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99章 想高价收购
    南宫辰正在跟摊主做讨价还价的资源,器灵扫到的时候没觉得太过惊奇,可古争的心则是颤抖的有点厉害。因为,那件资源,竟然是一块龙骨!

    出生在华夏,生来就接受着龙的传人的身份,对于龙这种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神兽,古争不能免俗的,心中有种敬畏,有种说不出的情愫。

    “没想到,竟然能碰到龙骨,本来觉得凡是真正跟龙有关的东西,我至少要进入洪荒才能接触到。”古争心中感慨。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器灵叹息道。

    “嘿嘿。”古争笑了笑,随即又道:“这块龙骨看来必须要得到了。”

    “当然了,先不说关乎着输赢,再怎么说这块龙骨也是高级食材,以后能够用来做更高等级的食修。”器灵说道。

    “南宫兄,看来咱们是要选同一种材料了,其余的摊位我都看过,并没有能跟你所选之物相比拟的东西。”古争笑道。

    “这怎么可以呢?”

    “对呀,这件东西毕竟是南宫道友先发现的。”

    “古道友,你这样可是有点不厚道,君子还不夺人所爱呢!”

    南宫辰都还没有说话,围观的人中便有不少人叫了起来。

    “首先,规则没有限制不能两个人看上一样东西。其次,你们细想一下,一共就六个摊位,满打满算资源总数不够四十件,从四十件资源中,挑选出两件决定输赢的东西,换了是你们,你们觉得除了最好的,还会去挑别的吗?”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其实南宫道友,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规则中才没有对此进行限制吧?”

    “你错了,我没有想到这一点!”南宫辰皱眉道。

    “他说谎!”

    南宫辰的矢口否认,让器灵的声音显得很生气。

    本来古争还觉得,南宫辰这个人行事应该还算磊落,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以至于看着南宫辰那张英俊的脸,他都觉得扭曲了起来。

    “南宫道友,你开这样的玩笑,可是一点都不好笑!”古争郑重道。

    “我没有开玩笑,我的确是没有想到。”南宫辰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

    “行,既然你没想到,那么规矩也没有这么规定,我也看中这件物品了,你说怎么办吧!”

    古争看似平静,心中已是冷笑连连,反正他想着的就是把事情闹起来,如果南宫辰做的过分,也正中他的下怀。

    “你们两个不要挣了,反正我也没决定卖给他,古掌门如果看中这玩意,也可以出价的嘛,你们两个谁出的高,我就卖给你们谁!”

    摊主是个发须皆白,眼神略带阴鸷的老头,此时的他望着南宫辰和古争,笑得那叫一个阴森,如果只看外表,这货很像是个魔道中人。

    “呵呵。”

    南宫辰望着摊主笑了笑:“您老还真是心大,但也别做的太过分了!”

    “规矩是你定下的,我只是按照规矩赚点资源而已,至于说赚多赚少,我自有分寸。”

    老头的修为已经五层后期,虽说南宫辰是昆仑派太上长老的后人,可在绝对的诱惑面前,这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那好吧,既然摊主都这么说了,古掌门也可以参与竞争。不过,既然事情发展到了现在,那么输赢的评判,自然就变成了谁得到这件资源,谁就算是胜利者,你觉得怎样呢?“南宫辰问。

    “可以啊!”古争耸肩道。

    “等一下,你们觉得我赚的狠,但我的这件资源肯定是有它的价值,你们要买我的资源可以,但至少要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让我卖也卖个明白。”摊主老头道。

    “告诉你可以,不过要等到分出输赢以后。”南宫辰道。

    “呵呵,你这是怕我知道它是什么之后,会变得更加贪婪吗?”摊主老头笑了。

    “古掌门,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故意找不愉快,看我抢也来抢了,还是说真的有见识,知道这件东西是什么呢?”南宫辰没有回答摊主老头的问题,而是凝眉望向古争。

    “自然是知道它是什么了,难道你对此有质疑吗?”古争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南宫宗想了想道:“的确有质疑,不如咱们另外起个赌局吧?”

    “怎样的赌局,说来听听。”

    “假如赌局结束之后,你说不出它究竟是什么,你需要额外付给我三十件五品资源!”南宫辰话音落地,四周顿时惊呼声一片,这赌局是越开越大了。

    “南宫,你可要想好,真值得这么玩吗?”祖清波提醒道。

    “是啊南宫,赌的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宋白也开口了。

    “既然要赌,就赌个痛快,我就觉得古掌门是在瞎起哄,古掌门你敢赌吗?”南宫辰直视古争。

    “为什么不敢赌?可如果我说出来它是什么,你是不是也要付给我三十件五品资源?”古争冷笑。

    “这个是自然,到时候你如果说的不对,可又不死心的话,正好泰山派有名的鉴定大师冯泽就在我们昆仑派,可以让他来说句公道话。”

    冯泽这个名字古争听过,算得上是修炼界数一数二的鉴定大师了,为人也是非常的正直。

    “没问题,就按照你说得来。”古争点头。

    “好,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咱们就一人出一次价,轮流着来可好?”南宫辰问。

    “行,你先来吧!”古争做出请的手势。

    “这件资源,我在刚才所给的那些资源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件特品资源‘紫茱萸’,你觉得怎样呢?”南宫辰冲摊主老头道。

    “原本是四件五品资源,现如今又蹦出一件特品资源,看来我的这块骨头,还真是奇货可居啊!”摊主老头笑了笑,随即又道:“南宫道友出的东西,我已经很心动了,但我还是想知道,古道友又能够拿出什么资源呢?”

    “一枚纯净丹。”

    古争的声音不大,但却让原本吵杂的环境,足足安静了三秒钟的时间。三秒钟后,原本的安静,变为了激动的喧嚣。

    “古掌门,你不诚实啊,刚才不是说没有第二枚纯净丹了吗?”

    “对啊,古掌门你怎么能这样,我非常急需一枚纯净丹啊!”

    “古掌门,还有第三枚纯净丹吗?如果有一定要卖给我啊!”

    内劲没有提纯的可是大有人在,古争这第二枚纯净丹的出现,让很多人都想要抓狂。

    “你们可知道,我这第二枚纯净丹,本来要留给自己用的,如果不是为了打赌,我根本就舍不得拿出来啊!换做是你们,拥有这样一枚留给自己用的丹药,你们会告诉别人还有吗?”古争望着围观的众人,无限委屈道。

    “古掌门,我要、我要这枚纯净丹,这块骨头是你的了!”

    摊主老头也开口了,激动的说话都有些结巴,看着古争的眼神如同在看着救星,他的内劲也没有提纯,一枚纯净丹对他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可以。”

    古争微微一笑,从摊主老头手中接过了骨头。

    “怎样?”把玩着玉质般的骨头,古争问向南宫辰。

    南宫辰恨得咬牙,古争竟然如此轻易的买到了骨头!可是恨又能怎样?谁让古争拥有可以让绝大多数修炼者,都怦然心动的纯净丹呢!

    “你知道这是什么骨头吗?”南宫辰冷笑。

    “当然知道,这是一块龙骨,真正龙身上的骨头!”

    古争话音落地,四周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他们的跟古争最初知道龙骨的反应没什么两样。

    “这、这竟然是一块龙骨?”

    摊主老头望着古争手中的龙骨,很想上去再摸上一摸。

    古争也大方,直接又将龙骨递了回去,让摊主老头摸了又摸。

    “真没想到,门派中传了上千年的东西,竟然是一块龙骨!”

    带着一丝留恋,摊主老头又将龙骨递给了古争。

    “别听古道友瞎说,这不是什么龙骨,这是上古异兽狰的骨头!”南宫辰嘲笑道。

    古争眉头一皱,不管南宫辰是真的识货,还是不想输掉而耍赖,这件事情看来都要生出一点小麻烦了,毕竟意见没有统一,也就无法判定输赢。

    “南宫,这真的是狰的骨头吗?”祖清波皱眉问道。

    没有去看祖清波的眼睛,南宫辰肯定道:“当然了,我绝对不会看走眼!”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找冯泽大师来验一验吧!”

    古争这边的话音才刚落地,便听到人群中有人说了句:“冯泽大师来了!”

    古争的视线穿过人群,只见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拄着一根龙头拐杖,在一个昆仑派弟子的陪同下,正在向着这边走来。

    “哼,真是不要脸了!跟在冯泽身旁的那个蜀山弟子,你在跟南宫辰打赌前,他曾被南宫辰附耳低语,然后离开了这龙战广场。”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

    “照你这么说,南宫辰为了对付我,可是谋划的很长远,那个时候就让人去请冯泽了。”古争冷笑。

    “这一点都不奇怪,作为昆仑一脉的太子党,以前的事情就不说了,单是今天,宋白和崔莹都输在了你的手里,他们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所以跟你的赌局,南宫辰已经输不起了。”器灵说道。

    “我希望咱们是想多了,冯泽的名声真的很好,他可别老了老了,却做出什么糊涂的事情。”古争叹息道。

    “哼,如果他不自重,那么一切都是他自找。”器灵冷冷道。

    “诸位,好久不见啊!”

    冯泽的人脉很广,走一路简直就是打了一路的招呼。

    “冯大师,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冯大师,真的是好久不见,上次泰山顶上看日出,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冯大师,等下麻烦你帮我鉴定一个我不认识的资源。”

    周围的人几乎全都跟冯泽打招呼,因为冯泽除了是一个鉴定大师之外,本身还是一个炼丹大师,他在丹道上的修为,比闲云道长还要更高一些。

    “你们这里真是好热闹,刚踏足龙战广场,就听到了这里的声音,然后听这位小友说了这边的一些情况,所以就特地赶过来看看。”

    冯泽说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很慈祥,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坏人。

    “冯大师,你来的正好,这边有一件资源,还需要你来鉴定一下。”南宫辰冲冯泽抱拳道。

    “没问题,先等下再说。”冯泽冲南宫辰笑了笑,随即望向古争:“这位就是峨眉派新晋的古掌门吧?真是后生可畏,年纪轻轻就执掌峨眉,今天在龙战广场也是出手阔绰,实在是让人眼前一亮啊!”

    “冯大师说笑了。”古争笑道。

    “其实我过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看一看古掌门的纯净丹。老朽也算是大半生都浸淫丹道,还从来不知道除了内劲精华丹之外,竟然还有别的丹药能够提纯修炼者的内劲,不知道古掌门能不能将你的纯净丹让老朽看看呢?”冯泽真诚道。

    “纯净丹我已经没有了,一共就只有两枚,一枚被天螺派的罗金道友服用了,另外一枚现在在这位道友手中,冯大师如果要看,需要跟他来说。”古争伸手指了指摊主老头。

    “道友,不知道你能不能让老朽看看那枚纯净丹呢?”

    望着冯泽迫切的眼神,摊主老头咬了咬牙:“你看可以,但只能我拿着你看!”

    “道友,不至于这样吧?老朽人品怎样,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知道,我又不会吞了你的丹药,你尽管放心就好了。”冯泽苦笑道。

    “真的很抱歉,我正好就是那小部分人中的一个!再说了,人心隔肚皮,你如果真的把它吞了,我岂不是悔之晚矣?你要看就按照我说的看,反正你们丹药师最主要就是看丹药的颜色、闻丹药的香味来做判断,不用拿在手里也是一样。假如你要不想看,我已经准备离开龙战广场,回到住处将它消化掉了。”

    摊主老头的戒备,使得冯泽哭笑不得:“好,你就拿着让我看看吧!”

    冯泽皱眉,转着圈将摊主老头手中的纯净丹看了又看,又将丹香闻了又闻。

    “这里面有药石的味道,也有一些蜀墟中常见的草药,可这都是一些一般的东西,它们真的具备提纯内劲的功效吗?”

    “不对,它的主料是什么呢?我怎么没有闻到主料的味道呢?”

    冯泽喃喃自语着望向古争:“古掌门,你这两枚纯净丹是从什么人的手中得到的?你有没有纯净丹的丹方呢?如果你有纯净丹的丹方,老朽想高价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