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82章 风速食修
    将米乳熬成放在一旁备用,古争又拿出天面和鸡蛋,将已经用盐腌制过的仙鱼挂桨。

    锅里的油已经烧开,仙鱼入锅之后立刻鱼香味弥漫。

    控火诀和控水决双重作用下,仙鱼外表的那层面,很快就呈现出了一种均匀的金黄色。至于内部的仙鱼,肉则是把握在了七分熟刚刚好的地步。

    以锅中余油,古争又爆香了一颗青玉仙萝,几个月的闭关,古争洪荒空间储存了一批成熟的食材,现在食材古争根本不缺。

    青玉仙萝已经爆香,古争以米乳当水倒入锅中,同时也将炸好的仙鱼放了进去。顿时,米乳的香味完全爆开,混合着鱼香和菜香,引得人泛起食欲。

    锅内的仙鱼炖煮片刻之后,古争又放入了一棵跟石花菜有点的相似的海洋花。

    海洋花入锅之后,原本如同奶汤一般的汤水,顿时变得更加浓厚,香味也绵长了起来。

    “好了,可以进来了!”古争招呼两位长老。

    住宿区的山风很大,异香都被风吹走,这段时间倒也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掌门,做好了吗?”

    尽管山风很大,可把门的两位长老都是有闻到香味的,这期间自然是饱受煎熬。

    “还没有,还差最后一步呢!”

    古争在等,闪电蜂蜜热锅放并不好,他要等到锅内汤汁温度降下一些再说。

    此时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二十分钟,古争把时间控制在了刚好的程度,这样才不至于浪费风速食修的效果。至于说无愁长老的那点伤势,古争昨晚就就熬好了草还食修,今天一回来他就已经喝上了,这会早已是身体倍儿棒。

    “掌门,这次你做的东西,会不会像在天山做的冰灵食修那样,让人吃了以后能够获得永久性的好处呢?”

    反正等着也是等着,无愁长老便找了个话题,来分散他对锅内食物的注意力。

    古争摇头一笑:“并不是所有的食修,都具备那样的效果。”

    风速食修是跟冰灵食修不同,它即便是中品级别,也不能够让人获得永久性的好处,只能是让增幅速度的时间更长一点罢了,速度更快一点罢了。可即便是如此,古争仍然是不惜花费食材,奔着中品风速食修而去的,毕竟下品风速食修的增幅时间不够用,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

    转眼间,汤汁的温度已达到最佳,古争将不多的闪电蜂蜜倒入其中,在控水决的作用下,蜂蜜立刻均匀的融于锅内。

    主料闪电蜂蜜是这锅风速食修的点睛之笔,原本已经有些消散的香味,在蜂蜜融入其中之后,立刻又变得浓郁起来。原本所剩不多的雾气,也在这时候不符常理的翻腾了起来,并最终在汤锅的上方,形成一个蜜蜂的形状,活灵活现地绕着汤锅飞舞着。

    “好!”

    极香化形的出现,使得古争喜上眉梢,它正是中品风速食修的标志。

    “香,真是太香了!”

    “打死都想不到,蜂蜜和鱼相配,竟然会是如此的特别,这香味不仅不让人讨厌,还勾得人直流口水啊!”

    “是啊,装蜂蜜的瓶子刚打开,我就闻到那股奇妙的香味,它不像是一般蜂蜜带着点甜腻腻的感觉,它的香味在清雅之中,带着那么一点让人很受用的甜丝丝,闻了之后整个人都觉得精神百倍啊!”

    “快别说了,我又流口水了。”

    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口水狂吞,目光紧紧盯着准备盛汤的古争。

    “有件事情我要说明一下,这次的食修只够一人份的!”

    见两位长老如此激动,古争都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实情了。

    “啊?”

    原本正在幻想食修滋味的两位长老,一下子惊得睁大了眼睛。

    “主料太少的缘故,只够做一人份。”

    古争肩膀一耸,开始盛汤。

    “掌门,那究竟谁吃这一份呢?”

    无愁长老下意识地问了句,眼睛仍旧是死死盯着锅里的鱼,结果脑袋上被无忧长老狠狠敲了一记爆栗。

    “吃货,只有一份当然是掌门用了!”

    “嘿嘿……”

    被无忧长老教训,无愁长老不好意思地挠着头,眼睛也从鱼身上撤到了别处。

    “出场顺序什么的都不在咱们手中,这份食修我来用,不仅能够保命,也能够获胜一场!”

    “掌门,我错了,我都要羞愧死了!”

    古争的解释,使得无愁长老老脸都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事的,我又没怪你什么,再说了,这样的美味没有人会不想吃,你被它吸引了注意力,没有多想其它,这也并不奇怪!”

    说话间,古争已将风速食修盛了三碗,其中一个碗里有鱼有菜,另外两个碗里只有很少的汤汁。

    “掌门,只够一个人的份,你还是都喝了,免得为了照顾我们,影响了效果啊!”

    无忧长老急了,古争分出来两碗的用意,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尽管他也很想吃古争做的东西,可却不能在关键时刻犯错误啊!

    “放心吧,既然分给你们,肯定是不会有事的,你们只管喝吧!”

    古争一向都很照顾两位长老,这两碗汤汁中虽然有鱼香和菜香,但里面并没有一丝闪电蜂蜜,对风速食修的效果也并不影响。而这一切,都是古争对控水决作用的结果。

    古争都说了没事,两位长老也不再犹豫,赶紧将奶白色的鱼汤捧在手里。

    “真鲜,这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鱼汤!”

    “尽管没有蜂蜜的味道在里面,可它就是那么的好喝,那种鲜香的味道从喉咙一直到胃里,喝得时候根本停不下来啊!”

    两位长老纷纷开口,只不过无愁长老没有把持住,本就不多的鱼汤被他喝光了,他此时正舔着嘴唇,望着无忧长老碗中还剩下的那一点。

    “想都别想。”

    无忧长老冷哼,袖子一挥将碗遮住,然后将碗中的鱼汤一饮而尽。两个关系极好的长老,少数不能分享的东西中,古争做的美食算是其一。

    “你们还是去外面守着吧,这样对你们太残忍了。”

    被两位长老眼巴巴的注视着,古争觉得有些不自在。

    “哈哈……”

    两位长老挠头一笑,倒也没说什么,直接走到了门外。

    “呼……”

    捧着鱼汤,古争陶醉的深吸了口气,脑中不由得想起完成器灵的第一次考验,做的那道蜜汁鸡。

    当初蜜汁鸡的口感之所以会那么好,最大的原因在于其中的蜂蜜是普通级别的红娟花蜜。而普通级别的红娟花蜜,深深的嗅上一嗅,都能让人感觉一天都有精神,现在所用的闪电花蜜,它所带给人提神感觉,足足能把当初的红娟花蜜甩上两条街。

    由于闪电蜂不凡的缘故,它的香味单纯而又清新,如果非要找点东西来形容下它的味道,那么茉莉的清香跟它有些许相似。

    “真不错!”

    一口鱼汤下肚,古争不由得舔了舔嘴唇,仙鱼汤他不是没喝过,但多了闪电蜂蜜和其它辅料的仙鱼汤,则是变得超级的鲜香爽口。

    在这道风速食修中,中等级别的海洋花和普通级别的仙菜,已经完全被煮化,进入到了鱼肉之中。古争咬了一口鱼肉,其上裹得那层天面入口即化,至于真正的肉质部分,尽管非常的嫩,但却因为海洋花和仙菜的缘故,仍旧保持着一定的嚼劲,那口感简直是棒极了。

    “好吃。”

    一口鱼肉下肚,古争闭着眼睛感慨,细细品味着缭绕在口舌之间的美妙鲜香。

    要说老祖宗造字还真是好生了得,一个‘鲜’字有鱼有羊,而这两种食材本身也确实是鲜美的很。

    仙鱼的鲜香不比多说,这种鲜香在经过几种食材的熬制后,升华而出的口感,让人真的是满口生津。特别是其中闪电花蜜的那种淡雅的甜,跟鱼肉不仅不冲突,反倒是显得十分得体。

    古争可以肯定,假如是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尝到鱼肉,他们绝对会生出一种感觉,会觉得风速食修中微微带着点鲜甜的鱼肉,才是鱼肉最极致的味道!

    “过瘾。”

    吃完风速食修的古争,满足的摸了摸肚皮,整个人懒散的瘫在了椅子上,唤了一声门外的两位长老。

    两位长老进来后,看着古争坐没坐相的样子,不仅没觉得丝毫不妥,反倒是羡慕的毫不掩饰,他们明白古争这是舒服的呀!

    “掌门,除了舒服,这次的食修效果如何?”

    无愁长老小心的将视线从碗中的鱼骨头上拉开,如果不是怕被人骂出息,他真的很想向古争提议,让让他尝尝那点骨头是什么味道的!

    “我感受到了风的律动!”

    古争扬起手,非常神棍地说了句。

    “感受到了就好,掌门觉得这次他们会怎么安排顺序呢?”无忧长老问道。

    “根据咱们经营的假象,他们的对战方法绝对是最为正常的那种。修为最高的司徒轩南对战你,修为排在第二的司徒统书对战二长老,至于我,自然是让那个修为最低的司徒成威来收拾了。在他们看来,除了大长老有点压力之外,我和二长老都是一盘菜,如果安排出战顺序,我感觉反正你是最后一个,至于我和二长老究竟谁排第一,这一点倒是不敢断定。”古争慵懒道。

    “哼,相信假象可是会害人的,他们不会想到,咱们不止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无愁长老冷笑。

    风速食修只有一人份,古争一开始便打算挑战排名在他们之上的门派,这些都是事实。而既然敢挑战,古争自然是有着除了风速食修外的其它依仗!

    峨眉至宝峨眉塔在古争手中恢复运作,受益最大的就是峨眉派的弟子,所以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实力都不像是明面那么简单了,他们通过进入峨眉塔无数次的历练,实战经验以及战斗技巧,都已经达到了一种夸张的地步,特别是在天山之行后的这段时间,两人又都进入了峨眉塔中新的层数,进步更是尤为明显。

    青城派实力大减是个预料之外的事情,为了能让接下来的胜利更加受掌控,古争让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隐藏了实力。无愁长老堪堪获胜、无忧长老拼命之下才取得了胜利,这些都是做戏给人看的,凭他们真正的战斗技巧,解决那两场战斗轻松的很。

    闪电蜂蜜很珍贵,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又有这样的实力,风速食修在对战司徒家的时候就用掉,古争除了是想让胜利没得跑之外,还有着其它的原因在里面。

    峨眉没落的太久了,单是两位长老强大,仍旧会让人看不起,他这个做掌门的也必须要震得住才行,该张扬的时候张扬,该让人震撼的时候也得让人震撼,只是一味的韬光养晦,活的很憋屈不说,有时也并非是什么好事。

    风速食修很强大,一旦用出必定震惊全场,古争也想用它来看一看蜀山这个大佬的态度。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就不说天山之行发生在他身上的种种异常,单是峨眉塔被修复,就特别容易暴露,峨眉塔的事隐瞒个几年完全没问题,可能隐含十年,二十年吗,甚至更久吗?

    早点知道大佬的态度,早点有个准备也并非什么坏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演武场上的议论声不断,距离峨眉挑战司徒家的赛事开始,已经只剩下了三分钟的时间,可山路上仍旧是没见古争等人的影子。

    “峨眉该不会是惧战,不敢过来了吧?”

    “有这个可能,大话吹出去了,然后再找个由头,说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按照规矩不来参赛,自然就会判定司徒家获胜,这样就不能是说人家峨眉没胆挑战,只能说是有变数发生,是为憾事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可能,毕竟那个峨眉的掌门,本事没有多大,可却圆滑的很!赛场都不登,便直接认输的一个人,不来赴赛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比赛前早点准备,这也是对对手的一种尊重,峨眉连一点尊重人的意思都没有,真该判他们直接失败。”青城派的一个弟子,幸灾乐祸地说着。

    “峨眉不尊重人,但我们不能不能不尊重规则,没有这样的规则,自然也就不能判峨眉输掉。!”

    司徒家的人持反对意见,他们是真的很愤怒,尊不尊重其实是小事,可峨眉一旦不来,就不能当众教训他们,这才是让他们放不下的大事。所以司徒家的人,很担心裁判长老是不是也等得不耐烦了?会不会在一怒之下,直接宣布峨眉输掉?他们这才用一副公正的口吻,跟他人持反对意见。

    “你们想多了。”

    裁判长老自然知道司徒家的心思,他不冷不热地说了句,作为裁判,必要的耐心他还是有的。

    “掌门他们来了!”

    峨眉派的弟子全都激动地站了起来,古争等人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山道上。

    “掌门!”

    看到古争来了,峨眉派的弟子全都激动地喊了声,这段时间面对众人的指责,他们谨遵古争吩咐,一句话都没说,可算是憋坏了,如今掌门来了,见证奇迹的时刻也该到了!

    “都坐下吧!”

    古争冲众弟子点头,战意也不断飙升,他不能让这些人眼中的期望变成失望。

    “还有半分钟的时间,看来我们来的是刚刚好。司徒家家主,你对准顺序拿定了吗?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参赛了!”古争喊话司徒正良。

    “哼,你就那么想要认输吗?放心吧!你越是期望,我就越不让你如愿。”

    司徒正良狠狠瞪了古争一眼,然后望向裁判长老:“司徒家迎战峨眉,顺序为统书长老对战无愁,成威长老对战古争,轩南长老对战无忧。”

    “司徒家的对战顺序已给出,如果没有人放弃的话,现在司徒统书和无愁就可以登场了。”

    古争开了一个先例,这也使得裁判长老要先问下,有没有人不战就认输的,至于原本规则中赛前一刻钟的准备,也都已经算在了峨眉一方的疗伤时间里。

    “没有。”

    古争和司徒正良同时作答,无愁长老和司徒统书也在众人的注视下,战到了赛场之上。

    “无愁,我要你躺下!”

    两人之间有一段距离的间隔,司徒统书负手遥望无愁,说出的话就像是命令。

    “你的自信真让我惊讶!”无愁长老摇头。

    “我要为我们家族拿到你这个首胜,所以你也必须躺下。”

    司徒统书也摇头了,表情仍旧是那么的不温不火。

    “来呀,来打倒我呀!”无忧长老乐了。

    “一!”

    不管两人在说什么,裁判长老已开始报数。

    报出三个数字的时间很短,无愁长老率先出手。

    犀利的破风声中,一把闪烁着寒芒的飞刀将空气撕裂,直指司徒统书的咽喉。

    “太弱了!”

    司徒统书挥拳打出一团内劲将飞刀击落,随后他加速向着无愁长老靠近。

    “那只是吓吓你罢了!”

    也在向着司徒统书靠近的无愁长老,笑得很是嘲讽。

    无愁长老的开场飞刀的确太弱,他只是想玩闹一下罢了。飞刀绝技之所以恐怖,它是让人看不到拔刀、听不到破风的声音、更不会发出让人警觉的寒芒,整个过程如同鬼魅一般难觅其踪。

    两人在靠近,无愁长老再次出手,如同无影无形般的飞刀,仍旧是刺向司徒统书的咽喉。

    “太弱了!”

    司徒统书淡淡一声,伸手一挥便将无愁长老的飞刀,夹在了他的二指之间。

    “哎呦,‘灵犀一指’啊?”无忧长老怪叫。

    “错,这不是‘灵犀一指’而是‘烈火指’!”

    司徒统书指间的飞刀,如同遭受高温一般变了形,被他随手丢在了地上。

    “不错啊,这个功法好生了得的样子,不过在对战青城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用过?”

    无愁长老停步,望着仍在靠近的司徒统书。

    “没用都赢了,我又何必要用呢?”

    司徒统书也停步,仍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他明白无愁长老还要施展飞刀绝技,再走下去的距离可就不远不近,最是危险了。

    “那就看你今天还会不会赢,战斗真正开始了!”

    无愁长老大吼一声,不再静待机会的他,主动跑向司徒统书寻找机会。

    “躺下!”

    无愁长老在不断接近,司徒统书的眼睛也眯成了一道缝,他在最时机合适的时候,双掌猛的往前一推。

    只见,被司徒统书推出的内劲不像是风浪,而是一只双翼展开足足有两米的红色‘火鸟’。

    “内劲化形!”

    不少人同时喊了出来,场下一片沸腾。

    内劲外放所能展现的形态其实是多种多样的,像气浪那种形态的内劲外放,只是最普通,也最为常见的,还算不上是内劲化形。

    所谓的内劲化形,其实就是让内劲以一种相对凝实的状态呈现,而以这种状态呈现的内劲,威力要比普通的内劲大上不少。

    一拳一脚之间,皆有拳头和脚掌之类的内劲出现,这种程度的内劲化形为初级化形,像司徒统书这种能够幻化成火鸟的内劲化形,已经算的上是中级级别,威力非常强大的了。

    内劲化形的根本在于修炼功法的不同,而能够内劲化形的功法,除了比较难得之外,还都非常的难练,且对修为的深浅也有要求!只有达到五层境界的修炼者,体内充盈的内劲,才能够支持内劲化形的高消耗。

    初级的内劲化形,在五层境界的修炼者中算得上非常普遍,但中级的内劲化形就比较罕见了。

    截至目前,古争见到过出手的五层境界修炼者,从天山之行到蜀山之行,足足有好几十个了,但其中能做到中级内劲化形的人,却不超过七个,而峨眉派之中,只有无忧长老的‘擒龙手’,勉强算的上是中级的内劲化形。

    除了中级内劲化形比较罕见之外,正真让人惊呼出声的原因,则是司徒统书内劲化形的颜色!

    内劲不比仙力,它是由自身修炼而来,杂质也比较多。红色的内劲,代表着修炼者体内的内劲已被提纯,这是极为难得的一点!

    以武入道,成就修仙者之所以会那么难,其中有个先决条件便是,自身的内劲必须是精纯无杂质的,单是这一点,就不知道让多少五层后期的修炼者困死其中,因为内劲提纯非常的不容易,不借助外力单凭自身是很难做到的。

    天山之行,那么多五层境界的人垂涎千年雪莲子,正是因为‘雪莲丹’的功效中,有着提纯内劲的神奇作用!

    截至目前,古争见到过出手的五层境界修炼者,只有三人的内劲是提纯过的,太极门的大长老方雪梅,紫云宫的长老陆晓静,还有便是此时的司徒统书了。

    红色火鸟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近距离向着无愁长老飞去。

    无愁长老瞳孔收缩,司徒统书隐藏实力的爆发很可怕,红色火鸟所带来的威压,让人有种怎么躲都是错的感觉!

    舌尖一咬,千钧一发的关头,无愁长老的身体往右侧一滑,堪堪避过了火鸟的攻击,一头银发被烧毁了不少。

    没有峨眉塔中的生死历练,火鸟攻击无愁长老根本躲不过,这种能够产生强大威压的攻击,如果不是碰到的次数太多,绝对能称之为杀招!

    “不可能!”

    一向淡定的司徒统书睁大了眼睛,无愁长老的战斗他不是没看过,按照他那种渣渣的战斗技巧,他没可能躲过火鸟的必杀一击!

    “有什么不可能的?”

    无愁长老怒喝,仍旧向着司徒统书靠近的他,狠狠砸出了一拳。

    “烈火指!”

    司徒统书咆哮,双手剑指猛地向前一挥,四道近乎并在一起的内劲飞出。

    “嘭……”

    响动中无愁长老的拳头形劲气被击溃,还剩余的两道指风仍旧向他飞去。

    “混蛋!”

    看似有利的局面,司徒统书却是睁大眼睛,一声惊骂。

    无愁长老的飞刀绝技已经发动了,就在他打出拳头形劲气之后。这一次的飞刀绝技,无愁长老完全没有压制实力,它也几乎做到了无声和无形,司徒统书的惊骂就是最好的鉴证!

    司徒统书根本就没有看到无愁长老是怎么出招的,他发觉不妙惊骂出声的时候,飞刀已经距离他非常的近了。

    “烈火指!”

    关键时刻,司徒统书再次施展出了他那堪比‘灵犀一指’的绝技。

    双手带着残影在空中一晃,两把飞刀被司徒统书分别夹在了指缝中,但他也同时发出惨叫!

    司徒统书的右胸口见红了,其上露出了一截飞刀的刀柄!

    “天呐!”

    “二长老威武!”

    场面再度沸腾,喧闹的景象远超司徒统书刚刚的化形火鸟。无愁长老隐藏实力已是不争的事实,飞刀绝技能练到三把齐发,这比化形火鸟更加罕见!

    不管场外如何闹腾,无愁长老已经以‘乾坤游身掌’,靠近了司徒统书。而司徒统书的身形连连晃动,‘烈火指’风频频飞出。

    “结束吧!”

    无愁长老呼喝出声,一掌拍在了司徒统书的右胸口。

    司徒统书惨叫着飞出,那把本来还露着刀柄的飞刀,被无愁长老连根拍了进去,直接让其伤上加伤!

    “我认输!”

    眼见无愁长老又追了过来,还没爬起来的司徒统书,虚弱的喊了一声。

    “没想到,你不仅隐藏了飞刀绝技,战斗技巧也不俗,能在我的‘烈火指’下毫发无伤,五层中期的存在,你是第一人了。”

    司徒统书目光恨意流露,嘴角有血沫子涌出。

    “若有机会再次对上,我保证你的‘烈火指’,接不住我的飞刀!”

    无愁长老冷冷一笑,不再去看地上的司徒统书。

    “峨眉派无愁胜出!”

    裁判长老做出宣布,众人焦点的无愁不骄不躁,冲着场外的古争开口说道:“掌门,幸不辱命!”

    “好!”

    古争点头微笑,以掌声相送。

    “一刻钟后,司徒家司徒成威对战峨眉古争!”

    伴随着裁判长老的声音,古争望向了司徒家的家主司徒正良。

    司徒正良拳头握的很紧,一句话都没说,倒是他身旁的司徒成威,咬牙冲着古争做了一个拇指向下的动作。

    一刻钟的时间将过,古争和司徒成威按照惯例提前上场。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一直都是使一杆银枪的司徒成威,这次将武器换成了两把看起来十分吓人的板斧。

    “本以为你会直接认输的,没想到你竟然有胆子上场,不错不错。”

    司徒成威的话自然不是称赞,望着古争的他,笑容都是有些残忍的。

    “那么多人都希望我应战,我也不能不给面子吧?”

    古争仍旧嬉笑满脸,手中长剑随意挽了个剑花。

    “你真是一次次的让我惊讶,这把剑不就是你从凡剑区收获到的那把吗?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当时是送给你的门下弟子,可如今你怎么又好意思要回来用呢?”

    “司徒聪总是把‘本少爷找佩剑’挂在嘴边,所以我把飞剑送给门下弟子,就只是为了气你们,你该不会单纯的以为,我是真的把飞剑给送出去了吧?”

    对上司徒成威的嘲讽,古争半真半假的回敬,气得司徒乘威一声说不出话来。

    古争的确是把飞剑送给古安了,但飞剑不是滴血认主就可以的仙器,它需要祭炼一段时间,才能够做到一主专用,这也是古争现在还能够使用它的原因所在。

    “牙尖嘴利的古掌门,等下最好不要很快求饶,咱们两个来好好玩玩吧!”

    裁判长老已经登场,心有不甘的司徒成威恨恨一句。

    之前的那一战,司徒统书输给了无愁长老,司徒家的人尽管都慎重了不少,但对于古争仍旧是没有看在眼里。古争只是四层后期的修为,而司徒成威已经是五层后期的存在,两者之间的差距如同鸿沟天堑,他战胜古争只是小菜一碟。

    司徒成威的蔑视,古争自然是明了,比赛即将开始,他幽幽一声叹息。

    古争叹息,不是觉得司徒成威将会输的很憋屈,他只是有他自己的遗憾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