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09章 仙厨
    “太上长老,你交代的事情我有转告我师傅,但他说他早已习惯了隐世,且不喜欢跟人结交,联系方式他也没有留下,不过他倒是有说,假如他所担心的乱世出现,该出手的时候,他自然会出手。”

    古争的话说得有点直,可玄奇子听了并没有觉得什么,毕竟隐世的高手,性格都是有点孤僻,如果能轻易相见或者是留下联系方式,他或许也就不会隐世了。

    “有缘自会相见吧!这次见到你师傅,他有没有传你什么东西?”玄奇子问。

    “没有,不过我师傅给我带了一种食修,晚辈吃后修为也算是涨了一大截,如今已是五层后期过半的境地,估计要不了多久便能够晋级成为修仙者了。等我到了修仙者境界后,便能烹饪更高等级的食修,其中自然也包括仙果食修。”

    饶是玄奇子修为高深,可也仍旧是被古争给惊得不轻。

    “小争子,你这修为进展速度,真是让人无语啊!”玄奇子摇头,随即又冲古争笑了笑:“不过,你修为进展的越快越好,早点成为修仙者,不仅能够烹饪更多的食修,我们蜀山一脉的实力也将因此更加的强大!”

    “太上长老放心,我一定会努力!”

    古争说得很认真,玄奇子对有些事情不多过问的态度,让他觉得很舒服。

    “小争子,想见昆仑神石这件事情,由我出面去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一点代价才行,更何况你在龙战广场上,也算是狠狠的踩了昆仑派的面子。”

    “太上长老,关于我这边的事情,你跟玉峰上人说了多少?”

    “我没说多少,只是说峨眉现在的实力,已经能够威胁到佛门排名第三的位置了,并告诉了他,欧阳海是你峨眉派的太上长老。”

    “既然如此,晚辈想将食修的事情,当做是代价给透漏出去。”

    “我也是这么个意思,毕竟你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仙厨,打响自己的招牌,你以后会有很多的资源收获。另外,峨眉跟昆仑的旧怨,趁着这个机会解开也好,本来就是因峨眉塔而起,我建议你再分出一点进入峨眉塔的名额给蜀山,这样也就完美的多了。”

    “可以,就按照太上长老说的办吧!”

    “行,那你静待佳音,让玉峰那家伙等太久也不好!”

    玄奇子来的匆匆,走的也是匆匆,古争的心情也跟着舒畅了不少。

    “到底还是有人好办事啊!”古争心道。

    “玄奇子这老头也算是不错,尽管他也很好奇你的秘密,可他懂得知足!更重要的是,你的逐渐强大,他也越来越把你当做是自己人了,蜀山一脉这种说法,更是常常挂在嘴边了。”器灵笑道。

    “是啊!不过这样也挺好,我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器灵,话说回来,这次在昆仑赢得这些仙器什么的,我是真的不想交回去。”古争道。

    “我知道你不舍得,到嘴的肉没有人愿意吐出去,不过在这件事情上,也要看你怎么坚持,看玄奇子怎么说了。”器灵道。

    祖龙大殿中,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只剩下玉峰上人还在等待着玄奇子。

    如同一阵风刮过,原本没有第二个人的祖龙大殿中,玄奇子已经坐在了一把椅子上。

    “先跟你的晚辈通了通气,这下又该怎么说呢?”玉峰上人似笑非笑道。

    “玉峰,这么跟你说吧!我这个晚辈的身上有很多秘密,曾经蜀山方面想要探究,结果弄的很不愉快!好在这件事情后来化解了,所以对于我这个晚辈,我希望关于他的秘密,你也不要探究,要不然你会得不偿失。”

    听玄奇子这么说,玉峰上人的眉头皱起:“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你给他这样的评价?”

    “我这个晚辈,他是带艺进入峨眉做的掌门,他有一个我也没见过的师傅,他这个师傅的修为境界,应该不比咱们两个低!更重要的是,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仙厨!”玄奇子郑重道。

    “什么?仙厨?”

    玉峰上人不淡定了,仙厨是什么职业他自然知道:“但是,如今是末法时代,几乎上就没有蕴含仙元的食物,仙厨又有什么特别?”

    尽管已经想到了答案,可答案太过震撼,以至于玉峰上人需要再确定一下。

    “咱们的了解,都还停留在盛法时代的仙厨身上,如今尽管没有什么蕴含仙元的食物,但我这个晚辈,却可以用没有仙元的食物,做出能够增加仙力的食修,这一点蜀墟关闭后,在蜀山上我们已经试过了,虽然增加的不是很多,可也抵得上咱们一段时间的苦修。更为重要的是,他如今还没有成为修仙者,一旦他成为修仙者,他所做出来的食修,据说能够很大程度的增加仙力!”

    玄奇子一段话说完,玉峰上人的眉头皱了几皱:“怪不得你刚才会那样说,这样的一个人,确实不好得罪啊!”

    “当然了,要不像欧阳海那样的散修,为什么会甘愿留在峨眉做一个太上长老呢!”玄奇子感慨道。

    “是啊,也怪不得他能吸引一些修仙者,在末法时代,具备这种本领的人,本身就带有强大的吸引力啊!”

    玉峰长老话音一顿,转而问道:“玄奇子,你告诉我这个,目的何在呢?按理说有这样的人才,你蜀山派该独享才对啊!”

    “你这老头,说这样的话有意思吗?我蜀山派就是这么狭隘的思想?告诉你自然是想跟你昆仑派分享了!”

    “哼,不单单是分享,也是想化解龙战广场上的事情,以及峨眉跟昆仑的旧怨吧?”

    “龙战广场上发生的事情,只是几个晚辈之间的较量,你的那些晚辈们虽然输了,可也算因此长了见识,对他们的成长也是一件好事。至于说峨眉跟昆仑的旧怨,都过去这么些年了,当初结怨的那些前辈都已飞升的飞升,作古的作古,还有必要让它延续下去吗?”

    “你说的倒轻松,如果龙战广场的事情,发生在你蜀山派,你会怎样呢?还会像现在这么淡定吗?至于说旧怨,当年峨眉得罪的人是谁,我想不用我说吧?你让我怎么能够轻易释怀呢?”

    当年带着礼品,上峨眉去求峨眉塔名额的人,正是玉峰上人的师傅。

    “玉峰,你往长远了想,跟一个仙厨合作,以后的收益可是会很可观啊!”玄奇子劝说道。

    “你也说了是合作,那么请他做点东西,肯定还要付出不菲的报酬,我们这边也并没有什么便宜可占。”

    玉峰上人摇头,事已至此,尽管他不会太过为难古争,但想凭借仙厨的身份,就化解他心中的怨气,这根本就不可能。

    玄奇子当然也知道,单凭仙厨这个身份,还不足以让玉峰上人消气,可好处不能一下子都抛出来,毕竟贪婪也是人的天性。

    “其实古争这次来昆仑,最主要的目的是想看一看昆仑神石。”玄奇子道。

    “他想看昆仑神石?他要看昆仑神石做什么?”玉峰上人皱眉问。

    玄奇子将古争师傅交代的事情说了一遍。

    “怨气都还没消,他就想要看昆仑神石,真是想都不要去想的事情!至于他的那个师傅,想要看昆仑神石,倒是可以亲自来找我,我也正好可以会会他,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玉峰上人气呼呼道。

    “玉峰,昆仑对于峨眉的怨气,起始于峨眉塔,我想也该完结于峨眉塔了。”玄奇子又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峨眉塔在欧阳海的手中被修复,外加他找到的另外九层塔身,峨眉塔现如今已是二十二层的高塔了,以前的能量战场也能够使用!如果怨气能够了解、龙战广场上的事情也能过去、古争也能如愿以偿的看到昆仑神石,以后峨眉塔的进入名额,也会有你们昆仑几个。”

    “没想到,峨眉塔竟然还有能够使用的一天。玄奇子,就算再加上几个进入峨眉的名额,还是无法让这些仇怨都一笔勾销啊!”

    话虽如此,可玉峰上人的语气,已经没有之前坚决了。

    “玉峰,峨眉塔现如今是二十二层,能量战场只是其中的一个功能,它还处于修复的过程,据欧阳海所说,峨眉塔的第二个功能,尽管仍旧是一个能量战场,可却是一个能够锻炼神念的场所!”

    玄奇子将重磅炸弹抛了出来,玉峰上人的眼睛立刻明亮了起来!神念有多强大,自是不用多说,而能够用来锻炼方法却是几乎没有,一个能够锻炼神念的能量广场,对于修仙者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不过,你也先不要意动,峨眉塔还在修复的过程中,这个修复还需要一点材料,昆仑派如果想要获得进入神念能量战场的名额,在修复这方面也要出力才行,蜀山也同样如此。”玄奇子补充道。

    玉峰上人没有急着开口,皱眉的他在权衡着利弊。

    “暂时我是有些意动,具体的情况也可以跟古争那小子谈谈!但是,他在龙战广场上赢得东西,必须要归还,毕竟那几个人可都是几位太上长老的后人。”玉峰上人道。

    “你糊涂啊玉峰!这些东西,古争是通过光明正大的手段赢得,你如今又要将它们要回去,这是仗势欺人?还是坐地起价?换做你是古争,被人这样对待,你觉得以后的合作,还能不能够愉快?”

    玄奇子声音一顿,随即又道:“该说的事情,我都已经说了,古争这个人,乃至他所代表的峨眉,昆仑方面究竟是要交恶,还是要交好,全凭你来做决定了。不过,有件事情我也可以向你说明,我观古争那小子,并不是什么坏人,跟他坦诚相待,一定会好过耍心眼。”

    玄奇子说完,自顾自的喝茶了,只留下眉头仍然紧皱的玉峰上人,考虑着究竟该怎样处理这件事情。

    对于玉峰上人来说,这次的事情还真是让人纠结,有旧怨也就不说了,古争当众在龙战广场上踩人,这让作为正道魁首的昆仑派,脸面究竟该往哪放?

    可是,峨眉的背后不仅有蜀山,现如今本身也已经强大到了让人无法忽视的地步,更何况古争这个人还是个仙厨,峨眉又有着非常吸引人的峨眉塔,还真是让人轻易不能得罪。

    正如玄奇子所说,要么交善,要么交恶,选择做中间,无疑是最不划算!毕竟很多东西的主权,看样子都在古争的手里。

    片刻之后,一直皱眉的玉峰上人舒展了眉头:“昆仑为正道魁首,当有容人之量才对,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古争这小子,还是光明正大的赢了我昆仑的弟子,这没有什么好说的!”

    “想开了?”玄奇子笑道。

    “没什么想不想得开,你去告诉古争一下,明天祖龙大阵要进人,上午龙战广场上我也要讲话,到时候我会当众称赞他,并给他奖励,你让他有个心理准备。至于说合作的详细事宜,也就在明天上午,我会跟他详谈!”玉峰上人道。

    “厉害!”

    玄奇子大笑,冲玉峰山人伸出了大拇指。

    第二天上午。

    今天中午就要有一批人进入祖龙大阵了,这批人也是这次盛会期间,第一批进入祖龙大阵的非昆仑派弟子。

    偌大的龙战广场上人山人海,广场的正中央也搭起了高台,昆仑派的大太上长老玉峰上人,照例要在今天上午进行讲话。

    吉时已到,玉峰上人在众人的欢呼中登台。

    伸手示意台下欢呼的众人安静,玉峰上人开口道:“诸位道友,又到了十年一度的盛会,每个盛会期间,凡是受邀来到昆仑的道友,都能领取一份资源,然后为维持祖龙大阵出一份力……”

    玉峰上人照例说着往年说过的话,当这些话说完之后,他并没有像往年那样,让昆仑弟子带着第一批人进入祖龙大阵,而是清了清嗓子道:“前天发生在龙战广场上的事情,想必诸位道友都已经知晓,在此我有话要说!”

    玉峰上人的表情很严肃,声音更是为之一顿,台下不少人的眼睛都瞪大了不少,纷纷猜测玉峰上人当众提出龙战广场事件,到底是什么意思。当然,不少人都怀疑,昆仑派这是要跟不知死活的峨眉派算账了。

    “有请古掌门!”

    正在众人猜测之际,玉峰上人朗声道。

    昆仑派的几位高层带头鼓掌,一身新衣的古争从后台来到了前台,站到了玉峰上人的身旁。

    其实接到玉峰上人要嘉奖他的消息,古争也是非常的意外,虽然玄奇子只是让他准备准备,没说让他换上新衣,可为了以示庄重,古争还是做足了领奖的派头。

    另外,得知玉峰山人要嘉奖他的消息后,古争是真的非常开心,既然都当众嘉奖了,他从昆仑派赢的那些东西,玉峰上人自然没有再要回去的可能了。

    玉峰上人再次伸手,示意雷动的掌声停下。

    “一直以来,我都很提倡年轻人之间的切磋,尽管发生在龙战广场上的事情是打赌,可其中仍旧有竞技的比拼!昆仑作为正道魁首,有些时候免不了遭人非议,就像这次发生在龙战广场上的事情,肯定有不少人会想,峨眉派要因此倒霉了,昆仑派肯定会收拾他!”

    玉峰上人声音一顿,转而郑重道:“我今天要告诉大家的是,昆仑派为正道魁首,他也有着作为魁首该有的大度!古掌门凭运气、凭实力赢了昆仑派的弟子,这不仅不是什么做不得的事情,反倒是件好事!古掌门虽然带给了昆仑弟子挫败,可挫败也能够让昆仑弟子更好的成长,昆仑弟子不惧挫败,也拥有愿赌服输的美德!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昆仑派不仅不会为难峨眉,反倒会给古掌门一份嘉奖,奖励这个不得了的年轻掌门!”

    玉峰上人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盒递给古争,然后再次开口:“奖励为五件特级资源,虽然不算多,可重在意义!”

    玉峰上人话音落地,台下掌声又立刻雷动了起来。

    五件特品资源不多吗?可也真的不算少了!如果要用五品资源来换特品资源,十件换一件,都未必换得到。

    本来是件丢脸的事情,可经过玉峰长老这么一说,不仅不显得丢人了,反倒显得昆仑派很大气。

    玉峰上人的讲话已经结束,但他今天嘉奖古争的举动,仍旧成了修炼者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有人说昆仑派这是在作秀。

    也有人说昆仑派这是为了挽回面子。

    还有人说昆仑和峨眉因为龙战广场事件,不仅没有产生仇恨,反倒是化解了以前的怨气。

    总之,说什么的人都有,但唯独没有人再说昆仑派这次丢人丢大了。

    第一批人已经进入了祖龙大阵,古争也跟着玄奇子和玉峰上人来到了祖龙大殿中。

    祖龙大殿中并没有别人,玉峰上人也是担心,事情没有谈妥之前,太多人的人反而容易把事情搞砸。

    “古争小友,年轻有为啊!”三人在大殿中坐定,玉峰上人望着古争道。

    这是玉峰上人单独跟古争说的第一句话,尽管之前在龙战广场的后台也有碰到,但玉峰上人面对古争问候的时候,仅仅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古争明白,那个时候的说话,算是玉峰上人的面子和骄傲使然,如今的主动开口,这是要步入正题了。

    “玉峰上人谬赞了,晚辈也不过是幸运罢了。”古争笑道。

    “幸运也是本事,运气这东西飘渺的很,可却也非常重要。”

    玉峰上人声音一顿,随即又道:“这次让你来的目的你也知道,关于合作的事情,古掌门说说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