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84章 挑战
    眼见冯长老师徒两人一时争执不下,古争微微一笑道:“两位先停一下,是不是只要做顿像样的美味,你们就不用再争执下去了?”

    冯长老师徒望着古争,同时把头点了点。

    “我这边是没有品质合格的食材,不过蜀山有啊,只要冯长老跟我在蜀山逛一逛,我觉得肯定会有合格的食材让我做出美食。”

    逛蜀山,便是古争想要趁机来做的事情。

    蜀山很大,很多地方即便说是原始状态都不过分,毕竟修炼者不会像一般人那样,对生态有着严重的破坏。并且,很多古争眼中的好食材,在修炼者眼里,可能都不认识,也可能只是能吃的野菜罢了。

    对于古争而言,蜀山就是一片很有探索价值的‘原始森林’,不过可惜的是,蜀山并不是让人随便乱逛的,就算是分支门派的弟子也不行。

    “你想要逛蜀山寻找食材,这一点虽然难办,但也并非是不可以。”

    冯长老声音一顿,似乎是拿定了主意:“想逛蜀山也行,不过你一定要听话,不该去的地方别去,不该碰的东西别碰,不要给我惹出什么麻烦来。”

    古争心头一喜:“前辈放心,你交代的我都已经记下了!”

    “还有,我不能跟你去,就让我的徒儿洛潇跟你一块去吧,她是秦晚霞长老的外孙女,也是自此蜀山派进入蜀墟的弟子之一,逛蜀山你需要听从她的指示。最后一点,只能是你跟着她去,无愁就留在这里陪我下棋吧!”

    让无愁长老留下,古争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带外人逛蜀山本来就是违规的事情,带人多了自然是更加不好。至于说洛潇这个小道姑,冯长老直接点出了她的身份,是不是在提醒着他什么呢?

    “喂,发什么呆?你还想不想去找食材?”洛潇问道。

    古争微微一笑:“当然想了,走吧!”

    古争跟着洛潇离开了藏剑峰,但每走几步,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洛潇说话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换换衣服就来。”

    丢下一句话,洛潇立刻离开了。

    望着洛潇的背影,古争心中笑了笑。

    排名盛会的时候,洛潇也有在场,古争有看到过她,只不过当时是一扫而过,根本就没有留意。要不是洛潇今天出现在古争面前,古争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忘记。

    如果不是冯长老点出了洛潇的身份,这一路无话古争也不会多想,既然冯长老点出了她的身份,那么她的态度则代表着有点不友好了。

    “洛潇是秦晚霞的外孙女,秦晚霞收了青城派的好处又没办成事,心中应该是对我有些意见,跟秦晚霞的外孙女同行,她的态度又不太友善,还是多长个心眼的好。”古争暗道。

    洛潇说换衣服只是个借口,此时的她已经来到了秦晚霞的住处。

    “外婆,我在我师傅那里看到古争了。”

    见到秦晚霞后,洛潇直接开门见山,并把在冯长老那里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冯汉生为他破例让他逛蜀山,这也不算是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你就带着他去逛吧,不过,一路上都发生了什么,你回来告诉我就是了。”

    秦晚霞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甚至连波澜都没起,这着实有点出乎了洛潇的预料,按照她的理解,外婆可是一个言而有信、睚眦必报的人,既然已经收了青城派的好处,可却没有办成事,应该来说不会轻易就放过峨眉,小刁难之类的必不可免才是对的。至于说她洛潇,自然是跟外婆同仇敌忾,所以看古争也就各种很不顺眼,只不过表面上没有表现出多少罢了。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似乎是看穿了洛潇的心事,秦晚霞宠爱地冲着洛潇笑了笑。

    “是有一点了,不过外婆能如此放得开,自然是有您老人家的理由。”洛潇挽着秦晚霞的胳膊,撒娇般地笑了笑。

    “鬼丫头,你这是在说外婆小肚鸡肠咯?”

    秦晚霞以手指轻点洛潇的眉间,惹得洛潇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丫头,在你看来,这个古争是个怎样的人呢?”秦晚霞问。

    “他是个人物,但他在排名盛会上,故意隐藏实力的做法,还有他的张扬让我讨厌。”洛潇直接做出了回答,褒贬都有。

    “他是来自外面世界的人,不像是你平日里所见的那种,入世很少的师兄妹,用一点手段在排名盛会这么重要的地方,确实也不算什么。”秦晚霞摸了摸洛潇的头发,语重心长道:“丫头吶,这看人呀,不要只看表象!”

    “外婆,感觉你好像很看好他,他究竟有什么不同呢?如果只是年轻有为,你应该不会这样?”

    洛潇眼中泛起狐疑,在她的心中,外婆可是个很高傲的人,论辈分比古争还大,即便古争是年轻有为,常理中外婆也该是以长辈评价晚辈那般,而不该像是今天这样,如同是在说平辈之人,脸上表情又是颇多唏嘘。

    “不同?”秦晚霞喃喃一声,显得略微有些失神,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不过,她的眼睛瞬间又恢复了神采,似乎还有丝狡黠在里面:“丫头啊,他是有很多不同,现在咱们蜀山的人也想多了解了解他,外婆也是刚刚收到消息,古掌门似乎还拿过几个美食大赛的冠军,所以他有好厨艺你也就不用奇怪了,这样算不是很不同呢?年纪轻、修为高、厨艺好,要不要给你找个这样的道侣呢?”

    “外婆,您怎么扯到我身上了!”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毛,洛潇只差没跳起来了。

    “外婆说的是真的呀。”秦晚霞似笑非笑道。

    “外婆,丫头还要带古争去逛蜀山,这就先走一步啦,等逛完蜀山再来向您汇报!”不想在什么道侣问题上纠缠下去,洛潇直接跑了出去。

    刚出门没多远,洛潇的目光便狐疑了起来。

    “难道外婆是不想让我多问,故意拿道侣的事情让我自己走开的?毕竟她知道我烦人说这事,好吧,姜还是老的辣呢!”洛潇转头,气呼呼地跺了下脚。

    古争等得时间不算久,洛潇再回来的时候,将道袍换成了一套相对近身,更方便在山林中穿梭的衣服。

    不得不说,洛潇被道袍隐藏的身段,特别的凹凸有致,古争看了一眼,便将目光移到了别处。可即便是这样,仍旧是惹来了洛潇的一声冷哼:“敢穿出来就不怕被人看!”

    “你误会了,我不是不敢看,也不是偷偷摸摸的看,只是觉得一直盯着看不好。假如你非要觉得,我看往别处是虚伪,非礼勿视是不尊重你,那我也可以‘真性情’一点,‘尊重’你一点!”

    一个小丫头片子,古争也不想跟她一般见识,话中尽管用力说出两个词语,但却没有真的就那么做了。

    并且,古争也感觉到他自身的一点变化,似乎在外面的世界,不管是为人还是说话,都跟面对修炼者的时候有些不同。就比如刚刚发生的事情,如果是在外面的世界,古争可能都懒得跟一个女的说这些的。

    最初发现这些不同的时候,古争还有跟无忧长老交流过,无忧长老觉得这很正常,毕竟修炼者的世界,本身跟外面的世界就是有很大不同的。如果还像外面世界中的那样,在修炼者的世界中,乃至修仙者的世界中都是要吃亏的,该忍的时候得忍,该不忍的时候也一定不能忍,毕竟他是一派掌门,面子这种东西该争还是要争的。

    “你……”洛潇被古争的话气得一时有些语结,不过很快她就微微一笑:“可以啊,你还真是牙尖嘴利,还好排名盛会的时候我已经见识了,要不然还不被你气死?走,上路吧!”

    洛潇不想在穿着上纠结下去,古争自然也不想,两人从藏剑峰一侧的小道往下走,前往蜀山的后山。

    藏剑峰为蜀山最高峰,顺着陡峭的山道每走多长时间,便到了另外一座山的山顶上。

    四周云海升腾,翠柏冷杉随处可见。

    “我可以在这四周逛一逛吗?”古争问道。

    “如果你想要多逛几个山头,这里就不要逛太久了。蜀山一派也有几个喜欢厨道的前辈,他们有时候也会来后山搜罗一些食材,这座山算是后山的外围,被人踏足的次数也最多,所以你想在这里找到不俗的食材,只怕是多想了!”洛潇的态度已经平和了很多,但话中仍带着一点嘲讽感觉。

    古争也没吭声,径直向着一个方向走去,那里一个巨大的树冠,显得非常醒目。

    蜀山山脉中松树很少,但那个树冠却是一颗松树的,且从树冠上判断,这颗松树至少要两人合抱那么粗,树龄肯定在千年以上。

    “松花粉,普通食材。”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

    “这里的松花粉能不能让我采点,我只需要一钱,这能够用来做菜。”古争道。

    “你想的美!松花粉有美容养颜之功效,是炼制‘美颜丹’不可缺少的药材,你该不会不知道吧?别说是一钱,就是一厘都不能给你!另外,不单单是松花粉不能让你采集,凡是药材都不能让你采,这些都是属于蜀山派的资源。只有那些真正的野菜,你才能够挖一些来用!”

    一钱松花粉并没有多少,每天从这棵松树上被风吹走的都不止这个数,可谁让洛潇不爽古争,稍微涉嫌违规的东西,古争都别想得到。

    洛潇得意地望着古争,她本以为古争会有些不爽的,可谁曾想古争竟然点了点头,貌似对她说的话还很赞同。

    古争继续寻找,没走多远他便再次停步了。

    “晨露菜次等食材。”

    低于次等的食材,除非是古争要求,要不然现在的器灵都已经不报了。

    “这棵晨露菜我可以挖了它吧?”

    古争指着冷杉树下,微微挂着点露水的一棵小青菜。

    “不行,这同样是药材,是炼制‘百灵丹’用的!”

    如果不是古争开口,洛潇根本就不认识那棵就像韭菜一样的野草。她还没有刁难够古争,自然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就得到食材。不过她并不知道,所谓的‘晨露菜’其实是古争编的,那根本就是一棵野草。

    “百灵丹是什么?”

    古争的嘴角挂着一丝嘲讽。

    ‘百灵丹’是洛潇随口编出的东西,一愣之下的她,颇为不悦道:“百灵丹是蜀山特有的丹药,这不是你该打听的事情!你难道望了离开前,我师傅让你不该问的别问吗?”

    “这样啊?”

    古争声音一顿:“那么下次再到一个地方,那里如果有你们蜀山的药材,你就直接跟我说,省的我说出来了,你又说不可以。”

    “到个地方,我就跟你说下,那我还不得累死?”洛潇翻了翻白眼。

    “我会问你的,不用让你主动来说。”

    古争说话间,继续寻找了起来。

    又是片刻的工夫,停步的古争开口了:“这方圆五米之内,有没有你蜀山的药材啊?”

    看都不用看,洛潇知道此地没有蜀山的药材。作为冯长老唯一的弟子,她可是经常初入后山的,也负责着一些看护药材的工作,蜀山后山哪有生长着的药材,她的心中跟明镜似的。

    可如今古争问了,那他应该是发现了什么食材,洛潇要好好看一下,继续刁难他一下。

    “它、它、它、它!它们都是蜀山的药材,至于叫什么名字你就别问了,说了你也不知道!”

    洛潇把觉得可能是食材的野草点了三棵,为了保险起见,她还点了一棵有些可疑的树苗。

    “只有这些吗?”

    古争似笑非笑,他所看中的食材,还不是这个小丫头片子能发现端倪的。

    果然,古争话音落地,洛潇警惕的眼神在四周扫了扫,觉得实在没可能有什么像样的食材了,这才把脑袋点了点。

    古争也没再说什么,径直走到一棵老柏树的下面,那里有一片翠绿的苔藓,苔藓中间开着一朵一点也不起眼的小白花。

    古争走到小白花的旁边,两根手指将小白花掐住,眉头随之微微皱起。

    “该死的!”

    洛潇暗骂一声,古争如今的模样明显是使用了内劲,能让修炼者使用内劲来采一株小白花,只能说明这个小白花有着比较发达的根系。

    一株外面花朵只有小指甲盖大,又没有外露花径的花朵,但却有着发达根系的植物,它想必是不凡的!

    在洛潇睁大的眼睛中,古争生生从那朵不起眼的小花下面,抽搐一跟足足有半米长、小指粗细且洁白如玉的草根。如果不看粗细和经营程度,这跟古怪草根的形状,倒是跟茅草根挺像,也是一节一节的。

    这根洛潇不认识的草根,名字叫做“冰糖地梅’,它除了比较罕见之外,食材等级更是达到了普通,至于它的生长年月,至少已有千年。

    并且,‘冰糖地梅’非常的罕见,是药材也是食材,别说是洛潇不认识,就算是峨眉派的那些太上长老也都不认识,要不然此物也不可能长到现在,早被人采了去了。

    不理会洛潇的震惊,古争直接提着‘冰糖地梅’一抖,同时仙术控土诀施展,其上带着的那些泥土顿时掉的一点都不剩。

    拿出随身带着的一块湿布,古争包住‘冰糖地梅’一撸到底,随即便折下一节放在嘴巴里。

    “嘎吱……”

    非常清脆的声音从古争口中传出,就如同是咬了一口萝卜,而随着古争嘴巴的嚼动,一股甜甜的香味也弥漫了起来。

    “这是什么?”

    小心再小心,竟然还是让古争找到了食材,洛潇气得牙痒,但表面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谁知道它是什么,我觉得它能做菜就对了,你要不要尝尝?”

    表面上同样也没什么,但古争心中却是在冷笑,本来不想跟着小丫头片子一般见识,她是她总找麻烦,那就必须要解决一下了,由着她性子胡来,后面还怎么好好寻找食材?

    “要,为什么不要!”

    洛潇没有丝毫犹豫,既然食材已被古争找到,不吃白不吃。

    表面上没有丝毫异样,古争掰了半节‘冰糖地梅’给洛潇,实在被他掰掉的这半节,已是动过了手脚。

    ‘冰糖地梅’很奇妙,看起来通体洁白,其实细看之下会发现,它一共是分为了两种颜色。一种的透明度高一点,一种透明度略低,两种细微的差别,分为一节一节的交叉。透明度较高的那种,其味酸中带甜,这也是它名字中‘梅’字的来历,至于透明度略低的那种,其味甜如冰糖,古争吃的就是甜如冰糖的这种。

    洛潇拿到的只是酸中带甜的半节,且被古争用控水决动了手脚,凝聚了酸味的净化。

    看古争刚才吃的香甜,洛潇将‘冰糖地梅’放在口中便是用力一嚼。

    “冰糖地梅’在洛潇的口中爆浆了,气味如同老陈醋一般,直窜洛潇的鼻孔。

    “咳咳……”

    洛潇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口中的‘冰糖地梅’也喷了出去,即便她是修炼者,可在猝不及防之下,仍旧是被那种醇厚的酸味,刺激的差点没挤出眼泪来!

    “为什么会这样?”洛潇不咳之后,凝眉望着古争。

    “这种食材非常奇特,好心人吃到后的味道是甜的,心眼坏的人吃到后的味道是酸的,你是不是总想着刁难我,所以吃到了东西口感酸爽无比呢?”

    古争脸色很严肃,根本就不像是在说笑。

    洛潇也不傻,顿时想到了些什么:“是不是你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

    “明人不说暗话,是,我也不想再废什么话了,这次来找食材,我自然是有好处,但找的食材也会分你一点,回去还会给你们做好吃的。假如你还想刁难我,那么抱歉了,我现在就转身回去,这里发生的一切我也会告知冯长老。”

    古争声音一顿,冲着显然有些发呆的洛潇咧嘴一笑:“不奉陪了!”

    “你给我站住!”

    洛潇的确是被刚才古争的一番话给吼愣,长这么大都没被人吼过的她怎能受得了。

    “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凭什么?”

    古争仍旧向前走,而洛潇则是身形一晃,立刻拦在了他前面。

    “你有什么好嚣张的?除了耍心机和告密,你还会什么?你觉得你修为很高?你不过就是二十几岁修为四层后期,还是碰巧服用了天材地宝,我们蜀山弟子不是没有二十多岁修为到达四层的,我也是四层境界,尽管只有四层初期,可我比你小,我今年才十九岁,等我到你那个年龄的时候,我修为不会比你差!”

    洛潇是真的生气了,浑身颤抖的她,说起话来都有点语无伦次。

    “你这是什么逻辑,我是碰巧服用过天材地宝,可是你呢?如果不是门派用各种丹药来帮助你提升,你能在这个年龄有四层初期的修为?至于说什么到我这个年龄,修为不会比我差多少,这样的话有什么意义呢?等你到我这个年龄的时候,我修为已不知道到什么境界了!还有,你说我耍心机,你的屡屡刁难难道不算是心机?有什么不能一开始就说明白,而是我在我已经找食材的时候才开始刁难?至于说告密,你既然做了,有何必在意这个呢?”

    古争的眼中有毫不掩饰的嘲讽,一口气说了很多。

    “我要挑战你,你没有胆子接受?有本事就把修为压制在四层初期,也别用你那什么‘流星仙步’和仙器,看我不打到你求饶!”

    洛潇已经被气的不讲道理了,她将背后的利剑抽出指着古争。

    “竟然要挑战我?竟然还想打到我求饶?行啊!既然是挑战,输赢怎么说?”

    古争真不想生气,但也是被气乐了,假如是一个男人提出这样的要求,古争绝对会送他四个字厚颜无耻。

    “要是你赢了,这一路上我不再刁难你。可如果是你输了,你以后见到我都要低眉顺眼的!”洛潇恨恨道。

    “可以,来吧!”

    古争点头答应,伸手也把背上的剑拔了出来。这把剑仍旧是送给古安的那把,后山之行就算没有什么猛兽,有把利器在手开开路什么的也不错,在等着洛潇换衣服的时间,古争也会去将这把剑带来了。至于说他的那把仙器唐墨,则仍旧是放在洪荒空间中的。

    “看招!”

    洛潇身子一侧,半月形的内劲便随着挥剑削向了古争。

    “斩!”

    古争手中利剑一挥,内劲将半月形内劲劈出一道口子的同时,人已踩着飘渺幻身术向着洛潇冲去。

    洛潇说不许使用‘流星仙步’,缥缈幻身术的速度尽管不慢,可比所谓的‘流星仙步’差远了,古争倒也不担心洛潇因此说他违规。

    “锵……”

    本就距离的不远,古争往前一冲,洛潇也便仗剑相迎,两人的武器重重撞在了一起。

    古争没打算跟洛潇磨叽,武器撞在一起的同时,他便以‘落叶剑法第六式’对敌,古怪的内劲从剑上透出,如同磁铁一般将洛潇的剑吸住。

    洛潇眉头一凝,想要努力挣脱,但却于事无补,这落叶剑法的第六式所产生的吸力,实则是双方之间的内劲抗衡,如果洛潇的内劲没有古争强悍,那么她的武器将极难挣脱。

    “锵锵锵锵……”

    金铁交加的声响不断传出,古争的手臂在画着圆圈,而洛潇的手臂也被动的跟着做出相同动作,她的武器将要被古争利剑上的内劲给卷得脱手而飞了。

    “撒手!”

    古争大吼,洛潇的内劲不敢分散,可占据着优势的他却是敢的!不管再怎么压制修为,但他体内的所谓的‘内劲’,其实是仙力,这种更加浑厚的力量,在两力相角的之时,不是内劲可比拟的。

    “嘭……”

    洛潇也推出一掌抵消古争的内劲,但她手中的剑却不出预料的被古争给挑飞了。

    根本不给洛潇机会,古争的身影立刻飘忽了起来,手中利剑频频攻向洛潇。

    “手臂!”

    “腰部!”

    “大腿!”

    “脖子!”

    没有了武器,身法也没古争的灵动,根本打不到古争的洛潇,根本就是被古争绕着打的。而古争仗着‘落叶剑法’的精妙,每次要攻击洛潇的哪个部位,也都会提前报出名称,并且还没有虚报,简直就是指哪打哪。

    不过,这只是一场比试,对方又是个小丫头片子,古争自然是没有真的去伤害她,每次都是把剑身当做直尺一般打上去。尽管只是把剑当直尺来用,可用上了内劲在里面,也仍旧很疼。

    洛潇毕竟还是个丫头片子,哪经得起古争以仙技这样虐待,没几下便被打懵圈了,完全就是顾此失彼的在招架,且眼泪也都已经流了下来。

    又抽打了洛潇几次,古争质问:“服不服?”

    “服,我服了,哇……”

    之前洛潇还只是流泪,这下是真的痛苦出声了。

    看洛潇放弃了抵抗,也说了服,古争也便收手站在了一旁。

    原本挺好看的一个小道姑,如今被打的皮肤一块青来一块红,还站在那里哭鼻子,这让古争不由得自问,是不是下手有点重了?不过,这个念头只是在心中一闪而过!

    重吗?一点都不重,这只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罢了,要是真在实战之中,就刚才的那会工夫,她都已经不知道死了几次。

    “既然服了,那咱们继续上路?”

    赌局已经结束,古争的话也没有之前那么冷了。

    “嗯。”

    洛潇仍旧在哭,答应的声音低低的,其中满满的都是委屈。

    古争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往前寻找食材。

    洛潇在蜀山也算得上是‘皇亲国戚’,古争教训了她一顿,倒也不怕她回去说去。毕竟这是一场切磋,他也已经手下留情了,更何况这事他还站在了理上,他不信以冯长老的为人,会护短到那种不堪的程度。

    至于说其他人那里,古争也管不了那么多,不管洛潇之后打算怎样,眼下他要先收获到一些食材再说。蜀山的后山也真是一处宝地,根本没走多久就碰到了松花粉和白玉地梅,他很期待之后还会收获到什么。

    古争在前面走,小声抽泣的洛潇跟在身后,她这次可真是被打击的不轻。

    本以为古争压制了修为之后,她完全可以仗着蜀山精妙的剑法胜过对方,可哪曾想对方的剑法和步法,都是超乎想象的精妙,直接就将她给完虐了。

    活了十九岁,洛潇在蜀山就是小公主一般的存在,没有受过什么气,跟人切磋也没有输的这么惨过。当所谓的傲气被古争狠狠拨开之后,强烈的挫败感不仅让她看清了一些现实,也让她像一个正常的十九岁女孩一样,哭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望着古争只顾寻找食材的背影,已经不哭的洛潇咬了咬牙,她本以为都已经说了服了,古争即便当时没有安慰两句,之后也该安慰两句的吧?可是这一切竟然都没有,即便是她师傅冯长老,再把她惹哭了之后都要妥协的,可在古争这里哭竟然没用,这让她原本已经灭了的火气,又再次升起了一点。

    “哼,等着瞧吧,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真当我好欺负?”

    尽管在对着古争的背影咬牙,可洛潇并未发现,被古争狠狠挫败之后,她竟然没有像之前那样,觉得古争怎么做都不顺眼了。

    古争不知道洛潇在想什么,他只知道现在的感觉真不错,没有了洛潇刻意的刁难,仅仅只是又走了两里多山路,他便收获到了两种次等的野菜。

    古争瞟了眼洛潇,心中暗道:“希望你不要来招惹我,咱们和平相处多好吧!”

    “我饿了!”

    古争才刚生出希望,洛潇便如同有了感应一般立刻出声了。

    “那咱们休息一会,我这边带的有几个水果。”

    从藏剑峰出发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洛潇在此时说饿,倒也不算过分。

    “我不要吃水果,我要吃你做的东西,你在路上抓了一只兔子,应该就是打算用它来做午饭的吧?”

    洛潇摇头,拒绝了古争递来的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