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88章 你究竟何人
    “你呀!”

    看着已经追出去的古争,上官凤狠狠瞪了罗金一眼。

    “我没错,听着他的,也不知道死的会是谁呢!”罗金歪着脖子辩解了句,随即一声大吼:“别弄死了,我要亲手解决掉他!”

    罗金击中的那个白衣老头,早已被天心派和天螺派的弟子给围殴了,饶是他五层初期的修为,可在身中一击的情况下,又被十多个人围住,此时已是血染白雪、奄奄一息了。

    “之前的猖狂哪去了?”

    罗金呼喝,一拳捣向白衣老头的腹部,毁掉了他的丹田。

    “噗……”

    白衣老头喷出一股鲜血,随即狰狞地笑着:“你得意什么?我不过是先一步死去,你也活不了太久,你一定会去陪我,而且很快!”

    “挺能耐啊你!”

    罗金狠狠一脚,又踹在了白衣老头身上,让他在雪地上滑出去了十几米远。

    “说,你们还有多少人?他们现在藏在什么地方?”

    罗金用脚踩住了白衣老头的胸口。

    “呸!”

    白衣老头的一口血沫子向着罗金喷去,罗金闪身一躲,可当他低头再去看地上白衣老头时,却发现白衣老头的七窍中流出了绿色的血液,竟然已经气息全无了。

    “混蛋!”

    罗金惊叫,死去的白衣老头不仅七窍流血,身体竟然还诡异的燃烧起了绿色的火焰,如果不是罗金的脚撤得快,肯定也被绿色火焰给烧到了。

    “师叔!”

    天心派这边,杨真灵央求的呼唤着。

    “好了,别再任性了,这种时候真的不适合追出去。”张师叔语气坚定道。

    “可是如果不追,古道友势必一个人面对两个白衣老头,咱们能够击杀一名白衣老头,这里面都有他的很大功劳!如今明知道他会有危险,咱们却不赶过去帮忙,这是不是有点太不厚道了?”佟蕊生气道。

    “你听谁说他有危险了?计划都是他想出来的,他难道会冒险去追杀吗?既然他追杀,肯定是有他的把握,你们就不要闲操心了!”张师叔不耐地挥手。

    “可如果古道友以为咱们会帮忙,所以才追出去呢?”杨真灵也显得有些生气。

    “你们两个,再这么没大没小的质疑我,等到了昆仑派之后,我一定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你们的师傅!”狠狠瞪了眼杨真灵和佟蕊,张师叔又望向了上官凤:“上官兄,如今该怎么办呢?咱们是继续上路,还是在这里等着?”

    上官凤很郁闷,本意中他是想要追出去,可他毕竟带领着天螺宗的弟子,身份决定他不能冒险。可是,既然按照古争的计划来做事了,无形中众人已算是结盟,如今这种任由盟友冒险的事情发生,他的感觉并不太好。

    “师兄,如果你能耐得住性子一点,咱们极有可能将这三个家伙都留下来,那就不会出现如今这种,让人进退两难的局面了。”上官凤叹息道。

    “有什么进退两难,咱们继续上路就是,那个古安如果没死,自然会追过来,如果他死了。”罗金声音一顿,随即笑道:“死了也就死了!”

    “太过分了!”

    杨真灵和佟蕊发出了相同的声音。

    “过分?有什么好过分的?不自量力,死了能怪得了谁?假如有天我也这样死了,我不会去怪任何人!”罗金冷笑。

    “够了,咱们现在去追!”

    上官凤的声音不容置疑,罗金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只是张了张嘴巴,什么也没有说。

    风雪依旧,只是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上官凤等人并未追到古争。

    “师弟,都追了这么远,还要追下去吗?”罗金望着驻足的上官凤道。

    “不追了,就在这里安营。”上官凤道。

    上官凤也不确定古争是不是死了,只不过假如古争不死,他们这边也好说一点,毕竟追出去了,只是没有追到罢了。而此时此刻的古争,也终于追上了两个奔逃的白衣老头。

    两个白衣老头逃跑的速度尽管很快,可古争如果想要追上他们,早就能够办到了。

    可是,潜在的敌人总是让人觉得麻烦,古争也想看看,他们到底还有着怎样的同伙,是不是以他的实力能够解决!并且,追远一点也有好处,至少不用担心动用什么手段的时候,会被上官凤等人看到。

    “你到底有完没完了?”

    “跟他拼了!”

    两个老头实在是跑不动了,转过头的他们,对古争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其实两个老头的反击,并不是第一次,最初当他们发现追来的人只有古争时,便跟古争有过交手,可惜并未能讨到什么便宜,再加上害怕天心派和天螺派的人还会追过来,所以一跑便跑到了现在。

    “竟然不跑了,难道他们没有同伙了吗?这不可能啊!”古争心道。

    两个老头都只是五层初期的修为,这种境界放在别人眼中或许是高手,可在古争这里,根本就不够瞧。先不说古争拥有各种仙器和仙术,单是在境界上,古争就已经是相当于五层后期的修炼者了。

    内劲乱飞,卷的雪花纷纷扬扬。

    两个老头越战越心惊,最初简短的交手已让他们生出一种,古争不容易对付的感觉!如今真正的交手更是让他们却发现,古争不是不容易对付,而是他们根本就对付不了!鬼魅般的步法,外加超高的战斗技巧,再由境界上所带来的压制,根本就没跟古争过招几次,他们便已经全部挂彩了。

    “你究竟是何人?”

    嘴角溢血的一名白衣老头尖叫,同时手中弯刀削向古争脖子。

    “等你死了,去问阎王吧!”

    古争身形一晃,开山掌反切白衣老头的脖子,只听得‘嘎巴’一声脆响,白衣老头脖子一歪,栽倒在了雪地上。

    “去死!”

    另外一名白衣老头怒叫,挥手洒出了一片如同粉尘一般的绿色光点。

    古争一动念,得自灵剑宗的‘狂风宫扇’便已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呼!”

    古争一挥手,一股旋风凭空生出,卷着飞雪和那些绿色光点,一股脑的笼罩在了白衣老头的身上。

    “啊……”

    白衣老头惨叫,慌乱的在雪地上狂奔,在他的身体上,凡是被绿色光点沾染到的地方,全都有绿色的光线,从内部向外投射而出。至于他的身体上,没有沾染到绿色光点的地方,却诡异的燃起了绿的火焰,整个人迅速变成了一个发光体,但却仍旧在雪地上狂奔着。

    白色老头死的很快,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他整个人已被烧成了一片灰烬,风雪不知道将那堆骨灰,卷到什么地方去了。

    “魔道的手段,看起来还真是挺残忍。”古争喃喃一声。

    “是啊,要不是他们体内种有禁制,生死全在一念之间,我还能通过让他们说实话,来知道一些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如今咱们算是白追了这么半天,他们有多少同党还是一无所知。”器灵说道。

    “追了这一路,竟然没有见到他们的同党,这点也颇为出乎我的预料。我想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咱们被调虎离山了,天心派和天螺派的人,如今正在遭遇着危险,第二个可能,这三个家伙本来就没有同党,毕竟他们跟之前天心派和天螺派遭遇的魔修并不是一批。”古争分析道。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器灵问。

    “回去,去找天心派和天螺派的人。”

    “古争,你不会还在惦记着他们的安危吧?”

    “算不上,只是想回去看看情况如何,然后再做决定。”

    天螺派和天心派并未遭遇什么危险,古争回去的时候,已经安顿好的他们,正在吃东西。

    “古道友,你没事这真是太好了!”

    见到古争回来,杨真灵率先迎了上去。

    “古道友。”

    张师叔和上官凤也迎了上去,只不过脸上都带着一丝尴尬。

    “真不错,咱们怎么也算是盟友吧?我追出去的时候,你们竟然都不过去帮忙?”古争冷笑。

    “古道友见谅,我们毕竟不是一个人,有众弟子们的安危需要考虑,然后只是一犹豫,便已经失去了你的踪影。”张师叔赔笑道。

    “古道友勿怪,我们的犹豫只是一瞬间,随即我跟张道友便下令去追你了,只不过古道友的速度太快,我们追了一段时间没能追上,也只能是在这里安营,等待古道友回来了。”上官凤之前决定在这里停下,就是想着万一古争回来也好有个交代。

    “是吗?”

    古争不置可否,径直走向了呆在营地中一动未动的罗金,他可以不怪这些人不追上去,但罗金不按照约定来做事,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给我个解释。”古争盯着罗金的眼睛道。

    “古道友,这件事情是罗师兄的不对,希望古道友勿怪,下次万万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上官凤说话很客气,形势也由不得他不客气。

    古争是追着两个白衣老头离去的,如今回来的他是毫发无伤!上官凤可不相信古争是在半道上,拐到了别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追下去,即便他想这样,估计那两个老头也不肯。

    如今已是跟魔道扛上了,如果再得罪古争,天螺派前往昆仑派的这一路上,势必会是雪上加霜!关于这一点,上官凤在古争没回来的时候,就告诉了罗金,所以面对古争的直视,罗金心中尽管不服,可也没敢再出言顶撞。

    “上官道友,他可是你的师兄,用不着每次他做错了什么事情,就由你来替他道歉吧?”古争望了眼尴尬的上官凤,随即又望向罗金:“我知道你心中不服,我也不想听你道歉,但有件事情我要说明,如果你对约定有异议,你可以提前提出来,但你如果答应了,再不按照约定来办事,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罗金一张脸涨得通红,被人当着门中弟子的面威胁,这是他之前从未想到的事情,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可古争背后的上官凤拼命眨眼,这让他将想说的话,生生咽在了肚子里。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

    古争再次开口,之后三秒罗金并没有说什么,他便走回了天心派的营帐区。

    “古道友,这是给你准备的一间营帐。”

    张师叔赔着笑,将古争领到了一座营帐跟前。

    “晚上有什么安排吗?”古争问。

    “安排的有巡夜弟子,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昨晚就是这么过来的。”张师叔道。

    “明晚就能到昆仑派了,这最后的一个晚上,大家还是别睡了,聚在一起,发生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听古争这么一说,张师叔点了点头,随即便下去通知了门中弟子。

    张师叔刚走,杨真灵和佟蕊便结伴来找古争了。

    “古道友,之前没有追出去,你不会怪我们吧?”

    “我们是想追出去,可一切都要听杨师叔的命令才行。”

    杨真灵和佟蕊,一人说了一句。

    “我没有怪你们,因为我知道你们做不了主。”古争笑了笑。

    看古争没有生气,一直都有些紧张的佟蕊,显得颇为兴奋:“古道友,你刚才真是太威风了,当着天螺派那么多人的面,训斥了他们的领队,他们的人还没有一个敢吭声,这真是让我想也想不到啊!最初见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就是一个,受了欺负也不敢吭声的散修呢!”

    “有吗?”古争愣了下。

    “当然有啊!你是不知道,你训斥罗金的时候,我生怕他会不受,然后引发一场战斗,毕竟他那个人,一向都是脾气暴躁、蛮横无理。”

    佟蕊仍旧很兴奋,感觉就像是古争为她出了气一般。

    听了佟蕊这么一说,古争也是心中感慨,一切都是实力在起着作用,实力够硬,自然也就有底气,做很多事情也就理所当然,大不了开打就是了,反正古争也不在乎。

    “还有,我们的张师叔,对古道友也是顺从的很呐!即便是面对天螺宗的上官凤,我都没见他这样过。”杨真灵摇头笑道。

    “他们之所以会这样,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实力,另外一方面自然是我有用处,这种顺从只是审时度势,换在我的身上也一样会有。”古争淡淡道。

    “只顾着说话,古道友也还没吃东西吧?我去给你拿点东西吃吧!”佟蕊道。

    “不用了,几顿不吃东西也没什么了。”古争摇头道。

    “小蕊要给古道友拿的东西,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干粮,那可都是我们雾风岛的特产,平日里是吃不到的。”杨真灵道。

    “既然是平时吃不到的东西,又是你们雾风岛的特产,看来我要尝了尝。”本身也算是一个吃货,古争顿时来了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