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93章 刁难
    “天地能量!”

    “这是调度了天地能量啊!”

    “二哥!”

    余下的三人,要么惊恐的喃喃,要么悲痛的呼唤。

    雷牙剑的第二重神通,其中饱含着天地能量的威力,这在对付血光老祖的时候就已经展现过了。只不过那个时候,古争没用动用电芒去攻击血光老祖,毕竟以血光老祖的修为,电芒对其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最大的作用只能是在防守上。但是,对付几个五层境界的修炼者,电芒的威力已是绰绰有余。

    “只要你们乖乖告诉我,我会按照约定放你们一条生路,但如果谁想要做硬骨头,他就是你们的榜样!”古争冷冷说道。

    “呸,你休想!”

    原本悲痛呼唤的男人,狠狠向着古争吐出了一口唾沫,红衣老头的死没有震住他,反倒是激起了他的愤怒。

    “硬骨头是吗?很好!”

    古争剑诀一指,又是凝成股的电芒飞出,缠绕着做硬骨头的魔道中人,直至将他电的燃烧了起来。

    “还剩下你们两个,究竟要生还是要死?”古争问道。

    “我要生,我要生啊!”

    接连死了两个人,吴老三是真的被吓坏了,脸色惨白的他,对着古争大声呼喊。

    “好,要生就回答我的问题。”

    古争脸上浮现出笑容,到底还是有怕死的人啊!

    但是,古争脸上的笑容从浮现到消失,仅仅只是一瞬间的时间,让人没有防备的突变发生了!另外一个看起来同样瑟瑟发抖的人,突然张口对着吴老三吐出了一股绿色口水箭,而这口水箭,非常精准的射入了吴老三的嘴里!

    雷牙剑的第二重神通,尽管能够调动一些天地灵气,但这个调动属于雷牙剑神通本身,古争想要动用它,并不能做到像眨眼一般自如,所以当异变瞬间发生的时候,他根本就来不及阻止。

    “咯咯……”

    吴老三如同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喉咙中发出古怪的声响,身体裸露在外的皮肤,瞬间变成了绿色。

    “你找死!”

    古争怒了,咬牙望着刺杀了吴老三的那人。

    “杀了老三,我就没打算活,你想知道的事情,我看你还是想都不要去想了!”

    刺杀了吴老三的那人狞笑着,浑身的皮肤竟然开始了迅速的溃烂。

    古争没有阻止,魔道中人很多能通过特殊的手段自绝,这他并非是没有听过,遇到这样的硬骨头,很少能有什么好的办法。

    原本困住的四个人,竟然死了个一干二净,古争想要知道的事情,最终还是没能得到答案。

    不过,古争倒也没有怎么沮丧,反正魔道中人的袭击事件,昆仑方面不可能永远不知道,那就让他们自己去调查好了。

    简单的清理了一下战场,也没有收获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古争很快便回到了天心派和天螺派的营地。

    看到古争回来,天心派的人立刻迎了上去。

    “古道友,真是谢谢你了,能够将佟蕊他们平安救回来!”张东亮向古争抱拳。

    “小事,能帮的帮一把而已。”古争淡淡道。

    “古道友,咱们还是进帐篷里说话吧,这边请!”

    张东亮向古争做了个请的手势,他们这边在欢迎古争回来,可天螺派那边,仍旧沉浸在伤亡惨重的阴影里,在外面说话着实不太好看。

    “古道友,真是谢谢你救了我,在你救我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到了营帐之中,佟蕊忍不住询问,在她被古争救下的那段时间里,因为气氛比较凝重的缘故,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谈。

    面对佟蕊的询问,以及张东亮等人好奇的目光,古争将营救佟蕊时发生的事情,尽可能的简化了。

    “这么说来,我们是被他们带到了那个山洞,而古道友将他们都给杀了是吗?”佟蕊又问。

    “是啊,怎么了?”古争反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觉得他们太可恶了,我想亲手杀了他们!”

    佟蕊红着脸,被人从特殊时间带走,又衣衫完整的清醒过来,这种事情想想都让人无比的羞恼。

    “没什么就好,反正他们已经死了。”古争耸了耸肩。

    “古道友,刚才你是不是追杀那些人去了?”

    杨真灵实在是没忍住,问出了张东亮不想让他问的话。

    “你怎么会怎么问?”古争显得很愕然:“他们那么几个人,我哪有追杀他们的本事,我只是去跟踪一下他们,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古争的表情不像说谎,这让杨真灵等人有些面面相觑。

    “古道友发现什么了吗?”张东亮问。

    古争摇头道:“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发现他们似乎是有别的任务要执行,对于天心派和天螺派的骚扰,应该算是到此结束了。”

    对于古争的解释,张东亮等人互望一眼,眼中闪过的都是不信。

    “还以为你是去追杀那些人了,原来不是!”

    帐篷外有声音传来,罗金和上官凤两人也过来了。

    “追杀那些人?你都没有那样的本事,我怎么可能会有呢?”

    听罗金的语气带着讽刺,古争望着他依旧肿胀的两只手,笑得也很讽刺。

    “你、”

    罗金刚想说些什么,但却被上官凤伸手打断。

    “古道友,你是说他的骚扰应该就到此结束了吗?”上官凤问道。

    在古争追杀魔道中人的那段时间里,上官凤跟张东亮也有过交谈,对于古争救回了佟蕊,以及他离开的这件事情,上官凤的猜测跟张东亮的一样。

    “反正我听到的是这样。”古争淡淡道。

    “那就好,那就好。”

    上官凤喃喃,声音没有欣慰,有的只是无奈。

    如果天螺派在此的只有上官凤一个人,那么在跟魔道中人对峙的时候,他早就动用‘九彩幻音螺’了,可他还要带队,使命在身让他有着很多顾虑,也让他承受了深深的憋闷。

    夜晚很快就过去了,不管天心派和天螺派的人如何戒备,这一晚也没有再发生任何事情,不仅如此,就连白天也是一样。

    临近黄昏的时候,距离昆仑派已是不远,古争告诉杨真灵等人,他有点事情需要处理,就不跟他们一块进入昆仑派了。

    古争这次来昆仑派带着任务,‘昆仑神石’又是在昆仑的重地,除了向昆仑派的人申请观看之外,真的是别无他法。

    一开始的时候,古争告诉杨真灵等人,他只是一个散修,就是不想徒增取笑,没想到跟他们还会有后来的交际,如今前往昆仑派便要报明身份,这更没办法跟杨真灵他们一起了。

    古争随便找了个地方,一直呆到了天色黑下来,这才向着昆仑派奔去。

    长长的台阶,巍峨古朴的山门上,龙飞凤舞的刻着‘昆仑’两个大字。

    此时虽是夜晚,但时逢昆仑盛会,昆仑派内一片灯火通明。

    “来者何人,来昆仑派所谓何事?”

    昆仑派山门前,守山弟子向古争发问。

    “峨眉派掌门古争,前来拜访昆仑派掌门无尘子。”古争朗声道。

    “峨眉掌门?”

    两个守山弟子皱眉,相视一眼。

    “还真是稀客,没想到堂堂峨眉派掌门,竟然来我们昆仑派了。”

    “对啊!真没想到这次盛会期间,竟然会有峨眉派的人来咱们昆仑,而且还是堂堂的峨眉掌门!”

    听着守山弟子玩味的话语,古争脸上倒也平静,毕竟峨眉派可是得罪过昆仑派,如今有事到了人家的地头,要是不被嘲讽一下,那还真是怪事了。

    见古争不说话,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两名守山弟子再次开口。

    “如果我没有记错,咱们昆仑派可没有给峨眉派发请柬,峨眉掌门在这时候来拜访咱们昆仑派,不知道是所谓何事呢?”

    “该不会是为了资源吧?难道峨眉掌门是想来我们昆仑派求点资源?”

    两个守山弟子的自说自话,终究还是引到了古争身上。

    “放心,我不要你们昆仑派的资源,我只是找无尘子有要事!”古争严肃道。

    “有要事?有什么要事?”

    “对呀,不会是相见我们掌门,所以找得借口吧?这样的人我们可见多了!”

    两名守山弟子笑着,仍旧是不肯通报。

    “有要事就是有要事,难道是什么要事,我还需要向你们说明吗?你们是什么身份?如果能够向你们说明的,那还算是要事吗?”古争冷笑,随即又道:“话我已经说了,你们要通报现在就赶紧去,如果刁难着不想通报,我现在就回去,日后这件事情的影响出来了,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吃罪不起!”

    原本平静的古争转变了态度,两个守山弟子的脸上尽管挂不住,可也没敢再继续讽刺下去。

    “在这里等着,我进去跟你通报!”一名守山弟子道。

    “正常的通报,十五分钟足以,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二十分钟等不来回话,我就离开这里。”

    在青城派的山门前受到过刁难,同样的事情古争可不希望第二次发生。

    听古争这么一说,前去通报的守山弟子脚步停下,狠狠甩了下衣袖。正如古争所想,他本来也是打算拖延一段时间,让古争好好等待一番,但如今他已不敢这么做了。

    古争在山门外等了大约十五分钟的时间,进去通报的守山弟子,领着一个长脸的中年男人出来了。

    “这位是我们昆仑派的郭执事,掌门如今有要事难以脱身,郭执事负责接待。”守山弟子道。

    “峨眉掌门古争?”郭执事问。

    “正是。”古争道。

    “嗯,跟传言中的一样年轻。”郭执事点了点头:“你有什么要事,可以跟我说,我会代为传达给掌门。”

    郭执事的语气还算可以,但古争的眉头仍旧是皱了皱。

    正常情况下,一个门派的掌门前来,说有要事要找昆仑派的掌门,昆仑派的掌门就算有事难以脱身,也该让一个长老级别的人出来接待,这才能算得上是重视。并且,接待应该是请进山门,奉茶详谈才对,可如今郭执事所谓的接待,仅仅只是问话,还是在山门前对着守山弟子,这其中看不出一点重视的味道。

    “关于魔道的一些事情,来的时候碰巧遇到魔道中人袭击,我抓住了一个魔道中人,从他的口中得知了一点秘密,这个秘密只能告诉无尘子掌门,如果他现在有事脱不开身,我就先行告辞了。”

    古争说走就走,如果昆仑派对峨眉的怨恨,已经到了让他连山门都进不了的程度,那么想要通过正常手段见到‘昆仑神石’,根本就是想都不要去想的事情了,既然如此,留在这里磨嘴皮子也没有什么意思。

    “古掌门请留步,如果这件事情真的需要当面向我们掌门说,这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古掌门需要在我们昆仑派停留一段时间了。”郭执事笑道。

    “可以!”

    古争本就是要进入昆仑派,如今郭执事邀请他进门,他自是不会拒绝。

    “正好这段时间,也是我们昆仑派的盛会,古掌门在这里也不会太寂寞。”郭执事向古争做了个请的手势。

    跟着郭执事进入昆仑派的山门后,没走多远眼前便出现了一些高高低低的房子,周围也变得热闹了一些,路上不时有人走动。

    山门是建在山腰上,昆仑派真正的核心是在山顶上,那里有昆仑派的著名的祖龙大殿,也有昆仑派著名的龙战广场,以及昆仑派别的一些标志性建筑。

    越往山顶走,路上遇到的人也就越多,这些人大多都是来参加昆仑盛会的,一个个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气。

    郭执事将古争带到客房,简单说了一些昆仑派的规矩之后便离开了。郭执事走后,古争也并未在客房久留,他想要去昆仑派的龙战广场上看看。

    昆仑派的龙战广场很有名,其上布置的有仙阵,在盛法时代的时候,它是修仙者们斗法切磋的理想场地。

    现在虽然是晚上,可也是昆仑派的盛会期间,龙战广场也因此非常的热闹,俨然成了一个市场。

    市场上的商人大多数是昆仑派的人,当然也有来参加盛会的那些人,只不过跟昆仑派的商人相比,他们出售的资源都比较少,品质一般也不怎么样。

    古争前往龙战广场,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淘到一些资源,反正郭执事也没说无尘子什么时候能够忙完,古争闲着也是闲着,去龙战广场碰碰运气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