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90章 真是太好吃了
    感觉好吃的可不止张东亮一个人,杨真灵和佟蕊尽管没说话,可从他们埋头只顾着吃的样子上不难看出,碗中的食物对他们,真的非常具有吸引力。

    “真的那么好吃吗?”

    罗金皱眉,虽然已经明显是意动了,可嘴巴上仍旧在质疑着。

    “香、甜、酸、糯,真没想到蜜饯蒸出来的‘八宝饭’,竟然会这么的好吃。”张东亮口中咀嚼着食物,含糊不清地说着。

    “关键还是蒸‘八宝饭’的米比较特殊啊!尽管是饭米,可却有糯米的口感,又有特别的米香味,真是一辈子没有吃过这么好的米。”

    杨真灵舔掉了嘴角的饭粒,他的半份‘八宝饭’已经吃完,剩下的只有满目的意犹未尽。

    “错,最关键的不是米,而是古道友的厨艺!他真的做到了咱们本以为做不到的事情,蜜饯事先没有经过泡制,就只是做的时候用了一道内劲,竟然能将酸甜滋味分部的如此均匀,以至于每一口的酸甜度都是一致!而原本非常酸甜的蜜饯经过跟米在一起的蒸制,味道尽管淡了一些,可却有股米香在里面,感觉非常的特别。”

    佟蕊的尽管是完整一份‘八宝饭’,可如今也已被她消灭干净,匆匆放下碗的她,立刻又品尝起了‘鱼干炖莲藕’。

    “古道友,做的这些饭菜,真的没有了吗?正巧我还没吃东西!”上官凤望着古争,终是忍不住开口了。

    “没有了,本来就做了三份,更何况我这里也没有多余的食材。”古争淡淡一句。

    “你没有食材,我们那里带的有,那可都是我们血潮岛上的特产,是带给昆仑派做礼物的好东西。”

    罗金急忙开口,为了能尝到古争做的食物,他决定动用一些给蜀山的礼品,反正那些东西带的也有点多。

    “抱歉,我自己有我自己的规矩,做饭归做饭,吃饭归吃饭,当我开始吃饭的时候,就不会再去做饭了。”

    古争其实也想见识一下,血潮岛上的特产又是什么,可谁让罗金这个人很讨厌,他想吃就让他想着吧!

    “不能破例一下吗?”罗金脸色有些难看,沉声问道。

    “不能。”古争仍旧是淡淡一句,一块鱼干也放在了嘴里,有滋有味的咀嚼着。

    “真是太好吃了!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原本都是我们很熟悉的食材,怎么到了古道友的手中,就能迸发出不一样的味道呢?不管是蜜饯还是鱼干,我也吃过类似‘八宝饭’和‘炖莲藕’的食物,可其中的蜜饯和鱼干,经过蒸制或者炖煮再加工后的口感,完全不能跟古道友做出来的相比啊!那种感觉如同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而古道友做出来的,却好像是赋予了它们一种新生一般!”张东亮冲着古争伸出了大拇指。

    “烹饪的手法不同、对食物的理解不同,就算是一样的东西,也能生出差别明显的滋味,这就是厨艺的高低之分。”古争笑了笑。

    “好吃,真是好吃啊!这藕为什么会这么清香?以至于鱼干上的麻辣味,都没能将其盖住,真是没吃过味道这么好的莲藕了!如果古道友还有这种莲藕,能不能送我一点,我想生吃一下看看,这莲藕本来的味道如何!”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对于佟蕊而言,她对生藕有着特殊的偏爱。

    “可以,正好我这里还剩下一点。”

    古争的手伸进背包,从洪荒空间里,拿出了一截莲藕递给了佟蕊。

    “好喝啊!‘鱼干炖莲藕’这道菜,我觉得精华其所在,还是喝汤!这汤的味道实在是没的说,麻辣鲜香应有尽有,让人意犹未尽!”

    杨真灵放下了碗,碗内干净的犹如涮过一般。

    “好遗憾,如果古道友下次再做什么吃的,务必要让我们也尝一尝,至于食材方面,只要我们那边有,绝对不会舍不得!”上官凤道。

    “可以。”古争应了声。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慢走,不送了。”

    给古争打过招呼后,上官凤便带着罗金离开了,罗金在临走前,深深地看了古争一眼,明显是这次没吃到东西,心中又有些不爽了。

    上官凤他们走后,吃过了东西的古争等人,也没在帐篷里继续留下去,他们来到一块视线开阔的空地上,一边聊天、一边熬夜。

    天虽然很冷,可好歹雪已经停了,天心派的人又升起了篝火,一群人说说笑笑,时间倒也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午夜。

    古争没有跟天心派的人聊多久,闭着眼睛的他,就好像是在打坐一般。

    “师叔,你说会不会出事了呢?”

    杨真灵望着一个方向,脸色显得有些焦急。

    “应该不会吧!这也没去多久,最多也不过五分钟啊!”

    话虽如此说,张东亮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眼睛也望向了杨真灵看的那个地方。

    五分钟前,内急的佟蕊跟一个天心派的女弟子去方便了,按理说现如今也该回来,可是却连一个人影都没看见。

    “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她们离开的时候,张师叔也有交代,让她们别离开太远,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该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天心派的一名弟子开口道。

    “话虽不错,可咱们在路上遭遇偷袭的时候,死去的弟子可有发出过任何声音吗?我就怕他们遇到类似的情况。”张东亮道。

    “在这里猜想有什么用,不方便过去查看,直接唤一声不就得了?我看你们这是关心则乱啊!”

    睁开眼睛的古争摇了摇头,他虽然看似在静心打坐,可其实不然,在这种环境中,怎么可能静得下心,所以周围发生的事情,他也全都知道。

    “对啊!”杨真灵眼前一亮,顿时开口呼唤:“佟师妹,李师妹!”

    静夜中,呼唤的声音能够传的很远,但非常可惜的是,杨真灵的呼唤并未收到回应。

    “你们在这里等着!”

    张师叔和杨真灵的脸色齐变,两人立刻起身向着佟蕊她们前往的方向奔去。

    古争也站了起来,本来想要跟着追出去,可是怕万一营地这边又遭遇袭击,只好先等等再说。

    “话说,佟蕊在你们天心派的身份是不是很特殊?”

    古争开口询问天心派的弟子,毕竟佟蕊的修为只有二层后期,按理说这样的修为,天心派该不至于千里迢迢的带她上昆仑去。更何况,路上遭遇袭击的时候,天心派别的弟子死去,张东亮和杨真灵可都没有如此紧张过!

    “佟师妹的确身份特殊,不过这种特殊不是古道友想的那种。”天心派的一名弟子欲言又止道。

    “我也就是好奇,如果不方便告知的话,不说也罢。”古争笑了笑。

    “古道友也是正派中人,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天心派一名叫温言的弟子,想了想道:“这一次昆仑派盛会不同以往,昆仑派提前通知受邀的门派,让帮忙寻找身具五行体质的修炼者。”

    “五行体质?”古争皱眉,喃喃一声。

    什么是五行体质?古争曾听器灵提到过。

    阴阳五行包罗万象,往简单的说,人的五脏对应五行,往玄奥了说,适合修仙的体质有很多种,其中就包含着五行体质。

    五行分为:金、水、木、火、土,所谓的五行体质,并不是说,要对构成世间万物的五种基本能量都非常亲和,而是只要对其中之一的亲和力,达到一定程度,就算得上是五行体质了。

    五行体质适合修仙,这种人只要成长起来,差不多都是门派中的精英,但这只是在盛法时代的时候,那个时候五行体质的人不算罕见,百十个修仙者中,就会有一个是五行体质。

    可是如今不同,如今是末法时代,具备五行体质的人,前期的修炼比一般人的进展慢很多,打基础所需要的各种资源,也要比一般人多不少,而他们真正显威的时候,却是要等到成为真正的修仙者才行。

    盛法时代的时候,五行体质的弟子是各个门派争抢的对象,可是在末法时代,五行体质的弟子,已是好多门派放弃的对象了。

    就比如说佟蕊,年龄跟她差不多的杨真灵,修为已经是三层中期了,而她的修为却只有二层后期!即便如此,也肯定还是门派在她身上,倾注了不少资源的结果。

    “昆仑派这次寻找五行体质的修炼者,到底是所谓何事呢?”古争又问。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只是听掌门人说,需要五行体质的修炼者,好像是跟‘祖龙大阵’有关,佟师妹是‘火灵体质’,这件事情昆仑那边也已经知晓,所以她万万不能有事啊!”

    温言说话间,不时看着佟蕊她们消失的方向,显得非常焦躁。

    “跟‘祖龙大阵’有关,且昆仑派也已经告知受邀的门派,那么一直跟正道作对的魔道,会知道这件事情可就一点都不奇怪了!既然五行体质的弟子如此重要,昆仑派却不派专人来接,这还真是大胆啊!”古争凝眉道。

    “不知道昆仑派那边是怎么想的,反正我们掌门是说,魔道应该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跟正道作对,毕竟五行体质的弟子,关系着‘祖龙大阵’,而‘祖龙大阵’又关乎着世道的命脉,它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对正邪两道都没有什么好处。并且,掌门人还说,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让我们这些人带着佟师妹前往昆仑派,也会更加的安全才对!但千算万算,还是发生了这么多危险的事情!如今佟师妹下落不明,张师叔他们去了又没个动静,这让我们可如何是好啊!”温言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你也别太着急,张道友他们已经回来了,到时候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古争的五感很强,他已经看到了温言看不到的张东亮和杨真灵,正急急忙忙的往这边跑。

    “不行,找不到人了,雪地上也一点痕迹都没有,就好像她们凭空消失了一般。”回到营地,杨真灵说话的时候,眉头都快拧成了疙瘩。

    “这可如何是好,佟师侄要是找不到,咱们上昆仑之后,肯定要被掌门责罚!”张东亮急的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都什么时候了,师叔还惦记着会不会被责罚,佟师妹的安危就不重要吗?还是说,师叔根本就不关心我们这些人的死活,只要你完成掌门的给你的任务就行了?”

    杨真灵是真的急了,竟然出言讽刺起了张东亮。

    “师侄,你这说的叫什么话?我的任务不就是带着你们平安到达昆仑派吗?既然我在意任务,又怎么能够不在意你们的死活呢?我知道你急,我也很急,可急也不能口不择言吧?”张东亮气呼呼道。

    “反正你那样说,让人听了难受!”

    杨真灵红了眼眶,他和佟蕊的关系非常好。

    张东亮气极反笑道:“行行行,我也不跟你计较,你说怎么办吧?”

    “怎么办?”

    杨真灵被问住了,他如果知道怎么办,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无措了。但是,他的眼睛却在这时突然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一般望向古争:“古道友,你能不能帮我们找找佟师妹?”

    也不怪杨真灵在这时候把古争当成救命稻草,其实在所有人的心中,古争都有点深不可测的感觉。说他是五层初期的修为,可他遇事的淡定以及魄力,着实让人惊讶的很。

    见古争只是皱眉,杨真灵急忙道:“求求你了古道友,如果你能帮我找回佟师妹,我杨真灵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行吗?”

    望着杨真灵期盼的眼睛,古争摇了摇头:“我皱眉不是不想答应,只是在考虑该怎么做,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我会帮你们寻找一下,但能不能找到我可没有把握!毕竟就连她消失的时间,我们都不确定。”

    “谢谢你了古道友,你只要答应寻找,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尽心!”

    “麻烦你了古道友,如果你能帮忙找回佟蕊她们,天心派肯定也会欠你一个人情!”

    杨真灵和张东亮纷纷开口。

    “你们在这里等着,保持警戒!”

    古争话一出口,整个人已像是箭矢一般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