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80章 排名盛会
    关于排名盛会,峨眉派已经好多年不参与,只要那一个保底的名额。

    但是这一次的排名盛会,青城派却不想让峨眉继续拥有这个保底名额,为此,青城派的掌门已经打点好了蜀山方面,如果不出意外,峨眉派将在这次排名盛会上,失去进入蜀墟的资格。

    “我就知道,醉仙酿没有那么好喝,煎蛋也没有那么好吃!”

    听完古争的讲述,冯长老狠狠瞪了无愁一眼:“既然已经答应你们了,后天的排名盛会上,我自然会帮你们一把。”

    不管怎么说,事情算是敲定了,古争等人再次向冯长老道谢后,不久便回到了住处。

    转眼间,蜀山分支的排名盛会开启在即。

    蜀山派的大殿之中,所有分支门派都已到齐,蜀山掌门秦浩天,也开始了赛前讲话。

    不善的目光屡屡飘向古争这边,其中有青城派的,同样也有司徒家的。

    秦浩天的讲话并未持续多久,毕竟那都是一些围绕着分支门派和蜀墟开启的场面话。

    按照惯例,秦浩天结束讲话之后,便到了挑战赛开始的时间,大殿中的众人也将移步演武场。

    “诸位道友先等等,庞某有话要说!”青城派掌门庞新,赶在众人散场之前开口。

    “庞掌门想要说些什么?”

    原本准备离开的众人停下,蜀山掌门秦浩天开口询问。

    “众所周知,峨眉派已经很多年不参与排名竞争,只是心安理得的占据着最后一名的位置。如果只单单是占据最后一名倒也没什么,可最后一名不还有个进入蜀墟的名额吗?一个蜀墟名额有多重要,庞某也就不用多说了。既然峨眉是个扶不起的阿斗,那么为什么还要让他占据着这个名额,浪费着宝贵的资源呢?”

    庞新声音一顿,随即义正言辞了起来:“庞某在此提议,收回峨眉的这个保底名额,投放在挑战赛中,设定新的规则,由其余四个门派参与对这个名额的争夺,大家觉得怎样呢?”

    庞新话音落地,四周议论的声音随之响起。

    “庞掌门说的有道理,不能让峨眉白白霸占着这个名额。”

    “对,我也同意庞掌门的说法。”

    “话不能这样说,大家都是同出一脉,不能因为一个门派没落了,就要让它更加的没落下去,峨眉如果失去这个蜀墟的名额,对他们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我不同意你的说法,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峨眉既然已经是个刘阿斗了,更应该让出这个名额才对!”

    大殿中的众人议论纷纷,除了紫云宫的晓风长老外,其他门派的人,要么保持沉默,要么叫嚷着同意庞新的说法。

    峨眉一方在古争的授意下,倒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们只是望着要峨眉让出名额的那一张张嘴脸,用心记住他们的样子。

    “大家不要吵,排名盛会的规则是由蜀山先祖所定,峨眉这些年尽管不争气了点,但我觉得还没必要因此剥夺他们进入蜀墟的名额。如果这样做了,峨眉无疑是会一步步没落下去的。”

    秦浩天对于峨眉的态度,这些年来不算是好,也算不上是坏,就如同他这时所说的那些话一样,即便是有些维护峨眉的意思在里面,但态度也不算坚决。

    “规矩是先祖定下的,但规矩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特别还是在修炼资源稀缺的末法时代。师兄,庞掌门的提议,我觉得应该考虑考虑了!”

    说话之人是女的,秦浩天的眉眼间跟她有着几分相似,她是秦浩天的亲姑姑,也是蜀山派的长老,名字叫做秦晚霞。而青城派对蜀山的打点,指的便是以秦晚霞为首的几个长老。

    对于秦晚霞所说,秦浩天把头点了点。

    “除了青城之外,灵剑宗、紫云宫和司徒家,你们对这件事,又有着怎样的看法呢?”秦浩天问。

    “我们灵剑宗以蜀山马首是瞻,一切只看秦掌门的安排。”灵剑宗宗主蔡晋道。

    “我们紫云宫也以蜀山马首是瞻,一切也只看秦掌门的安排。”紫云宫宫主楚璃道。

    “我们司徒家赞同庞掌门的提议!”

    司徒家家主司徒正良也开口了,而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神略带快意地扫了古争一眼。

    “呵。”

    古争笑在了心里,司徒正良以眼神传达的意思,无疑就是在说他有眼无珠,昨天竟敢得罪司徒家。但古争明白,即便昨天没有得罪司徒家,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他们也势必会落井下石的,毕竟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紫云宫的晓风长老人虽然不错,但紫云宫拿主意的人并非是她,所以紫云宫这种相对圆滑的态度,古争倒是不意外。

    至于说灵剑宗,他们的态度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前在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做分析的时候,他们是把灵剑宗,归纳在了会直接赞同庞新的那一类,现在却是支持蜀山的决定,而不是青城派,这样一来,蜀山这边反对,他们也一样会反对。

    “四个分支之中,只有青城和司徒家是主张改变规矩的,这样吧!今年也就算了,如果下一次排名盛会时,峨眉仍旧是像现在这样,就连三个五层的竞赛者都凑不出,那么他将失去保底名额的资格,各位意下如何呢?”

    秦浩天所说的解决办法,乍听之下是非常折中的,这一次让峨眉继续享有保底,但下一次便要收回!

    从明面上看,峨眉现在除了无忧长老是五层后期之外,修为排在第二位的无愁长老,还是五层中期的修为,至于说排在第三的峨眉弟子,就连五层初期都没达到,又如何能在十年后的排名盛会上,突飞猛进的达到五层后期呢?

    可惜,针对峨眉的人,明显是想要做的绝一点,想要峨眉在这一次就失去进入蜀墟的资格!

    “掌门仁义,所说的办法是为峨眉着想,但峨眉已经疲软了这么多年,一次进入蜀墟的机会,不会让他们发生什么大的变化。既然是如此,干脆就从这次开始吧,从大局上来说,我想峨眉派肯定能够理解这种提议!”

    “对,我赞同晚霞长老的提议。”

    “我也赞同晚霞长老的提议,也相信峨眉能够理解!”

    另外两名被青城派打点过的蜀山长老,也在这时开口了。

    “峨眉派,我希望你们能站在大局上,不要让秦掌门太难做,一个蜀墟的名额,你们就算要来,用处也真的不大。”

    庞新再次开口,所说的话非常气人。而他这次之所以不惜代价的针对峨眉,其实是跟古争上一次的天山之行有关。

    青城长老柳青云死在了古争手里,整个青城派都已经知晓。尽管对抗太极道邪修的另外几名幸存者并未说古争的坏话,柳青云这个叛徒也的确是死有余辜,但这并不妨碍庞新的怒火发在古争身上。一个小小的峨眉竟然敢如此嚣张,庞新就是要让峨眉知道,得罪了他青城派,究竟会有着怎样的后果!

    “不管是蜀山的各位长老,还是庞掌门的提议,我们司徒家都是非常赞同,我也希望峨眉派能够识大体,不要让秦掌门难做,一个蜀墟的名额对你们峨眉不算什么,可假如放在我们另外几个分支这里,我敢说十年后,我们还能再多出两名五层后期的弟子!”

    司徒正良说得很是激动,尽管青城派事先并未打点他们,但他却必须要无条件的支撑青城派。

    如果峨眉这次被取消了进入蜀墟的保底名额,那么司徒正良就能重新拿回司徒聪输给峨眉的那个名额。毕竟峨眉如果没有了蜀墟的保底名额,之前的赌约自然也就不算数了,古争以没有的东西做赌注,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公正的赌局!

    至于说十年后再多两名五层后期的弟子,这就纯粹只是场面话了,只要峨眉被取消了保底名额,再想拥有便是难上加难,到时候谁还会在意,他司徒正良当初究竟说了什么。

    “峨眉派,你们的意思呢?”

    秦浩天仍旧是喜怒不形于色,眼神却终于落在了古争身上。

    一时间,古争成为了整个大殿的焦点,环境也是空前的安静,气氛压抑的让人想要大口喘气。

    如果没有玉峰道童的提前告密,如果没有古争等人后来的准备,今天峨眉派真的会非常危险,大局所压之下,单凭峨眉一派,想要翻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呵呵。”

    古争上前一步,摇头怪笑了下,让人听不出是嘲讽,亦或者是苦笑。

    “你们都说让峨眉理解,不,峨眉理解不了!”

    “蜀山五个分支,司徒家是出现最晚的那个,在他们出现之前,蜀墟的十五个名额,一直都是由四大分支来竞争的。”

    “如果按照你们现在的想法,那个时候的司徒家还很弱小,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参与蜀墟名额的竞争,既然如此,为什么蜀山先祖还是同意了司徒家的参与呢?这是因为他有大爱的精神,因为他希望看到的是,每个门派都能够好好的延续下去!”

    古争声情并茂,而冯长老也终于开口。

    “我不同意更改先祖的规矩!”

    “正如峨眉掌门所说,先祖之所以定下那样的规矩,就是想让每个门派都能够好好的延续下去,是真正的拥有大爱!”

    “峨眉现在是落寞了,但我觉得这属于正常的兴衰交替,可别忘了峨眉曾经也有过好多年霸占排名第一的时代,而那个时候的青城和司徒家,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一直都是最后两个吧?”

    冯长老在知道峨眉所求之事的时候,曾说过‘醉仙酿没有那么好喝,煎蛋也没有那么好吃,他会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

    如果只是其他分支门派,或者是一般的长老跟峨眉过不去,冯长老都不会觉得麻烦,但秦晚霞是青城派主要打点的人,这就让冯长老有些为难了。倒也不是因为秦晚霞是掌门的姑姑,而是冯长老年轻的时候,曾是秦晚霞的追求者之一,如果不是已经答应了峨眉派,发生这样的事情,冯长老是不会说什么的。

    “冯汉生,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秦晚霞怒目而视,冯长老尽管有点发憷,但仍旧是挺了挺脖子。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你们这么对待峨眉,很是过分罢了,所以我不同意你们的观点!”

    短短的一段话,冯长老从最初的不敢抬头,说到了直视秦晚霞的眼睛,再怎么说他也是个有脾气的男人,是个在峨眉派地位比秦晚霞更加尊贵的长老!

    “我希望你们不要再说什么,峨眉是刘阿斗之类的话了,峨眉究竟是不是刘阿斗,咱们不妨就像之前掌门所说的那样,等下个十年的时候看看,如果到时候峨眉还凑不够三个五层后期的长老,到时候你们再怎么针对峨眉,我保持沉默就是了。”

    同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口中说出,潜在的意思也是不同的。

    秦浩天说出十年,那是不想太由着其他分支门派,也是多少给了峨眉一点面子。

    冯长老说出十年,则是因为他问过古争类似的话,而古争给出答案非常明确,十年之后他必定进阶五层后期!

    冯长老执意帮着峨眉,场面一时间也安静了下来,就连秦晚霞也都没有再说什么。冯长老在峨眉的地位太高了,能压制住他的人,除了整日闭关的大长老,就只剩下几乎不理世事的四位太上长老了。

    还有一点,如果峨眉直接宣布,欧阳海成为了他们的太上长老,根本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青城派也没这个胆子去发难,不过峨眉保密了,不想依靠半路加入峨眉的欧阳海,让别人以为他们峨眉是有了欧阳海之后才延续下去。

    这点不仅仅是古争的意见,更是两位长老的意思。

    古争也是半路,还是被抓过去的长门,但却是蜀山太上长老的提示,和欧阳海为了古争加入峨眉不同。

    “好,既然你们都没什么意见了,那就按照本掌门之前所说,峨眉究竟还能不能够享有保底名额,就等到下次的排名盛会了,大家也都散了吧!”

    秦浩天话音落地,直接向着殿外走去。

    原本声势浩大,以为胜券在握的事情,竟然因为冯长老的反对意见而作罢,这让谋划了这一切的庞新觉得很憋屈。

    无愁长老跟冯长老交好,庞新并非是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他在蜀山做打点的时候,才会为了安全起见,花费不少的打通了秦晚霞这处关节。可让庞新万万没想到的是,峨眉派不仅请动了十分难请的冯长老,竟然还让冯长老如此的帮着他们说话,这真是太可气了!

    “庞掌门,先走一步了,咱们演武场见!”古争从庞新身旁走过,冷冷的留下了一句话。

    “嘎嘣!”

    庞新没有说话,只是咬响了牙齿。

    演武场上,五大分支门派都已到齐,作为裁判的蜀山孟长老,朗声开口。

    “分支门派,依照上届排名,公布你们的参赛成员。”

    “灵剑宗孙正龙、田君豪、谢艳艳。”

    灵剑宗宗主蔡晋,公布了他们的参赛成员。跟往年一样,参赛的都是长老级别,修为也都是五层后期。

    按照规矩,上届排名第一的分支公布了名额之后,排名第二的分支才会公布名额,并说出他们需不需要发动挑战。

    如果需要发动挑战,规则就会变得有点像是‘田忌赛马’,发动挑战的门派,可以指定挑战者,对战被挑战门派的某一个人。这样的规矩,其实还是相当公平的,被挑战的门派有点吃亏,排名也相对容易发生变动。

    青城派掌门庞新开口:“青城派张明月、马华利、柳青山,不发动挑战。”

    上一届盛会的时候,青城派通过挑战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但是这一次他们的参赛成员变动较大,在明知怎么安排挑战顺序都是输的情况下,那就不用再自取其辱的发动挑战了。

    庞新话音落地,周围小声议论的声音顿时响起。

    “青城派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这次参赛的成员,竟然是两个五层后期和一个五层中期?”

    “是的,青城派的确是出了一点状况,他们今年损失了四个五层后期的长老,也算是有够倒霉的了!”

    “损失了这么多?到底是什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年初的时候,他们似乎是跟魔门对上了,五层后期的长老一下子就折损了三个。前段时间他们的人又去了一趟天山,柳青山的哥哥柳青云又死在了那里,所以也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青城派如今的实力下滑的厉害,只怕这次的排名,将会有不小的变动啊!”

    “怪不得青城派这次要针对峨眉,如果峨眉能够让出一个名额,在明知排名要下滑的前提下,至少还能多个图谋峨眉名额的机会!”

    “咳咳……”

    众人的议论纷纷中,紫云宫宫主楚璃清了清嗓。

    “紫云宫段晓风、陆晓静、陈晓兰发动排名挑战。”

    “段晓风对战马华利,陆晓静对战张明月,陈晓兰对战柳青山。”

    如果青城派还是上届排名大赛的那几个参赛者,楚璃这次是不会发动挑战的,毕竟她们这边的三人,年初还有跟那几个人切磋过,实力是完全的不如对方。可如今青城派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如果不趁机取得一个好名次,那就实在是太浪费了。

    “好,很好!”

    望着面带微笑的楚璃,庞新气得牙痒痒。

    “庞掌门不要生气嘛,上届排名大会时你意气风发的模样,我到现在仍旧是记得非常清晰!”

    楚璃笑得可开心了,这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上届排名大会之后,庞新可没少在她面前得瑟。

    “青城派马华利准备,一刻钟后应战紫云宫段晓风。”

    已经有挑战赛要举办,蜀山的裁判长老也就立刻按照流程办事了。

    既然是比赛,必不可少的会有一些规矩,而在这些规矩中,有五点比较重要。

    第一:可以使用武器,但不能使用仙器,毕竟这样的挑战赛,比的是本身实力,而仙器则是能够打破平衡的物件。同样,一些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内劲的丹药,也是被比赛所禁止的。

    第二:参赛人员一旦公布出来,不管是挑战还是应战,都不能再有对战人员变动的情况出现。虽然规则有些相似‘田忌赛马’,但也要尽可能的公平才是。

    第三:应战中如果失败,应战门派在该次盛会上,便不能反挑战战胜他们的那个门派,上届排名第一的门派除外。

    第四:挑战的资格每个门派都有,但却不能滥用。从严格意义上来,发动排名挑战一旦失败,便不再具备挑战的资格。而第四和第三两条规矩,其实都是为了防止输了的门派心有不甘,接二连三的发动挑战来浪费时间。

    第五:规则使得挑战方占据着优势,但这个优势在一次盛会期间只能使用一次,也就是说,当一次挑战之后,挑战方如果胜利了还要接着挑战,那么他们便不能再拥有‘田忌赛马’的优势,究竟由谁对战谁,改为应战的一方说了算。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演武场上马华利也跟晓风长老战在了一起,两人都是五层后期的修为,但明显是晓风长老更厉害一些,拳来脚往之间,很快也就有了一个结果。

    “紫云宫段晓风胜,一刻钟后,青城派张明月应战紫云宫陆晓静。”

    裁判长老宣布了结果,各门派之间又是小声议论了起来,几乎没有人看好青城派,这次的排名他们肯定是要降下来的。

    一刻钟后,青城派张明月应战紫云宫陆晓静,结果仍旧是以紫云宫的胜利而告终。

    “按照三局两胜的赛制,青城派已经输给了紫云宫,这最后一场挑战赛,请问青城派还要不要应战?”

    按照管理,裁判长老询问起了连输两次的门派。

    “不应战,青城派输了。”

    庞新闭着眼睛做出回答,既然已经输了,那就没必要再进行一场无意义的战斗了。

    “此次排名赛,紫云宫挑战成功,暂时排名在第二,青城派失败,排名暂时降为第三。按照规矩,请问紫云宫要不要挑战排名第一的灵剑宗?”裁判长老问道。

    “不挑战。”

    明知不是灵剑宗几人的对手,楚璃果断放弃了挑战。

    “紫云宫放弃挑战,排名仍旧是第二。现在由上届排名第四的司徒家说话!”裁判长老又道。

    “司徒家司徒成威、司徒统书、司徒轩南发动排名挑战。”

    “司徒轩南对战马华利,司徒成威对战张明月,司徒统书对战柳青山。”

    跟紫云宫一样,如果青城派没有折损上次排名赛的那几位长老,司徒家的家主司徒正良,同样不会发动明知必输的挑战赛。可是如今一切都不同了,司徒家迫切需要提升排名,来弥补司徒聪输给古争的那个蜀墟名额。

    “好,很好!”

    大殿中的盟友,如今也已经变成了痛打落水狗的敌人,庞新有气无力地说了句。

    “按照惯例,青城派的人刚刚应战过,拥有着调息的权力。不过,两场切磋都是点到为止,青城派的应战之人也都没有受什么伤,所以即便是要休息,但也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请问青城派,需要调息之后再参赛吗?”

    “需要调息!”

    就算青城派的人现在参赛都没有什么问题,但庞新则仍旧选择了暂停比赛,他需要给参赛的几人好好打打气,鼓舞一下士气。

    比赛暂时停下,但半个时辰很快也就过去了。演武场上,青城派的马华利,应战司徒家的司徒轩南。

    片刻之后,裁判长老宣布:“青城派马华利胜,一刻钟后,青城派张明月应战司徒家司徒成威。”

    初战告捷,青城派众人的脸色也有所缓解。但是,在接下来的两场比赛中,青城派接连失利,司徒成威和柳青山,先后输给了司徒家的司徒成威和司徒统书。

    青城派又输了,排名降到了第四位,而赢了比赛的司徒家,一个个欢天喜地的表情,跟青城派那一张张死灰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此次排名赛,司徒家挑战成功,暂时排名在第三,青城派失败,排名降为第四。按照规矩,请问司徒家要不要挑战排名第二的紫云宫?”裁判长老问道。

    “不挑战。”

    司徒正良同样也放弃了挑战,他们差不多是跟紫云宫的人一同到达蜀山的,前几天在私下里,几位参赛者都有比试过,高低也都已经有了分晓,今天也就没有再打一场的必要了。

    “司徒家放弃挑战,排名还是第三,至此本届分支排名已经有了结,灵剑宗仍旧排在第一位,享有蜀墟的五个名额,紫云宫排在第二位,享有蜀墟的四个名额,司徒家排在第三位,享有蜀墟三个名额,青城排在第四位,享有蜀墟的两个名额,峨眉排在第五位,仍旧享有蜀墟的一个名额……”

    “裁判长老请等等。”

    古争起身,打断了裁判长老的话。

    “首先我要纠正一点,排在第三位的司徒家,已经没有三个名额了,他们在之前打赌的时候,输掉了一个名额在峨眉这里。”

    古争话音落地,现场如同炸锅。

    “什么?司徒家跟峨眉打赌,并且输给了峨眉一个进入蜀墟的名额?”

    “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他们打得是什么样的赌,司徒家又是怎样输掉这个名额的?”

    “竟然用蜀墟名额做赌注,这个赌徒究竟是谁?”

    “峨眉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下说出来,究竟是怕司徒家赖账,还是古掌门在显摆呢?”

    “胡说什么?我们掌门用的上显摆吗?这件事情必须要当众提出,要不然进入蜀墟的时候,还不是同样要遭到很多人的询问?”

    “肃静!”

    裁判长老呼喝一声,场面随之安静。

    “以蜀墟名额做赌注,这可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啊!这件事情究竟该怎样处理,我还需要请示一下掌门才行。”

    “不用请示了,司徒家遵守赌约便是!”

    开口的不是司徒家家主,而是十分不耐的冯长老。

    冯长老说话了,裁判长老自然也就没什么意见,点头示意古争接着说。

    “说过了首先,咱们再来说其次。”

    古争淡淡的声音一顿,随即强调提高:“峨眉沉寂的太久了,以至于就连裁判长老都忘了寻问,峨眉需不需要发动挑战,不过没关系,裁判长老不问,我就自己来说,峨眉要发动对青城派的挑战赛!”

    古争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呐喊,在他的呐喊声中,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曾几何时,青城派是分支门派中排名第二的强大存在,大的如同是一只猛虎。而峨眉派,一直都是排名垫底的存在,小的如同是淤泥中的泥鳅。

    此时此刻,小泥鳅咆哮着要战猛虎,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庞新笑了,笑声抑扬顿挫的十分带感,就如同是听到了一个非常内涵的笑话,刚开始只是笑得有点尴尬,可彻底明白了之后,笑得那叫一个肚子发疼啊!

    庞新这一笑,足足笑了有一分钟,终于笑够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古争。

    “本以为你是条龙,可细看之下才发现,你还是那条臭泥潭中的小泥鳅,青城派现在是不如以前了,但它是你峨眉派能够撼动的吗?你这究竟是蚍蜉撼树还是螳臂当车?就凭你连三个五层后期都凑不出的小小峨眉,也敢来拔我青城的虎须?谁给你的勇气啊?”

    面对庞新一连串的讽刺,古争不仅笑了,而且笑得非常开心,因为他知道,他越是笑得开心,青城派的人也就越生气,青城派的人越生气,峨眉派的人就越快意!

    “我就是条小泥鳅,但我这条小泥鳅,今天还就是要捋一捋青城派的虎须呢!”

    古争微微一笑,随即看向裁判长老:“峨眉派挑战青城,掌门古争对战马华利,二长老无愁对战柳青山,大长老无忧对战张明月!”

    “什么?”

    “我没有听错吧?”

    “掌门人参与挑战?这是多少年都没有的稀罕事了?”

    “古争四层后期的修为,竟然也敢挑战马华利?”

    “汗,你究竟是什么逻辑啊?古争修为最低,他不挑战马华利这个修为最高的人,难道还要去挑战柳青山这个修为最低的吗?”

    “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古争话音才刚落地,各种各样的声音便此起彼伏了起来。

    “可恶!”

    峨眉竟然敢挑战青城,这让庞新气得一声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