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05章 虫子
    女修竟然只给了宋修三分,这让宋修冲她大有深意的笑了笑:“你的味蕾还真是特别!”

    “谢谢宋道友夸奖,你也可以等下位评委点评后,将你和古掌门的酱三仙分给众人尝尝,我觉得大家的眼睛,应该都是雪亮的。”女修淡淡一笑。

    “不用了,这只是比赛,你们三位评委点评完了之后,比赛也就结束了。至于大家分食了我和古掌门的酱三仙后,究竟会有怎样的点评,我们都会当做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不会太放在心上。”宋修言毕,将筷子递给了他所挑选的那个评委。

    “不错啊,他们两个竟然能尝的比较深入,这是对你厨艺的肯定呀!”器灵开心道。

    “是啊,本来我以为,我的那点优势,会被‘酱精’压迫到非专业评委尝不出的地步,可没想到他们还是尝出来了一些,这一点让我感到很欣慰啊!”古争笑了笑。

    “好吃!”

    “真是太好吃了!”

    “多么浓郁的酱香,多么让人沉醉吧!”

    “肉香也浓郁,肉烂可却仍旧有嚼头!”

    “好吃啊,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酱三仙了!”

    “真是让人意犹未尽啊,如果不是不能多吃,我恨不得将这一盘酱三仙全部吃完!”

    宋修挑选的评委,品尝酱三仙的时候,感慨的声音接连不断。此时,终于放下筷子的他,夸张的舔了舔嘴巴,然后望向了刚才说他的那名女修。

    “尝过这道酱三仙后,我仍然觉得,对于古掌门酱三仙的打分,我只有多给,一点也没有少给。你说古掌门的创新很独特,可我还是觉得,这道传统的酱三仙,更加让人沉醉!”

    “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没错,酱三仙中肉味的确也很重要,可我不觉得这盘酱三仙的肉味,就比古掌门所做的差!”

    宋修挑选的评委望着女修,又非常欠扁的笑了笑:“反正我所说的话,对得起我的良心,也对得起我所发现的心魔誓。至于跟你们的观点有冲突,你就当做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心里也就会平衡一些了!对于这盘酱三仙的打分,我给它满分5分,它是我心中无可取代的酱三仙!”

    宋修挑选的评委已经点评完毕,围观的人群中有叹息,也有欢呼。

    “看的让人有些心塞啊!”

    “古掌门的最终得分是9分,宋道友的最终得分是12分,这差距大的让人想象不到啊!”

    “按照规则,输的人是古掌门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赢了人家两次,结果被人家一次就扳回了。”

    “宋道友,快将你做的酱三仙给我们尝尝,我们早已等得望眼欲穿了!”

    “古掌门,让我尝尝你做的酱三仙,哪怕你输了,我也觉得,你做的酱三仙,应该也不会次到哪去!”

    围观的人乱哄哄,可两位当事人却显得很安静,宋修看着古争在笑,而古争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他。慢慢的,宋修脸上的笑容消失,古争的静视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周身如同被针扎了似的不自在。

    “古掌门,你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输不起吧?一直板着脸什么个意思?”宋修问道。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吗?”古争冷笑。

    “我还真不知道,在我看来你就是输不起!可不管你输不输得起,这么多人看着,你是不是该将你的赌注给我呢?”宋修同样冷笑了起来。

    “你觉得,真的是你赢了吗?”

    古争笑得更冷,宋修的眉头皱起,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也随之升起。

    “难道说,他知道我的秘密?要不然为什么会如此的反常呢?不应该啊!”

    宋修心中纳闷,这次他之所以敢跟古争打赌,除了本身擅长做酱三仙之外,便是知道‘酱精’的妙用。如今三位评委都已经打过分,输赢也算是定下了,可古争的反常让他心中发毛,也让他立刻换了一副嘴脸。

    “大家既然都那么期待,我跟古掌门做的酱三仙到底谁的更好吃,我现在就将我的酱三仙分给大家食用,也让大家知道一下,它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美味!至于古掌门的酱三仙,看他如今这种输不起的样子,该是不会让大家品尝了。”

    宋修一脸遗憾,其实他这么做,只是想要‘毁尸灭迹’罢了。

    “慢着!”

    看宋修已经膨胀的足够厉害,古争终于大声开口。

    原本想要过去分掉酱三仙的宋修,心中一咯噔,立刻加快了脚步。

    “宋修,假如你把你做的酱三仙分给别人吃了,今天打赌输的那个人,可就是你了!你真的要毁掉证据吗?”

    古争的话犹如石破天惊,围观的众人立刻惊呼了起来。

    “什么意思?”

    “毁掉证据?难道说宋道友作弊了吗?”

    “这、仅仅只是做个菜,还能怎么作弊?”

    “话可别这么说,你难道忘了事先说过,不能使用案板上没有的辅料吗?”

    “宋道友使用别的辅料了吗?我没看到啊!”

    “古掌门这是输不起吧?”

    “我看不像,古掌门应该不是输不起的那种人!”

    “怪不得评委都打分了,古掌门只是平静的看着宋道友!”

    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一张脸都已经涨红的宋修,张口一声咆哮:“古争,你胡说八道!输不起就是输不起,我将我做的酱三仙,分给别人尝尝又怎样?”

    “你敢,事情没说清楚之前,你敢这么做,我峨眉派定不与你善罢甘休!另外,谁要是在事情没说清楚之前,吃了宋修做的酱三仙,就是跟我峨眉派为敌!”

    古争极为严肃的声音,使得场面安静了下来,众人心中都是一凛,本来只是一个打赌,可看如今样子,一个处理不好,古争就要将它升级成为门派间的冲突。

    “古掌门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是想挑起两个门派之间的争端吗?”祖清波喝道。

    “挑起门派间的争端?你们现在所做的不就是吗?因为峨眉派以前跟昆仑派的过节,你们就将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屡次三番的针对我也就罢了,谁让我是峨眉派掌门。可既然打赌了,就要按照赌约来办事,宋修做出坏规矩的事情,还想着要将证据毁灭,这真是在欺负我峨眉派好说话不是?”古争直视祖清波的眼睛。

    祖清波眉头皱起,转而望向宋修,对于宋修到底做了什么,他并不知情。

    “到底怎么回事?你有没有做什么坏规矩的事情?”

    面对祖清波严肃的质问,宋修暗暗咬牙,事到如今已是无路可退,他唯一希望的便是,古争只是在吓唬人,即便不是吓唬人,他也没有揭穿他作弊的方法。毕竟,关于‘酱精’的记载,他可是在一本年代久远的秘辛上才发现的。

    “笑话,我宋修怎么可能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宋修硬着脖子道。

    “既然你输得起,那么我来问你,传统的酱三仙中需要放料酒,可你拿来的辅料齐全,里面为什么单单只少了料酒呢?”

    “事情仓促,前去拿辅料的同门忘记拿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再说了,辅料中放不放什么,完全就是我的自由!”

    “事到如今,你竟然还不承认!如果你没有作弊,你可敢将你所做的酱三仙中,倒入一点料酒吗?看看你做的酱三仙,究竟会起怎样的变化!”

    “凭什么?你现在都不服气,我还想让大家都尝尝,让他们说说,到底咱们两个谁做的最好吃!你倒一点料酒进来,到底是何居心?至于说变化,它当然会有变化了,它的变化就是味道被料酒所破坏!我不管,我就要让大家尝尝,我相信他们都有双雪亮的眼睛!”

    宋修是真的慌了,端起酱三仙的盘子就要让人品尝,但是有古争先前的警告,原本都很想吃酱三仙的人,纷纷向后退去。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后退,昆仑派的弟子中,仍旧是有两名冲了上去,直接用手捏起酱三仙,放在嘴里便咀嚼了起来。

    “真是太好吃了,从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酱三仙!”

    “对啊,酱味十足,太好吃了!”

    两名昆仑派的弟子边吃边说,古争自然不会再让他们的闹剧进行下去。

    “大家也都看到了,看到他们昆仑弟子是多么的慌乱!如果没有鬼,酱三仙中倒入料酒,根本就不会有表面上的变化,他们现在的行为,不是要毁掉证据,又是什么呢?既然他们昆仑派想要耍赖,这场赌赢的人就是我了!”

    古争径直去拿地上的赌注,但却被祖清波给拦住了。

    “古掌门,事情没说清楚前,你这么做,可是坏规矩的事情!”

    祖清波的表情虽然严肃,可对古争的态度,已比之前的时候好了些。宋修的做法太过反常,而他祖清波,对于作弊这种事情,其实还是比较排斥的。

    “宋修,如果你没有作弊,就按照古掌门所说的做,如果酱三仙的变化,仅仅是口感被破坏,那么古掌门的无理取闹,咱们昆仑派也定会让他给个说法!”

    祖清波此时也很急,虽说昆仑是正道魁首,围观的人几乎没有敢直接说什么的,可从他们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如今他们都倾向于验证酱三仙!假如这件事情,不给出一个说法,恐怕昆仑的声誉要因此受损,而对于声誉这种荣耀,祖清波看的比命都重。

    “好!”

    宋修没有犹豫的答应了,可端着酱三仙往后走的他,脚下一滑,盘子便脱手飞了出去。

    古争冷笑,这一幕他本来能够阻止,但是他并未出手。

    “可惜了,这么好的一盘酱三仙,竟然脏掉了。”

    望着地上沾染了尘土的酱三仙,宋修摇头叹息。

    “哎。”

    “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了。”

    “一个修炼者,竟然能够这么轻易的脚下一滑,这理由也太难以将人说服了吧?”

    “真是让人失望,事先说的真金不怕火炼哪去了?”

    “寒心,真是让人寒心啊!”

    修炼者毕竟不是普通人,他们大多数都要比普通人更加的热血!宋修的一些列举动,终于让有些人,说出了他们平时不敢说的话。

    “古掌门,现在酱三仙已经脏了,再倒入料酒也没什么用。不如这样,我们这边退一步,你们再比试一次可好?”南宫辰开口了。

    “现在说再做一次,等下是不是又想再做迂回,从而彻底化解这场赌呢?反正你们也已经知道,宋修做菜不是我的对手,他如果不作弊,还真就没有赌下去的必要了,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古争根本没跟南宫辰面子,他望向围观众人道:“酱三仙脏了也没关系,你们谁有料酒,可以倒一点上去,看看究竟会有什么惊人的变化!其实也不是非要料酒,普通的酒水就可以。”

    “我来!”

    古争话音落地,早就忍着宋修的罗金开口,从怀中掏出一瓶酒,就要往地上的酱三仙上倒。

    “罗金,别把酒倒完了,等下还用你的这瓶酒,倒在我的那盘酱三仙上,省的有人再说,这是你酒水的问题!”古争提醒道。

    “好!”

    罗金应了声,将酒水倒在了酱三仙上,在这一过程中,宋修曾想要阻止,但他握紧的拳头,最终还是放下了。

    酒水倒在酱三仙上,并没有什么反应,但酱三仙的安静,仅仅只是维持了十秒钟的时间,然后组成酱三仙的那些肉块,竟然如同活物一般抖动了起来。

    “果然有古怪!”

    “这肉块怎么会动?”

    “不对,肉块里面似乎是有什么东西!”

    “到底会是什么在里面呢?”

    在围观众人的惊呼中,原本抖动的肉块又再次安静了下来。但是,一条条如同黑色蛆虫一般的虫子,却从肉块中不断钻出!

    一条。

    两条。

    五条。

    十条!

    当肉块中钻出来的黑色虫子越来越多时,之前抢食酱三仙的两名弟子,顿时呕吐了出来。

    “唔!”

    罗金和女修也是捂着嘴,差点没吐。至于宋修所挑选的那位评委,秽物则是从他的指缝中不断溢出。

    “宋修,你特么的做了什么?”

    “古掌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金和女修,一个暴怒的骂宋修,一个紧张的问起了古争。

    “没事,等下我会给你们解释,罗道友现在将酒倒在我的那盘酱三仙上,看看我的酱三仙,会不会生出同样的变化。”古争说道。

    “好。”

    罗金应声,强忍着恶心,将酒倒在了古争所做的酱三仙上。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都过去了,古争的酱三仙并没有一点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