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81章 赢
    “胆敢挑战我青城?你、你给我等着!”

    司徒家趁火打劫也就罢了,峨眉竟然也敢落井下石,这样庞新气得着实不轻。

    “快来呀,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古争白眼外加伸舌头,冲着庞新就是一通鬼脸。他就是要让气庞新生气,最好把青城派的应战者,全都气到失去理智才好呢!

    “你……”

    庞新刚想说什么,但裁判长老的声音已经响起。“按照惯例,青城派的人刚刚应战过,拥有着调息的权力。三场切磋中,青城派马华利受伤最轻,张明月和柳青山的伤势,最多可以申请一天的休息时间!请问青城派,需要调息之后再参赛吗?”

    “不需要!”

    根本没看裁判长老的庞新,紧紧盯着古争,差点没把牙齿给咬断了。

    “既然青城派不需要调息,一刻钟后峨眉掌门古争,应战青城派马华利!”

    裁判长老话音刚落,庞新立刻转头望向同样愤怒的马华利。

    “等会切磋给我狠狠的教训他!”

    “掌门放心,我也看他很不顺眼!”马华利恨恨道。

    “对,不狠狠教训他都不解气!”

    “你们快看,他现在都还在做鬼脸,我真是想过去打他啊!”

    青城派的人都怒了,想打古争的人不在少数,在他们看来,他们不需要休息,他们恨不得现在就教训一下峨眉,让他们知道一下得罪青城派的下场!

    什么‘田忌赛马’,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计谋完全就是个渣渣!

    古争是糟蹋了马华利这个强力打手,可马华利也坐定了要在古争那里赢一局,至于剩下的两局,无忧无愁和他们的两个人,完全就是修为相当的对手,他们只要赢上一局,整个比赛就算是赢了!

    更何况,年前的时候柳青山还跟无愁长老交过手,用柳青山的话来说就是:“打他就是个玩儿,划他就是个船儿!”

    “你这种不自量力的人,我一辈子都没见过!”

    看着仍旧在冲他做鬼脸的古争,庞新气得牙都是痒的。

    古争挑战马华利,是个人都能看出,输的那个人是古争,他就是想用‘田忌赛马’的战术罢了。

    马华利也攒着一股劲,古争的认输已是必然,所以比赛开始之后,他一定要赶在古争认输之前,好好的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让青城派众人更加咬牙启齿的事情发生了,古争竟然毫不在意旁人的议论,直接告诉裁判长老他认输了!

    按照常理,就算是自知不敌,可既然已经选择了对手,不管是为了面子上能好看一点,或者是出于对对手的尊重,都会上去走一遭的。然而,古争今天场都没上,且提前也不告知的做法,自从有排名盛会以来,就从来没有出现过!

    议论乃至指责的声音响成一片,作为焦点的古争,不仅没有丝毫羞愧,反倒是如同接受祝贺一般,冲着指责的那些人拱起了手来,那副春风得意的模样,气得有些人差点没把牙齿给咬断了。

    青城派如今才发现,他们是上了想当然的当,教训一下古争的愿望破灭了。

    可对于古争而言,既然认输是必然,又知道对方要他好看,那他为什么还要成全对方呢?就因为一点所谓的面子吗?这样的面子,古争宁愿不要!

    至于说周围的议论和指责,古争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反正又没人规定不能这样认输,他们爱怎么指责就怎么指责吧!

    并且,古争的不要脸还有一点好处,那便是能够让人轻视,而这点轻视可能在别的时候用处不大,但在今天的这种大环境中,它的作用势必不小。

    “青城派马华利胜,一刻钟后,青城派柳青山应战峨眉派无愁。”

    众人的议论中,裁判长老报出了胜利者的名字。只不过,胜利者不像是胜利者,失败者也不像是失败者。

    “古掌门真是心大,输了都还能笑的如此开心,希望等下无愁长老能争气点,不要让古掌门的算盘落空!”

    没能挨到古争一根汗毛,马华利说话时的怒气可想而知。

    “谢谢提醒,你可真是个好人!”

    古争哈哈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青城派生变,高手损失如此之多,古争事先也是不知道的,这对于有心重振峨眉的他来说,只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变数。

    “既然变数如此不错,那么对不起了青城派,作为世仇的你们,意料之外的成了峨眉崛起的垫脚石!”

    比赛已经开始,古争望着上场的无愁长老,心底已是胜券在握。

    没有多余的废话,无愁长老跟柳青山打得很激烈,拳来脚往之间,劲气不断飞舞。

    修为都是五层中期,在青城派看来,柳青山战胜无愁长老很容易。事实上,战斗中无愁长老也的确一直处于劣势,一直都是被柳青山压着打的。

    “躺下!”

    柳青山大吼,拳头形的劲气飞出,直直砸向无愁长老的胸口。

    常理之中,柳青山的这次攻击无愁长老避无可避,一旦被他击中,势必会被打飞出去,从而重伤导致失败。

    千钧一发的关头,无愁长老一挥手,施展出了他的飞刀绝技。

    强大的刀意带着内劲,以无坚不摧的势头,迎上柳青山的劲气。

    “嘭……”

    响动之中,拳头形的劲气被击毁,一把飞刀落在了地上。

    但是,无愁长老同时甩出的飞刀不是一把,而是贴在一起,却有着先后之分的两把!第一把飞到摧毁了拳头形的劲气,第二把飞刀直接飞向了柳青山的喉咙!

    变数发生的太过突然,柳青山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听得一声巨响,飞刀被裁判长老拦截在了柳青山的咽喉处。

    关键时刻出手化解杀招,这是裁判长老的职责所在。

    一滴汗水从柳青山额头滑落,刚才的那一瞬间,他一只脚都已经踏在鬼门关里了。

    “峨眉派,无愁获胜!”

    不去管仍旧发呆的柳青山,裁判长老做出了宣布。

    “我不服!”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柳青山一声大吼。这场比赛,他输的确实是窝囊,无愁被他打到了几次,可他却极少被无愁打到,若不是关键时刻无愁以飞刀绝技翻盘,赢得那个人肯定是他。

    “你有什么不服的?如果不是本裁判出手,你已经死在了他的飞刀之下!”

    裁判长老也懒得跟柳青山解释太多,拂袖一挥,柳青山便被他的劲气,卷得飞向了青城派那边。

    “一刻钟后,青城派张明月应战峨眉派无忧!”

    裁判长老暂时离开,周围原本的小声议论,立刻也变大了起来。

    “无愁战术运用的不错,一开始一把飞刀,关键时刻用两把,果真是收到了奇效。”

    “飞刀绝技那么难练,无愁竟然练出了两把,单凭这一点,就算遇到五层后期的高手,他都是有一些胜算!”

    “柳青山也不错,‘裂石拳’打的出神入化,只不过他太大意了点。要是换了我,就算觉得那一拳能够解决战斗,仍旧是会小心防守的,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啊!”

    众人议论纷纷,在他们看来,无愁长老这一战的确是险胜。

    不管外人怎么看,无愁长老回到峨眉那边,眼神跟古争一个交流,立刻抓紧时间调息了起来。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战前我可是听人说什么‘打你就是个玩儿,划你就是船儿’,现在被打脸了吧?以后不要那么武断,这样真的不好!”

    古争本来在闭目养神,但感觉庞新一直在看他,于是睁开眼睛,语重心长了一番。

    “古争!”

    庞新从牙缝中挤出了古争的名字:“最后一战,输的一定是你们,这一战我们将不再轻敌!”

    “哈哈,不过呢,我们峨眉本来就是垫底的,能赢你们一次,我们就已经很光荣,够本了!”

    古争笑了,笑得别提有多得意。

    “明月长老,开战后给我狠狠的打,打到无忧满地找牙!”

    感觉跟古争斗嘴不占优势,庞新回头冲张明月下令。

    “放心吧,对有些家伙的不爽,我会加倍投放在无忧的身上!”

    张明月望着古争,嘴角挂着一丝狞笑。

    “无忧长老,等下你可要慎重一点,有人想要打掉你的牙齿,不行咱就赶紧认输!”

    古争严肃地看着无忧长老,而无忧长老也十分配合:“放心吧掌门,我这一口老牙会保护好的,实在不行我听从掌门的吩咐,认输嘛,一点都不丢人!”

    无忧长老的话很多人都听到了,一时之间唏嘘一片。

    一刻钟的时间转瞬即至,无忧长老对战青城派张明月。

    同是五层后期的两个人,战斗时的场面也相对壮观一些,劲气不断飞舞之中,两人你来我往的交手,片刻已有四五十招。

    “无忧,感觉如何呢?我又差点击中你的嘴巴,其实我真的很想知道,当我真正击中你嘴巴的时候,你的牙齿还能够剩下来多少呢?”

    望着再次被逼退的无忧长老,张明月大笑了起来。

    “你也就只会说说大话,只会幻想一下罢了!”

    又一次化解飞来的内劲,无忧长老尽管在笑,但已明显有些不支。

    “还敢叫嚣?我真是不明白,一直都被我压着打,你有什么叫嚣的资格?看招!”

    张明月是有使用武器的,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手持一根齐眉长棍的他,之前一直打的无忧长老无法近身。

    “一直都被你压着打,我跟你拼了!”

    无忧长老怒吼一声,身子一晃的他,竟然钻入了张明月的棍影之中。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钻入棍影的无忧长老,犹如是超常发挥了一般,他以十分精准的招式,接连化解了封锁的棍影,成功靠近了张明月。

    “乾坤游身掌!”

    所谓一寸短一寸险,欺身近前的无忧长老,以鬼魅般的步伐,配合着如同幻影一般推出的双掌,顿时让长棍失去作用的张明月慌了起来。

    无忧长老竟然能够近身张明月,这是超出绝大多数人想象的一件事情!以至于观众们在一时间,变得格外的安静了。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疲于应付的张明月如果没有奇招,被‘乾坤游身掌’所牵制的他,失败绝对会是一分钟内的事情!

    张明月慌了,原本的大好局势,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按照无忧之前的表现,他应该无法突破棍影的封锁才对!

    一瞬间,张明月好生后悔,他后悔不应该讽刺无忧长老,如果不讽刺他,他也就不会在疯狗般的拼命中超常发挥了。

    “明月长老挺住啊!”

    庞新已经坐不住了,站起来的他双拳紧握。

    可惜,张明月真的挺不住了,被无忧长老一掌拍在嘴巴上的他,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状如疯虎的无忧长老还想上前,但却被裁判长老给拦住。

    “退下!”

    裁判的呼喝,似乎唤醒了无忧长老的理智,他停下脚步望着地上的张明月。

    张明月已陷入昏迷,嘴上血污一片的他,一口牙齿所剩无几。

    检查了一下张明月的伤势,裁判长老开口道:“峨眉派无忧胜!按照三局两胜的赛制,峨眉派成功晋级,成为排名第四的分支门派!”

    裁判长老公布了结果,赛场下的庞新一下子跌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魂魄。

    赛场上的无忧长老眼眶泛红,双拳紧握,仰头便是一声绵长的吼叫。

    多少年来峨眉所受的屈辱,似乎全都在无忧长老的咆哮中,它盖住了现场各种各样的声音,穿透云海,飞向了远方。

    “鬼叫什么,不就是赢了比赛吗?你看哪个门派赢了像你们峨眉这样?”

    没等无忧长老痛快的呐喊完,司徒家的家主司徒正良,十分厌恶地吼了出来。

    峨眉派竟然赢了青城,再加上打赌赢了他们司徒家,可以进入蜀墟的名额也成了三个,这让司徒正良十分的不爽。

    “别人呐喊就是鬼叫,那你的吼声又是什么呢?哪个门派像我们峨眉这样?如果我没记错,司徒家第一次在盛会上提升排名的时候,你们当时的家主可跟现在的无愁长老没什么差别,而那个时候的峨眉先祖,可是为你们鼓掌又喝彩,为你们提升了排名而高兴,忘恩负义做到你们这种境界,也是一绝!”古争冷冷道。

    面对古争的嘲弄,司徒正良不仅没有羞愧,反倒是十分不屑。

    “先祖们是比较深明大义的,可如今不是先祖们的那个时期,而是一个人心不古的时代,各种阴险狡诈层出不穷啊,就说你古掌门吧,司徒聪是个后辈,做事比较冲动,他跟你用蜀墟名额打赌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能深明大义一点,不跟他一般见识呢?”司徒正良笑道。

    “对你我可真是无语,司徒聪在辈分上的确是晚辈,可他比我的年龄都大,做事欠考虑又怪得了谁呢?”古争也笑了。

    “他做事是欠考虑,难道你古掌门做事就不欠考虑吗?你要了司徒家的这个蜀墟名额,真的就那么妥当?”

    司徒正良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其中有凶光一闪而过。

    “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敢赌我为什么不敢要?还是说你们司徒家欺负我峨眉欺负惯了,一次不顺着你们,你们就那么的受不了?”

    “够了!”

    古争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但却被裁判长老打断。

    “这里不是你们吵架斗嘴的地方,想吵架私下里吵去。”

    裁判长老微怒的眼神扫过峨眉和司徒家,这才缓缓开口:“峨眉胜了青城,分支排名晋级为四,除了打赌名额之外,峨眉还拥有两个蜀墟名额。青城派降级为分支第五,只拥有一个蜀墟名额,此次十年盛会到此结束……”

    “裁判长老先等等!”

    一直都是坐着的古争站了起来:“排名盛会还没有结束,峨眉挑战胜利后,还拥有着继续挑战的资格,所以,峨眉要对司徒家发动排名挑战!”

    如同是滚油锅中浇了一碗水,古争的话顿时引起了炸锅般的反应。

    “峨眉派掌门疯了!”

    “这、这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挑战司徒家?这是在开玩笑?还是不计后果的意气之争?”

    “这次的十年盛会,变数还真是层出不穷啊!”

    在众人的议论中,司徒正良大笑了起来。

    “古掌门,我没有听错吧?你峨眉要挑战我司徒家?”

    司徒正良以看待白痴的眼神望着古争,而古争则是耸肩一笑:“你司徒家是老虎碰不得?还是大赛的规定不允许峨眉挑战?”

    “够了!”

    眼见古争跟司徒正良似乎又要吵起来,裁判长老一声呼喝。

    “按照规矩,峨眉的确有再次发动挑战的资格,但我不得不奉劝古掌门一句,赛场之上拳脚无眼,即便是有我在照看着,可在实力差距太大的情况下,危险将会频频发生。并且,按照规矩,峨眉再次发动挑战,究竟是谁挑战谁,已不在是由峨眉来决定的了!”

    “作为本次排名盛会的裁判,我需要为参赛者们的安全考虑,我希望掌门能够制止古掌门这种作死的行为!”

    裁判长老已经很克制了,但仍是忍不住表达出了对古争冲动的不喜。

    “掌门,我不同意裁判长老的提议,我觉得古掌门既然要发动挑战,肯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咱们不能因为明面上的差距太大,就剥夺了峨眉想要晋级的权力!”

    秦晚霞率先开口,心中已是冷笑连连。

    收了青城派的好处,可却没有办成事,这让秦晚霞的心中对峨眉非常不爽。如今古争竟然想要自取其辱,秦晚霞也真不介意成全他一下。

    “秦长老此话有理,我也支持古掌门发动挑战。”

    秦浩天开口了,脸上仍旧是惯有的那种平静,让人根本看不透他心里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秦晚霞微微一愣,以秦浩天还算公正的为人来看,他应该是会制止的才对,毕竟古争要是死在了司徒家手中,两个分支之间的矛盾,几乎就没有化开的可能了。但秦浩天如今做出这样的决定,满心狐疑的秦晚霞,也只能是等到方便的时候再问个明白了。

    “既然掌门同意,古掌门又是斗志昂扬,那么挑战赛继续。”

    裁判长老话音一顿,再次开口:“峨眉在对战青城的时候,无忧和无愁都有受伤,其中以无愁的伤势更为严重一些,差不多需要一天的时间来恢复。按照惯例,我现在要问峨眉,你们需不需要休息?”

    “需要休息,但不需要一天,一个小时就可以了。”古争道。

    “好,既然时间已经确定,比赛就暂停一个小时。”

    裁判长老话音落地,古争在一片议论中,带着无忧无愁两位长老先离开了。

    中场休息,倒也没有规定必须是在赛场,所以选择在什么地方休息是古争的自由,只要开赛时前再回到赛场就可以了。

    古争等人暂时离开,赛场上也变得像是自由活动一般,一些人开始三五成群的做起了交流。

    “浩天,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刚才在赛场上,峨眉可是跟两个门派接连发生了舌战,不管是他们谁对谁错,你为什么都没有出言制止一下呢?还有刚刚,峨眉掌门要挑战司徒家,之前又跟他们这一家有了仇怨,比赛时究竟会发生什么状况,这是可想而知的事情!但是你为什么又没制止呢?这不像是你的为人啊!”

    四周并无外人,秦晚霞也就直呼起了秦浩天的名字。

    “姑姑有所不知,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大长老的传音授意!”

    蜀山大长老丹阳子是个奇人,他是蜀山长老级的人物中,唯一一个修仙者级别的。

    蜀山一共有五个修仙者,其余四个都是辈分更高的太上长老,单凭此点就足以说明,丹阳子至少在修炼方面是个奇才!他也是如今的正邪两道中,唯一一个长老级别的修仙者。除了在修炼方面是个奇才,丹阳子还精通堪舆之术!

    “大长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秦晚霞不解。

    “姑姑醉心于修炼,门派中有些事情是你不知道的。

    “峨眉派的无忧长老,曾就峨眉的延续问题请教过太上长老,太上长老其实是按照大长老的说法告诉的峨眉,等于说,古争这个掌门,就是无忧长老按照大长老的指点找到的!”

    一向都是目沉如水的秦浩天,说话时目光终于有了变化,变得慎重了不少。

    “怪不得这个古争如此不同,做峨眉掌门并未多少时间,修为已达到了如今的地步!藏剑峰上收获飞剑、赢了司徒家一个蜀墟名额、赛场上看似年少轻狂,实则是城府很深啊!”

    人就是这么奇妙,本来秦晚霞看古争各种不顺眼,可一旦知道古争跟大长老之间的渊源,瞬间便看到了一些之前被她所忽略的东西。

    “还不止这些,前段时间几大门派的天山之行,尽管咱们蜀山没得到太过具体的消息,但以峨眉那样的实力,竟然没有折损的全部回归,这本事就是一个大问题!”秦浩天道。

    秦晚霞感概道:“看来姑姑是真的看走眼了,这个古争不可貌相啊!”

    “那么大长老究竟说了什么?”秦晚霞又问。

    “大长老只是让我对峨眉宽容一些,不要太多的阻止,言下之意大有峨眉要在古争手中觉醒的意思!”

    秦浩天说完,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

    “家主,那个古争真真是在作死,等会开战之后,咱们的人对战峨眉,需不需要留手呢?”司徒成威问道。

    “不需要,反正他态度大家也都看到了,真要死伤在咱们手中,别人也无话可说。”司徒正良狠狠道。

    “赢了实力大减的青城,就已经可以跟咱们司徒家抗衡,这简直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古争是肯定要输的,至于说无忧和无愁两个,除了无忧多少还有点威胁之外,那个无愁即便有飞刀决计,我也没将他放在眼里!”司徒统书冷冷道。

    “放心吧,那个无忧也不算什么,看他跟张明月的对战,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那种战斗技巧,在我手下撑不过三十招的!”司徒家参赛三人中,修为最高的司徒轩南道。

    “哼哼,怎么算他们都没有胜算,统书长老,到时候由你对战无愁,成威长老,到时候由你对战古争,轩南长老最后一个出战,对战他们那边实力最高的无忧。统书长老只要赢了无愁,成威长老也会势必赢了古争。”

    司徒正良顿了顿,随即自嘲一笑:“万分之一的可能,统书输给了无愁,但成威也一定会赢了古争的,至于轩南长老,我相信他也一定会赢了无忧!”

    “请家主放心,无愁的飞刀绝技我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而他除了飞刀之外,战斗技巧也真不咋样,我一定会拿下这个首胜的!”司徒统书信心满满道。

    司徒家这边士气高涨,而在峨眉派的客房中,古争跟两位长老正在忙碌着。

    青城派长老级别的存在损失严重,这对于古争来说是个变数!可假如没有这个变数,古争也一样会挑战排名在峨眉前面的那个门派。所以古争并非是跟司徒家过不去、并非是冲动的不急后果,他做的这一切,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其他门派的掌门,只需站在观战就行,咱们的掌门不仅要上阵,更要承受那么多人的指责,辛苦了掌门!”

    无忧望着古争,眼中有心疼也有歉意。

    “没事的,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我张扬一点没什么不好,至少司徒家肯定会因此更加放心我,以为我就是个不知死活的狂妄之辈。至于说别人的眼光和言论,我在乎它那么多干吗?”

    古争手上的动作行云流水,脸上的笑容也是自信满满,对于司徒家的这个蜀墟名额,峨眉一定要拿到!

    “好了,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了,两位长老去外面守着吧!”

    生火之类的琐事已经做完,两位长老也听从古争的吩咐,立刻站到了门外。

    明面上峨眉跟司徒家的差距很大,但来自修为的差距,并非无法弥补。

    前段时间古争完成的器灵考验里,有个‘闪电蜂’的奖励,而这段时间呆在洪荒空间中,闪电蜂所采的‘闪电蜂蜜’,也已被古争所收获到了。

    古争的运气是真的不错,之前闭关的时候,真让他收获了中等级别的‘闪电蜂蜜’,古争这次对战司徒家,它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早先完成五万人愿力考验的时候,古争获得了三种新的食修之法。在这三种食修之法里面,有一种叫做‘风速食修’的食修之法,效果非常的强悍。可惜由于‘风速食修’所要求的主料,必须是跟速度有关的中等食材,所以在得到闪电蜂之前,古争一直不具备做‘风速食修’的条件。

    现在好了,主料为蕴含着闪电蜂急速特性的‘闪电蜂蜜’,古争也要来做‘风速食修’了。不过,‘风速食修’尽管可以做,但由于主料的不足,只能够做成一人份的。

    除了主料珍贵之外,风速食修这种比较特殊的食修之法,对辅料也是有着一定要求的,它需要具备跟速度有关的普通级别辅料两种,不过,既然主料都已经解决,辅料对于古争来说,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仙鱼的速度也很快,是为符合要求的辅料,除此之外,古争还拥有食修之法的百搭食材两种,一种是仙米熬制后的米乳,另外一种是中等食材的海洋花。

    “一种主料,外加两种跟速度有关的辅料,除此之外还需要跟主料不冲突的辅料三种。这一次峨眉必须要赢,并且还要胜得漂亮,风速食修是重中之重,所以在辅料方面要做的足一点,以求能够做出中品的风速食修,加强达成所愿的可能!”

    望着摆在桌上的食材,古争的手开始行云流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