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77章 蜀山
    蜀山派位于川西崇山峻岭之中,山势陡峭难行,不用仙阵保护,普通人也到不了这里。

    这次的蜀山之行,古争除了带着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之外,还带着古安等十几个峨眉弟子。峨眉尽管式微,但在分支门派共聚蜀山的盛会上,带人少了更容易惹来笑话。

    蜀山是真正的大派,其下分支共有峨眉派、青城派、紫云宫、灵剑宗和司徒家五支分脉。

    几个分支之中,最为强大的是灵剑宗,其次是青城派,再下来便是最为神秘的紫云宫,以及扎根于世俗之中的司徒家,最后则是古争所在的峨眉。

    蜀山分支间的排名大会,每十年举行一次。按照常理,既然是排名大会,肯定是少不了要有对应排名的奖励。

    排名的奖励共有两种,但都不是什么实质性的修炼资源。而在这两种奖励中,最为重要的一种,便是一些进入蜀山“蜀墟”的资格。

    蜀墟是一个单独的空间,相传它是盛法时代正邪大战的一处战场。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蜀墟被关闭了,每十年能够开启一次,每次的开启时间只有一个月,能够进入其中的人数为三十个。

    蜀墟中同样有山有水,环境如同是没有人涉足的深山老林一般,其中多有珍禽灵兽。

    进入蜀墟的那些人,并非是要在其中修炼,而是要在一个月之内,抓紧时间寻找各种修炼资源。

    生在各种修炼物资匮乏的末法时代,蜀墟于修炼者而言,无疑是一处诱人的宝藏。

    一个人一生,只能够进入蜀墟一次,想要二次进入,会受到蜀墟法则的排斥,无法入内。

    尽管蜀墟对于修炼者的修为等级没有什么限制,但那其中也并非是什么安全场所,所以各门各派能够进入蜀墟的人,修为至少也是也要在四层之上。

    进入蜀墟的三十个名额,蜀山一派就占了十五个固定名额,至于另外的十五个名额,蜀山尽管不再参与竞争,但所属的分支门派,则需要通过排名来获得。

    根据排名情况,排名在第一门派占五个名额,排名第二的占四个名额,排名第三的占三个名额,排名第四的占两个名额,排在最后的占一个名额。

    峨眉曾经辉煌过,也有过长时间霸占五个名额的时期,但是逐渐的没落,也使得其所拥有的名额逐步下降。从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记事起,峨眉在排名大会上的名次,就一直都是垫底的,所能进入蜀墟的名额,也就只有那十分可怜的一个。

    也正是因为没落,峨眉派早在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之前,便已经退出了争夺名次,只要那保底的最后一个名额了。造成这样的局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跟排名赛的规则有关。

    争夺排名是一个挑战赛,想要获得更多的名额,只能是向排在前一位的门派发动挑战。这样的挑战赛,需要派出三个人,对战被挑战门派的三个,以三局两胜来决定是否晋级。

    尽管修仙者级别被限制不能参赛,但面对这样的排名制度,峨眉派无疑是非常的尴尬,他们早在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之前,连五层的修炼者一次都凑不过三个,而跟峨眉所对应的其他门派,五层后期的修炼者,基本都是三个以上。

    在深山之中穿行了好久,古争等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前方是一片缭绕的雾气,属于守山阵法的范围,就算有什么探险者来到此地,一旦进入也会迷路其中。

    正常情况下来到蜀山,站在阵外是需要喊话报明身份,不过,如今已属于排名盛会期间,蜀山也安排了专门的接引弟子,以至于古争等人才刚到,迷雾中便走出了一名道童前来迎接。

    跟随道童进入阵中,七拐八拐的足足有五分钟后,视线才终于豁然开朗了起来。原本遮天蔽日的迷雾完全消失无踪,呈现在古争等人面前的青石山门高有九丈,其上苍劲有力的刻着【蜀山】两个大字。

    透过山门往里看,一条望不见头的青石长阶,似乎是直通山顶,而山门内的一切草木,看起来也都要比外面的世界的更加苍翠。

    空气清新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深呼吸,几只不知名的鸟雀,拖着长长的彩色尾羽从山门外飞入,叫声清脆而悠扬,使得蜀山又平添了一股子仙气。

    “掌门师叔,感觉怎样呢?”

    看古争略带陶醉的深呼吸,接引道童微笑着问。

    “虽是末法时代,但蜀山仍是天地间少有的灵秀之地,单凭这一点就不是峨眉能够比拟的。”

    道童的笑容中尽管有得意的成分,但古争仍旧是实话实说了。

    “峨眉我没去过,不过掌门师叔说得肯定是实话,比有些门派的人诚实多了。”

    显然是很满意古争的回答,道童脸上的笑也更浓了。

    “带路吧!”

    眼看道童似乎又想跟古争说话,无愁长老催促了起来。

    道童的年纪也就十一二岁,虽说是生长在戒律森严的蜀山,可骨子里仍是稚气难脱,看古争年纪不大就是一派掌门,说话又总是一副和和气气的样子,不像是之前接待的那些门派掌门有架子,道童这一路上也总是有意无意的找古争说话,期间更是若有似无的透露着一股,对外面世界的好奇。

    众人继续跟随着道童拾级而上,眼前仍旧是一片清幽的景观,没有像世俗中举办盛会那样,到处都是一片张灯结彩的喜气洋洋,蜀山所拥有的清幽,似乎亘古不变。随着众人不断的登高,空气里一股让人心旷神怡的幽香,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呼呼……”

    古争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鼻翼扇动间细细品味着空气中奇特的幽香。

    “怎么了掌门?”

    无愁长老的修为还是五层中期,按理说空气中如果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他会比古争先一步闻到。但他有所不知的是,古争的五感已被五万人的愿力强化过了,比他更加敏锐的可不单单是嗅觉这一方面。

    “掌门是不是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无忧长老若有所悟,道童更是惊得眼睛都睁大了,他虽然年纪不大,可毕竟是生活在蜀山这样的门派,平日里耳濡目染的东西可是很多的。

    “蜀山幽昙香,香飘八里,一炉可燃一天,只有在掌门继位,或者是像这种盛会的时候,蜀山才会每天焚上一炉幽昙香,以示庄重。此地仍属于幽昙香香味的笼罩边缘,掌门师叔竟然闻到了?能在这里闻到幽昙香的人,修为至少也该是五层中后期的呀!”

    “我这人嗅觉方面天赋异禀,闻到了也不奇怪。”

    古争打了个哈哈,随即便岔开了话题:“不过,蜀山幽昙香的确是很特别,这是我所闻过的熏香中,最最好闻的一个了,香味清雅而不腻,又能够香飘如此之远,这不是世俗的熏香能够相提并论的!”

    虽是岔开话题,但古争也是真心感慨,香飘八里,这已经赶得上他极香化形的鸡血汤了。

    “掌门师叔说的太好了,我、我很欣赏你啊!”

    道童自然是以蜀山为荣的,古争对蜀山的任何夸赞,都让他觉得很是舒服。更何况,古争能够在这里闻到熏香的味道,这本身就已经出乎了他的预料,以至于听到古争真诚点评的时候,激动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言语,贸然就蹦出了“欣赏”二字。

    古争倒是忍俊不禁,但无愁长老几人,却是狠狠瞪了道童一眼。

    “嘿嘿……”

    同样发现言语有失妥当的道童,冲着众人吐了吐舌头,这才再次望向了古争。

    “掌门师叔,你是一个好人呐,不过这次的排名大会你要小心了,有人要针对你们峨眉!”

    “是谁要针对我们峨眉?”

    道童的小声言语,使得古争皱起了眉头。

    “掌门师叔人挺好的,我就直接告诉你吧,不过,掌门师叔,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我有跟你说过这件事呀!”道童望着古争,满目期盼。

    “放心吧,我不会让外人知道的。”见古争郑重点头,道童附耳告知。

    听完道童所言之事,古争脸色微变,冷哼一声。可正当他想要再问道童一些事情的时候,台阶上方有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了。

    “玉峰师弟,宾客送到此处即可,余下的路由师兄引领,你速速回山下候着吧!”

    说话之人是个三十几岁的道士,他就站在台阶的上方,古争停步细闻幽昙香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他。

    “是,玉峦师兄!”

    道童冲上方一礼,然后又冲古争等人一礼之后,便向着来路走去。

    玉峰道童走后,古争等人又随着玉峦道士继续前行,不同的地段有不同的人来接引,这也是蜀山以示隆重的待客之道。

    只不过,玉峦跟玉峰的性格明显不同,此人极少说话,冷着一张脸就如同是别人都欠着他钱一般。

    玉峦道士这一送,便把峨眉派众人送到了休息的地方。

    蜀山的客房全都在山腰,距离山顶还有一段路程,而蜀山的核心自然是在山顶,那里有着蜀山百分之九十的建筑。远远望去,古色古香的雕梁画栋耸立于云雾之中,给人一种海市蜃楼般的梦幻感觉。

    “掌门,之前在台阶上,玉峰道童跟你说了些什么?”

    客房之中,无忧长老忍不住询问。

    “青城派要针对咱们了……”

    古争将玉峰道童说的事情,讲给了无忧长老他们。

    “这的确是件麻烦事,但也并非是毫无对策,看来我带着它,还是带对了呢!”

    无愁长老苦笑一声,从行李中拿出了一个青花瓷的瓶子。

    并未在住处停留多久,古争便带着峨眉派的弟子,前往山巅去参见蜀山掌门了。

    此为盛会期间,蜀山的掌门和大多数的长老,也都是呆在大殿之中,古争等人过去之后,一番寒暄自是不可避免。

    “掌门,感觉怎样?”

    走出大殿,无愁长老开口询问。

    古争之前的几任峨眉掌门,是能够用‘夭折’来形容,他们担任掌门的时间,对于一个门派来说实在是太短了。

    门派的没落、自身修为不高、担任掌门的时间不久,没有一种掌门该有的气场,甚至是做掌门都是被赶鸭子上架,种种的原因造就了不自信,以至于在有次盛会期间,峨眉当时的掌门在大殿中出了丑,走出殿门的时候,整个人更是直接虚脱了。

    “还好啊!”

    古争耸肩一笑,他自然明白无愁长老为什么会这么问。

    蜀山是真正的大派,五层后期的长老多到吓人,甚至是修仙者,也都有在大殿之中见到。

    强者众多的缘故,自然也就导致了殿中气氛的压抑,再加上一些强者说话带刺之类的小插曲,之前那位掌门会在走出殿门之后虚脱,这是古争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

    如果单论修为,古争跟那位出丑的掌门不相上下,但古争可是真正的修仙者,打心眼里他并未把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们太放在心上。所以,这次尽管有人的言语带刺,但古争仍旧是不卑不亢的谈笑风生,压力自然也就更谈不上了。

    “掌门,刚才那些人说话不中听,你……”

    “没事,我也并没有生什么气。”

    古争打断了无忧长老的话,冲其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强者为尊,不管在哪里这都是生存的法则,蜀山尽管有些人说话不中听,可谁让峨眉的确没有让人重视的本钱呢?古争尽管气愤,但也不会因为这个,冲动的就要跟蜀山杠上。

    “走,上藏剑峰!”

    不想在上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古争一挥手,迈步向前。

    蜀山之上多有鬼斧神工的奇峰秀石,而在这些看点之中,最最有名的便是‘藏剑峰’了。

    盛法时代的蜀山,的确是一个剑仙门派,而怪石嶙峋、十分陡峭的藏剑峰上,也的确插满了许许多多的飞剑。

    插在藏剑峰上的飞剑,并不是让人看得,它们是盛法时代蜀山的铸剑大师们,为后世弟子留下的一处宝藏。

    每一个蜀山弟子,一生有两次登上藏剑峰寻找飞剑的机会。

    第一次机会,是在入门满十年之后,登上藏剑峰的‘凡剑区’寻找飞剑。

    第二次机会,是在入门满三十年之后,或者修为进入五层境界之后,两个条件满足其一,便能够第二次登上藏剑峰,前往‘灵剑区’寻找飞剑。

    藏剑峰的凡剑区是在山峰的下半部分,其中的飞剑被称之为凡剑。可即便是凡剑,仍旧不是现今的造剑技术可以望其项背的,当修炼者的修为境界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们都是能够载人而飞的飞剑。

    藏剑峰的灵剑区在山峰的上部,其中的飞剑全都是各种品级的仙器,多到简直能让修炼者们看了流口水的地步。

    但是,不管是凡剑区还是灵剑区,自古能从其上收获飞剑的人,都是极少数的存在。而收获飞剑的方法也很简单,要么是飞剑自动择主,要么是将它从岩石中拔出来。

    “大长老,一般的修炼者可能拔不动飞剑,但假如有修仙者级别的人,或者根本就不属于蜀山一脉的人,强行将飞剑拔出呢?”

    古安也是第一次到蜀山,对于藏剑峰同样有着各种好奇。

    “藏剑峰有灵,不属于蜀山一脉的弟子,根本靠近不了藏剑峰。”

    “在末法时代的历史中,也确实有一个修为达到了返虚境界的邪修,登上了藏剑峰,并拔出了一把飞剑。但是,在他拔出飞剑的那一刻,他的整个人被藏剑峰上所爆出的剑气,生生绞成了肉泥!”

    “至此,正邪两派再不怀疑,藏剑峰其实就是一个,被大能之辈炼山而成的巨大仙器,当蜀山有灭门之危的时候,整座藏剑峰上的飞剑都会飞出御敌,那种剑雨漫天的场面,想想都会让人觉得畏惧!”

    无忧长老做出了解答,而他的话也把那些不知道这个传说的弟子们,震撼的七荤八素。

    “峨眉有混沌塔,蜀山有藏剑峰,这种级别的仙器,如果能够被人所操控,其威力究竟该有多么恐怖啊!”

    望着前方隐于雾中的藏剑峰,古争心中的震撼久久不能平息。

    峨眉作为蜀山的分支门派,同样有踏足藏剑峰的机会。只不过,这个机会跟蜀山弟子踏足藏剑峰的要求不同。

    分支弟子在常理中,同样也有踏足藏剑峰两次的机会。但是,踏足藏剑峰两次的机会,则都是在十年盛会期间,其余时间藏剑峰不对外开放。

    十年盛会期间,没踏足过藏剑峰,且修为达到四层境界的蜀山分支弟子,有一次踏足藏剑峰凡剑区的机会。而第二次踏足藏剑峰的机会,则是跟十年盛会有关!

    十年盛会期间,分支门派的排名奖励一共有两种,一种是进入蜀墟的名额,另外一种则是跟藏剑峰有关。

    首先,分支排名第一的门派,有个挑选一人进入藏剑峰灵剑区的机会,而这个人,则必须是该次参与排名竞赛的三人之一。这也就是说,通过门派的排名,每十年的分支门派中,才有一个踏足藏剑峰灵剑区的名额!

    其次,每次蜀墟开启,所有分支门派在离开蜀墟之后,都需要向蜀山加纳上一定的收获……交纳收获的最低标准在里面很好完成,除非是全军覆没,一个都没出来。

    还有,每次离开蜀墟之后,纳贡最多的门派,将同样获得一个登上藏剑山灵剑区的资格!

    分支门派踏足藏剑山的要求听起来很简单,但是每个都细思极恐,它除了限制分支门派的踏足人数之外,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就是一个大坑。

    藏剑峰距离大殿并不是很远,它同样也是坐落于山顶之上的。当古争等人已靠近藏剑峰的时候,从另外一条通往山顶的路上,出现八个同样冲着藏剑峰来的人。

    八人之中,女性成员的数量足足有四个,全都身着白色的古典纱衣。除此之外,四个女人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放在外面的世界中,全都是属于女神级别,尽管她们的年纪看起来也都不小,其中三个如同小少妇,另外一个看起来三十大几,但这并不妨碍她们光彩照人。

    不过真正让人睁大眼睛的原因,并不是她们的美貌,而是那三个少妇模样的女人,竟然是非常罕见的三胞胎,且相似度也是极高。

    出于礼貌,古争等人已经停下,等待着下方八人的到来。

    “这几个女人,应该就是紫云宫的吧?”

    看着下方的几个莺莺燕燕,古争出声询问。

    蜀山的分支门派中,紫云宫是最为神秘的一支,且门中弟子以女性为主,极少跟其他分支门派往来,比较擅长奇门遁甲,精通阴阳五行之术。

    “回掌门,她们的确是紫云宫的人。年纪稍长的那位,是紫云宫的晓风长老,至于另外的三个,我等并没有她们的资料。不过掌门可别看这些女人年轻,紫云宫向来都是驻颜有术的,年纪稍长的晓风长老,真实年龄比我还大二十岁呢!”

    无忧长老做出回答,而一些弟子的眼睛中,立刻浮现出了震撼。

    无忧长老已是满头鹤发了,但比他大二十岁的晓风长老,却依然美得像个女神,这也确实是有点太妖孽了。

    “师兄说得没错,品牌的化妆品,掌门肯定听说过吧?其实她们幕后真正的主人,就是紫云宫的弟子。”

    无愁长老补充的话,使得古争也睁大了眼睛。

    品牌的化妆品,古争自然是听说过的,那可是化妆品界首屈一指的品牌,真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外国品牌,幕后主人竟然是最为神秘的紫云宫弟子。

    “掌门,另外的几个男人便是世俗司徒家的成员了。领头的年长那个名字叫做司徒成威,至于其下的几个小辈,我所认识的两个,一个叫做司徒明国,另外一个叫做司徒明军,十年前盛会开启,他们跟随家族长辈过来的时候,修为便已经是四层后期,当时这两人,也都有上藏剑峰碰运气,不过也是一无所获。”

    “这一次的盛会,司徒家进入蜀墟的名额,极有可能已定在司徒明国和司徒明军的身上。至于另外的那个小辈,似乎是司徒家的天才人物司徒聪,三十五岁的时候便已达到了四层中期的修为,也的确是难能可贵的了。”

    无愁长老告诉古争这些的时候,司徒明国和司徒明军的眼神也都望向了峨眉这边,其中有一闪即逝的轻蔑在里面。至于那个司徒成威,则是一副低头赶路的样子,而那个司徒聪只顾着跟紫云宫的三胞胎姐妹说笑,压根就没往峨眉这边看上一眼。

    司徒家是蜀山分支之中涉世最深的一支,他们的先祖离开蜀山之后,便立刻投靠了当时的朝廷。从那以后,历朝历代的皇权周围,似乎也总有着司徒家成员的身影!只从红尘俗世来说,司徒家绝对是一个让人得罪不起的家族。

    “晓风道友、司徒兄,别来无恙啊!”

    山下的几人已来到近前,无忧长老抱拳开口。

    “别来无恙!”

    晓风长老和司徒成威抱拳还礼。

    “这是我们峨眉的新任掌门古争。”

    紧跟无忧长老的介绍,古争也冲着两人抱拳为礼:“两位前辈,久仰久仰!”

    礼节在这个时代,其实已经是淡化了很多,但眼前的这些人同为蜀山一脉,该有的一些礼节,仍旧是要有的。

    通常情况下,默认的辈分为掌门同辈,按照这种不成文的规定,古争的辈分也的确是低于晓风长老和司徒成威。

    “原来是古掌门,幸会了。”

    司徒成威眼睛往上一翻,淡淡一句。

    “峨眉这几次的新任掌门,年纪是越来越轻,希望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了!”

    晓风长老眉头微皱,言毕一声叹息。

    古争接任峨眉掌门,虽没有大摆筵席的通报同道中人,但对于蜀山和另外几个分支门派,无忧长老还是安排的有书信通知,所以对于古争这个掌门,他们也不是说特别的陌生。

    “紫云宫弟子见过古掌门。”

    “司徒家弟子见过古掌门。”

    既然无忧长老在这种相对正式的场合介绍了古争,紫云宫和司徒家另外的几个人,也都向着古争见礼了。

    面对一脉晚辈的见礼,表面上古争是微笑着点头,但心中却是有着一丝的不爽。

    生长在世俗之中,古争本不是个拘礼之人,既然特殊时候的礼节必不可少,那最起码在表面,是要做的真诚一些吧?就像他刚才向晓风长老和司徒成威见礼那样,举止和表情都很得体。

    但是紫云宫的三个女人在见礼的时候,眼神就非常的不规矩,给古争的感觉如同是在看着一个藏在橱窗中的毛绒玩具一般。至于说那个司徒聪,见礼的时候更是一副懒散到不情不愿的样子。

    “凌雪、凌雨、凌冰,你们也太过放肆了吧?古掌门就算再面嫩,但也是你们的师叔辈,立刻向古掌门道歉!”

    晓风长老厉喝,而三胞胎姐妹则是吐了吐舌头。

    “请古掌门赎罪!”

    “哈哈……”

    如果是在正常场合,面对这种情况,古争肯定是一句“没事”,但如今的环境不同,以看待顽童的姿态,笑着摇头似乎更不错。

    果然,古争的反应出乎了三胞胎的预料,她们中的一个甚至还偷偷瞪了古争一眼,然后都乖乖站到了晓风长老的身旁。

    对于晓风长老,古争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至于说那个司徒家,他们留给古争的印象,实在是糟糕透顶,别的就不说,单是古争刚才的笑,就让他们全都皱起了眉头,眼神中满是对他掌门身份的不认可。

    “哼。”

    司徒家人的不友好,不是今天才有的,脾气不算好的无愁长老,忍不住冷哼一声。

    无愁长老的冷哼,使得司徒成威的眉头皱得更紧。

    不过紧皱的眉头很快便又松开,眼珠子一转的司徒成威,不怀好意的笑了。

    “无愁,看样子你们也是要去藏剑峰的。怎么?这次过去还只是站着看热闹吗?”

    上一次盛会期间,峨眉派并没有符合登上藏剑峰要求的弟子,但他们的观看,却是惹出了不少冷嘲热讽。如果今年不是找到了古争做掌门,这一次盛会期间,峨眉派根本就不会靠近这片伤心地的。

    “你……”

    无愁长老刚想说什么,但古争的声音也已响起。

    “看热闹?不不,前辈的想法太单纯了。”

    古争睁大眼睛看着司徒成威,摇头晃脑的样子,似乎是被司徒成威的想法惊得不轻。

    “噗嗤……”

    三胞胎里面的一个,忍不住笑出了声音,遭到晓风长老的怒视后,赶紧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峨眉派这些年能出一个四层境界的弟子,那都是一个大新闻啊!但非常可惜的是,峨眉派这十年来,并未有人能够进入四层境界。难道说,古掌门年纪轻轻就已经进入了四层境界?还是说,峨眉派这次不是要站着看热闹,而是要在古掌门的带领下,搬个凳子坐着看热闹?如果古掌门真的要这样做,那我之前的想法也的确是太单纯了点!”

    司徒成威气极反笑,而随着他的调侃,司徒家的几人也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说前辈想法单纯,前辈的想法也真是有够单纯的,搬个凳子看热闹,这种想法估计也只有前辈这么单纯的人才会生出,谁规定年纪轻轻,就不能够进入四层境界了呢?”

    司徒成威修为不俗,但古争并不怕得罪他,再说了,除非是像青城那样的世仇门派,这种斗嘴式的摩擦,发生在另外几个门派的身上,倒也不算是什么事,至少在这蜀山之上,万不会因此演变成什么武力冲突。小小羽说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