争不好对付的红发汉子,立刻化为一股烟雾,钻入了大海之中。

    “想逃?哪有那么容易!”

    古争打出一道控制仙阵的法诀,整个雾风岛都轻微颤抖了起来,在肉眼看不见的海底,原本隐藏着的仙阵,突然发出了亮光,一道道细微的光线从亮光中分出,并凝成一股,化为了一条狂龙,冲着潜入海底的红发汉子发动了功击。

    红发汉子大惊,由光线所组成的狂龙还距离很远,他便感受到了其上的杀伤力,如果被这道狂龙击中,哪怕他已经是灵妖后期的修为,也绝对会是一个当场陨落的下场,毕竟护岛仙阵本身就极为强大。

    在水中躲了几圈,红发汉子连匿形都试过,但仍旧是无法摆脱狂龙的追击,眼看狂龙距离他越来越近,不敢再有丝毫犹豫的他,立刻窜出了水面。

    狂龙无法追出水面,但它就在水中虎视眈眈着,而水面上的古争,一见红发汉子出现,当即便施展了高级控水决所衍生出的仙技‘冰灵四射’。

    只见古争只是一挥手,一个房屋般的巨大水珠从水面升起,化为冰球之后,飞向红发汉子的途中,爆裂成了无数的菱形冰尖。

    原本‘冰灵四射’的威力并没有这么强大,可谁让如今是在海中,有着取之不尽的水之源!更何况,‘碧海潮生’这个仙技中,还有着对于‘本命真水’非常独到的运用之法,所以‘冰灵四射’的威力也就显得更大了。

    古争一出手,红发汉子便是大惊,无数的菱形冰尖,封死了他除了逃往水中的所有安全路线。

    “吼!”

    红发汉子怪叫,水中不能去的他,只能是施展出了巨大的气泡,试图将冰尖阻挡。

    不得不说,红发汉子的气泡很强大,冰尖刺入气泡中很深,可却仍旧未能将其刺破,眼看气泡就要膨胀着将冰尖弹回去,古争眉头一凝,一股天地能量作用在了冰尖之上。

    “嘭……”

    气泡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中,红发汉子的身体飞退,他虽然受了点伤,但并不算严重。

    “你该知道,如果不是我留手,及时收了天地能量,那些冰尖不会被你的气泡爆炸所毁去,你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站在海面上的古争淡淡说道。

    “不是只有你,才能够调度天地能量!”

    红发汉子被古争逼出了火气,手中鱼刺一挥,水面上顿时生出三丈高的巨浪,如同一只巨大的手掌一般,向着古争狠狠拍去。

    巨浪中饱含着天地能量,可谓是非常强悍的一击,但在古争的眼中,这样强度的天地能量,还是有点不够瞧!餮仙诀修炼的进度虽慢,可也让古争因此拥有更加浑厚的仙力,以及对天地能量远超同等境界者的调度力。尽管红发汉子是灵妖后期的修为,古争只是化气中期的修为,可如果论到对天地能量的调度,红发汉子还真不如他。

    “这也算天地能量?”

    古争双掌猛的往前一推,如同神念传功中的画面重演,十丈高的海浪突然生出,完全将袭来的三长高浪头融入其中,并带着更加浩瀚的势头,重重拍在了红发汉子的身上。

    红发汉子惨叫,但声音被巨浪所吞没,他被拍进了海里。

    早就等待着的狂龙,一见红发汉子落水,立刻摇头晃脑的扑了过去,原本被红发汉子拿在手中的鱼刺,其上突然有亮光一闪,它竟然化为一道流光,赶在狂龙咬住他之前,带着他冲出了水面。

    “主人救我!”

    冲出海面的红发汉子大喊,声音直达九霄一般的嘹亮。

    “你竟然还有主人?”古争皱眉道。

    “是,我家主人非常的厉害,不是你能够对付的存在!识相的话赶紧放我离开,要不然等我家主人来了,你后悔可就晚了!”

    红发汉子已经落在了海面上,他望着步步紧逼的古争,身子不由得往后退去。

    “他来了更好,来了我就连他一并收拾!”

    古争目光冰冷,先不说这红发汉子究竟有没有主人,即便有主人又能怎样?就这样放他离去,想都别想!更何况,他在红发汉子的声音里,听出了色厉内荏的味道,假如这个红发汉子的主人真的非常厉害,当初的昆仑派太上长老,为什么就没有遇到呢?

    “我跟你拼了!”

    红发汉子咆哮,手中的鱼刺抛出,其上光芒一闪,化身成为了一条由白骨组成的鲸鱼,凌空向着古争飞去。至于他原本围在腰上的海蛇,也同时飞去,化为蛟龙一般的庞然大物,冲古争张开了血盆大口。

    “拼?”

    古争轻蔑一笑,双掌再次往前一推,体内‘本命真水’的剧烈震荡中,神念传功中看到过的水龙,猛然出现在了海面之上。

    犹如摧枯拉朽一般,水龙巨大的龙尾一摆,不管是白骨鲸鱼,亦或者是蛟龙般的海蛇,全都被抽飞了出去,化为原形!并且,就连红发汉子也没能幸免于难,被抽的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

    “嘭!”

    红发汉子重重落在了水面上,翻着滚儿滚出去了好远。

    “噗!”

    挣扎着坐起来的红发汉子,张口吐出一股鲜血,脸色苍白满是惊恐。

    “你的主人呢?怎么没来救你呢?”踏波而来的古争,淡淡问道。

    一丝由绝望和失望混合出的复杂神色,从红发汉子的眼中划过,他没有向古争求饶,只是轻轻的咳嗽着。

    红发汉子眼中的复杂神色,并未能逃过古争的眼睛:“问你话呢,你的主人怎么不来救你?”

    “要杀要剐随便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红发汉子呲牙道。

    “发狠是吗?”

    古争伸手一挥,突然生出的浪头,又将红发汉子拍出去了很远。

    “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古争冷冷道。

    “该死的……”

    “啊……”

    红发汉子的叫骂,立刻变成了惨叫,只见从他身下的海面上,猛然生出了四道水刺,刺穿他的四肢以后,将他顶到了离水面五米的高度。

    古争心念一动,控水决让水刺变为了寒冰,就连水刺下方的一片水源,也迅速变为了白色。

    古争御剑飞起,站在了红发汉子的头顶上上方,低头俯视着红发汉子结冰的四肢。

    “最后一次机会,回答我的问题!”

    听着古争话中的冰冷,望着古争眼中的杀意,感受着极寒之力对身体所产生的折磨,红发汉子终是招了:“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在什么地方,但我的叫喊,他应该能够听到!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喊他,他没有任何回应了!”

    红发汉子的声音近乎咆哮,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第二次喊他?第一次喊他是什么时候?”古争又问。

    “就是三十年前,我跟昆仑派修仙者达成约定的那次。”红发汉子咬牙道。

    “你恨你的主人?”古争再问。

    “恨,我恨不得吃其肉,寝其皮。”

    红发汉子用力咬牙,牙缝中有血液迸出。

    “给我讲讲,你跟你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争收了四根冰刺,躺在海面上的红发汉子也没起来,绝望的开始了他的诉说。

    原来就在两百年前,红发汉子被一个魔修给制住了,为了活命他不得不认魔修为主。

    魔修把红发汉子当成了修炼的工具,红发汉子吃人,乃至享用三牲祭品,尽管本身也能得到一点好处,可回去之后就要被魔修放血,用于修炼他的魔功。除此之外,魔修还经常让红发汉子吐出他的内丹,帮忙祭炼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按照红发汉子的说话,如果不是这两百年来魔修隔三差五对他压榨,那么他绝对已经进入地妖境界,也就是相当于化神期修仙者的地步。

    认主便要有主人不好的觉悟,尽管魔修对红发汉子百般压榨,但由于认主契约的限制,红发汉子也很认命。可是,接连两次被人欺负了,作为主人的魔修都不到场,这让红发汉子对他的恨意,达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

    听完红发汉子的讲述,古争开口道:“我不会像魔修那样压榨你,我所要你做的,只是在我不召唤的时候,守护这座岛屿罢了。守护岛屿,你仍旧能享受岛民的供奉,如果你表现不错,我还会帮你提升修为。”

    “如果我非得有个主人,我当然想要换一个,可是你也知道,我已经对他认主,不可能再对另外一个人认主了。”红发汉子摇头。

    “我既然这样说了,自然有办法让你单方面的解除认主契约。”

    古争的话,使得红发汉子的眼睛睁大:“如果你可以做到这样,我愿意认你为主!”

    “好。”古争微微一笑,向着岸边的喵喵招手。

    单方面解除认主契约,这听起来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古争虽然没有办法做到,但喵喵却有办法做到,毕竟它是上古神兽的后代,而她所属的这种上古神兽,拥有着打破契约的本能。

    “你认了主,就要对主人忠心耿耿,知道吗?”喵喵冲红发汉子扬了扬小手,做恐吓状。

    “这个是自然,认主之后主人动念能决定我的生死,我能不忠心耿耿吗?”红发汉子苦笑。

    喵喵冷哼:“你知道就好,要是敢阴奉阳违、两面三刀,小心你小命不保!”

    “当然不会,只要主人言而有信,不要像上个主人一样就好。”红发汉子可怜兮兮的望着古争。

    “放心吧!你做了我的奴仆,我自然不允许有人欺负你,但我要你遵守的东西,你也一定要遵守。”古争认真道。

    “一定。”

    红发汉子没有问古争要他遵守的是什么,古争能给他一些承诺,他已经非常满足了,毕竟认主本身就是没有什么选择的事情。

    如同猫念经一般,喵喵口中说着谁也听不懂是什么的话语,可红发汉子却在喵喵的话语中,露出一副如痴如醉的表情。

    白光一身,喵喵体表那个像猫又像兔子的白色虚影再次出现,它向着红发汉子的身体便扑了过去。

    如痴如醉的红发汉子没有闪躲,任由白色虚影透体而过。

    红发汉子如同被抽了筋一般,身体缩成了一团,而逐渐消失的白色虚影口中,正在咀嚼着契约之力所化的光线。

    “没了,契约的联系真的没了!”

    缩成一团的红发汉子猛的跳了起来,激动的眼中都流出了泪水。

    与此同时。

    另外一座岛上,正在打坐的一个黑袍老头,猛的睁开眼睛。

    “该死的红奴,不是告诉过他,雾风岛上有修仙者存在吗?他竟然还会如此的不小心!”

    “也许小心也没用,那些修仙者可能就是冲他来的!”

    “该死,偏偏事情发生在本老祖闭关的时候,要不然我倒要去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

    “认主契约消失,看来红奴是死了,等老祖我抽出时间,定要上那雾风岛上探个究竟。”

    自说自话了一番,黑袍老头的眼睛再次闭上了。

    雾风岛外的海面上,红发汉子已经完成了对古争的认主。

    “你以前叫红奴,现在既然认了我做主人,理应有个新的名字了。”

    古争望着红发汉子凶恶的面相,开口说道:“以后,你就叫做怒汉。名字中虽然带个怒,可我需要你以此告诫自己,做事不要冲动,更不要轻易动怒。”

    “谢主人赐名,谨遵主人教诲。”怒汉认真道。

    收了怒汉这个妖修,古争对他之前主人的信息,自然又详细的询问了一遍,毕竟怒汉是在雾风岛出的事,这个魔修应该不会无动于衷才对。

    可惜魔修非常的神秘,虽然做了怒汉两百年的主人,但怒汉不仅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就连他的名讳也都不清楚,每次他需要压榨怒汉的时候,都是通过契约的联系,召唤怒汉到什么地方见面。

    不过,在怒汉那边古争也并非毫无所获,至少他了解到,魔修已经知道雾风岛上有修仙者的存在,并提前警告过怒汉了。

    至于魔修为什么会知道雾风岛上有修仙者的存在,这是因为‘金鳞潮’期间,古争和喵喵曾用非修炼者的手段捕过鱼,而被喵喵吞噬了仙元的小怪鱼‘怨念’,便是由魔修祭炼而成的东西。

    询问过怒汉之后,古争带着他跟杨真灵和三长老见了个面,给他们彼此重新做了介绍。

    其实古争收服怒汉的时候,杨真灵和三长老都在远远的看着,对于古争的手段,他们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同时心中也有着一片火热,如此强大的人做了天心派的少主,天心派的能没有崛起的一天吗?毕竟峨眉可是活生生的一个例子!

    不管怎么说,困扰了雾风岛三十年的海怪危机,终是在今天彻底的变危机为福利,雾风岛还从此多了一个护岛妖修,对于所有居住在雾风岛上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幸事。

    “还是那句话,做事要低调,关于怒汉的身份,只有你们信任的高层才有权知道。至于我这个少主的身份,暂时也还是隐藏起来,不要告诉第三个人。”

    “是!”

    对于古争的嘱咐,杨真灵和三长老一同点头。

    “本来打算尽快离开雾风岛,但发生了如今的事情,我准备在岛上多停留十天的时间。至于说十天之内,那个魔修如果来了更好,要是不来,你们日后要多加小心,雾风岛上有什么大事,你们就让怒汉通知我。”

    接下来的时间里,天心派的高层,除了要安抚一些感受到血脉沸腾,回到岛上问个究竟的弟子之外,还要应付一些因好奇而询问的外来客们。毕竟,当日古争收拾怒汉的时候,怒汉向魔修呼救的声音,实在是太过响亮,雾风岛上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为期七天的‘鱼获节’终于落幕,雾风岛上的外来客们,带着或多或少的收获离开了,这个隐世的岛屿也因此安静了不少。

    ‘鱼获节’落幕的第二天,天心派新任掌门杨真灵继位,至于说原本的掌门和另外的两位长老哪去了,这不是古争该操心的问题。

    古争留在雾风岛上的第十天,魔修仍旧没有到来,而古争也不打算再等下去,他今天便会离开雾风岛。

    并且,在雾风岛上停留的这段时间,器灵还有告诉过古争,如今空气中仙元的蕴含量,已经比古争去昆仑山的时候多了一些!尽管这种浓度的仙元,古争还察觉不到,但器灵估计,最多两个月以后,空气中仙元的存在,古争自己就能够发现。

    离开雾风岛,古争并不是要回门派,他要去下一个目的地血潮岛。

    要去血潮岛,同样是在昆仑山就预定下的事情,只不过那时候想去血潮岛的目的很单纯,只是过去领略下海外岛屿的风光,顺便收一些那边的特产资源。

    后来‘赵雅事件’发生,这让古争前往血潮岛的目的变得不单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