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65章 圣人传人(感谢盟主小口袋打赏加更)
    仙酒和普通酒不同,仙酒可以增加修为,只要能增加修为,对修仙者来说都是好东西。

    峨眉派没有这种方法,古争马上想到了蜀山,络也都多次提起,名气在申城市他们是彻底打响了,接下来就是全国。

    店长是个有野心的人,他想的是让古记鸡血汤成为全国知名的店铺,像孙家鸡血汤,狗不理包子那样,成为驰名商标。

    国内打响后,他还想着打向国际,让古记鸡血汤像全聚德烤鸭那样,世界闻名。

    当然,路要一步一步走出来,眼下古记鸡血汤还没有那么大的名气,需要不断的积累,这个时候有任何增加荣誉的地方店长都不会放过,古争的宣传就是这种情况下被他拿出来的。

    如果古争这次中华美食大赛能够获得一个好成绩,不说特别好,只要能进前十,店长相信,他们古记鸡血汤的名气又会再上一层楼。

    三天后,无忧长老传来消息。

    仙酒找到了,有个门派还储存有仙酒,但对方明显是狮子大张口,开价太高,不仅要仙器,还要其他很多重要的原料,峨眉根本拿不出来。

    这个门派估计是真相信了外面的传言,以为古争有什么事,峨眉特别急需仙酒,就故意坐地起价。

    仙酒价值是很高,但还没高到像峨眉这样盛法时代留下来的门派都买不起的程度,这个门派的人实在太黑,很多门派都看不下去,还纷纷指责他们。

    不过指责之后,内部却又笑话起峨眉来。

    还说如果他们有仙酒,要的会比那个门派还要黑,谁让峨眉这么倒霉,让人忍不住都想踩上两脚了。

    很多人还都在讨论,峨眉这任掌门要是也完了,他们下任掌门去找谁?

    真正的修炼者,哪怕实力低一些,恐怕也不愿意接峨眉掌门这个烫手的山芋,掌门是一派之尊没错,但总要有命一直做下去,做不了几个月就完蛋,还不如不做。

    一个门派,最后没人愿意去做掌门,那才是真正的大笑话,这个门派距离灭亡也没有多久了。

    无奈之下,无忧开始求购酿造仙酒的技术,眼下仙酒很难酿造出来,技术反而没有仙酒本身值钱。

    而且无忧这个时候求酿酒技术,比之前稳妥的多,也没人怀疑什么。

    对古争来说,考验已经开始了五六天,考验却是毫无紧张,没有酿酒的方子,他就不知道需要什么原料,连什么原料都不知道,更无法去做准备。

    这样的考验,古争还是第一次遇到,心里别提有多郁闷。

    “器灵,打个商量,可不可以预支一次考验奖励?”

    躺在家里的古争,又开始和器灵商量,不能完全依靠峨眉派,自己这边也要做好准备,从拥有了器灵开始,他所有的考验还没有出现过失败,他可不想这次被突破,失败一次。

    “没得商量,这次和以往不同,除非你现在立刻接受考验,并且完成,不可以预支!”

    器灵说的斩钉截铁,气的古争牙痒痒,他已经背着一个考验,再去接受一个,等于同时进行两个考验,万一接受的考验无法完成,他那就不是失败一次,而是一次失败两个。

    考验失败,鞭笞三百下,这只是一个考验的惩罚,想想古争身上心里都发寒,对器灵也更为生气。

    “一次,就预支一次,好不好!”

    “说了没得商量,不准!”

    “算你狠!”

    古争恶狠狠的丢出这句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又拿出手机,给峨眉在外的弟子联系,然后让他们询问无忧长老,酿酒方子的事怎么样了。

    最后的结果让古争很失望,酿酒方子的事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消息。

    “再等五天,实在不行就继续接受考验!”、

    古争心里恶狠狠的想着,考验失败的惩罚他绝对不愿意接受,真要失败了,他还不如搏一搏,大不了两次失败一起。

    做出了决定,古争的心也放松了很多,离开家门,自己一个人到外面去散心。

    “先生,有驾照吗?”

    古争没有目的,纯粹出来散心,按照习惯走向了地铁口,刚到地铁口就有人拿着传单来问他,古争下意识的摇头。

    “来我们驾校学习驾照吧,我们驾校服务好,收费低,通过率高,只要您努力去学习,最多三个月就可以拿驾照,您要是没时间也没关系,我们会根据您的时间来定制学习时间,我们的服务绝对是一流!”

    发传单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口才不错,说的很快,但很清晰。

    驾照古争确实没有,不过常丰说过可以帮他办出一个部队的驾照,然后用部队驾照转成地方驾照,即快又省事。

    其实他也有办法直接办出一个驾照来,只是梁老不允许自己的子孙滥用特权,这样的事能不去做就不要去做的好。

    “谢谢,我不需要!”

    有常丰的承诺,古争不需要驾照,道了声谢后便离开。

    “先生,以后的车会越来越多,别等到用车的时候才想着考驾照,那时候只会着急,我们驾校真的很不错,您要是没有时间,可以按照您的时间来定,您钱不够,我们还可以分期!”

    小女孩很执着,又追上古争,继续介绍。

    先不说她推销的如何,她这个态度让人很敬佩,但同时也会让人很多人厌烦。

    “等到用的时候,只会干着急!”

    古争感叹了声,别的话他没听进去,这句话感触颇深,他现在就是这样,之前压根没有想过什么酿造仙酒的技术,现在要用了结果没有,还真是着急。

    “对,所以您可以现在就报名,驾照以后人人都需要,必不可缺!”

    小女孩见古争回话,立刻重重点头,还给了古争一张宣传单,宣传单写着驾校的名字,还有很多车的照片,以及他们的服务。

    “好吧,那我就报一个!”

    古争确实没有时间去考驾照,不过看在这小姑娘说出了让他共鸣的话,他决定还是帮帮这个小姑娘,报考驾照一般都是几千块,贵点也就一万多,钱不多,他完全拿的出来。

    况且小姑娘说的确实没错,驾照人人都需要,常丰最近一直都很忙,这种小事就不麻烦他了,有了驾照他才能去买车,以后出门更方便。

    “啊,谢谢,谢谢您的支持,您要报名随我来,驾校离这不远!”

    小姑娘猛的一愣,随即惊喜的叫了声,她其实刚上班没多久,才三天的时间,三天发了不少传单了,但愿意在她这报名的却一个都没有。

    古争等于是她的第一个客人,难怪她这么高兴。

    驾校确实不远,坐了十几站地铁,还转了七八站公交才到,让古争很是无语,看来销售人员的话真的不能全信。

    地方远,但却不小,挺大的一个驾校,很有规模,里面也很干净。

    驾校有个大门,大门旁还躺着一个老头,一身的酒气,醉醺醺的。

    看着这个老头,古争眉头微微一皱,这老头看起来极为普通,就像一个在城市种流浪的老人,可这样的老人,古争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感觉他并不普通。

    “不错吗,有进步!”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古争心里微微一动,马上问道:“这老头有什么不同?”

    能让古争感觉奇怪,又让器灵直接出声的,那肯定有所不同,只是哪里不同古争并不清楚。

    器灵的下一句话,就让古争吓了一跳。

    “这是一个真正的修仙者!”

    古争已经走进大门,猛的停了下来,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

    “笨蛋,白痴,看什么看,人家实力比你强多了,自己找麻烦啊!”

    器灵突然气的直骂,古争也是修仙者,但自从洪老事情之后,器灵就将古争身上的气息掩饰了一些,不让外人随便能发现他的身份。

    古争就这么走进去,器灵有信心隐瞒住那个老头,但他却停了下来,还回头去看,不引起老头的怀疑才怪。

    果然,老头睁开了眼睛,但只看了一眼,随即又闭上了。

    古争急忙向前走去,心脏忍不住加快跳动,修仙者,这居然是一个真正的修仙者,也不知道什么实力,不过能在地球上存在的修仙者,怎么也比他要强。

    “此人已经修炼到炼神返虚的境界,在仙界乃至洪荒都算不得什么,但在你们这,算得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器灵继续对古争说着,古争心中则一阵无语。

    炼神返虚,那可是修仙三大境界中最后一个,返虚之后渡过天劫,就可以成就金仙之位,金仙拥有划破虚空的能力,可以直接到达洪荒。

    一般达到金仙境界的人都会到洪荒,盛法时代的时候如此,现在更是,因为地球的修炼环境支持不了金仙的修炼,他们必须到更广阔的洪荒世界才行。

    所以返虚境界的强者,已经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存在。

    “我最近是不是真的倒霉了,随意出个门,无聊去报考个驾照,也能碰到这样一个牛人!”

    和小姑娘一起走着,古争心里还对器灵苦笑,返虚境界,目前修炼界最强大的存在,蜀山五位修仙者,只有一个是返虚,至于其他门派古争不知道,但想必也不会有太多。

    这样的人,在地球上绝对用手指头都数的过来,他居然好运的碰到了一个。

    “谁让你乱跑的,老老实实的再接受个考验不好了!”

    器灵也在抱怨,它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古争更郁闷了:“器灵,我记得你说过,两个考验不可以在一起,为什么这次非逼我同时进行两个考验?”

    “对,我是不能将两个考验同时给你,但你自己可以啊,你自己主动要求,同时接十个考验也没有问题,我可没有逼你,考验一开始就说了可以放弃,你自己选择了接受!”

    器灵的话让古争更为郁闷,考验的确可以放弃,但放弃后他以后再也学不了餮仙的酿酒之法,等于放弃一个技能。

    至于他可以自己选择,这个时候他自己选择不选择还有什么意义,器灵就是在逼迫他,欺负他。

    “先生到了,我们在这报名,对了,您身份证带了吗!”

    小姑娘带古争去了报名室,这时候才想起身份证的问题,急忙问了句,脸上还布满了担心。

    跑那么远,要是没带身份证,这个顾客铁定不会再来了,她好不容易拉到的一个顾客,等于就这么失去了。

    “带了,报名吧!”

    古争最近出门多,身份证一直随身携带,听古争说他带了身份证,小姑娘拍了拍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

    古争报的最好的套餐,一万多块钱,钱对他来说无所谓,他要的是自由和轻松,也和驾校的人说好了,他现在没时间,一个多月后再来学车。

    古争报的最贵的班,服务也是最好,所有时间都按照古争来,只要他上足课时就行。

    “先生,我送您!”

    单子达成,小姑娘很开心,送古争回去,古争则无所谓,到门口的时候他的心跳忍不住又有些加快,不知道那个返虚强者还在不在。

    很快,古争看到了那个躺在门口墙边的老人,老人依然闭着眼睛,古争正想快步离开,他身边的小姑娘突然叹了口气,对古争说道:“先生,不好意思,您稍等一下!”

    小姑娘说完,径自走向那躺着的老人,脸上还布满了埋怨。

    “又喝那么多,早和您说了不要喝那么多酒,就是不听,我又背不动您,您在这再躺一会,我送完这个客人就去找车来拉您,今天我接到单了,下次发工资我给你买酒,不要自己偷偷去喝了!”

    古争瞪大眼睛,看着小姑娘在那老人身上拍了拍,不断的抱怨,小姑娘居然认识这个返虚强者,还说什么背不动他。

    这可是个返虚强者,真正的修仙者,可以御空飞行的修仙者。

    背不动,他根本不需要背好不好,可惜这些话古争无法说出口,也不敢去说。

    “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小姑娘很快又跑来,对古争歉意的说了声,送古争出去,她不打算再回地铁口了,她一会还要回来接这个老人。

    “李小姐,刚才那是你什么人?”

    小姑娘姓李,古争也是刚知道不久,小姑娘年纪不大,看起来不到二十的样子,之前古争并没有特别在意,等发现小姑娘和那返虚强者有关系后,才忍不住多打量了她几眼。

    也怪不得古争,人都是这样,自己不重视,或者和自己生活没什么关系的人,都不怎么重视。

    仔细看了之后古争发现,这小姑娘长的挺不错,虽然小了点,但五官精致,活泼可爱,不是那种性感美女,但却是非常漂亮的邻家小妹。

    小姑娘没有任何化妆,纯素颜,一样很好看。

    “那是我爷爷,让您见笑了!”小姑娘轻声回答,还有些不好意思。

    “爷爷,亲爷爷吗?”

    古争忍不住又问了句,那可是修炼到返虚境界的修仙者,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而小姑娘是绝对的凡人,怎么会有这样的孙女?

    “不是,我是被他收养长大的,我很小的时候父母都不要我了,那时候我舅舅要把我卖了,是他出现带走了我,把我养这么大!”

    小姑娘说起自己的身世神色很是黯然,她并不是申城人,家是偏远的山区,很穷,她又是个女孩,家里一直想要个儿子,就不想要她了,要把她送人。

    她舅舅说送人还不如卖了,家里商量卖她的事被她听到了,害怕的她就跑了出来,又饿又害怕的时候遇到了这个老头,老头收养了她,并且养大了她,让她上学,后来她考上了大学,重点学校,就是学校在申城,她不放心老头,把老头也接来了。

    老头其他都还好,自己也能工作,就是喜欢喝酒,老是喝醉,小姑娘说过太多次,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完小姑娘的描述,古争完全沉默了。

    小姑娘是普通人绝对不会错,老头是修仙者也不会错,老头之所以会收养这个小姑娘,一养十几年,不是在历练人生,就是有别的目的。

    不过不管什么原因,都和古争没有关系,都是那老头的事,古争就算想管也管不来,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

    人家可是一根手指头,都能轻易捏死他的存在。

    小姑娘送古争到公交站便离开了,古争自己坐车回家,一路相安无事,到家后古争才稍稍安了安心,也不知道小姑娘有没有把那老头接回家。

    如果老头纯粹是历练人生,那对古争来说不算是坏,毕竟古争没有打扰到他,就算他发现了古争的存在,只要古争没有破坏他现在的生活,应该不会在意。

    躺在沙发上,古争再次摇头。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考验任务,想要完成考验就必须要有酿造仙酒的技术,而想拥有技术,最好最快的办法就是再去接受一个考验,这似乎成了一个死结。

    五天,最多五天,再等五天,峨眉那边还没有消息,就再接受一个考验,让两个考验一起来。

    只是这样就等于让器灵的阴谋得逞,想到这点古争就气的牙痒痒。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一道声音突然从古争身旁响起,古争被吓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沙发的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一个穿着破烂的老人,正在那拿着古争茶几上的水果来吃。

    古争心里猛的一沉,这就是在驾校旁边遇到的那个修仙者,没想到他居然跟来了,怎么跟来的,什么时候进到的他家,古争是一点都不知情。

    “在下峨眉弟子古争,见过前辈!”

    古争对老头抱拳说道,没办法,谁让人家实力强过自己太多,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力量。

    要是在外面,他还能往洪荒空间躲躲,可现在在他家里,他要是这么突然消失,等洪荒空间的时效一到,被迫出来之后会更倒霉,连洪荒空间的秘密都会暴露。

    “峨眉古争?”

    老头回过身,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古争,又继续说道:“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一般的修仙者都不可能发现我,你是怎么发现的?”

    古争避开话题,就是不想去回答,没想到老头还打破砂锅问到底,非要知道答案。

    犹豫了下,古争才轻声说道:“我没有发现前辈,我修炼的功法不同,可以看透所有的普通人,可却看不透您,所以才多注意了两眼,之后我就离开了!”

    “撒谎!”

    老头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威压,压的古争气都喘不过来。

    这就是返虚境界,这就是真正的修仙者,仅仅就是气势让古争都无法抵抗,在这样的人面前,他连一丝逃跑的希望都没有。

    “你如果仅仅只是发现我不是普通人,绝对不可能那么紧张,你的神情掩饰的很好,但你的心跳却无法控制,你心里很紧张,说明你知道我的存在,知道我是什么人!”

    老头说的很快,这会的他一点也没有之前邋遢的样子,两眼散发着一股神光,十分的骇人。

    “我说的都是真的,心跳加快是因为我不知道前辈到底是什么人,我只能在前辈身上感受到危险!”

    古争艰难的说着,现在的他身体想动弹下都不容易。

    “是吗,既然你说是你功法原因,那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演示下我看看!”

    老头又问了句,古争依然能感受到那股强大的威压,让他喘不过气的威压。

    这会古争有种想要哭的感觉,他只是在路上多看了这人一眼,招谁惹谁了,惹来这么厉害一个前辈高人,还如此对他,简直就是以大欺小,而且欺负的他毫无抵抗能力。

    他和这老头想对比,就好像婴儿对成年壮男子,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婴儿在成年状男子面前可是毫无反抗能力,生命完全捏在人家的手里。

    “我说的都是真的,前辈你这个样子,我动都动不了,怎么演示!”

    古争艰难的说着,刚说完他的身体猛的一松,那股威压已经消失,老头又变成之前人畜无害的样子,不过古争很清楚,他这个样子下面隐藏着多么恐怖的力量。

    “现在可以了,来吧。”

    老头又说了句,古争活动了下身子骨,开始演示自己的修炼功法,当然,演示的是由器灵伪装过的功法,看起来和一般的内劲修炼功法无二。

    古争打坐演示,就相当于正常的修炼,等修炼一圈之后才睁开眼睛,看向那老头。

    老头眼中带着疑惑,古争的功法并没有什么特别,就是最普通的内劲修炼,以他的实力,能感受到古争修炼时候的内劲走向。

    要说不同,就是古争的年龄,这个年龄居然有着三层中期巅峰的境界,看他的样子很快就可以突破到三层后期,这点让老头有点意外,其他都没什么。

    难不成真是古争那样所说,他就是发现了自己不是普通人,感受到自己的危险性,才会害怕心跳加快?

    这样能说的过去,但老头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突然,老头猛的伸出手,抓住了古争的胳膊,一股强大的仙力探入到他的体力,古争的仙力本能的起来反抗,只可惜他的仙力太弱,相对比老头的仙力,就如同奔腾的长江对小溪,根本没有可比性。

    刚对上,古争的仙力就被冲的七零八散,不成样子。

    “仙力!

    老头满脸震惊的喊了一声,古争之前在他面前修炼可以伪装,但是他仙力都入侵到古争的体内了,这个时候想伪装也伪装不了。

    古争也没有想到,这个前辈那么不要脸,竟然直接对他这样的小辈出手。

    这就好像一个成年男子,面对一个婴儿,还不放心,要把婴儿捆绑住一样,很不可思议的举动。

    “说,你怎么会有仙力,你的仙力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老头神情严肃,厉声呵斥,古争还被他捏着手腕,身子压根无法动弹。

    “放手,放手啊,疼!”

    古争急忙叫了起来,忍不住都想先躲入洪荒空间,不管能不能躲得过。

    老头松开了手,古争的力量他已经探查到了,虽然是仙力但是很弱,都没有达到炼精化气的阶段,放在盛法时代,他也只是初级修仙者,算不得真正的仙人。

    “我的仙力是师傅传我功法修炼出来的,具体怎么出来,我也不清楚!”

    古争老实的回答,这次倒不是说谎,餮仙给他的餮仙仙诀,自己就能修炼,能够自然增长仙力。

    “这不可能,末法时代,没有人能不通过以武入道的方式修炼出仙力,目前的环境中根本没有任何的仙力让人去修炼!”

    老人眼中闪过道寒光,古争则有些绝望。

    能自己修仙,这可是他最大的秘密,没想到还是被人给发现了,发现他的不是蜀山,也不是峨眉,现在连无忧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修炼的仙力,反而让一个毫不相关的老头给提前发现。

    只能说,他太倒霉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古争再次摇头,他修炼就是这样,洪荒空间的秘密肯定不能暴露,还有器灵的事情也不能说出来。

    “你师傅是谁?”沉吟了下,老头又问道。

    “我师傅是一个散修,连名字我都不知道!”

    “还在撒谎,看来不给你点苦头,你是不会实话实说了!”

    老头的身上突然变为狰狞,继续说道:“我就是散修,所有的散修我都知道,都认识,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更没有人收过你这样的弟子,你不说是吗,那我就自己找!”

    老头的手按在了古争的头上,一股滂湃的仙力笼罩住古争,古争心念急忙一动,准备躲入洪荒空间。

    可惜洪荒空间还没启动,他的意识就猛然陷入黑暗。

    老头的仙力,包裹着古争的大脑,探查到了餮仙仙诀的运行,顺着餮仙仙诀,他的仙力不断延伸,似乎要找到这股微弱仙力的源头。

    这是老头的一个特殊的功法,本来这样的功法在他这个境界根本施展不出来,不过功法被他减弱改良了,虽然功效减轻了很多,但至少现在的他能够使用。

    这个功法,通过一个小东西,可以追朔到他的主人,寻人寻物非常的有用,现在他做不到那么精确,但至少能找出个大概。

    他要的也只是大概,他很好奇,究竟什么样的人,能让一个人在这种环境下还能修炼出仙力来。

    “找到了!”

    老头脸上猛的一喜,可很快,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恐,他发现自己的仙力不在受控制,不仅仅仙力,他的元神,整个身体,都不在受控制。

    “是你通过我的传人在探查我?”

    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在老头的识海响起,每一个声音如同重拳一般,让他毫无反抗之力,他有种感觉,别看他不知道对方是谁,在哪里,但对方捏死他如同捏死蚂蚁一样的简单。

    不,甚至一个念头就能决定他的生死。

    对方绝对不是金仙,或者说不是普通的金仙,普通金仙没有这么厉害,对方最少也是大罗金仙级别的存在。

    “我的传人还很弱,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能有这样的进步已经很不错,重要的是他厨艺一直都没有落下,我很欣慰!”

    “既然你发现了我,那我就给你一个任务,我的传人在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好好保护他,完成这个任务,以后我会给你奖励!”

    “这是我的印记,有这个印记在你的身上,以后别人会知道你是我的人,不会为难于你,去吧,记住,不要让我的传人知道这一切,要让他自己成长!”

    老头的意识终于恢复了过来,这会的古争已经昏迷,躺在沙发上,而他则是满身大汗,全身都湿透了。

    施法换了套衣服,老头急忙看向自己的手心。

    他的手心,隐隐有一个‘餮’字显现,最后隐去,他的眼中充满了骇然,整个人完全呆立在了那里。

    餮字代表什么他并不知情,但这个印记他却认识,这是圣人印记,这个叫古争的小子,竟然是圣人的传人。

    圣人啊,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现在是返虚境界,返虚之上是金仙,金仙之上是大罗金仙,大罗金仙上面有准圣,在上面才是真正的圣人。

    根据传闻,整个洪荒,可只有十二位圣人存在。

    老头的脑袋这会有些发晕,他是倒霉还是运气好,遇到一个奇怪的小子,追踪过去竟然遇到了一位真正的圣人,这可是洪荒最强大的十二位之一,他面对这位圣人,比古争面对他好不了哪去。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竟然是圣人的传人,难怪会拥有仙力,只是他的运气太好了点,好到他都有些嫉妒。

    “你,前辈你对我做了什么?”

    古争慢慢的醒了过来,他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不知道这个倒霉的老头居然去探查餮仙仙诀,还探查到了餮仙那里,可把老头给吓坏了。

    “你醒了!”

    老头脸上带着微笑,和刚才的样子截然不同,一直不停的打量着古争,脸上还带着喜悦。

    古争运气是好,但他也不差,居然被圣人收在了门下,哪怕不是传人,只是个普通打杂的,那他也是圣人门下,就冲这一点,别说金仙,哪怕是大罗金仙见了他也不敢过于为难他。

    这可是一个护身符,强大的护身符。

    这个护身符可不是白白给他,他也有自己的任务,就是要好好保护眼前这个小子,还不能让他知道。

    不过这不难,他明白圣人的意思,是让这小子自己好好修炼,不让外力打扰,只要古争没有危急到性命,他都不准备出手。

    但以后要经常跟着古争,这倒是必须。

    紧跟古争,古争是圣人传人,未来必然不可限量,说不定他突破金仙的契机就在这里,等突破了金仙,进入洪荒,他和圣人传人这么近,又是圣人门下,未来晋级大罗金仙也不是没有希望。

    想想老头都想笑,这确实是他的大运气,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似乎真的有很大的可能实现。

    “前辈,你对我做了什么?”

    古争身子突然退了退,警惕的看着老头,他刚才居然昏迷了,也不知道这老头究竟做了什么,一会问问器灵。

    “没,什么都没有,我已经知道你修炼的是仙力,来源于你的散,散修师傅,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老头急忙摆手,现在的古争在他眼里可完全不同,之前古争只是奇怪的小子,实力很弱,他想怎么处置都行,现在古争的身份是圣人传人,他又成了圣人门下,等于古争就是他的少主子。

    对少主子,当然要客气。

    就好像一个成年人面对一个婴儿,他确实想做什么都行,但这婴儿的父亲要是也在呢,这婴儿的父亲不仅在一旁,手上还拿着一把冲锋枪对着你,你还敢对婴儿做什么吗?

    现在的老头,就是这种感觉。

    “真没有?”

    古争又疑惑的问了句,老头急忙摆手摇头,表示真没做什么。

    “器灵,这老头怎么了?”

    古争心里快速的问道,他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但器灵肯定知道。

    “没什么,你以后不用担心他了就行!”

    器灵的声音很低沉,显得有些失落,老头探查到了餮仙,等于器灵也和餮仙联系上了,那会的器灵就急忙找餮仙诉苦,想回到餮仙身边。

    结果被餮仙拒绝,让它好好辅助传人,另外餮仙也肯定了它的成绩,做的很不错。

    对这个传人,餮仙表示很满意,让它继续努力,早点让传人成长起来。

    器灵一心想回到餮仙身边,又好不容易联系到了餮仙,可惜却被拒绝,心情能好才怪,所以才会那么低落。

    “真的不用担心?”

    古争还是不放心,又问了句,他哪知道,自己那个便宜师傅,从没有见过面的师傅居然被老头找到了,而且还吓到了老头。

    “不用!”器灵再次肯定的回答。

    得到器灵的肯定,古争不在纠结这个问题,只是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老头。

    “古,古争,你刚才说,你是峨眉弟子?”

    老头突然问了句,古争莫名的点头,他之前只说自己是弟子,没说他是掌门,面对这样的前辈高人,他那个掌门的身份没什么作用,还不如不说。

    “你们峨眉还收弟子吗,你看我怎么样,能不能加入你们峨眉?”

    老头刚才想了很多,他既然接受了餮仙的任务,那就不能离古争太远,和古争一个门派最合适,他本身就是个散修,可以去加入门派。

    加入到峨眉派,他这个实力怎么也得做个太上长老,即轻松,又能和古争拉近关系,非常的不错。

    “什么,你要加入峨眉!”

    这次轮到古争震惊了,峨眉为什么落寞了这么多年,不就是因为没有修仙者,现在倒好,一个老牌修仙者,一个返虚境界的修仙者,竟然主动要加入峨眉。

    他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又或者是在做梦。

    “对,加入峨眉,我做了这么久的散修,累了,想加入个门派!”

    老头重重点头,他现在有着和古争刚才相同的感受,要去编造理由来应付,哪怕是个牵强的理由,总归是个理由。

    “你想加入不是不行,但你要告诉我,你到底要做什么,或者说想要什么?”

    古争在那想了半天,最后才回了句,他在想这个老头是不是有什么目的,谋夺峨眉的东西,可想来想去,实在想不出峨眉有什么能被他看上眼的。

    峨眉有仙器,峨眉戒就是,但就在他的身上,老头看都没看,显然不是为了峨眉戒。

    至于混沌塔,是极品仙器没错,但别人不知道啊,再说就算知道,你能把塔给搬走不成?那么大的塔,不能缩小不能动的,你搬也没地方搬啊。

    至于说修炼资源,都到了他这个境界了,恐怕他一个人的修炼资源就超过峨眉所有,想来想去古争一直想不明白,索性先答应了再说。

    至少现在来看,让他加入峨眉没什么坏处,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怕想当掌门,这个掌门古争也可以让给他,反正他这个掌门是被抓去强行塞给他的,现在再被强行抢走,对他来说没什么损失。

    小小羽说

    第二更,感谢盟主小口袋的打赏加更,一天两万多字,相当于之前的十一章,小羽很累,先去休息,今天只有这两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