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33章 应该怎么办?
    玉简上有说,如果幸运者打开了箱子,那么箱子里面的物品清单,立刻就会出现在幸运者的脑海中。

    这样的措施是什么?不就是在防着他们天心派现在谋划的事情吗?

    无为和尚背后的实力可是般若寺,同样也是天心派惹不起的势力!假如提前不告诉无为和尚箱子里有什么,但无为和尚却幸运的打开了箱子,这件事情还能够善了吗?绝对不能!至少想用之前许诺的报酬善了,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面对强大的诱惑,没有人会不动心。

    好半天后,大长老开口道:“你是掌门,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杨掌门眉头皱了皱,随即说道:“要不先让无为和尚先试一下,等他能打开了再说,至于事实的真相,提前也就先不告诉他了。”

    杨掌门的决定,也算是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三位长老也都没有再吭声,随即便决定第二天找无为和尚试一试。

    第二天,杨掌门去找了无为和尚,但无为和尚前天晚上才被喵喵教训了一顿,心中正是有气没处发的时候,对于杨掌门的到访,他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杨掌门不能告诉无为和尚真相,便只能是对他一番吹捧,直到把无为和尚哄开心了,这才说明了来意。

    杨掌门告诉无为和尚,他天心派中有一口箱子,但却没有人能够打开,如果谁能打开这口箱子,便会有厚礼相赠。

    听了杨掌门的话,无为和尚考虑了片刻,然后嘿嘿一笑。

    “你们门中的人都打不开,看来打开这箱子的难度可不小啊!”无为和尚道。

    “难度是不小,如果难度小,也就不用麻烦高僧您出手了不是?”杨掌门目露讨好。

    “行啊!想让贫僧出手也不是不可以,但贫僧有个条件。”

    “高僧请说。”

    “我也不要你的什么厚礼,我只要你将一号贵宾房调换给我!”

    无为和尚的话,使得杨掌门心中一动,看来无为和尚是想要借机从古争那里,找回一点面子了。

    “可以,如果高僧能够打开箱子,这件事情我便立刻去办。”杨掌门认真道。

    “不行,贫僧要的是,不管能不能打开箱子,这件事情你现在就要去办。”

    望着无为和尚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杨掌门真想将他掐死,本以为他会比古争好说话一些,可现在看来,这两个人都不是好相处的主。

    古争才是最有可能打开箱子的人,如果不是古争的要求让杨掌门有些害怕,这件事情也轮不到无为和尚。

    “都还不知道您能不能打开,您便让我得罪另外一个贵客,这种做法有点说不过去啊!”杨掌门无奈道。

    “杨掌门,明人不说暗话,你说的那口箱子中,装着对你非常重要的东西吧?你如果有别的办法,应该也不会来求我吧?毕竟我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善类。”

    无为和尚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嘿嘿一笑的他,继续开口:“所以,你要么答应我的条件,要么就当我没说!”

    “行,给我点时间,这件事情下午我就给高僧办妥!”杨掌门狠狠一咬牙。

    “好,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无为和尚大笑,快意的望了眼对面的树屋。

    杨掌门敢给无为和尚换房,难道就不怕得罪古争吗?他当然怕,只不过事情并非是没有变通的办法。

    天心派中,杨掌门和三位长老坐在议事厅里。

    “去,告诉古掌门,就说他昨晚说的事情,我们正在慎重考虑,让他先等一等,对此我表示非常的抱歉。然后你再跟他说,门中的三长老很想结识他,想让他搬到天心派的别院中住,好好的跟他探讨一下厨艺之道。”

    杨掌门吩咐了心腹弟子后,转而看向三长老:“师傅,关于安抚古争的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

    “没事!只不过这样的借口,未必能瞒得了古争,希望无为和尚真的能够如你们所愿,将箱子给打开吧!”三长老叹息道。

    心腹弟子将杨掌门的话传达给了古争,对此古争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的他,跟着心腹弟子,前往了天心派三长老所在的别院。

    站在另外一间树屋窗口的无为和尚,看到古争等人在天心派弟子的带领下离开,嘴角立刻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杨掌门,你这是将古争安排到什么地方去了呢?”

    无为和尚回头,看着身后的杨掌门笑了笑。

    其实无为和尚最希望,杨掌门将他跟古争的客房来个对换,这样才更能让古争没面子!

    可是,无为和尚也明白,如果提出这样的要求,除非他已经将箱子打开,要不然杨掌门肯定是不会答应!毕竟还没有见到好处,就要杨掌门去将另外一个掌门得罪死,只要不是傻子,谁都不会答应下来。

    “反正已经答应了高僧的要求,至于将古掌门安排到了什么地方,这并不重要了吧?”杨掌门苦着脸道。

    “不重要,不重要!”

    无为和尚哈哈一笑:“走吧,带我去看看你们的那口箱子。”

    跟在无为和尚身后下树,看着他那副得瑟的样子,杨掌门在心中问候了无为和尚的八辈祖宗。

    天心派密室前,门口站着早已等候的大长老和二长老。

    “怎么还有别人?”

    无为和尚皱眉,声音也变得凝重了。

    “无为高僧,我们是天心派的大长老和二长老,开启箱子如此重要的事情,我们怎么能够不在场呢?”天心派大长老笑道。

    “原来是天心派的两位长老,既然如此,咱们就进去吧!”

    话虽如此,但无为和尚的警惕,并没有因此而减轻。

    石门缓缓开启,门后的密室显得很空旷,里面除了放着一口长约两米的大箱子外,就只有几枚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夜明珠了。

    围着箱子转了两圈,无为和尚开口道:“我就知道,让一般人打不开的箱子,肯定是有着仙阵或者禁制的护持。”

    “高僧对此可有办法?”杨掌门急忙问道。

    “我要试试才可以,不过打开它应该有一定的把握,我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内劲似乎正被箱子上的禁制所吸引。”

    无为和尚声音一顿,随即转头冲着杨掌门等人嘿嘿一笑:“麻烦杨掌门和两位长老站到角落中去。”

    “这是为何?”二长老皱眉。

    “贫僧在这间密室中,感受到了不少的死息呢!想必这里断断续续的死过不少人吧?贫僧可不想将箱子打开之后,做个不明不白的冤死鬼!”无为和尚冷笑。

    “高僧真会开玩笑,我们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大长老打了个哈哈,带头向着角落中走去。

    “哼哼,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眼看杨掌门三人,都已经呆在了距离箱子最远的角落中,无为和尚这才将手放在了箱子上。

    无为和尚将内劲输入到了箱子上的禁制之中,整个箱子轻微的摇晃了起来,其上有着光芒闪动的图案浮现,非常玄妙的旋转着。

    杨掌门三人的心情,顿时变得非常激动,历史中能让箱子出现这样异常的人,只有除古争之外,知道箱子中秘密的另外两个人。

    但是,激动很快便凝固在了杨掌门三人的脸上,无为和尚没比历史中的那两人个强多少,当光阵上的亮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股力道奇大的反震之力从光阵上生出,无为和尚惨叫一声,立刻被震飞了出去。

    “可恶!”

    大长老怒发冲冠,将口吐鲜血,还没站起来的无为和尚吓了一跳。

    “你要干吗?”

    站起来的无为和尚戒备的后退了一步。

    “出去,赶紧跟我出去!”

    大长老本来就心情不好,看到无为和尚这个样子,更是怒不可遏的指着密室的门吼道。

    “出去就出去,你以为贫僧稀罕呆在这里?”

    无为和尚冷哼,蹒跚的向着门口走去。

    “无为高僧,实在是对不起!箱子能不能打开,这件事情的关系太过重大,大长老又对您寄予厚望,所以……”

    “别解释了,什么个玩意!”

    无为和尚并不买账,狠狠瞪了杨掌门一眼。

    “现在怎么办?”

    密室中,二长老问大长老。

    “本以为这个无为和尚会与众不同,哪知道也是饭桶一个,饭桶!”

    大长老的怒气,仍未平息。

    “哎,看来箱子还得让古争来试试啊!”二长老叹息道。

    “这件事情晚两天再说,古争这个人能不用,还是不要用的好,特别是在给他调换了房间之后。”大长老郁闷道。

    与此同时,天心派的别院中。

    “古掌门请喝茶。”

    三长老将沏好的茶,给古争和喵喵都倒上了。

    古争端着茶杯,闻了闻茶香:“雾风岛上的云雾新茶,味道还是那么的清香迷人,就像是初时闻到的那样。”古争的声音略显感慨。

    “古掌门既然如此喜欢云雾新茶,等古掌门离开雾风岛的时候,我一定多送古掌门一些。”三长老笑道。

    “不必了,初时的云雾新茶好喝,但如今的云雾新茶已经变味,这种茶叶不要也罢。”

    古争将闻过茶香的茶杯,又放在了桌子上面。

    三长老面现尴尬,他自然能够听出,古争是借着茶叶在说事,说他对于天心派初时的印象,跟现在印象的变化。

    “三长老,将我请进在别院中,不是你想跟我探讨厨艺之道,而是要把一号贵宾房,让给无为和尚吧?”

    古争的平静,使得有心想要说不的三长老,口中干涩。

    “我就知道,这件事情瞒不过古掌门。不过,想跟古掌门探讨厨艺之道,这也是我心中存在已久的渴望。”三长老苦笑。

    “你觉得无为和尚,能够打开那口箱子吗?”

    古争声音依旧平淡,可他谈论的话题,却是如今三长老最不想提起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以为面对古争能轻松应对的三长老,如今颇有些如坐针毡的感觉,特别是在被古争望着的时候,他竟然有种秘密都被发现了的不自在。

    “不能吧!毕竟无为和尚捏着‘天心珠’的时候,其上的光芒并未变强多少。”

    三长老近乎是本能的做着回答,他的心中还在思索着,为什么面对古争,会有这样不自在的感觉。

    突然,三长老的眼睛睁大,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古争:“古掌门,你、你该不会……”

    望着语无伦次的三长老,古争皱眉道:“我该不会怎么了?”

    “没、没什么。”三长老目光躲闪道。

    望着额头上汗珠滚落的三长老,古争心中也是纳闷。

    三长老是杨真灵的爷爷,他们这一家人的血脉有点奇特,男孩子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不寻常的地方。就像杨真灵,他能够看出一个人的修为境界,而作为杨真灵爷爷的三长老,同样也具备着这种天赋!

    在这一点天赋上,杨真灵的爷爷比杨真灵看得更准,他虽然也没能因此看出古争真正的修为境界,却因为经验的缘故,让他有了一个胆战心惊的猜测,古争可能是一个修仙者!

    三长老年幼的时候,曾经见到过一个修仙者,那个修仙者说话也是这般的云淡风轻,但他给三长老的感觉,跟如今面古争所给的一模一样,都是那么的让人不自在!

    幼年时的经历,早已埋藏在了记忆的最深处,如今突然蹦出来,这让三长老怎么能够不惊!

    古争才多大?这是做调差就已经查出来的事情!可如果他不是修仙者,又怎么能够带来如此奇特的感觉呢?

    面对古争的询问,三长老不敢说出他的真实想法!在他看来,古争既然选择隐藏真实修为,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他如果知道了还要说出来,这不是找不痛快又是什么?同时,三长老的心中也是叫苦不迭,他们这是找了一个什么人啊!找了一个修仙者过来,又让修仙者有些失望,这件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天心派就此消失都不奇怪!

    “古掌门,我去生一盆炭火,咱们来烤几条金鳞吧?听真灵那孩子说,你烤的金鳞味道特别棒!”

    三长老觉得,他必须离开古争去透透气,要不然在这种沉闷的环境中,过不了多久,他肯定会汗如雨落。

    “不了,我今天没有兴致烤金鳞了。杨道友为人还不错,你是他的爷爷,应该也是个好人才对。”

    古争能看出三长老有点怕他,虽然他并不知道确切的原因。杨真灵留给古争的印象,倒是没有什么改变,所以古争也不希望,杨真灵的爷爷是个让他讨厌的人。

    “好人,绝对的好人!”

    三长老陪着笑,气氛诡异的有点不分老幼了。

    “既然是好人,那我就劝你一句,在箱子这件事情上,我并没有你们担心的那么坏,但你们也别想着把我当傻子,也别想着算计我,要不然你们一定会后悔。”

    古争站起身:“我累了,失陪了三长老!如果对箱子的事情,你们已经商讨出了决断,到时候再来找我便是。除此之外,我这几天谢绝见客!”

    古争离开了,院中只剩下了后背都已经湿透的三长老。

    三长老并未在院中多做停留,他立刻去找了杨真灵。

    既然古争对杨真灵的印象很好,这几天古争在雾风岛上,又一直是杨真灵作陪,三长老想从杨真灵那里看看,能不能对古争这个人,了解的更多一些。

    “爷爷,你怎么来了?”

    正在做事的杨真灵,看到三长老到来,急忙向前见礼。

    三长老示意杨真灵不必多礼后,立刻开门见山道:“孙儿,古掌门这个人你觉得怎样?”

    杨真灵的心中很好奇,三长老为什么要这么问,但见三长老神情严肃,他也只好是将好奇给暂时压下。

    “爷爷,古掌门这个人很特别,以孙儿对他的了解,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他虽然有很多秘密,但并不是一个坏人,遇强则强、遇柔则柔,是为人中龙凤!”杨真灵慎重的做出了回答。

    “秘密?你了解他的秘密吗?”三长老问。

    “知道一些。”杨真灵答。

    “什么秘密?”三长老又问。

    杨真灵知道古争的秘密,无非就是他们在海上用非常规的手段捕鱼,他身旁跟着的喵喵,其实是一个妖修。

    “爷爷,属于古掌门的秘密,恕孙儿不能告诉你!”

    从小杨真灵就很怕严厉的三长老,如今敢于拒绝三长老的询问,也算是鼓足了勇气。

    杨真灵本以为三长老会生气,可三长老似乎并不在意这个。

    “你知道古掌门的秘密,古掌门他自己知道吗?”三长老再问。

    “一个古掌门知道,另外一个他应该也知道。”杨真灵想了想道。

    “好,很好!怪不得古掌门对你另眼相看,就连我这个做爷爷的,都从你这里问不出什么。”

    看三长老并没有生气,反倒是有舒了口气的感觉,杨真灵终是忍不住好奇。

    “爷爷,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些问题呢?”杨真灵问道。

    “孙儿,今天爷爷就告诉你,咱们风岛上最大的秘密。”

    三长老将有关‘天心派’,有关箱子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本不应该知道的杨真灵。随后,又将围绕着箱子,发生在古争身上的事情也全都说了出来。

    对天心派真正的历史,杨真灵感到震惊,对古争是修仙者的这件事情,他则是表现的有些激动。

    “是了,是了!古道友如果是修仙者,围绕在他身上的很多谜团,也就能够解释清楚了。”

    激动的杨真灵喃喃自语,他想起了前往昆仑派的路上,古争只身一人营救佟蕊,最后又追杀了魔道中人,龙战广场上更是连赢了蜀山的几个太子党!海上捕鱼所用的手段,以及为什么能够让一个妖修做丫鬟的不凡,一切的一切,都因此有了合理的解释!

    “孙儿果真跟我不同,听了古掌门的真实境界,你的反应竟然不是害怕。”

    三长老摇头一笑,随即又道:“关于这件事情,孙儿觉得应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