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83章 不可思议
    得到仙技‘落叶剑法’后,古争苦于没有好剑、没有欠收拾的对手,一直都没有施展过。可是现在,一把好剑在手,欠收拾的对手又站在对面,可古争却不能尽兴的施展‘落叶剑法’,这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因为收拾司徒乘威,在服用了风速食修之后,已不需要太多的其它手段了。

    战斗开始,两个人都向着对方冲去,场下瞬间惊呼一片,因为古争脚下如同踩了风。

    “天呐,这是怎么回事?”

    “我眼睛花了吗?这是什么速度?”

    “这绝对不是常人能够拥有的速度,不,这是连五层后期都不具备的速度!”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古争修为是差了司徒成威不少,可他拥有这样的速度,别说是司徒成威了,只怕是任何一个五层后期的存在,在这样的场景中遇到他都是要输的!”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场下彻底炸锅了,古争的速度已达到了让五层后期强者都看不清的地步。

    “该死!”

    司徒成威脸上豆大的汗珠瞬间涌现,再也看不到了之前的轻蔑和自信,他明白这么快的速度,究竟代表的是什么!

    “天罡三十六斧!”

    果断放弃进攻的司徒成威,将两把板斧舞成了一片光幕,妄图通过防守来寻找机会。

    板斧挥过,内劲乱飞,司徒成威将自己打造成了一只,让人无法靠近的‘刺猬’。

    一般人在这时候,通常都会选择暂避其锋,但古争完全不需要!风速食修的效果加身,司徒成威的动作乃至劲气,在他的意识中都是被放慢了的,他想要切入司徒成威的劲气防御,有着很多条路,他想要破掉司徒成威的狂斧乱劈,同样也有着很多种方法。

    化为一阵风,古争轻松切入了劲气的乱流之中,手上利剑一挺,外放的劲气直取司徒成威咽喉。

    司徒成威收斧自救,劲气尽管只是打在了他的斧头上,但也成功破去了他的狂斧乱劈。已经来到近前的古争,仗剑又刺向了他的胸口。

    “来得好!”

    司徒成威心头大喜,古争的速度是快,可修为的差距在那摆着,他的力量根本就构不成什么威胁!敢以构不成威胁的力量近身作战,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电光火石之间,司徒成威的板斧碰到了古争的剑,立刻变招的他,想用一只板斧将利剑压下的同时,以另外一只板斧,直斩古争的头颅!

    “找死!”

    司徒成威的杀招,古争自然明了,怒喝一声的他,以‘落叶剑法第七式’破敌。

    ‘落叶剑法第七式’为巧劲,当板斧触碰到利剑的刹那间,利剑滑溜的如同抹了油,它逃脱板斧的压制,反倒直取司徒成威咽喉!

    “呔!”

    司徒成威大叫,千钧一发的关键时期,他将横扫古争脖子的板斧变招,生生阻挡住了古争刺向他咽喉的利剑。

    可惜,一招落后,步步受制!

    迅疾如风的古争身形移位,手中利剑刺在了司徒成威的脸上,司徒成威反手自救,古争又将利剑刺在了他的腰上,然后又在移位时,以内劲点中了他的咽喉!

    残影移位,剑花翻飞,完全就是一幅虐着打的画面。

    战斗仍旧在继续,古争也仍旧在飘逸,可场下的人都已经看得沉默了。

    古争不可能在赛场杀了司徒成威,要不然只是这片刻的时间里,司徒成威已经死了好多次,在绝对的速度下,他跟司徒成威间的那点修为差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明眼人都能看出,古争已经把司徒成威打懵,如果这时候古争杀了司徒成威,那便是故意杀人,是不可原谅的事情!而司徒家的家主司徒正良一直没有喊停,也许是希望古争杀了司徒成威也未可知!

    “还不认输吗?”

    古争已经抽身站在了远处不动,而一身是血的司徒成威,仍旧惯性使然的乱劈乱斩。

    “司徒成威!”

    裁判长老大吼,其声音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将懵圈状态下的司徒成威唤醒。

    “扑通……”

    被唤醒的司徒成威直接倒下了,瞪大眼睛、身体在轻轻颤抖着。

    刚才被古争绕着打的片刻时间里,司徒成威经历了人生中最为恐怖和绝望的一段时间。

    怎么打都是输,但又不愿放弃的执拗,使得司徒成威一直在坚持着,直到坚持成为了无意识的惯性。

    如今终于解脱了,什么都不愿意去做的司徒成威,只想就那么躺着。

    “在场的各位,我怀疑古争服用禁药!”

    司徒正良起身,怒指赛场上的古争。

    “不错,肯定是这样子的,要不然他的速度为什么会那么快!”

    “绝对是这样的,除了禁药,还有什么能让四层后期完虐五层后期的东西?”

    “我们要公平!”

    “对,我们要公平!”

    青城派和司徒家的人都叫了起来。

    “按照规矩,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内劲的丹药为禁药。”

    “能够提升速度的丹药非常少见,能够将速度提升到古掌门这种程度的,更是匪夷所思。”

    “尽管比赛规则中,只是将短时间内提升内劲的丹药视为禁药,但其实是泛指所有破坏比赛平衡的丹药,鉴于古掌门速度太过诡异的缘故,这场比赛的输赢现在还不能宣布,古掌门也必须就这件事情,对大家做出一个解释来!”

    裁判长老的声音很大,原本吵杂的场面也变得安静。

    “解释是当然要给出的,我之所以能有这么快的速度,那是因为我修炼了一种名叫‘流星仙步’的功法。”

    古争话音落地,场面再次沸腾了起来。

    “功法?怎么可能!”

    “如果真有这样的功法,那也肯定是仙技级别的!”

    “别开玩笑了,做为修炼者,体内没有仙力,又怎么可能修炼仙技呢?”

    “也许这种仙技,不需要仙力也能够修炼呢?”

    “我感觉不太可能,他应该就是服用了禁药!”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古争身上,其中有质疑,更有贪婪。能让四层后期的修炼者,完虐五层后期存在的步法,这对于修炼者们而言,无疑是有着致命般的诱/惑!

    “不要想打这种功法的主意,它除了施展后对自身反噬极大之外,还有就是它为‘无字天书’。”

    “前段时间我去了一趟天山,摧毁了一个魔门余孽的计划,当我离开天山的时候,遇到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前辈。”

    “老前辈说我为这世道做出了贡献,然后以手指点在了我的眉心处。等我醒来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会了这‘流星仙步’,但‘流星仙步’该如何传人,这是连我也不知道的事情!”

    古争说话间,眼神扫过四周,特别留意了蜀山那边。

    蜀山的长老中,有人的目中也有贪婪,但更多的是震惊和质疑,至于说蜀山掌门秦浩天,他的眼神除了思索之外,并没有什么太过明显的变化。

    “天山中发生的事情,我多少听到了一些,古掌门确实摧毁了一个魔门余孽的计划。”

    “到底是怎么回事?被摧毁的魔门余孽计划,又是怎样的呢?”

    “如果古掌门所言非虚,能够一指传功的老前辈,修为只怕已达到了化神返虚的境界!”

    “化神返虚的境界?这会是正道的哪位前辈呢?”

    “我觉得不可能,这应该只是古掌门为了掩饰服用禁药所说的谎话,化神返虚前辈的传功?这太过匪夷所思了!”

    “我觉得也是这样,我们应该要求检验!”

    “对,要求检验!”

    古争的谎话,让那些目光贪婪的人,眼中多出了不少忌惮,但他们仍旧想要求个明白。

    修仙者是修仙者三个阶段的统称,这三个阶段分别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化神返虚。而一个接受过化神返虚前辈传功的人,想要打他的主意,事先就得先掂量掂量了。

    “为了验证古掌门所说的话,我要对古掌门进行检验,看他是否是服用了禁药。”

    “为了公平起见,我和裁判长老共同检验!”

    一直没有说话的秦浩天,这时也终于开口了。

    身为蜀山掌门,秦浩天的话自然不会有人反对,他将和裁判长老一同对古争进行检验。

    如果服用了能在段时间里提升实力的禁药,通过内劲检验是能够检查出来的。

    古争的确服用了禁药,但他一点都不怕检查,食修之法太过特别,内劲修炼者想要看出端倪,根本就是痴心妄想,除非是修仙者级别的存在,而且一般的修仙者也查不出来。

    古争明白,裁判长老提出检验的目的可能要单纯些,但秦浩天身为蜀山掌门,之前一直都没有说什么,惟独在要检验的时候才开口说话,其目的应该是要看看他体内,是不是有着仙力的存在,毕竟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事情,如果用仙力来解释,会更加的恰当一些。

    不是修仙者,却拥有着仙力,这是足以让正邪两道震荡的一件事情。古争不想做小白鼠,所以动用食修之法,其实就是想给人一个检验他的机会!

    有器灵的存在,别说仙力外放这些人看不出,就算是他们以内劲检查,也同样不会发现什么端倪,除非又来一个像欧阳海那样的修仙者,不过现在古争也不怕了,真被发现,大不了暴露欧阳海的存在。

    有欧阳海在,这些人敢不敢动自己,还得掂量下,毕竟一个盛法时代就存在的老牌散修,顶尖的返虚境界散修的威胁,就算是蜀山也不敢忽视。

    还有一点,秦浩天检测过后,古争也可以更加直接的看到蜀山的态度!

    裁判长老的内劲巡视了古争的身体,什么也没有发现的离开了。

    秦浩天的内劲巡视了古争的身体,同样也没有什么发现。

    跟裁判长老不同,秦浩天的内劲在离开之后,他冲着古争笑了笑。

    秦浩天的脸上极少会出现笑容,他对古争善意的一笑,倒是也古争多少有些意外。

    本来古争以为,像秦浩天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至少在检查的时候不会规矩,他会趁机在自己的体内搞一些小动作,以此来做更加清晰的判断,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古掌门,我看好你。”

    笑容之后,秦浩天冲古争点了点头,留下一句话便走了。

    “检验结果想必大家已经看出,但我仍旧是要公布一下,在古掌门的体内,我们并未发现服用禁药后的那种变化,所以这场比试胜利的一方是峨眉。”

    “按照三局两胜的赛制,司徒家已经输给了峨眉,还有最后一场比赛,请问司徒家还要不要继续?”

    伴随着裁判长老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司徒正良身上。

    古争的检验结果大出预料,司徒正良早已瘫在了椅子上,如果只从形体姿势来看,他倒是跟服用风速食修后的古争差不多,只可惜他一点也不享受。

    “不需要。”司徒正良摇头,整个人都失去了精气神。

    “峨眉派,你们还有要不要继续挑战?”

    这次裁判长老询问了,之前两次没有问,结果峨眉两次做出让人出乎意料的决定,就是裁判长老,也不知道峨眉会不会一鼓作气,再继续挑战,提升名次。

    “不用了!”

    风速食修还有一定的时间,对战紫云宫未必会败,不过紫云宫之前总算帮过他们一次,已经拿到了第三名,对古争来说足够,没必须继续下去。

    “本裁判现在宣布,此次蜀山分支的排名为:第一名,灵剑宗,拥有进入蜀墟名额五个。第二名紫云宫,拥有进入蜀墟名额四个。第三名峨眉派,拥有进入蜀墟名额四个。第四名司徒家,拥有进入蜀墟名额一个。第五名青城派,拥有进入蜀墟名额一个。至此,本届蜀山分支排名大会到此结束!”

    排名盛会结束了,峨眉无疑是最大的赢家,这是非常出乎意料的一个结果。在某些人看来,峨眉本该是垫底、本该是要被取消资格的,可结果峨眉却拿了一个第三名,还拥有着跟第二名一样的蜀墟名额,实在是让人唏嘘不已。

    这次排名大会,古争这个原本不被人看到的掌门,彻底的火了,一个二十多岁的掌门,一个四层后期的修炼者,一个接受过化神返虚前辈一指传功的人,一个阴险腹黑、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排名盛会结束,距离蜀墟开启还有七天的时间。古争一连三天都呆在住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谢绝会客的他,专心化解流星仙步所带来的‘反噬’。而在此期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盛会结束后的第四天,古争带着无愁长老再次前往藏剑峰。

    上次从藏剑峰离开的时候,冯长老曾要求古争,盛会结束以后,必须要再给他做顿好吃的,古争今天过去就是为了完成这个约定。

    “行啊小子,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竟然成了这次排名盛会最大的赢家。”

    上次在一起喝了酒,又被古争的煎五彩羽雀蛋所折服,不羁的冯长老早就不管古争的身份,直接以小子相称了。

    “运气好罢了,藏剑峰下的赌约、青城派实力大减,这都是晚辈意料之外的事情。”古争微笑道。

    “得了吧,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这些难道单纯的都是运气?”

    冯长老白了古争一眼,然后又道:“小子,我很好奇,既然你们拥有这样的实力,当初为什么要来找我帮忙呢?”

    “实力归实力,可如果没有前辈帮忙,面对精心谋划的青城派,峨眉连展露实力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峨眉这次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前辈是功不可没,这不,我今天来就是要来好好的感谢前辈一下!”

    古争的话让冯长老眼睛一亮:“你要给我做什么好吃的?我可告诉你小子,为了等你履行这个承诺,老夫已经四天没吃东西,就指着这一顿了!”

    “哈哈……老冯,你有点出息行不行?”

    无愁长老笑了,他那一脸嫌弃的样子,完全忘了自己也是这么的没出息。

    冯长老冷哼:“我不管,谁让他做的东西好吃呢!小子,你倒是说啊,今天究竟是要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按理说冯长老帮了峨眉大忙,古争该大鱼大肉的款待他一番才对,可惜他不比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有些东西出现在他面前,还是会惹来不必要的怀疑!所以鸡呀鱼呀的这些,还是能省则省吧!

    “今天我要给前辈做的是蛋炒饭。”

    “什么?蛋炒饭?你小子可真抠!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甚至让秦晚霞都恨上我了,你小子竟然给我做蛋炒饭?我告诉你,一碗蛋炒饭别想把我打发了!”

    冯长老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看样子十分火大。

    “老冯,相信我!没有什么怨气是一碗蛋炒饭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碗!”

    无愁长老拍着冯长老的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是这样的前辈,大鱼大肉是不错,可是我没有食材啊!再换句话说,食材好,味道才能极致,我这次要做的蛋炒饭,不管是蛋和米,得来都非常不易,味道也绝对差不了!”

    听了古争的话,冯长老似乎想起了什么,眉眼间的怨气瞬间消失,且还自说自话了一句:“看来我那徒儿说得不错,一道菜中,食材的优劣,其重要性远超我的想象!”

    “老冯,咱们来下盘棋吧,等着掌门做菜你会觉得很煎熬的!”

    “也是,我想要直接吃到,不想要望眼欲穿的等待。”

    “前辈,其实不用去外面下棋的,我做蛋炒饭很快。”

    古争明白,无愁长老这是怕冯长老看出什么端倪,但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个。有器灵在,冯长老还看不出他用了仙力。

    “不,我还是去外面等着吧!”

    冯长老决心已定,他跟无愁长老立刻前往了屋外。

    屋内只剩下了古争一个人,倒也落得个清净。

    米是来之前就已经蒸好的,这省去了古争不少的时间。

    热锅,倒油。

    油热好后,古争将米和蛋同时放入锅中,这是自他自创厨艺蛋炒饭后,第一次做得大份蛋炒饭,一锅的量足足能够分成五大碗。

    古争一心二用,控火诀和控水决两种仙术同时施展,控火诀控制火候,控水诀控制着锅里的蛋液,直到其成型。

    蛋香和米香自锅中升起,古争翻炒的很快,锅中的米粒全部分散,每一粒米都包裹着一层黄金般的蛋液,看起来格外好看。

    跟当初相比,古争这次的蛋炒饭所用时间更短,这自然跟修为的提升、仙术的提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屋外两人的棋局刚开始,屋内古争的蛋炒饭也已经出锅。其实,两人摆棋子的时候都是心不在焉的,屋里屋外也就是十几米的距离,香味完全将他们笼罩。

    都没等古争喊,两人在古争盛好蛋炒饭的时候,便已经冲入了屋内!盛饭时铲子和碗的轻微碰撞声,听在他们的耳中,根本就是春雷滚滚。

    米粒完全分散,每粒都包裹着蛋液,阳光从窗口照在蛋炒饭上,使其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屋内没有丁点的油烟味,有的只是蛋炒饭散发的诱人清香。

    “这真的是蛋炒饭?”

    冯长老的话并非是看着古争在说,而是捧着一碗蛋炒饭说得。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吃掉你!”

    如同面对仇人一般,咬牙启齿的冯长老,立刻将一勺子米放入了口中。

    “嫩、香,太好吃了,这蛋炒饭、这蛋炒饭……”

    慌乱吞咽着口中的食物,冯长老的目光四下里一扫,果断将碗中的勺子丢掉,抓起一双筷子来,以带着残影的手法,将蛋炒饭一个劲的往无底洞般的口中划拉。

    一碗蛋炒饭,冯长老吞入腹中的时间,绝对不超过五秒钟。

    “老冯,你这样吃蛋炒饭真的好吗?这不是猪食,而是美味啊!”

    无愁长老多少有些不爽,这样品尝古争的美味,让他觉得很是糟蹋。

    没理会无愁长老骂他是猪,一碗蛋炒饭下肚的冯长老,眼眶竟然有些泛红。

    “我想起我娘了,每个人的记忆中,可能都会有娘之厨味,这种记忆被封藏八十年了,整整八十年了,我又清晰的记起了儿时的那种味道,这对我来说很珍贵!”

    冯长老虽然没哭,可泛红的眼眶同样是真情所致。

    古争本来是端着蛋炒饭的,可他又把蛋炒给放下了。不为别的,只为让冯长老吃个尽兴!

    “我也不吃了。”

    看古争都把碗放下了,无愁长老也放下了碗。

    “干嘛呢?娘们唧唧的!雪中送炭挺好,锦上添花我可不领情!”

    冯长老白了无愁长老一眼,示意他吃了就是。

    “哈哈……”

    无愁长老笑了,也不在说什么的他,专心享受起了美味。

    其实有的时候,自己做的菜,未必非要自己吃了才能开心,就好像现在这样,古争静静的看着无愁长老和冯长老,他们一个吃的津津有味、一个吃的回味无穷,这同样也是一种让人愉悦的享受。

    “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香?”

    冯长老在吃第二碗蛋炒饭的时候,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声,突然从外面响起。

    如同一阵风似的,屋内闯入一个漂亮的小道姑。

    小道姑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皮肤欺霜赛雪的很是白皙,五官精致的一张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明亮。

    古争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漂亮的小道姑竟然让他想起了太极道的那具艳尸,都是美到了有点过分的那种!

    “长得如此漂亮,第一眼却让我想到了一具尸体,假如被她知道了,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古争在心中有些想笑,而小道姑则是狠狠地瞪着冯长老:“师傅,你竟然吃独食!”

    “是啊,为师吃了独食!”

    冯长老头也不抬,仍旧扒拉着碗中的蛋炒饭。

    “哼,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

    小道姑琼鼻皱起,径直将桌子上的蛋炒饭端走了一碗。

    片刻间发生的这一切,使得古争甚感无语,从对话上来看,这两人是对师徒,可他们的对话也的确是奇葩了点。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一碗蛋炒饭。”

    “香,真的好香!”

    “香油的香味,鸡蛋的香味,米饭的香味,可为什么这些香味,都让我觉得很是不同呢?

    “每一粒米的外面都包着蛋液,且受热的程度极为均匀,要不然不会呈现出这种程度的金黄!”

    如同吐槽一般,捧着蛋炒饭的小道姑没有急着去吃,反倒像是在研究。

    “怪不得之前冯长老曾自言自语‘看来我那徒儿说得不错,一道菜中,食材的优劣,其重要性远超我的想象’,这小道姑应该也是个爱做菜的人吧?”古争于心中一笑,随即开口提醒:“再只是研究,蛋炒饭可就要凉了。”

    小道姑看了古争一眼,同样对他皱了皱琼鼻,这才将一小勺蛋炒饭放入口中。

    漂亮的眼睛瞬间睁大,小道姑明显是被蛋炒饭的味道给惊到了。

    一口饭炒饭下肚,小道姑的视线落在了离锅最近的古争身上。

    “真是太好吃了,这蛋炒饭是你做的吗?”小道姑问。

    “是的。”

    “没想到峨眉掌门竟然还有一手好厨艺,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蛋炒饭了,先不跟你说话,等我吃完了再说。”

    小道姑匆匆一句,立刻开始她的体验美食之旅。

    闭着眼睛细细品味,享受那种独特的香味萦绕在唇齿之间,一碗蛋炒饭吃得小道姑点了好几次头。

    小道姑吃的慢,冯长老吃的更慢,两人几乎是同时放下碗,又同时将手伸向了最后一碗蛋炒饭。

    “你想干吗?”

    冯长老开口,如今他的手跟小道姑的手,各抓着一边碗边。

    “师傅,这最后一碗蛋炒饭,你就让给徒儿吧,徒儿如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小道姑讨好地笑着,眉眼间再不见了之前的气呼呼。

    “不行,上上次吃五彩羽雀蛋的时候,你就是这么说的,上上上次吃‘玉葫芦枣’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上上上上次吃‘不见天’的时候,你还是是这么说的!为师就纳闷了,你这身体长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冯长老打量着小道姑,眼中的神情是绝不心软。

    小道姑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但眼珠子一转之下,声音却猛的提高了!

    “好啊师傅,你说上上次吃五彩羽雀蛋,那么上次的五彩羽雀蛋呢?你又独吞了?你答应过我不独吞的!”小道姑眼眶已泛红。

    “我”语结只是瞬间,冯长老的眼中立刻有狡黠闪过:“我没有独吞,上次的五彩羽雀蛋被我们煎来吃了,这两个家伙也都有份!”

    冯长老将祸水成功东引,眼眶泛红的小道姑望向古争,以哭腔喊道:“你赔我的五彩羽雀蛋!”

    这么快就躺枪了,古争苦笑着望向冯长老。

    “嘿嘿。”

    冯长老奸笑,又用他那如风的速度,在五秒内将最后一碗蛋炒饭干掉。

    “师傅你……”

    小道姑目瞪口呆地望着冯长老,完全被他的吃相给惊呆了。

    “呃……”

    冯长老打了个饱嗝,尴尬地摸了摸肚皮。

    “哇……”

    小道姑顿时哭了起来,但这次矛头却是对准了冯长老:“你赔我的蛋炒饭,赔我的五彩羽雀蛋!”

    “乖徒呀,你让为师怎么赔你呀?”

    冯长老无奈,求助的眼神落在了古争身上。

    “蛋炒饭我这边没有食材了,我想你也能够吃得出来,这些食材都不一般。至于说五彩羽雀蛋,这是你们蜀山的东西,我这边根本没有啊!”

    古争撒了个小谎,还有三天蜀墟才开启,今天发生的这一幕,让他觉得也许可以趁机做点什么。

    “是的,你的那些食材很不一般,既然你没有那么好的食材了,我就不要蛋炒饭了。”

    小道姑的眼泪说收就收,一段话说完,她又望向了冯长老:“师傅,你们三个吃了五彩朱雀蛋,那应该还有一个才对的吧?徒儿想吃那最后一个!”

    “乖徒有所不知,上次我们是四个人吃的,所以一个都没有了呀!”

    邓长老尴尬地笑着,一旁的无愁长老却立刻揭了他老底:“老冯你不厚道啊,这锅我可不背!上次我跟我师兄压根就没尝到五彩羽雀蛋的味道,你一个人吃了三个!”

    “师傅你太过分了!”

    小道姑瞪大眼睛,差点没哭出来:“我不管,按理说还剩下的那对五彩羽雀,下蛋的时间应该就在这两天,我要那最后的一个五彩羽雀蛋!”

    “不行,最后的一个五彩羽雀蛋,胡长老早就预定下了。”

    “我不管,谁让你说话不算数呢!”

    “乖徒,换个方式好不好,我让古掌门做别的东西给你吃!”

    “做别的东西?不行!食材品质达不到,他也肯定做不出蛋炒饭那样的极致美味!”小道姑毫不相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