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79章 很满足
    “呼……”

    化为一道残影的冯长老动了,他赶在司徒聪落地之前,以袖风让其来了个安全着6。

    藏剑峰周围是冯长老的辖区,司徒成威他们几个就算再急,也不敢贸然靠过去,只能是眼睁睁看着冯长老,将仍旧处于昏迷状态的司徒聪带了过来。

    “冯长老,司徒聪他怎样了?”

    司徒家人焦急询问。

    “没什么大事,内劲反噬外加急火攻心,只是受了点内伤,暂时晕过去罢了。”

    说话间,冯长老将司徒聪交到司徒成威的手上,而司徒成威则抱着司徒聪,作势想要离开藏剑峰。

    “干嘛去?”

    冯长老冷喝一声。

    “将司徒聪送到家主那里,让家主看看他究竟伤的怎样。”

    司徒家家主也在蜀山,如果让他知道司徒聪等人来藏剑峰,竟然生了这样的事情,估计肯定会后悔莫及的。

    “我都说了没事,难道连我的话都信不过吗?愿赌服输,先将赌注兑现了再说!”

    冯长老所指,自然是赌注中的地上打滚这一项。

    “你……”

    司徒成威气得不轻,不跟冯长老多说什么的他,竟然望向了刚下臧剑锋的古争。

    “古掌门,如今飞剑你已经得到,这场赌也确实是我们输了,司徒聪现在昏迷不醒,打赌的事情还是暂时作罢,等他醒来以后再说吧!”

    尽管事前司徒聪已经说了,有什么问题他一人扛着,但真的赌输了,司徒家家主那边,司徒成威自然是少不了要受责罚,毕竟他才是这一队人名义上的领头者。所以此时此刻的司徒成威,除了憋着一肚子的火,也已是心乱如麻了!

    “我怎么听到了一股强做主的味道,且语气还是十分的不耐呢?”

    古争眉头皱起,心中原本因为司徒聪受伤而减少的火气,一下子又窜了起来。

    “古掌门,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不要把事情做的太绝了!”

    司徒成威眯着眼睛,脸上那一副愤慨的表情,让人看了都不由得会生出一种,他才是弱势群体的错觉。

    “下藏剑峰的时候,我是没打算真让你们去地上打滚的,但你现在这样的态度,让我觉得非常的不舒服。得饶人处且饶人?我没有在这句话里听到一丝恳求,反倒是听出了一些威胁的味道,既然如此,你们就愿赌服输吧!”

    “好,很好!”

    司徒成威注视着古争的眼睛,气极反笑。

    “我当然好了,这个位置就很好,很适合你们,怎么,还想继续耍赖?”

    古争伸手所指的位置藏剑峰的一处空地,很干净,这个干净只是相对,下面都是土地,在地上滚一圈,肯定要粘上不少的土。

    “咱们是说了地上打滚的,但没说在哪里!”

    司徒成威也是气急,他这么说无疑也是代表着赖账。

    “嘿嘿……赌约我们肯定会兑现,但具体在哪里兑现,这是件有待商榷的事情!”

    原本昏迷的司徒聪已经醒过来了,他望着古争在笑,笑得那叫一个可恶。

    古争摇头,既然对方铁了心赖账,他也不想在地上打滚这件事情上多说什么。但是,不想多说,不代表没有想法,一丝杀意也已经掠过了心头。

    “这两人怎么如此的厚颜无耻!”

    古争想放弃,但器灵似乎不打算就这么算了,气呼呼的声音响起在了古争脑海。并且,不止是器灵气不过,人群中气不过的也大有人在。

    “司徒成威和司徒聪,你们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我在这里看着,你们都敢公然耍赖,还把话说得那叫一个恬不知耻,你们是不是觉得,峨眉派很好欺负?而我这个公证人也很好说话?”

    气得浑身抖的冯长老咆哮出声,须都随之飞扬了起来,一股强大的气场,瞬间笼罩住了司徒成威和司徒聪。

    “司徒道友,你们这是要引众怒吗?”

    晓风长老也是怒了,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

    司徒成威没想到两人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他们可不是峨眉!

    “好好好,很好,不就是地上打滚吗?”

    思来想去,司徒成威咬着牙,恶狠狠的说了句。他是不得不服软,得罪晓风长老他不怕,但得罪蜀山派的冯长老,却是他万万不能去做的事情。

    “你呢?”冯长老喝问司徒聪。

    “不、不就是打滚吗!”

    司徒聪心中尽管有一万个不服,但在冯长老的怒视之下,也再不敢说出什么抵赖的话了。

    但是,司徒家人的服软,并未让冯长老立刻消气。

    “古掌门你放心,我们来做见证,现在就让他们兑现赌约!”

    对于冯长老的强制要求,古争自然是不会拒绝,站在一旁的他,悄悄运起了控土诀,地面上的那些泥土,很快都在他的操控之中。

    司徒成威先弯下了身子,司徒聪虽然受伤,但身体还能动,在地上滚上一圈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哎呦,呸!”

    司徒成威突然叫了声,他已经在地上滚了半圈,没想到竟然会有一些泥土蹦到了嘴里!咬到泥土的感觉可不好受,不仅是他,司徒聪也是一样的倒霉。

    “不能停,继续!”

    两人滚了一圈,刚想起身,冯长老突然叱喝了声,两人无奈只能继续在地上滚着,滚了足足五分钟,最后才允许他们起身。

    “这次寻找飞剑,你只不过是运气好点罢了!”

    起身后,司徒聪拍拍身上的泥土,咬着牙说了句,古争‘目中无人’的态度,让他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不错,我就是运气好而已,但事实却是你司徒公子想要的佩剑没找到,而我找到了也没什么用处。古安,这把飞剑给你了!”

    古争仍旧是那么的云淡风起,手中飞剑直接抛给了身后的古安。

    “谢掌门恩赐!”

    古安欢天喜地的道谢。

    “嘎嘣!”

    司徒聪的牙齿不断咬出声音,古安得到了古争的飞剑,这样的结局让他觉得尤为讽刺。

    “晚辈再次谢谢两位前辈做证人,同时也想请两位前辈移驾,将蜀墟名额的这个赌约给落实了。”

    “好。”

    冯长老和晓风长老同时点头,众人跟随他们,连同带着司徒成为和司徒聪,一起向着司徒家弟子所在的落脚处走去。

    一路上,古争尽管是目不斜视,但仍旧能够感觉到司徒家子弟仇恨的眼神,以及凌雪三姐妹好奇的目光。

    没用多少时间,古争等人便见到了司徒家家主司徒正良,而司徒正良在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始末后,究竟是有多么的愤怒,这一点不难想象。

    不管是有多么的不甘,但这件事情既然由冯长老出头了,司徒正良倒也没有说出什么反悔耍赖的话。

    事情的进展非常顺利,离开后的古争等人,还听到了清脆的耳光声,以及司徒聪的痛叫。

    司徒家这次是得罪了,这是古争蜀山之行的一个突事件,想来日后进入蜀墟,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既然已经做了,古争自然也不会害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离开司徒家的落脚地,晓风长老等人已经告辞,冯长老也要回到藏剑峰去。

    “掌门!”

    无愁长老唤了古争一声,下巴冲着冯长老离去的背影点了点。

    “了解。”

    古争冲无愁长老一笑,快步上前。

    “冯前辈请留步!”

    “古掌门还有什么事吗?”

    冯长老停步,皱眉望着走来的古争。

    “这次的事情,真的是要谢谢冯长老了……”

    “你也不用特别谢我,要是送礼什么的就更不用提了,我之所以帮你,除了不希望峨眉一直没落下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看司徒家子弟不顺眼罢了。”

    古争的话没说完,就已经被冯长老给打断了。

    “哈哈……老冯你误会了,我们掌门不是想给你送礼,从我这里他都已经知道了,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之所以将你喊停,只不过是我想找你喝酒,他想给你做顿好吃的表表谢意罢了!”

    “我是好那杯中之物,但你也应该知道,对于吃食我向来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还有,老夫今天被司徒家子弟气得不轻,也没有什么喝酒的想法,等排名大会结束吧,到时候我请你喝酒!”

    冯长老转身,冲着身后的无愁长老挥手。

    “老冯,我可是带着‘醉仙酿’来找你的,你要不要尝尝呢?”

    无愁长老贱贱的声音响起。

    “什么?醉仙酿?”

    冯长老猛然转身,如同恶狼一般扑到无愁长老身旁,抓起他手中的一个青花瓷瓶子,打开瓶塞贪婪的深吸了一口气。

    “醉仙酿,真的是醉仙酿吗,好你个老东西,居然还藏着这样的好宝贝,以前怎么没见你拿出来过?”

    冯长老将酒瓶抱入怀中,咬牙切齿地望着无愁长老。

    醉仙酿不是仙酒,是一种修炼者也能直接饮用的酒,不过能够得到‘醉仙’这个名字,其滋味如何,已可想而知了。可惜,原本会酿造这种仙酒的传人自从几百年之前陨落后,这种据说味道可比仙酒的佳酿也就彻底消失了,经过几百年的消耗,很多门派也没有了。

    “我这也是偶然得到的,只有这一瓶!”无愁长老苦笑连连。

    “竟然带着醉仙酿来找我,看来古掌门的厨艺也应该十分了得才是,要不然怎么敢在这时候献艺?无愁,你个老小子是不是有事求我?要不然又怎么会舍得拿出醉仙酿?我可先说好了,你知道我的脾气性格,有损门派的事情,我是万万不会去做!”

    尽管对醉仙酿很满意,可冯长老仍旧很谨慎。

    “放心吧,我怎么会让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我只是想让你帮帮峨眉!”

    “如此郑重的让我帮峨眉,看来这次不是什么小事了,一瓶醉仙酿似乎都有点单薄了!”

    冯长老话音一顿,随即玩味地看着古争。

    “古掌门,你之前跟司徒家玩的那种游戏很有意思,我也很想玩玩类似的游戏,这样吧,既然你的厨艺该是十分了得,那么今天就做出让我满意的美味吧!如果你能做出这样的美味,你们所求的事情,只要是在原则范围之内的,我一定会答应。但如果你所做出的东西,不能够让我满意,那可就别怪我喝了你们的醉仙酿,却又不给你们办事了!”

    “行,一言为定!”

    古争明白,老顽童似的冯长老,之所以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自然还是玩闹的成分居多。

    不过古争并不怕冯长老在厨艺上面玩闹,只怕冯长老压根就不给他展示的机会!只要冯长老给了他这个机会,哪怕冯长老是一个重度厌食症患者,古争也自信能够征服他的味蕾!

    整个蜀山有很多长老,但冯长老却是唯一一个,能够操控藏剑峰这件特殊仙器的人。

    冯长老可以操控藏剑峰,但他并不是藏剑峰的主人,他只是一个在关键时刻,够资格动用藏剑峰的人。

    用冯长老的话来说,他只是藏剑峰选中的仆人。

    可即便是仆人,整个蜀山也就冯长老一个,所以他的身份非常特殊,地位自然也非常的高。

    青花瓷瓶并不大,装在里面的醉仙酿也只有半斤,冯长老倒出四杯之后,里面已是所剩无多。

    将剩余的醉仙酿珍藏起来,冯长老向古争和无忧无愁两位举杯。

    “来!”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四人举杯示意后,醉仙酿也放到了嘴边。

    “醉仙酿,普通级别!”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醉仙酿的食品等级很高,虽然不是仙酒,但一样达到了普通级别,至于仙酒,最低也是普通级别。

    醉仙酿是味道能比仙酒的酒,末法时代这样的酒可是极其受欢迎,很多好酒之人都会出高价收购,当年酿造醉仙酿的是一个修炼世家,就靠着醉仙酿,日子过的很是滋润,可惜后来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别人,被灭了门,醉仙酿也失传了。

    无愁长老居然带来了醉仙酿,这是让古争很是意外的一件事情,因为来蜀山的时候,他们并未提这件事情。

    古争并不知道,其实一开始,无忧和无愁是打算带上稀释的莲花酒来蜀山,可欧阳海知道后,阻止了他们,并献出了他所收藏的醉仙酿。

    莲花酒可是真正的仙酒,哪怕被稀释了也是仙酒,仙酒更为珍贵,突然带着一瓶仙酒去,难免会让人猜想什么,保险起见,还是带醉仙酿最合适。

    “让我尝尝这同样是普通级别的酒!”

    古争也将醉仙酿倒入了口中。

    醉仙酿很香,但不同于一般白酒那种浓香型和酱香型的香味,它就算是深嗅,都不会觉得有丁点的呛人,反倒是让人有种从鼻孔,一直舒服到脏腑的奇特感觉,这是古争在没喝之前,单是闻香味便已经体会到了的。

    如今酒浆已在口中,古争也没有急着将其咽下,而是用舌头去细细的品味。

    没有丝毫辣的感觉,但酒的那种香味却在口中变得十分浓郁,以至于含着酒浆的瞬间,便有种喝到了微醺的感觉泛起。

    酒浆入腹,古争清晰的感觉到有一道‘火线’,顺着食道直达胃里。没有烧刀子的,但却让人感觉极为舒服,特别是酒浆在胃里化为暖流浸润四肢百骸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冬日里置身于太阳底下,暖洋洋的让人周身都泛着一股子的懒意!

    “好酒!”

    古争由衷一声赞叹,唇齿间仍有芬芳残留。这样的酒,微甜、不辣、劲头足,就算是不喝酒的女人喝了,只怕都要赞叹出声。

    “这醉仙酿,就是好啊,可惜都没了!”冯长老摇着头叹气,又继续说道:“你要给我做什么好吃的?我可告诉你,喝了醉仙酿之后,你要敢用糟粕来破坏我的心情,就算你是掌门,我也和你没完!”

    冯长老没有刻意的压制酒意,一张脸都以已经被烧的通红,说话间那种眼睛微眯的样子,别提是有多惬意了。

    “放心吧,晚辈做出来的食物没有糟粕,至于晚辈要做什么给前辈,简单一点的做个煎蛋吧!”

    “什么?你要做煎蛋给我?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冯长老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古争。

    “老冯,不要大惊小怪的,我家掌门做的煎蛋,我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无愁长老笑了,一杯醉仙酿让他的舌头都大了。

    “是吗?那你稍等一下!”

    冯长老拦住了正要打蛋的古争,然后离开了。

    “冯长老这是干吗去了?”

    古争问无愁长老,而无愁长老只是把头摇了摇。

    没有让古争他们等太久,冯长老很快就回来了。

    “尽管无愁说你的煎蛋很好吃,但既然要吃煎蛋,吃煎鸡蛋多没意思,要吃就吃煎鸟蛋!”

    冯长老伸手将四枚鸡蛋大小、蛋壳有点斑斓鸟蛋,递到了古争面前。

    “老冯、你、你这样真的好吗?你竟然偷它们的蛋?”

    无愁长老瞪大眼睛,酒似乎都被吓醒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喝了酒的冯长老,竟然把蜀山灵禽的蛋给偷出来了!

    所谓的蜀山灵禽,其实就是古争等人进入蜀山后,看到的那种拖着长长彩色尾羽,如鸡一般大的不知名鸟雀。而这种鸟雀,被蜀山弟子看做是吉祥的象征,身份在蜀山非常的尊贵。

    “你错了,我这不是偷,而是拿,明目张胆的拿,再说了,它们一次产蛋都是两枚,但成活的幼鸟却只有一只,我这么做也算是一种仁慈的手段呢,无愁,你可真够大惊小怪的,这种鸟蛋我每年都要生吃好几个!”

    冯长老翻翻白眼,满脸的不以为意。

    “好吧老冯,这也幸亏是你,要是别人敢拿走灵禽的蛋,只怕是要遭殃,我可是听说过,你们掌门人对那几对灵禽,可是非常的重视啊!”

    无忧长老也开口了,并顺势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这是自然了。”

    依旧非常得意的冯长老,再次将抓着鸟蛋的手往前一伸:“小子,你倒是接住啊!难道你不敢煎了它们吗?”

    “敢,怎么不敢!只是这鸟蛋颇有些来历,让晚辈一时有些吃惊罢了。”

    古争打了个哈哈,伸手将四枚鸟蛋接了过来。如今可是峨眉的多事之秋,如果冯长老真的是在偷吃灵禽蛋,那么古争宁愿劝说他改做别的美味。

    “五彩羽雀蛋,中等食材。”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让古争很是震惊。

    “冯前辈,这些灵禽平日里都吃什么呀?”

    “谁知道它们吃什么,无非是山林中的一些东西。”

    面对古争的询问,正在跟无愁他们聊天的冯长老,头也没回的答了一句。

    蜀山也算是与世隔绝之地,但动物可不比植物,它们想要长成中等级别的食材,可要比植物困难的多,毕竟它们所吃的东西非常杂。几枚能达到中等食材的禽蛋,天知道这几只五彩羽雀,是不是也碰巧吃到过什么天材地宝!

    带着一丝激动,古争开始生火煎蛋。

    “中等品质的蛋,想想都让人非常期待!”

    尽管这是古争第一次煎鸟蛋,但食材的等级、对于食材的常理解、仙术和厨艺的作用都决定了,这次所煎出的鸟蛋,味道足以达到惊艳的地步!

    热锅、倒油、打蛋,所有动作在古争做来,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

    原本在聊天的三人,如今都在看着古争,煎鸟蛋马上就要出锅,香味以让他们无法安心。

    “有点意思,这煎蛋似乎是很好吃的样子。”

    冯长老喃喃出声,心情已经从最初的不太抱希望,变成了如今的颇为期待了。

    香,真的好香。

    有别于鸡蛋的蛋香味从锅中飘出,而锅中的煎蛋,外观上就跟鸡蛋有着很大的不同。

    鸡蛋由蛋清和蛋黄构成,蛋清是白色,蛋黄为黄色。

    可是五彩羽雀蛋的蛋黄,似乎已经不能用蛋黄来形容了,因为它的颜色一点都不黄!绿、红、紫、黑、蓝,五种颜色呈条纹状并列,均匀的构成了‘蛋黄’的部分,也对应着五彩羽雀绚丽的尾羽色调。

    蛋成,出锅。

    冯长老咽着口水接过古争递来的煎蛋,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这么好吃?”

    蛋白才刚一入口嚼碎,从未体验过的口感和香味便已爆开,使得冯长老来不及咽下,便已惊呼出声。

    “很期待蛋黄的味道!”

    慌忙将蛋白咽下,冯长老冲着仍在煎蛋的古争伸出大拇指,迫不及待的就要向蛋黄咬去。

    “老冯,煎蛋要细品,要慢点吃才有味道!”

    无愁长老慌了,冯长老就拿了四个五彩羽雀蛋,正好是一人一个的,假如他很快吃完,又被征服了味觉,那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这似乎是不难想象的。

    “有道理!”

    冯长老点头,闭着眼睛慢慢品尝了起来。

    正在煎蛋的古争眉头一皱,他如何看不穿无愁长老的心思?

    如果换了以前,最后一个吃上煎蛋也无所谓,但这一次的煎蛋品级为中等,这是古争自己都不曾吃过的美味!

    所以,在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眼巴巴的注视下,古争果断的霸占了第二个煎蛋。

    “好吃!”

    一口蛋白下肚,古争满足的一声感慨。

    蛋白的口感非常棒,那种丝滑的感觉完全不是鸡蛋能够比拟的。并且,蛋白所特有的清香,也有了一种成倍的提升!如果说普通级别的煎蛋蛋白只是香,那么五彩羽雀蛋的蛋白,则是带着一股‘雅’,如同是一朵绽放的白莲花。

    吃蛋黄的时候,古争是有些舍不得去咬的,他想到了木木。

    当初木木给煎蛋写的文章,称其为‘黄白精灵’,如果今天这种如同彩色冰淇淋球,又带着无比莹润的‘蛋黄’被她看到,她又会管它叫什么呢?

    蛋黄入口,浓郁的香味在口中彻底爆开,让人不由得满口生津。

    整体香味都不是煎鸡蛋能够比拟,口感也同样比煎鸡蛋更上档次,特别是那种蛋黄所特有的‘面质’口感,那是古争之前无法想象的体验!

    微微的咸,浓浓的香,当古争吃完煎蛋睁开眼睛的时候才现,另外的三人似乎都在望着他咽口水。

    “小子,你也太讨厌了,你让我觉得,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以前生吃的那些鸟蛋,真是后悔是我了,我怎么能够如此浪费?”

    冯长老咬牙切齿,如同是想要狠狠咬上古争一口才能解气。

    “哈哈……”

    古争开怀大笑,冯长老的味觉已被征服。

    “别笑了,赶紧煎鸟蛋!”

    冯长老眼睛一翻,恨恨一声。

    “老冯,剩下的煎蛋是我跟我师兄的,我俩可都还没吃呢!你要是实在想吃,就再去拿几个鸟蛋过来吧!”

    无愁长老慌忙开口,不好的预感越强烈。

    “再拿几个?你以为这是取之不尽的鸡蛋?要是能再拿,我早就去拿了。所以嘛,剩下的两个煎蛋,你们两个也就别惦记着了,守着这样一个掌门,平时好东西肯定是吃到了满嘴流油,你们两个也真好意思跟我挣?”

    “老冯,你过分了啊!你再吃一个还不行?这么好吃的煎蛋,你至少也要让我跟师兄共享一个吧?”

    “你也说了它是这么好吃的煎蛋,既然它都已经这么好吃了,你们两个人才吃一个,不觉得更残忍吗?还不如让我一人独享,吃它一个过瘾呢!”

    冯长老大笑,而无忧和无愁两个,脸都差点皱成了苦瓜。

    “好了,不就是一口吃的吗?你俩至于这样吗?得得得,你们这次求我的事情,我一定鼎力相助,这样总可以了吧?”

    “好,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冯长老已经给出了古争等人最想要的承诺,无忧和无愁二人,自然也就舒展了老脸。

    “掌门,等下你一定要给我们煎两个鸡蛋解解馋,只看你们吃,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大事算是定下了,无愁长老苦哈哈的冲着古争哀嚎了起来。

    一会儿工夫后,冯长老吃完了煎蛋,古争也满足了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的要求。不过,对于煎鸡蛋,冯长老连尝都没尝!原因很简单,既然煎鸡蛋没有煎五彩羽雀蛋好吃,他也不想为此去破坏口中的余香。

    “醉仙酿的微醺,煎蛋的美味,我似乎很多年都没像今天这么满足过了。说说吧小子,你们要我帮忙的事情,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冯长老懒懒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

    古争将从玉峰道童那里得知的消息,告诉了冯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