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64章 你发财了
    这是家冒牌的米其林餐厅,不过古争并没有点破。

    首先这是杜阳的心意,不管是不是冒牌,杜阳并不清楚,他是当作真正的米其林餐厅来请大家吃饭,这个时候说明,只会让他尴尬。

    其次古争对时不时米其林并不怎么在意,米其林只是一个标准,并不是说所有的米其林餐厅都是最好的,很多没有被米其林定星的餐厅,味道一样不错。

    就像他的古记鸡血汤,就没有被定星,味道一样很吸引人。

    对古争来说,络转账!”

    服务生拿着消费单走了过来,笑眯眯的说着。

    “多少?”杜阳猛的愣住了,又问了句。

    “十万零九百三,这是您的消费单!”

    服务生再次重复了遍,杜阳之前就听到了,但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共六个菜,一瓶酒,虽然酒好一点,但也不能要十万之多吧。

    拿到消费单,杜阳再次愣了下。

    “97年路易十三,九万九千八!”

    一瓶酒,就差不多十万块,他们吃的菜连一千都没有,只有九百五十块钱。

    消费单里,酒是绝对的大头。

    古争也愣住了,从杜阳手里拿过消费单,眉头快速凝结了下,很快又舒展开。

    王涛和赵永奎也都急忙去看消费单,九万九千八,清清楚楚的写着,这酒确实贵,只是贵到一个让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地步。

    九万九千八,杜阳心里满是后悔,他要知道这酒这么贵,根本不会点,他工资增加了是没错,但刚增加不久,也只拿到一个月新增的薪水而已,他现在全部积蓄还不到五万,根本不够付这瓶酒钱。

    即使够,他也不愿意让自己所有钱去为一瓶酒买单,他是真的后悔了。

    “你确定,你们这是97年路易十三?”

    古争突然问了句,普通的路易十三也就两万来块钱一瓶,放在这里,三万顶天了,一般饭店里都是卖两万多,除了特殊要求。

    这瓶路易十三,却要九万九千八,原因就是这是陈酒,97年的路易十三,差不多收藏了有二十年。

    “当然,要不是这样,怎么会这么贵!”

    服务生立刻点头,古争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拿起空酒瓶拍了拍照片,又把消费单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杜阳,你发财了,钱够不够,不够我帮你结!”古争笑着对杜阳说了句。

    “什么发财,破财还差不多,你还有心思笑我!”

    杜阳心里正在滴血,他的信用卡加上储蓄卡,勉强能刷够十万,还差几百的零头,身上倒是有,只是这样一来他真是身无分文,接下来的生活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放心,相信我,绝对是发财,刷卡,另外把发票给我开好!”

    古争直接拿出自己的银行卡,让服务生去刷,服务生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拿着卡很快刷好,刷好了卡服务生脸上又露出了笑容,这次的生意完成,他的提成肯定到手了。

    “高老,我是古争,这么晚麻烦您了,有家冒牌米其林餐厅涉嫌消费欺诈,我想请美食协会的人帮着处理一下,对,我现在在……!”

    服务生去开发票的时候,古争拿出手机直接打了个电话,杜阳,王涛,他们全都一脸的莫名。

    “古争,我卡里有五万,一会先转给你,其他的等我发了工资在还你,这次是我请客,不能让你付钱!”

    等古争挂了电话,杜阳又对古争说了句,他卡里确实只有五万,然后两张信用卡能刷五万,但古争已经刷卡了,他没办法再去刷,又没地方套现,只能先给古争五万现金。

    “行,这顿算你的,不过你要再好好请我们一次,谁让你这次发了财!”

    古争哈哈一笑,见古争还说发财,杜阳的脸一下子跨了下了来,眼圈都红了,古争还在调侃他,不知道他现在心如刀割,十万啊,能做好多事情了,结果让他一顿饭给败了。

    他要提前知道这酒那么贵,绝对不会要。

    “古争,你刚才说的消费欺诈是怎么回事?”

    赵永奎心细一些,急忙问了句,古争微微一笑,服务生开好了发票,古争看了眼发票,很满意的收了起来。

    “他们说这是97年路易十三,但我知道这根本不是,饭店消费欺诈,要退一赔三,退还给咱们所有的钱,还要给三倍赔偿,这顿饭十万,饭店要赔三十万,你们说杜阳不是发财是什么?”

    杜阳脸上带着笑容,直接解释,也没管服务生是不是在一旁。

    “你说,这不是真的,是假酒?”

    杜阳猛的一愣,急忙叫了声,如果是假酒,那他就有救了,至于古争说的三倍赔偿,他并没有多在意,只要能要回他的钱就行。

    虽然钱不是他付的,但他要还给古争,一样等于是他的。

    “不是假酒,但绝对不是97年的路易十三,这点你尽管放心!”

    古争笑着摇头,酒是真酒,要是假的古争之前就喝出来了,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喝光,酒是真,但是不是路易十三就不能保证了,至于97年路易十三,那更不可能。

    总体来说,假的97年路易十三是跑不掉,既然是假的,那就是消费欺诈,古争可是美食行业的人,对这种事该怎么处理,非常的清楚。

    消费欺诈,不足五百以五百计算,超过五百,按实际金额三倍赔偿,他们消费了十万多,赔当然要赔三十多万。

    所以杜阳一直认这场饭他来请,古争并没有反对,他只是帮忙先付款,不过他的钱不是那么好拿,拿了都要退回来,还要多退。

    “假的路易十三也行啊,你刚才说,他们要赔三倍?”

    杜阳这会总算反应了过来,怪不得古争一直说他要发财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假如餐厅真的要赔他三倍的话,那他还真发了一笔不小的财,退了钱后再赔三倍,他们这顿饭是十万,赔偿也就是三十万,他就等于净赚三十万,他工作了那么久才攒了五万块钱,一下子就是他所有积蓄的六倍。

    “没错!”

    古争含笑点头,餐饮欺诈三倍赔偿,这不是古争说的,是真有这项法律,而且古争做美食评论员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事。

    那次没有这么多钱,只有三千多块,最后饭店赔了一万多,那次不是假酒,而是账单欺诈,里面故意多加了他么没点的菜。

    事情不同,但意义一样,这家更严重,还涉嫌假酒销售,这么大金额,够他们吃一壶的了。

    “我们店可是米其林餐厅,怎么可能卖假酒,什么赔偿,你们就别想了!”

    听他们说到这里,服务生忍不住说了句,在服务生看来古争他们是故意这么做,他们的酒不可能是假,也不会有什么赔偿。

    “你在这工作多久了?”古争看向服务生,微笑问了句。

    “一年多!”服务生看着古争,还是回答了古争的问题。

    “这种酒你卖过几次?”古争又问了句。

    “算上这次三次了!”

    这个服务生很老实,真真的回答了古争的问题,古争心里暗暗叹息,又接着说道:“卖过三次了,之前有没有人和你们提过这个问题,说这酒有问题?”

    “没有,一个都没有!”服务生立刻摇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

    “古争,到底怎么回事,你就给我们说清楚点,我们现在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杜阳急忙又叫了声,他是真的着急,这关系到他的十万块钱,能不着急吗,至于服务生,则纯粹是好奇。

    “好吧,我就告诉你原因,说原因之前,我先说说这酒,路易十三是非常高贵的干邑白兰地,为什么这么贵,是因为它们都是陈酿期达到五十年以上的酒,白兰地是一种酒的品牌,所有的干邑酒都是白兰地,但并不是所有的白兰地都是干邑,干邑是法国一个地区的名字,就如同我们的茅台镇,茅台出的酒都是白酒,但不是所有的白酒都叫茅台一样!”

    古争一举例,杜阳他们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都在那安静的听着。

    “路易十三出产于人头马公司,是人头马公司高端产品,任何公司对高端产品的防伪都很重视,人头马也是如此,所以路易十三的包装瓶五年更换一次,每次都有改变,他们这瓶酒说是97年的陈酒,但使用的却是最近的路易十三包装瓶,由此可以断定,这瓶所谓的97年路易十三根本不是真的,所以才说他们是消费欺诈!”

    古争解释了原因,杜阳,王涛和赵永奎他们立刻都看向了那个空瓶子。

    服务生也凑过去脑袋,好奇的看着。

    “怎么能看出这是新瓶子?”杜阳看了会,还是迷糊,忍不住又问了句。

    “自己上网搜!”

    古争不由好气的说了声,杜阳这才恍然拿出手机,不仅是他,周围几个人都拿出了手机,服务生也不例外。

    很快,他们都搜出了瓶子的不同,对比之后,杜阳第一个叫了起来:“真的,真的啊,这不是以前的包装瓶,就是现在的,这里有个11字型,这是第11代的酒瓶,不是这是假酒,他们居然卖给我们的是假酒!”

    听到杜阳的话,古争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他都说过了,酒不假,是真酒,但却不是真正的路易十三,就好像假的茅台,用别的便宜些的酒装入茅台的瓶子里,酒不是假的,依然是真的,只是不值这个价格而已。

    这瓶路易十三也是,是真正的干邑白兰地,要是假酒,古争早就喝出来了。

    “消费欺诈,赔钱!”

    明白了怎么回事,杜阳立刻对那服务生恶狠狠的说了句,赵永奎则看向古争,他总算明白,古争为什么给酒瓶拍照,为什么先把消费单收起来,又去付款开发票。

    这些都是证据,有这些证据,就可以让他们赔偿。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古争就明白了这一切,而古争一直说杜阳发了财,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古争无论是付钱还是收集证据,都是在帮着杜阳。

    杜阳这次还真是好运啊,一分钱没有掏出来,还能赚上三十万。

    “你们说是欺诈就是欺诈了,你们说的不算!”

    服务生急忙分辨,但心里却很震惊,他也上了网,搜到了关于路易十三包装瓶的信息,和古争说的一模一样,他们的瓶子确实是新瓶子,根本不是97年的瓶子。

    这样的话,所谓的97年路易十三,自然是假的了。

    “古争!”

    “高老,您怎么亲自来了!”

    餐厅里进来了一群人,直接朝着古争他们这边走来,古争急忙起身,他没想到高老居然亲自来了,他打电话给高老,是因为这种消费欺诈的事美食协会办过很多次,有经验。

    “我正好没事,听说有人冒充米其林餐厅,还有消费欺诈,就过来看看!”

    高老笑着说道,又给古争介绍了跟过来的人,有几个是美食协会专门负责消费欺诈这一块的工作人员,还有两名负责查假冒米其林一事,另外几人则是工商局的朋友。

    他们是值班人员,正好有一个是高老的子侄,有这层关系在,就把他们也带来了。

    高老他们一来,店里立刻热闹了起来。

    店里的经理也出来了,先是否认是假路易十三,在铁的证据之前,又改口说拿错了,卖错了,最后美食协会和工商局的人都看不下去了,严厉警告,并且要他们明天就开始歇业,等调查结束后,有可能吊销他们营业执照。

    不仅吊销,还会有高额的罚款,该赔的钱一分也少不了。

    到这个时候,那位经理才软下来,来找古争和杜阳,愿意全额退钱,今天的饭菜都免单,但是赔钱不可能,他也没有这个权限。

    古争压根没搭理他,他们态度越恶劣,就越不可能这么轻易结束。

    古争和杜阳先离开了,高老很快也走了,美食协会和工商局的人都拿到了证据,工商局的人更是当场下了停业通知。

    调查结果第二天就出来了,假的路易十三,退一赔三。

    米其林这边则要求他们拆掉高仿米其林牌子,工商局又给他们下了个五十万的罚单,他们卖出去一瓶酒,却被罚了八十万,假冒米其林的事也被曝光了。

    对这家餐厅来说,他们是元气大伤,但对杜阳来说,却是真的发了一笔大财。

    三十万,餐饮店老老实实的交了上去,他们也不想交,但不交投资上千万的饭店就会彻底打水漂,孰轻孰重他们分的很清楚。

    哪怕名气受损了,他们只要档次在,服务在,味道好,以后一样可以赚钱,就是再也不能借米其林这个东风,以后的生意要完全自己做。

    “古争,这钱我不能要!”

    吃过饭的第五天,四人又聚集在一起,看着古争送来的三十万,杜阳在那一直在摇头,虽然之前古争一直说过是他发财,但在他内心里面,并没有接受这笔钱的想法。

    如果当时饭钱是他出的,那这笔钱他拿也是心安理得,可是饭钱是古争付的,看出是假货的也是古争,找来美食协会帮忙的还是古争,他什么都没做,这钱拿的不安心。

    “该你的,就是你的,如果那天是我请客,我根本就不会给你送来!”

    古争大笑一声,钱是工商局那边转来的,给的是支票,他直接取了现金给带来了。

    “杜阳,拿着吧,你没看出这是古争的好意,你要真感激,就好好的在请一次!”

    赵永奎年纪大一些,知道古争现在不缺钱,这是借着机会在帮杜阳,四人之中,可就杜阳一人来自农村,其他人不管怎么说家里还都能帮衬点,杜阳在这边却是要完全靠他自己。

    “就是,拿着吧,你不是一直想买房,现在升职加薪了,又发了一笔财,找机会赶紧把房子买了,有个自己的小窝!”

    王涛也跟着劝说,古争有房,王涛和赵永奎虽然没有,但家里人都说过,他们买房肯定会帮他们出一部分钱,要他们不用担心。

    也就杜阳,完全靠自己,以前他的工资买房根本没有希望,现在升职了,又意外赚了三十万,买房已经不在是遥远的梦。

    三十万,加上他自己的存款和信用卡,在郊区偏远的地方首付一套小房子还是没有问题,尽管远点,但总归是自己的家。

    “好,那我再请一次!”

    杜阳眼圈发红,重重的吸了吸鼻子,把钱收下了。

    他知道古争一直都在帮他,他的工作是,这次也是,他欠古争的人情还是还不了了,只能以后找机会在报答。

    认识古争,结交古争这个朋友,是他最大的收获和骄傲,杜阳没在扭捏,古争也很开心,现在的他已经不缺这点钱,鸡血汤店每月都可以给他几百万的分红,只是他无法,也不能去直接给自己朋友钱。

    真那样做了,朋友都会失去。

    这次则是个机会,不过要不是杜阳真心想感谢古争,想请一次好的,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这也算是杜阳的财运。

    这次请客,杜阳没在特意找好的地方,随意找了个大排档,四人开开心心喝了啤酒,之后又去酒吧玩了半个晚上,除了古争,其他几人都喝多了,最后还是古争将他们送回的家。

    “餮仙传人,你这次做的很不错!”

    刚回到自己家,器灵突然对古争说了句,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器灵居然又在夸赞他。

    “很小的事,能看出你的品性,这次我没选错人!”

    器灵又说了句,古争脸上则有一点点小得意,得到器灵的夸赞可不是容易的事,况且这次称赞的还是人品。

    “接下来,给你一个小小的考验!”

    器灵的话让古争猛的打了个激灵,心里快速的叫道:“等等,你不是说我品性好,怎么又给我考验?”

    “品性好和考验有关系吗,难道品性好就不接受考验了?”

    器灵的话让古争有种吃东西噎到的感觉,这个器灵,是不是最近看自己不顺眼了,又给自己找事情做?

    “本次考验和酒有关,仙界也有酒,仙酒非常的棒,餮仙大人自己就会酿造很多种仙酒,你们地球因为环境问题,酿造出仙酒很难,但不是不可以,本次考验为,使用现有和未知食材,酿造出仙酒一壶!”

    这次的考验居然是酿酒,可是器灵自己都说了,现在的环境,酿造仙酒很难啊,这不是强人多难,况且,他压根不会酿仙酒的方法。

    “本次考验,期限为一个月,考验可以拒绝,拒绝后餮仙传人将失去餮仙大人所有仙酒的酿造技术,以后都不会得到,考验成功后,可以获得丰厚的奖励!”

    器灵的话说完了,选择权又到了古争的手里。

    这次的考验,居然是可以拒绝的,不像之前都是霸道考验,根本不允许拒绝。

    虽说能够拒绝,但拒绝后的结果也是相当残忍,将会失去餮仙所有的酿酒技术,酿酒虽然不是正规的厨艺,但好酒和好菜一样,制作起来非常的不容易,好的酿酒大师,一样不次于好的厨艺大师。

    拒绝就再也不会得到这些技术,而考验成功,还有丰厚的奖励,古争就感觉器灵像个小魔鬼,故意在引诱他。

    一边是失去,一边是获得,古争牙齿咬的越来越紧,最后重重点了点头。

    “考验我接了!”

    考验是难,但不是完不成,况且他有多次完成考验的经验,不就是酿酒吗,只要有足够的原料,有酿酒的方法,他相信自己可以成功。

    “餮仙传人,你已经接受了考验,考验从现在开始!”

    器灵声音响起,古争静静的听着,可说完之后,器灵就一句话都没有在说了,让古争非常的疑惑。

    “就这样完了?”最后古争忍不住问了句。

    “怎么酿造仙酒,我不会技术,怎么去完成考验?”

    古争恨不得出声大声的询问,这个器灵,什么事都要他去问才说,给他考验的考验是酿酒,却不告诉他酿酒的方法,他就算有足够的原料,也做不出来啊。

    “你不会就去找,考验已经开始,我不管你会不会,只要在期限内你能拿出自己酿造的仙酒就行!”

    器灵快速的说着,古争则完全瞪大了眼睛。

    “你的意思是,你不给我酿酒的技术?”

    古争这句话几乎是颤着声音在问,器灵理所应当的回答道:“当然,我给你就相当于作弊,当然不能给你!”

    “器灵,你大爷的!”

    过了好一会,古争才在心里大骂了一声,不过回想下,器灵确实没有承诺给他一个酿仙酒的技术,一切都是他理所当然的去想,既然考验是酿酒,那总会给他一个酿酒的方法。

    却没想到,这次器灵挖了那么大一个坑,什么都不给,他就这么跳了下来。

    “想要酿酒的方法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你需要再接一个考验,完成的话,奖励可以给你一种仙酒制作方法!”

    器灵笑呵呵的说了句,古争恨不得揍它几拳,还要接受考验,古争这次不上当了,再接考验,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坑等着他呢。

    “本次考验失败,鞭笞三百下!”

    器灵的声音突然加大,古争身上猛的打了个哆嗦,折腾了一晚上,天都快亮了,古争索性不在睡觉,直接爬了起来,去定机票。

    定机票,是回峨眉。

    器灵不给他酿酒的办法,他只能自己寻找,峨眉毕竟是盛法时期就存留的大门派,盛法时期地球也有仙酒,想必会有那个时候的酿酒方法留下。

    只要有就好,有古争就有希望酿造出仙酒,完成这次的考验。

    上午的飞机,下午古争就到了峨眉山,直奔峨眉而去。

    峨眉的仙阵古争已经知道怎么去走,不需要人来接他,他进到峨眉之后,峨眉塔前正有不少弟子在那修炼。

    “参见掌门!”

    一些弟子见到古争,急忙行礼,古争对他们回礼之后,立刻到了后院,去寻找无忧和无愁。

    “掌门,你要酿仙酒的技术?”

    听到古争的要求,无忧和无愁都瞪着大眼睛,很不可思议的样子。

    “没错,咱们峨眉存在了那么多年,想必有这样的技术吧!”

    古争很认真的点着头,没有酿酒的方法,他就不知道需要什么原料,这次的考验更是无从着手,一切都需要先有一个方子,酿酒的方子。

    “一些强身健体的酒,我们有,但仙酒,我们没有啊!”

    无忧和无愁互相看了看,最后无愁长老很为难的说了句,仙酒都是几千年前的事了,现在压根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技术了。

    “没有,怎么会没有,咱们峨眉可是大门大派,当年的修仙者先祖,就不喝酒吗!”

    古争失声叫道,他本以为峨眉肯定有,来的路上还和器灵赌气,说他自己就有办法找到酿酒的方子,可没想到,无愁长老居然说没有。

    “掌门,以前的修仙先祖确实喝酒,但不代表喝就要会酿,咱们峨眉一直都是勤修仙术,没人懂的酿制仙酒啊!”

    无忧长老苦笑了一声,给古争在那解释。

    有一点古争并不知道,普通的酒酿造容易,仙酒可不容易,仙酒本身就能增加体内的仙力,有着和仙丹类似的作用,酿造起来很是复杂,这样的仙酒酿造技术也不是泛滥,都在大门派中掌握,他们酿出的仙酒,可以换取更多的修炼资源。

    到了末法时代,仙酒不好酿造,才算不值钱,但不值钱了,不需要的人也不会要,也就没怎么流传。

    峨眉是不小,但毕竟只是蜀山分支,加上弟子都在修炼,就没人去关注这种酿酒的技术,想要仙酒直接去买就是。

    就算是买的仙酒,他们也不是经常的喝,仙酒就是修仙者也能喝醉,喝醉一样误事。

    听完无忧长老的解释,古争彻底傻了眼,感情这酿酒的技术还是很重要的宝贝,盛法时代普通人根本没有,他确实想的太简单了。

    “掌门,酿造仙酒必须拥有仙力才可以做到,没有仙力也是无用,您要技术,是自己酿吗?”

    无忧长老又问了句,其实他和无愁都怀疑过,古争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使用出仙力。

    之前在太极道古争的表现,实在是匪夷所思,别说他们,其他人也这么想过。

    若不是看古争用出来的一直都是内劲,他们真怀疑,古争就是个隐藏实力的修仙者。

    “即使没有仙力,我也有其他办法!”

    古争没有否认,但也没承认自己拥有的就是仙力,只说自己有办法。

    无忧和无愁互相看了眼,果然,掌门确实有办法用出仙力来,只是可能无法持久或者常用,不过即使如此也很厉害了,普通的修炼者额,哪会拥有仙力。

    现在就能使用部分仙力,岂不是说,以后成为修仙者的可能会更大,难怪掌门那么有信心不服用雪莲子,他是有着后手。

    这也让两人更加感慨,掌门背后的那个师傅到底是哪位大能,居然有这么厉害的修炼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