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91章 同归于尽
    佟蕊这个人还不错,古争如今又是跟着天心派,她的失踪就算杨真灵他们不求,古争也会尽力寻找一下。

    在杨真灵求助的时候,古争之所以皱眉,那是因为他正在跟器灵交谈。

    都不知道佟蕊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失踪,想要找到她难度可一点都不小,可如果有器灵的帮忙,通过神念去探查,想找一个人可就容易的多了。

    关于器灵神念的使用,在器灵让古争主导神念体验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他,对于神念的使用,她自身存在着一些限制,不能使用神念帮助古争做太过离谱的事情!但在一些小事上,器灵还是能够动用神念来帮助古争的,就比如当初用神念追踪变异的斑斓飞蚁。

    古争向器灵说了他的意图,而器灵也比较爽快的答应了,只是告诫古争,以后还是少提这些要求,即便她能够这么做,可也有她不方便的地方。

    对于器灵的一些无奈,古争现在也是非常体谅,再说他也快成为一名修仙者了,等成为了修仙者后,他自己也就有神念可用了!虽说那时候的神念,根本不能跟他和器灵结合出的神念体相比,可像是用来寻人的这种小事,还是会非常的实用。

    古争如今的境界是餮仙诀的三层九成,他在这个阶段,已经停留了半年多的时间!而在这半年多的时间内,进入洪荒空间中修炼他没有间断过,增元食修和丹元食修也为自己做过,境界尽管还是三层九成,可也已经算是过了大半,只剩下了最后的一小半,按照他的预测,最迟也就两三个月的时间,他一定会成为一名真正的修仙者。

    神念的探查范围很广,速度也非常的快,古争看到附近有两拨魔道中人。一拨魔道中人有十四个,正在朝着天心派和天螺派的营地进发,另外的一拨魔道中人只有三个,他们正在一处山洞中,商量着龌龊的事情。

    “说了我先来,就是我先来,你小子难道就等不得一会吗?”

    不大的山洞中,一个蜡黄脸精瘦的男人,瞪着另外一个瘦高个的男人。在他们的身后,躺着昏迷的佟蕊和李师妹,而另外的一个妖娆女人,则是盘坐在地上,如同是在调息一般。

    瘦高个狠狠瞪了下蜡黄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管做什么,速度都非常的快,你让我先玩了之后,你有大把时间可以慢慢享用!”

    “你速度快我知道,如果换了平时,你先来就先来了,可是等下咱们也要过去屠营,我哪有多少时间玩个尽兴?更何况,先玩跟后玩的感觉能一样吗?”蜡黄脸不甘示弱道。

    “亏咱们兄弟一场,难道今天要为一个女人翻脸吗?”瘦高个眯着眼睛,恶狠狠道。

    “翻脸就翻脸,难道我怕你不成?”

    面对蜡黄脸的不甘示弱,两人之间陷入了僵局,气氛显得很是紧张。

    不过,紧张的气氛仅仅只是几息的时间,蜡黄脸再次开口道:“难得遇到我喜欢的菜,你为什么就不能先让我尝这第一口呢?亏咱们还是多年的兄弟!”

    蜡黄脸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望着地上的李师妹,显得非常之温柔。

    李师妹不论是长相还是身材,跟佟蕊都没法相比,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蜡黄脸明显就是偏爱丰腴一点的女子。

    “亏咱们还是这么多年的兄弟,原来你一直不知道,她这种身材和长相,正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吗?”

    看着瘦高个痛惜的眼神,蜡黄脸明显一愣:“这我还真不知道,原来咱们喜欢的竟然是一样!但话说回来,你不也不知道我的喜好吗?既然如此,咱们也不要伤了和气,找个妥善解决的办法吧?”

    “你们两个还真是没完没了了,现在可倒好,谁也玩不成了!”原本闭目的妖娆女人,突然严肃开口。

    “你什么意思?”

    蜡黄脸和瘦高个同时转身,问出了同样的话。

    “有人在靠近了,速度非常之快!”

    妖娆女人起身,直接向着洞口奔去。

    “具体的情况怎样?”瘦高个追问。

    “我感应的不是很清楚,赶紧撤!”

    尽管山洞不大,可奈何三个魔道中人在洞口布置了阵法,通过阵法让他们费了一点时间,也让他们看到了御剑飞来的古争。

    “修仙者!”

    三个只是五层境界的魔道中人,顿时惊呼出声,他们根本没想着反抗,立刻便向着三个方向逃窜。

    “去死!”

    空中的古争厉喝一声,向着三人一指,雷牙剑的第一重神通被发动,二十四把缠绕着电芒的剑形虚影出现,以奔雷般的速度飞向逃跑的三人。

    雷牙剑的第一重神通很厉害,剑形虚影能够追击敌人,这在古争对战血光老祖的时候,就曾经展现过。但是,这个强悍的神通也有个弊端,一次最多只能锁定四个敌人!可即便是如此,用来对付眼前的形势也是绰绰有余了。

    三个魔道中人,每个人的后面跟着八个剑形虚影,根本就没等他们分头跑出去多远,剑形虚影跟他们的距离,已经是近在咫尺。

    眼看逃不过了,蜡黄脸男人猛然转身,手中一条镔铁齐眉棍,抡圆了就要将剑形虚影打散。

    “锵锵锵锵锵!”

    金铁交加的声音响成一片,八个剑形虚影被打飞了五个,可蜡黄脸男人的身体,也在抵挡中‘噔噔噔噔噔’的往后退了好几步,一张脸更是涨的成了猪肝色。能以五层初期的修为,抵挡住这么几把剑形虚影,这已是非常不易的事情了。

    “啊……”

    惨叫从蜡黄脸男人的口中发出,最后的四个剑形虚影,他已是无力阻挡,身体上顷刻间便多出了四个喷血的窟窿。

    “扑通!”

    蜡黄脸男人倒在了地上,身上还覆盖着滋滋作响的电芒,死得不能再透彻了。

    第二个被剑形虚影追上的是妖艳女子,五层中期修为的她,身上的血红色袍子是一件低级的仙器。

    眼见逃不过追踪的妖艳女子身体一抖,原本穿在她身上的血红色袍子,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手中,而她的袍子里面,竟然未着寸缕。

    “呜呜呜呜呜!”

    妖艳女子将手中的衣服,如同舞手绢一般的转成圆圈,其上有鬼哭般的声音发出。

    “嘭嘭嘭嘭……”

    原本气势汹汹的剑形虚影,似乎是被圆圈给转晕了,势头顿时有所减缓,并最终被袍子舞成的圆圈给弹了回去。

    尽管借助红色袍子,剑形虚影的第一次攻击被挡住,但血红色袍子转动的速度,已明显慢了很多,妖艳女子的目中更是焦急一片。

    “大人,可否饶奴家一名,奴家愿意为奴为婢的追随大人!”

    妖艳女子望着空中的古争,声音动听的犹如黄鹂,眼波如水中又泛着楚楚可怜,再配上她此时的不着寸缕,真是让人很难把持。

    “不需要!”

    古争冷冷一声,剑诀一掐,剑形虚影终是突破血色袍子的封锁,在妖艳女子的身上,留下了再也无法愈合的伤口。

    正如瘦高个男人之前说的那样,他做什么都很快,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逃跑。但是,他的速度再快,也终究是快不过剑形虚影,也就是在妖艳女子死去的同时,剑形虚影也追上了他。

    “咔咔啪啪!”

    瘦高个男人的身体,突然发出了密集的响声,原本一米八的大高个,瞬间缩成了不足八十公分的样子,成功躲过了后面剑形虚影的刺杀。

    但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立刻掉头飞回的剑形虚影,简直是把‘小矮子’穿成了一个马蜂窝。

    一出手便动用雷牙剑的神通,古争就没有打算留活口,他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的时间,毕竟营地那边,此时应该已经开战,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赶回去。

    轻松斩杀三个五层境界的魔道中人,从雷牙剑上下来的古争,喉咙一甜喷出了一口鲜血。中级仙器很霸道,现如今的古争动用这种神通,想要不被反噬还做不到,这也是他快速杀敌,所必须承受的代价。

    三个魔道中人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东西,除了那件已经被剑形虚影给破坏的血红色袍子。

    血红色袍子虽然被破坏,可对于古争来说还是很有用的东西,至少他可以回去交给角角,当做是修复混沌塔的材料,这毕竟也是一件仙器。

    打扫了战场之后,古争赶紧进入山洞之中,探查了一下佟蕊她们的身体。

    佟蕊她们依旧昏迷,古争探查后发现,她们是种了类似于迷香之类的东西。

    好在这种让人昏迷的现状,并不是多么的难以解决,古争将仙力输入他们的体内,很快就将迷香的药性给逼了出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幽幽转醒的佟蕊,望了望四周道。

    “没时间解释那么多了,现在赶紧跟我离开这里!”

    古争早已结束了跟器灵的神念结合,如今形势究竟怎样,他也不如以前清楚,留佟蕊她们在这边,还不如让她们跟在身旁更合适一些。

    “好的。”

    佟蕊和李师妹也没多问,赶紧起身跟上古争。

    “我带你们,这样太慢!”

    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没跑多远的古争实在有些受不了两女的速度,一拉她们手腕,甩开步伐向着营地那边奔去。

    “想要上昆仑派?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魔道中人的领头,是一个穿着黑衣服的老头,嘴角露着两个獠牙的他,出手非常犀利,天心派和天螺派的弟子,至少已死在他手中四个。

    “我要你死!”

    罗金简直要抓狂,这黑衣老头在他们第一次遭遇袭击的时候就出现过,而他最疼爱的那个徒弟,就是死在了黑衣老头的手中。

    “你要我死?简直就是笑话!有本事你过来啊!”

    黑衣老头好整以暇,说话间又擒住天螺派的一名女弟子,手上绿色雾气一闪,原本还在挣扎的天螺派女弟子,表情立刻变得有些茫然。

    “桀桀。”

    黑衣老头怪笑,张嘴便咬向了天螺派女弟子白皙的脖子。

    “呃!”

    天螺派女弟子被咬,如同不知疼痛一般,在鲜血顺着脖子往下流的时候,发出了舒爽的声音。而吸食着她鲜血的黑衣老头,一双眼睛正在迅速变得血红,整个人也开始散发出一股格外冰冷的气息。

    “混蛋啊!”

    罗金肝胆俱裂,他一直都想要找黑衣老头搏命,但奈何总是被黑衣老头的属下阻挠。

    “我让你还骂!”

    一直纠缠着罗金的那个男人,满脸的络腮胡,身体壮实的犹如黑熊,一双经过炼化的手掌,足足是正常人的三倍大小,其上指甲锋利,骨节粗壮的根本不像人类。此时此刻,罗金的分心,终是被他抓住了机会,他探手抓住了罗金的手腕!

    “咔啪!”

    “啊!”

    络腮胡男人生生捏断了罗金的手腕,引得罗金一声惨叫。

    罗金的反应也算迅速,惨叫的同时挥拳向着络腮胡男人的胸口捣去。

    络腮胡男人出掌一推,化解了罗金内劲的同时,又抓住了罗金的另外一只手腕。

    “咔啪!”

    又是一声脆响,罗金的另外一只手腕也被捏的粉碎。

    “哈哈哈哈!”

    络腮胡男人大笑,控制住罗金双手的他,抬脚便要向罗金的小腹踢去。

    “尔敢!”

    天螺派的两名弟子,此时终是来到了络腮胡男人的背后,内劲外加长剑,齐齐攻向络腮胡男人背后要害。

    “该死的!”

    攻敌所必救,使得络腮胡男人不得不放弃废掉罗金的丹田,单脚撑地的他,双手猛地一用力,竟然将罗金当成是棒槌一般反抡了过去。

    “呀!”

    天螺派的救场的两名弟子惊叫,赶紧收招的他们,被罗金狠狠砸在了身上,全都倒飞了出去。

    “师兄!”

    一直被魔道中人当成重点的上官凤,此时已不敢再犹豫,呼喝一声的他,体表猛的爆出一股红色内劲,原本纠缠着他的三个人被逼退,而他的手也已将腰间的一枚如同黑玉般的海螺摘下。

    “尔敢!”

    眼见上官凤将黑色海螺对准嘴巴,不管是黑衣老头,还是络腮胡男人,表情全都变得有点惊恐。

    “这是你们逼我的!”

    上官凤咬牙切齿,可仍旧是没敢将海螺吹响。

    上官凤没有吹响海螺的胆量,魔道那边也没有再继续动手的胆量了,双方都因为上官凤手中的海螺,暂时停战。

    “你不敢吹响,咱们第一次战斗的时候,你同样也将它拿了起来,可最终的结果呢?”

    黑衣老头尽管语调嘲讽,可眼睛仍旧是死死盯着上官凤手中的海螺。

    “第一次是第一次,第二次是第二次,俗话说只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如果你们现在不滚,咱们就同归于尽!”上官凤扯着嗓子嘶吼。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