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69章 古争的煎蛋
    古争回到了申城,每次出去,少则几天,多则半个月甚至一个月见不到人影。

    对他的外出,店里的人都已经习惯了,反正这俩老板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见到他们一次并不容易。

    还好店里的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店长也有管理的能力,他和高长河配合,上确实有对古争不好的言论,不是他一个人,几个不出名的参赛选手都被攻击了,古争也在其中,就是胡伯伯也听到了一些不好的言论。

    “胡伯伯,您就告诉我,有什么快速的办法扬名就行了!”

    古争没有反对,也没有承认,他现在正好没有理由,胡伯伯自己帮他想了理由,不用在去费这个脑子。

    “你啊,还是那么争强好胜!”

    胡伯伯叹了口气,古争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特别是古明去了国外之后,连家长会都是他去参加,对古争的性子当然很是了解。

    “其实你想快速扬名,很简单,但前提是你要有绝对的实力,既然是要在美食界扬名,那就要征服更多人的味蕾,让美食界的人认可你,信服你,你不需要做太多,你只要做出更好吃的食物,让他们吃到你做出的美食,他们自然会对你认可,也等于让你扬名了!”

    胡伯伯慢慢的说着,古争的眼睛则是越来越亮,胡伯伯说的没错啊,既然是在美食界扬名,那就让自己做出的美食替自己打出这个名气,他没必要天天纠结怎么扬名。

    “胡伯伯,谢谢您!”

    越想越觉得这主意不错,古争对胡伯伯道了声谢,快速离开了。

    “这孩子!”

    看着古争匆匆而去的背影,胡伯伯忍不住摇头叹息,想了下,又对王东说道:“古争性子大咧,你心细,正好互补,其他参加美食大赛的都都有助手,古争肯定没有,你过去帮他吧,经历一次中华美食大赛,对你也是一种锻炼!”

    “我,师傅您让我也去参加中华美食大赛?”

    王东愣了愣,指着自己的鼻子,他很羡慕古争,这么早就能参加全国最大的盛事,从没有想过自己也能去。

    哪怕只是以助手的身份去,他也没有想过。

    “不是我让你去,是你去帮古争,能帮他的人不多,你也看着他,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联系!”

    胡伯伯微笑点头,王东眼中的惊喜更盛,马上跳了起来:“是,师傅,我这就去!”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跑了出去,边跑还边大喊‘古哥等等我’,让胡伯伯忍不住又是一阵摇头。

    对王东来帮自己,古争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高兴。

    参加中华美食大赛的选手,每个人可以带一到两名助手,他之前本来没打算带,现在有王东帮忙,正好可以带上一个。

    杭城美食大赛的时候王东就在帮他,两人很有默契,这次能有王东继续帮忙,古争很满意。

    回到家里,古争就开始收拾东西。

    美食界可不是只有一两个人,也不是只有他们这次参加比赛的三百名厨师,如果说从事美食行业,都算美食界的人,那全国要有千千万万的人。

    古争想在美食界扬名,在这次中华美食大赛比赛之前,成为最有名的选手,不能盯着那些最普通的美食从业者,必须从这个行业里最顶尖的那批人下手。

    最顶尖的人都有谁,除了那些老前辈外,就是曾经参加过中华美食大赛,以及这次参加美食大赛的选手。

    中华美食大赛是全国最高级别的厨艺比赛,不可否认,能参加这样比赛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能在这些人中扬名,等于在所有人扬名,他的考验也就可以完成了。

    这些人,现在可大都在京城,申城并不多,想要完成这次的考验,他需要提前赶到京城去。

    古争回来收拾东西,就是打算出发。

    王东本来就没什么东西,想着到京城再给自己买几件便宜换洗的衣服就行,他没带行礼,一直跟着古争,两人收拾好东西就出发去了火车站,买了最快一班前往京城的高铁票。

    时间紧迫,今天到了也是下午,肯定什么事都做不了,要等明天才行,等明天的话,他的考验时间就只剩下了十三天,等于说剩下的一切,都要在这十三天内完成。

    “高老,又麻烦您了!”

    火车上,古争摸出手机,给高老先打了个电话,古争在京城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就要找熟悉的人帮忙,胡伯伯常年在申城,古明更是一直在国外,古争想不到别人,只能继续麻烦高老。

    高老是美食协会的人,京城有很多的熟人,美食协会很多人本身就是行内前辈,古争想要扬名,一样需要邀请他们。

    “我可以帮你提出邀请,但现在他们都很忙,我不保证都会到场!”

    高老听完古争的请求,沉默了会,才轻声说道,古争要在比赛前扬名,想要这些人都品尝到他做的美食,用意是好,但时间有点紧,况且中华美食大赛就快要举行,这个时候大家都很忙,高老也不保证这些人都可以到场。

    “高老,您只要帮我邀请就行了,谢谢您!”

    古争急忙回了句,若不是该死的器灵,给他这样一个考验,古争也不想这么做,一直以来古争奉行的都是低调原则,不喜欢那么高调。

    这次虽然打着品尝鉴赏,邀请前辈们指点的名头,但邀请那么多人,还是稍稍高调了些。

    “你不用现在谢我,等我帮你把人邀请到再谢吧!”

    高老笑呵呵回应了声,古争想要表现自己,其实并不是坏事,厨师也不能敝帚自珍,一样要展现自己,中华美食大赛的目的就是展现中华名厨,开展厨艺交流。

    只是古争选择的时间并不好,这个时候,总会给别人其他的感觉。

    高铁速度很快,接近傍晚就到了京城,一辆车开到了站台,古争刚从火车上走下来,就看到车前有人对他招手。

    “古争,你真要大摆宴席?”

    来接古争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合作伙伴常丰,这家伙正好在京城,古争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帮个忙。

    古争既然想要用美食为自己扬名,宴请众多的老前辈和同行,就需要一个合适的场地,这样的场地古争自己去找很浪费时间,而且还未必找的到,就找常丰帮了忙。

    找他准没错,常丰立刻包下了一家餐厅,常丰不知道古争要用多少天,干脆直接包了半个月,中华美食大赛开赛之前,古争都可以随意使用。

    “没错,为什么这么问?”古争点头

    “这可不像你的性子,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来,让我看看,是不是你本人,还是有人冒充!”

    常丰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去揉古争的脸,看看是不是有人带了人皮面具冒充他,古争急忙把他的手打到一旁。

    “我一直都不小气好不好,我要是小气的话,你还能吃到我做的那么多次美食!”

    “你可知道,你这样要请多少人,我吃的再多,也没你这次做的多!”

    常丰不服气,立刻分辨,他说也没错,这次古争要请的人很多,既然是邀请人家来品鉴,总要让人家吃个够,不能只吃一口就算是品鉴了。

    这样一来,古争确实要做出很多的美食来,而且必须他亲手去做,都要用好的食材。

    “你以为我想这么做,我这不也是没办法!”

    古争心里嘟噜了句,又开始在那骂器灵,若不是该死的器灵逼迫,他怎么会这么做,这次肯定要大出血,还要狠狠的累上一次。

    高老那边已经打过了招,古争又没了别的办法,还是安心的准备,好好的把这次的考验先完成。

    常丰在京城有房子,而且不止一处,在征询了古争的意见后,直接带回了自己的住处,是郊区的一个小别墅,面积不大,但是很精致。

    这样的小别墅,在京城这种高房价的城市,价值也不低。

    “房子不错!”进到房子里,古争点头赞叹了声。

    “托您的福,最近店里赚了不少钱,就买下来了!”常丰笑呵呵说了句,这里没保姆,他直接自己去烧水倒茶。

    “少来,咱们赚的那点钱够你塞牙缝的吗,再说了,咱们生意这几个月赚的都给你,也买不下这里!”

    古争立刻争辩了句,他们的生意是很赚钱,每个月营业额都在一千五百万,净利润足足有六七百万。

    但毕竟开业没多久,才几个月而已,这样一套别墅才京城没有个三千万根本拿不下来,况且常丰不可能是刚买,有可能很早之前他就买下了,故意这么说而已。

    “哈哈,不过咱们的店那么赚钱,也是出乎我的意料!”

    常丰大笑了声,他确实在开玩笑,王东在一旁则有些局促,他还没有到过装修这么豪华的地方。

    “这几天你们就住这了,我给你派辆专车,地方我也给你准备好了,但我只有一个要求,这几天做的好吃的,一定要有我一份!”

    古争来京城,常丰是全力招待,别墅他不住,是特意给古争和王东准备的,让他们住在这里。

    他还给古争准备了辆车,配有司机,京城古争不熟,他想去哪可以直接吩咐司机,为古争找的地方是一家不大不小的餐厅,这半个月全部交给他使用,连里面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要听从他的安排。

    这半个月,他就是那家餐厅的老大。

    “我就不谢你了,好吃的肯定给你准备!”

    对常丰的准备古争很满意,他知道常丰的喜好,只要能填饱他的肚子就行,很好打发。

    “好嘞,那今晚吃什么?”

    常丰立刻高兴的叫了声,这家伙今晚都不想浪费,最后古争做了蛋炒饭,他吃饱之后才满意离开。

    古争的蛋炒饭,让王东更为佩服。

    原本做蛋炒饭的是他,古争是从他那里学去的,可现在古争做的比他做的要好多了,哪怕是相同的材料,他做出来的也比不过古争,已经远远超过了他。

    特别是古争蛋炒饭,能将每一粒米分开让他很是羡慕,这是他做梦都想做到的事情,他还没能做到,古争已经做到了。

    第二天一大早,司机就来到了别墅前。

    常丰给古争派的是一辆奔驰商务车,司机的电话昨天常丰就给了古争,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古争现在没心情去别的地方,将自己提前准备好的东西带上,直接去了常丰给他准备的餐厅。

    上午古争去了几个高档市场,买了些东西,午饭后才赶往餐厅。

    “古老板!”

    店里的人很齐,从店长到后厨的所有人都在,全都在门口迎接古争,就原来的主厨不在,古争都抢了人家的位置,还在这那才叫奇怪。

    这家店的幕后老板是常丰的一个小弟,所有人都得到过吩咐,全力配合古争。

    老板今天还特意来了店里,帮着古争,他担心手下的人做不好,得罪了古争,常丰可很少交代他办什么事,这次要是给搞砸了,估计他以后想再见到常丰都将不容易的事。

    店里的员工有些好奇,又有些激动的看着古争。

    古争来之前,老板就已经介绍过他,中华美食大赛的参赛选手,还是最年轻的一个,这几天会在他们这做菜,宴请一些人,让他们好好服务,跟人家名厨学学。

    能参加中华美食大赛的,在他们眼里都是名厨,不管年纪多大。

    这个餐厅并不大,就是之前的主厨也没什么名气,对他们很多人来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名厨,还是能够参加中华美食大赛的名厨,难免都有些激动。

    “古老板,不管需要我们做什么,您尽管吩咐!”

    店老板陪着古争,在那打着包票,古争看了下这个餐厅,地方不算大,但很精致,这里主要是做一些精致的小菜,还有些海鲜,消费档次稍微高一些。

    这家店位置并没在市中心,这也是古争的要求,他不需要特别好的位置,但交通要方便,不能特别的偏,这里不仅靠着地铁,还在环线口上,交通很便利。

    而这家餐厅最让古争满意的地方,就是有一个开放式的小厨房,坐在外面的人,可以看到里面做菜的厨师,本来这是为了让大家更加放心店里的食物,现在对古争来说,则有了大用。

    他做美食的过程,可以让外面所有的宾客都能看到。

    厨艺可不仅仅是吃,看也很重要,能看到他做美食的过程,更有利于他的扬名。

    “你们先休息吧,我去做准备,等有人来了叫我!”

    古争到的还早,看看时间,他决定先去厨房准备。

    高老已经帮他发出了邀请,不仅有美食协会的人,还有很多他认识的老前辈,另外胡伯伯,古明他们也都帮古争邀请了一些老朋友,这是第一天,古争没有请太多的人,他担心来的人太多,他一个人做不来。

    邀请的时间都是下午,眼下还不到三点,准备准备,客人一般会在四点左右到。

    这次是品鉴,并不是请他们吃饭,所以时间早一些,这样有事的人还不会耽误他们晚上的事情。

    王东和店里的员工帮着从车上抬下来不少东西,时间很快到了三点二十,古争估摸了下时间,将仙鸡拿出了三只。

    时间还没到,古争已经准备开始了,他第一个做的就是鸡血汤,这次既然是想扬名,那就没必要藏拙,他做的所有美食之中,鸡血汤可以在没吃的时候,就释放出极大的影响力。

    古争的打算,是让这些宾客没有进店的时候,先闻到香味,等他们来到之后,可以立刻品尝到鲜美的鸡血汤。

    半个小时后,一股浓郁的香味先在餐厅内扩散,从店老板到员工,餐厅内所有的人都愣了下,全都转过头,看向厨房内的古争。

    香味继续向外扩散,没多久就到了店外,一些在路上走动的人都停了下来,也都嗅动着鼻子,仔细的闻着这股香味。

    这会的时间是上午十点,既不是早餐也不是午餐时间,很多人都很疑惑,是哪里传来了这么香的香味。

    厨房内只有两个人,古争和王东,其他厨师他用不到,也不需要他们。

    看着锅中不断煮着的鸡汤,古争嘴角带出淡淡的笑意,他这次特意用小火来煮,这样煮的时间要长一些,只要他不出锅,这股香味就会一直向外扩散。

    香味扩散的范围足足有八里之远,也就是四公里,以古争为中心,向任何方向都能扩散四千米。

    还好餐厅的位置不是京城最中心的地方,不然影响的人更多,当初古争在申城就因为位置在中心,影响到了上百万人,结果弄出了百万人祈愿的考验来。

    四公里,八里地。

    很快这个范围内所有的人都闻到了香味,很多人还都在打听着,不知道哪里传来那么香的东西,只有两个在申城闻到过这股香味的人才知道,申城古记鸡血汤的老板来到了京城,做了他的鸡血汤。

    只有他亲手做的鸡血汤,才有这种味道。

    一辆车突然停在了路边,两位老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两人还都在那嗅动着鼻子,年纪大一点的姓黄,年轻点的姓苟,两人分别是美食协会上任,以及这任的会长。

    古争这次也邀请了他们,本来两人没有打算前来,但是高老亲自给他们打了电话,说了古争这孩子的不同,而且上次老汤事件古争非常配合,让美食协会很快解决了影响,无论如何,这个面子都该给上一次。

    高老的话,最终让两人决定前来。

    古争上次确实配合,没有古争的配合,单单一些老人和那些老汤就会让他们无比头疼,当时可有一两百人要闹集体退会,假如不是古争的配合,这些人继续闹腾下去,现任苟护长都有可能被他们闹腾下台。

    内部丑闻,最高领导人肯定要来负责。

    还好古争没有为难他们,十分的配合,给他们写了声明,古争这个苦主都不说话了,其他人也不好在说什么,影响就慢慢变淡,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高老都把这个事拿出来说了,他们也不好拒绝,为了面子,今天只能跑这一趟。

    上任黄会长也是,惹事的马世伟是他带进美食协会的,也是他的后辈,于情于理他都欠古争一个人情,两人这次联袂而来,也算给古争面子。

    “什么味道,这么香?”

    苟会长先说了句,黄会长四处看了看,然后轻轻摇头道:“这香味不像周围传来的,香味香而不腻,纯而不杂,这香味很不简单!”

    “小王,咱们到目的地还有多远?”

    苟会长突然回过头,对车里的秘书问了句,秘书急忙拿出手机,查过之后说道:“直线距离两公里,走的话还有三公里到!”

    直线距离两公里,苟会长和黄会长互相看了眼,两人都明白对方所想。

    “据说古争的鸡血汤拥有极香化形的能力,香飘八里,八里之内的人都能闻到,在申城引来不小的轰动,也因此一炮打红了他的古记鸡血汤,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有夸大的成分,现在来看,是真的!”

    黄会长叹着气,慢慢的或者,秘书已经下了车,好奇的看着他们俩。

    “老高说的没错,这个小伙子,确实很不一般!”

    苟会长笑了笑,直线距离还有两公里,相当于四里路,在这里他们就闻到了,虽说不是八里那么远,但一个食物的香味能飘出四里也不是那么容易。

    还没到,他对这次的品鉴会已经有了期待。

    另一边,餐厅门口,第一个应邀而来的客人已经到了。

    来人是一位美食界的老前辈,第一届美食大赛的冠军,何应何大师。

    何应七十一岁,三十年前第一届中华美食大赛他拿到了第一名,是美食界的老前辈,他就是京城人,之所以他会第一个到,是因为他和古明的关系很不错。

    当年古明也算是他的后辈子侄,古明亲自打了电话,他肯定会支持,更何况这次还是古争。

    “何爷爷!”

    见到何应,古争叫了声,何应走进餐厅,鼻子又使劲的闻了闻,随即大笑道:“刚闻到香味我就猜测,这股香味是不是你小子鼓捣出来的,没想真是你,不错,很不错!”

    “何爷爷,您先坐,我这边忙走不开,这锅汤一会就好,好了我再向您赔罪!”

    何应算是自己人,他第一个来古争并不意外,这次品鉴会,有几个人肯定会来,何应就是其中之一,小时候古争就跟着古明,来到京城拜访过他老人家。

    “没事,没事,你先忙你的!”

    何应马上摆手,并且四处看了看,店里桌子上已经摆了些水果,数量不多,但很精致,这些水果都是古争带来的。

    水果并非在市场上购买,而是古争从洪荒空间带来的,这些都是峨眉派内采摘的一些水果,品质都在次等之上。

    只论口感,这些水果要甩市场上买的水果几条大街,市场上的水果达到低等都不容易,更不用说是次等。

    何应拿起一个如同大枣般,红色的水果,他也见多识广,这样的水果还真没有见过。

    红色的,如同樱桃一般,带着一条细枝,捏着细枝,何应轻轻咬了一小口。

    这些水果都是洗过的,而且用的还是上等泉水,峨眉派内的矿泉水古争也带了一些,放在了洪荒空间。

    水果的汁水立刻流入何应的口中,何应的神情稍稍呆滞了下,快速将这口汁水吞进了肚子里。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水果,但味道却很不一般,一咬满口的果汁,汁水甜而不腻,甜入心扉,带着一股透心的凉爽敢,仿佛最热的天吃到一口冰凉的冰块,全身都舒适无比。

    忍不住,何应又咬了几口,没一会折这个水果就被他全给吃了下去。

    “古争,你这是什么水果,那么好吃?”

    何应忍不住问了句,这样的水果他确实没有吃过,连见都没有见过。

    “这是大樱桃,您喜欢就多吃点!”

    古争微微一笑,何应运气不错,水果中有少食材的等级达到了普通,他拿到的那个就是,普通级别的水果,比次等又要好一些。

    普通级别,已经是地球自然生长最好的级别,味道当然不会差。

    “好!”

    何应没有客气,又拿起一个类似小梨的水果,轻轻咬了一口,这小梨等级次等,没有大樱桃口感那么好,但也不差,比起其他来强的很多,何应吃的是津津有味。

    “何老,您已经来了!”

    门外又进来一个人,来的是个六十多岁的男子,直接朝着何应那走去。

    “赵大师,来来,快来尝尝,这里的水果很不错!”

    何应抬起头,立刻招了招手,来人和他一样参加过第一届中华美食大赛,还是当时最年轻的选手,不过成绩没有他好,属于中下等。

    三十年下来,即使当初成绩普通的,只要努力,现在也都成为了名厨。

    来的人在何应对面坐了下来,好奇的品尝着这里的水果,何应说的没错,这里的水果味道真是不一般,在外面根本吃不到。

    “您请!”

    店老板就在外面,确定了一个人的身份后,立刻让服务员带着那人进了店里面。

    古争的鸡血汤香味已经传了出去,有人跟着香味来到了这里,想要进去看看,或者尝尝是什么美食做的这么香,店老板则带着自己的员工在那辛苦的解释,今天是私人聚会,不对外开放。

    没有得到邀请的人,不得入内。

    就这一会,门外已经聚集了二三十人,他不守在门口都不行,总有人想溜进去。

    辨别了几个人之后,店老板也有经验了,来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年纪不到的一定要仔细盘查,基本错不了。

    这一会,又来了五位老前辈,都被服务员迎了进去。

    黄会长,苟会长他们都到了,黄会长是上任美食协会会长,但也是荣誉会长,在美食协会一样有着很高的地位。

    看到两位老人,店老板眼睛就一亮,直接朝两人迎了够去,他只是看着两人气质不同,所以才过去,虽然他也做餐饮生意,但只是个商人,而且生意的规模很小,根本不知道眼前的两人就是美食协会的两任会长。

    这也正常,喜欢下围棋的人,也不敢说自己就认识围棋协会的会长,卖玉的,敢说自己知道玉石协会会长名字的都没几个。

    店老板让人将两位老人送进去,依然在门口守着。

    “苟会长,黄会长!”

    见到两位老人,店里面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脸上还都带着惊讶,他们没想到,古争这个品鉴会,居然将两尊大神也请了过来。

    这两位可不同于他们,他们要么就是闲人,要么就是退休挂个名的人,不像这两位,在美食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有着很高很高的影响力。

    “都坐,都坐!”

    苟会长挥手,他还看了眼黄会长,果然,香味就是从这里传出去的,一个汤的香味居然传出去了那么远,仅仅这一点就很不凡。

    两人的眼睛很快落在古争煮的锅上面,古争煮的慢,上面形成的白气也少,但再少也有,而且还有鸡的形状,果真是传说中的极香化形。

    随着两任会长的到来,后面陆陆续续又有一些前辈们来到。

    到了四点半,一共来了三十多人,古争一共邀请了接近百人,都是目前在京城的人,只来了三十多人,不能说多,但也不能说太少。

    古争还是太年轻,根本没什么名声地位,虽说拿到了杭城美食大赛的第一名,但杭城美食大赛本身就是第一次举办,影响力有限,若不是有多位参加过中华美食大赛的选手参加,那次大赛的影响力会更小。

    时间到了,古争不在等,先把鸡血汤端了上去。

    这份鸡血汤古争增添了五种高级原料,不仅食疗效果更好,味道也更棒,比他上次在杭城参加美食大赛时候做的还要好。

    如今的古争高等原料已经不缺,既然是要扬名,那就多放一些,让这些老前辈们更为震撼。

    三十多份鸡血汤,量都不多,很多老前辈还都漱了漱口,刚才他们吃了水果,这鸡血汤的香味那么浓,他们不想让水果的甜味和鸡血汤的香味起冲突。

    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

    水果的甜味,和鸡血汤的香味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冲突,就算漱了口,口中那股甜味总不会全部消散,这股清香送入口中,立刻和那股甜味融合在一起,形成一股香甜,两者不仅没有任何的冲突,反而很好的相融。

    这让漱口的前辈都很后悔,早知道这样就不漱口了。

    鸡血汤闻着香,吃着更香,只是一口,就让吃过的人全都竖起大拇指,不断赞叹。

    苟会长和黄会长也都品尝了水果和鸡血汤,两人眼中再次露出惊叹,这鸡血汤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好喝,不,比传闻中更好,没有喝过的人,很难想象出它的味道。

    两人都喝过孙家鸡血汤,而且是孙老采用上等原料亲自做的,孙家鸡血汤的味道已经很不错,他们之前来看,古争的鸡血汤就算能比孙家做的好,但也好的有限,好不了多少。

    他们不认为,有人还能将鸡血汤再次有重大突破。

    可现在他们才明白,他们错了,真的错了,古争的鸡血汤,绝对不是好一点,不是好的有限,是真的有了突破,还是重大的突破。

    难怪老孙那么固执的人,都将老汤交给了古争,古争的鸡血汤确实是一绝,让他去继承和发展鸡血汤,比任何人都要强,老孙虽说很固执,但也算是做了一件对事。

    鸡血汤没让他们失望,他们甚至感觉自己这次来对了,应该来,不来的话肯定会后悔,古争确实如同老高说的那样,是个不一般的孩子。

    仅仅这个鸡血汤的厨艺,就能让古争稳进这次美食大赛的前三十,如果古争还有其他厨艺能和鸡血汤相比,哪怕只是逊色一点,这次进前十都没有问题。

    进入前十,还要拼前三,历来的中华美食大赛,都不是只会一种美食就可以获胜的比赛。

    而且中华美食大赛和杭城美食大赛不同,只要用过的厨艺,下场比赛不准在用,不得重复。

    鸡血汤刚喝几口,他们面前又放下了一块煎蛋,一个煎蛋的一半,古争两只手都在煎蛋,但煎蛋需要时间,三十多人一人一个他暂时应付不来,只能先一人一半。

    煎蛋,古争的煎蛋。

    煎蛋要分两个种类,一个是普通煎蛋,一个则是古争的煎蛋,这是一位上次参加了杭城美食大赛评委所说过的话,很多吃过古争煎蛋的人,都非常的认同。

    古争的煎蛋,和别人的煎蛋完全不同。

    虽然用料都差不多,过程也类似,但做出来的结果却是完全不同,古争的煎蛋是艺术品,而且还是伟大的艺术品,其他人的煎蛋只能称之为食物。

    哪怕再好的厨师,做出的煎蛋都比不过古争。

    对古争的煎蛋,两位会长也有所耳闻,古争就靠这个煎蛋,在杭城美食大赛,初赛一场一场的赢了过去,直到最后的决赛。

    而且在海选的时候,这个最简单的煎蛋,一直都是第一名。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都拿起筷子,将煎蛋夹了起来,古争的简单确实和传闻中一样,如同艺术品,让人不忍下嘴。

    能将煎蛋煎成这个样子,本身就是一绝。

    苟会长首先咬了口,刚咬下去,他神情就略微有些不同,简单带着一股沉闷的香味,从蛋黄中飞出,充斥着他的喉咙,这股沉闷和之前的清香冲撞在一起后,马上相融,缓缓从他的食道流入全身。

    这又是一种极其不同的体验。

    古争这次的煎蛋,和以往又不同,在考虑过之后,古争决定将香油的等级提升,香油用处很广,仅次于水和食盐,他新学会的厨艺中也能用到香油,如今古争大部分食材都已经是普通级别,香油还是次等,感觉就有些不够用了。

    香油提升到普通之后,煎蛋所用的所有食材,都变为了普通级别,煎蛋的味道再次有了提升,全普通和加油次等食材,味道绝对是两个样子,现在古争的煎蛋味道更好,更加的好吃。

    这次来参加品鉴会的前辈,都是第一次吃到全普通食材做出的煎蛋。

    苟会长的煎蛋很快吃完了,吃完后他有些后悔,吃的太快了,不过还好,他还有鸡血汤可以喝,这也算是一种幸福。

    煎蛋的香味没有鸡血汤浓,但它的回味却比鸡血汤更醇,两者各有特色,各有春秋。

    黄会长吃的慢,但一会也将煎蛋吃完了,他和苟会长的想法差不多,这煎蛋确实不怎么次于鸡血汤,之前还有传言说鸡血汤要比煎蛋好一些,看来传言有误。

    又一种顶尖食物,两位会长心里都默默的想着,煎蛋和鸡血汤在一起,基本上能让古争进前十。

    前十的选手,那已经是全国闻名,甚至是世界知名了,古争才多大,他可是这届年龄最小的一个,也是近十届来年纪最小的一个,他要是能进前十,必然要引来一次大轰动。

    不过古争确实有前十的资本,他做的东西,是真的好吃,两任会长都这么想,他这个前十,只要他自己不出问题,妥妥的可以拿到。

    煎蛋分完之后,王东又在每个人的面前放了一个小盘子。

    古争很快走了出来,他出来的石兽手上还拿着个锅,锅里面有个铲子,古争握着铲子轻轻一甩,一道金黄色腾空飞出,全部落在了小盘子里。

    落在小盘子里的是蛋炒饭,落下去的蛋炒饭还摆出了龙的形状。

    “金龙飞天!”

    何应首先大叫了声,金龙飞天现如今也是古争的招牌,能将蛋炒饭做成他这样的,也算是国内第一人,现在杭城依然有很多饭店将蛋炒饭命名为金龙飞天,金龙飞天这个名字俨然有代替蛋炒饭的迹象。

    不过只是在杭城如此,古争的金龙飞天就是在杭城打出的名气。

    “这手意和形,无人能比啊!”

    黄会长感叹了声,古争这一手确实厉害,这么多年了,他没有见过谁能做的比古争更好,而且古争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这更不容易。

    “如果味道更好,他就不是前十了!”

    苟会长苦笑一声,已经拿起勺子,准备继续品尝古争的蛋炒饭。

    蛋炒饭也用到了香油,香油提升后,古争的蛋炒饭也从有次品食材,变为了全普通级别,全普通级别的蛋炒饭,比当初古争做的金龙飞天还要好,味道还要醇。

    只吃了一口,苟会长的脸色更苦了。

    不是东西不好吃,而是太好吃了,这一口他基本可以断定,古争的成绩还要上升,现在的古争,完全有资格竞争前三。

    前三,和前十又是一个不同的档次,每次能获得前三的,那都是行业中最顶尖的存在,无论到哪都会得到无尽的尊敬,前三不仅仅是一种荣耀,更是身份的象征。

    能获得前三的人,就是美食协会对他们也是非常客气,美食界也是实力为尊,真正有实力的人到哪里都会被尊敬。

    这次的美食大赛要有大地震了,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竟然可以进前三,恐怕赛后的影响会持续很长的时间,会出现很多不服气的人,甚至是质疑的人。

    对质疑他并不怕,古争是凭真本事,任何质疑都不用在意,但这个影响,真的要持续很长时间,关于古争的争议也会很久。

    “最后一道菜就快做好了,这道菜适合完整的吃,各位前辈可以坐在大桌上,共同品尝!”

    古争拿出了两个蒸锅,王东则带着一些服务员让前辈们换换位置,最后一道菜不好分,索性让他们都坐在一起,店里没有大桌,但却可以整理出长桌来,很快长桌被正好,所有前辈依次做好。

    古争两个蒸锅同时打开,里面露出了两只红色的鱼,这种鱼像是鲤鱼,但他们都没有见过。

    “最后一道菜,清蒸鱼,请诸位前辈们品鉴!”

    这次古争亲自端上来,放下菜后微笑说了句,古争学会不久的清蒸鱼,第一次做了出来,之前鱼没有成熟也没办法做,现在鱼已经熟了一批,第二批都生长了一半,完全可以拿出来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