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61章 你们不吃,我吃
    “好好好!”

    黑衣老头狂笑:“司炎亭是吧?放心吧小子,掌门重生后绝对会记你一功的!”

    “还有谁要弃暗投明的?我太极道只收果断之辈,名额有限,只还剩下最后十个!”

    加上已经投敌的司炎亭,山腹中的人也就只剩下了十六个。

    “谁敢加入,我保证你们没有好下场!”

    方雪梅、邓天阳两人,几乎同时吼出了意思相同的话.

    但是,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威胁和警告所能起到的作用,在如今的这种环境中真的很小。

    十人之数并未凑齐,但也凑够了六人之多,加上之前的司炎亭,双方人数为七比十。

    柳青云竟然投敌了,堂堂青城长老,这个时候贪生怕死,投靠了敌人,别说青城派不容他,就是蜀山祖宗们知道此事后,也饶不了他,无论他跑到哪,都要追杀,誓将这叛徒斩杀。

    蜀山很大,而且是正道门派数一数二的大派,在盛法时期,是和昆仑,佛门齐名的正道大派,盛法时代魔道也很猖狂,历年来和魔道的作战,蜀山都是冲在最前锋,为了正道道统,蜀山不知道牺牲了多少的前辈。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蜀山也不例外,蜀山很大,弟子众多,不可否认出过一些败类,但很少有敢去投靠邪魔门派的,敢于投靠者,不管他是谁,都会有人去追杀。

    你可以叛逃,你可以做出一些别的大逆不道的事,唯独投靠邪魔是蜀山所不允许,不仅仅蜀山主脉,所有分支也不允许,古争所在的峨眉也是一样。

    “大人,我要揭发古争,千年雪莲就是被他藏起来的!”

    柳青云投敌后,第一个开口,也是对黑衣老头第一个改口的人。

    “柳青云,你真是一次又一次刷新我对你的认识,你是没生在那特殊的八年,要不然你绝对是个汉奸走狗!”

    古争的眼睛眯成一道缝,冲着柳青云狠狠吐了口唾沫。

    “小子,我让你还猖狂,大人,我要再次揭发古争,路上我们曾遭遇了一位白衣大人的追杀,古争一方人跟白衣大人最后发生了大战,也不知道现如今白衣大人可好?并且,我最初跟白衣大人为敌,也纯粹是受到了古争的蛊惑!”

    柳青云狞笑,有的没的他都说了。

    “刚才第一个跟我唱反调的是你,山顶上一直形迹可疑的也是你,尽管你身上没有发现千年雪莲,但看来你的可疑的确是最大,我说那个该死的老白,为什么到现在都还不现身,看来他只怕是折在你们一伙手中吧?”

    黑衣老头怪笑,声音如同山魈鬼魅。

    “不错,白衣老头的确是被我们所杀,他跟你一样,都是死有余辜。所以,你自认为十分厉害的腐烂尸、不腐尸,在我这里也根本就不算什么!今天你会死,你的狗也一样会死!”

    古争的目光沉静如水,伸手指向了左边的柳青云。

    “好!”

    方雪梅一声叫好,直接向着古争的身旁靠了靠。

    方雪梅的举动代表着什么可想而知,古争竟然能说出不腐尸的名字,这让她觉得,今天的事情或许真的没有那么糟糕。

    “等下开战,大家好好保护古掌门,这次能不能活着出去,看来是要看他的了!”

    邓天阳也向古争靠近,至于其他的几个人,自然也都靠了过去。

    “古争,不管你有没有拿千年雪莲,等你死了之后,我都会剖开你的尸体看一看的。大家动手,先杀了这个古争再说!”

    黑衣老头话音落地,尺八声再次响起,通道中有奔跑的声音随之传出。

    “谁想过来送死?”

    方雪梅向前一步,叫阵敌方站着未动的几个人。

    “慌什么,既然有炼尸在,当然是它们先出手了。”

    司炎亭冷笑,望着曾经的师姐如同陌路,他们一方的人都不相信,有大群炼尸协助作战,这场战斗还能够打输吗?

    “呜嗷……”

    尺八音变调,原本站在未动腐烂尸,其中一只怪叫一声,向着古争冲了过去。

    不像是最初针对南宫无双,这次进攻的腐烂尸没有藏私,还未靠近古争,便先将身上的体液随手甩出。

    “呼呼……”

    衣袖甩动的声音响成一片,好几个人同时出手,强大的内劲将腐烂尸的体液,吹得倒飞了回去。

    “让我来!”

    古争呼喝一声,众人对奔来的腐烂尸放行,他们也想看看古争的手段。

    腐烂尸的强悍程度要高于不腐尸。但是,对于古争而言,解决掉一只腐烂尸,不会比解决掉一只不腐尸困难多少,这一点器灵是给了他肯定答案的。

    腐烂尸靠近,古争以飘渺幻身术接近,伸手一挥之下,用安神术净化了支撑着它作怪的能量。

    “哗啦……”

    被净化的腐烂尸,如同一堆烂泥一般,直接软化在了地上。

    “好!”

    古争如此干净利落的解决掉腐烂尸,众人忍不住一声叫好,士气空前高涨了起来。

    “该死的!”柳青云怒吼,随着已经冲出通道的不腐尸,向着古争一方奔去。

    “你想干吗?”

    方雪梅不想对上司炎亭,她便直接冲向了柳青云。

    一时之间。

    除了紧随古争的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外,敌方的人已被己方的人,一对一的给缠住了。

    但是,也正如之前邓天阳所说,古争是这场战斗的关键,他能不能快点解决掉场上的炼尸,这是极为重要的一点。

    古争深知他的重要性,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也下来了,在他们的保护下,近乎疯狂的穿梭于炼尸之中,抬手施展出一次次的“安神术”。

    炼尸之中,最先被解决掉的是腐烂尸,毕竟它们的数量只剩下两个,只不过是腐尸的十七分之一。

    “啊……”

    惨叫声响起了几次,双方的人各有之,但总体上来说,还是古争这边的伤亡更加惨重一些。尽管古争抬手间就能解决掉一只炼尸,可这并不像是在田间弯腰捡豆子,而像是在鳄鱼潭上走钢丝。

    以古争的实力,参与这样的战斗,纯粹就是在玩命,峨眉戒的特性,早在山顶之上的时候就已用过,现在没办法继续使用。飘渺幻身术是不错,但敌人也不是吃素的,他只要有那么丁点的疏忽,场上的任何一个是人不是人的存在,都能够终结了他的生命。

    “去死!”

    一身是血的司炎亭终于靠近了古争,内劲从拳头上飞出,砸向古争的脑袋。

    “尔敢!”

    邓天阳从一侧出手,推出的掌风瓦解了司炎亭的内劲。

    但是,司炎亭攻击古争并非他的真正目的,他明白被众人保护的古争不容易被伤到,所以他真正针对的目标,其实就是肯定会出手相帮的邓天阳。

    打向古争的拳头在空中突然变招,司炎亭脚下如风般的冲向邓天阳,还是刚才的那一拳,但却是砸向邓天阳的胸口!

    邓天阳的身旁本来就有不腐尸,面对司炎亭的突然变招,他根本就不敢硬抗,只能是闪身向着一旁躲去。

    早有准备的柳青云,在邓天阳躲避的同时迈步,身形一晃封住了他的退路。

    “疾风斩!”

    柳青云呼喝,手刀重重斩在了邓天阳的脖颈上。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发出,邓天阳的脖子不正常的歪倒在了肩上,整个人顿时向下软到。

    古争清晰的看到,邓天阳死不瞑目的眼睛牢牢地盯着他,发不出声音的嘴唇,最后的抖动,似乎是在说着“报仇”二字。

    “柳青云!”古争咆哮出声,恨不得生撕了他。

    “啊……”

    柳青云惨叫,斩杀邓天阳后的得意,立刻从脸上消失。他的一只手捂着左眼,手背上露出了一截刀柄,那是无愁长老的飞刀!如果不是他用手去护住,飞刀在刺瞎他的一只眼睛之后,其上穿刺的内劲,绝对能从眼眶中穿入他的头颅。

    没有恋战,瞎了一只眼的柳青云,立刻藏在了两只不腐尸的身后。

    “小师弟!”

    方雪梅的怒吼,包含着无比的心痛。

    邓天阳死了,间接性的死在她小师弟的手中,如今单论实力来说,在场的这些人也就只有她和无忧还能够跟司炎亭一对一。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命运让两人决裂,冲向司炎亭的方雪梅,也将不再留情。

    战斗仍旧在继续,随着时间的推移,场上的不腐尸已经只剩下了四个。

    至于说人类这边,古争一方还有六个人,分别是他们峨眉的三个,太极门的方雪梅,南宫派的秦寒、天刀门的赵宝平,而归顺太极道的那些人还剩下四人,战力上来说,互不相让。

    但但斗持续至今,还活着的这些人,包括古争在内,身上都有或轻或重的伤势。至于说古争所受的伤,是由一只不腐尸造成的!还好不腐尸攻击古争的武器是钝器,只是砸伤了古争的一条手臂,而这种程度的骨伤,在如今的这种环境里,真的算是小伤了。

    古争已经服用过疗伤的丹药,手臂的伤势也的确不算是什么大碍。

    但是,连番施展“安神术”和飘渺幻身术,古争体内的仙力已有所不支,躲闪时的身形都比之前慢了一些。

    “古掌门,你可一定要挺住!”

    方雪梅不安的叮嘱了一声。

    古争在这场战斗中的表现,己方的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尽管他看起来很年轻,实力也不算什么,可他诡异的步法,解决不腐尸的神奇手段,以及他对这场战斗的贡献,已让他获得了这些长老级别人物的认可。

    对于方雪梅的叮嘱,古争根本不敢分神去回答,战斗越是到了最后,他的境况也因为仙力的不支,显得越发的危险了。

    “掌门小心!”

    无忧长老大吼,空手入白刃的他,抓住古争难以躲闪的一剑。

    鲜血顺着无忧长老的手臂往下流,古争赶紧趁着不腐尸被无忧长老牵制住的机会,施展出了“安神术”。

    但是,古争的这次出手,对于柳青云来说,同样也是一个机会!

    自从被飞刀废去一只眼睛后,柳青云的战术就越发猥琐了,几乎不会跟人正面冲突的他,专门抓住各种机会补刀!古争一方的死伤,至少有一半是出自他手。

    “你们几个拖住无愁他们!”

    瞅准机会的柳青云,授意同伙的同时,也从一侧对古争发动了攻击。

    古争立刻施展飘渺幻身术的特性,他的人在内劲的攻击之下,向后飘飞了一段距离。

    但是,早已见识过飘渺幻身术特性的柳青云,对于古争的躲避手段,也算是非常的了解。

    只见,柳青云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完全不顾身后无忧长老的攻击,大有一改猥琐作风,决心要做拼命三郎的架势。

    的确,战斗持续到现在,柳青云也是没了选择。古争能轻易摆平炼尸,这是战前他所没有想到的,而黑衣老头的手段似乎也只有这些,这同样也是他所没有想到的!所谓一子错满盘皆输,强烈的危机感让柳青云认为,他不拼命已是不行的了。

    “柳青云,有本事你给我停下!”

    无忧长老很焦急,柳青云算是突破了他们的封锁,真正的接近了古争,不管古争再怎么躲,都不能像以前那样,处于内劲攻击的范围之外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距离,尽管有他们这些人帮忙和阻拦,但古争本身是经不轻柳青云打击的!

    对于无忧长老的激将,柳青云自是不去理会,他甚至还故意让无忧长老的一次、不算强劲的内劲给击中,借助被打击的冲击力,付出一点受伤的代价,以更快的速度靠近了古争。

    “去死!”

    柳青云的眼睛睁大了最大,对着古争发动了他的成名绝技“疾风斩”。

    在柳青云看来,这是他斩杀古争的唯一机会了,如今还能够保护古争的人,只剩下了跟在他身后的无忧长老,至于其他的那些人,则是全被拖住,想要援手都来不及了。而这一次如果还杀不了古争,他也势必会因为伤重的缘故,最终死在无忧长老的手中。

    面对迎头斩下的手刀,古争再次以飘渺幻身术躲避,但柳青云的“疾风斩”并非只有一招,它是一种成套的古武。

    除非能够远远的跟柳青云拉开距离,要不然被“疾风斩”近身的后果,就只有面对连绵不绝的套路攻击了。

    这是个万分危险的时刻,古争已被柳青云近身,而唯一还能够保护他的无忧长老,也因为怕误伤的缘故,只能够近身解救!

    “去死!”

    无忧长老终于靠近了柳青云,并一掌打在了柳青云的后背上。

    柳青云大口喷血,可死撑着的他,不仅没被打飞,还以“疾风斩”中的剑指攻击,戳向了古争的太阳穴!

    一个人的生死,往往就在一瞬间,快得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柳青云拼死发动的剑指,这着实是要命的一击,即便是无忧长老再次攻击,他的剑指也会先一步终结古争的生命,因为古争已躲无可躲了。

    但是,死的人是柳青云,并非是古争!

    有一件事情是柳青云所不知道的,而这件事情,最终导致了他的破釜沉舟失败。

    柳青云所不知道的是,古争并不是只会躲闪,他也是会发动攻击的,并且,古争的攻击手段,除了威力不够强大之外,若单论招式的精妙,远远不是“疾风斩”能够比拟的!

    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古争眼中的杀意浓到极点的时候,他扬起的手刀,以仙技“开山刀法”的第二十式破敌!

    手刀贴着剑指而过,剑指的运动轨迹发生偏差,横扫的手刀砍在了柳青云的咽喉上,而柳青云的剑指,则是擦着古争的头皮戳了过去。

    柳青云倒下了,倒在了古争的身上,他致死都不会明白,他所求的破釜沉舟,同样也是古争等待已久的时机。要不是他身受重伤,要不是他死前又被无忧长老重创,古争根本没有实力杀他,这究竟是谁比谁更加的套路呢?

    “漂亮!”

    古争杀了柳青云,方雪梅等人惊喜万分。

    “恭喜你古争,你完成了我给你的任务,出色的斩杀了这个贱人,奖励我已经发放在了洪荒空间中。”

    器灵开心的声音,也在这时响起在古争的脑海。

    如果不是现在场地不合适,如果不是今天已经用过洪荒空间了,古争恨不得现在就进去看看那些仙菜,究竟长得是什么样子!毕竟器灵发福利,这可是非常稀罕的事情。

    但是,古争的开心并未到此结束,器灵又将他的开心,推倒了一个新的高/潮。

    “正如本器灵所说,你出色的完成了我给你的任务,这一点是出乎我的意料的,在我的设想之中,你只要带人杀了柳青云就算完成任务,可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亲手斩杀了一个五层中期的修炼者!鉴于你出色的表现,我再给你一个约定之外的福利,也免得你老是在心中骂我小气。”

    器灵声音落地,古争脑海中有画面一闪而过,还是那个俊朗的白衣年轻人,只不过这次他是在煮粥。

    “其实这也不是餮仙大人自创的厨艺,只是餮仙大人对于食物加工的一种手法,以及他的操作详情,所以传给你也不算是违规。”

    “好!”

    古争除了叫好,已经兴奋的说不出话了。尽管意外的福利并不是厨艺,但这种通过加工食物,让原本的食物,变为另外一种食材的手段,对于已经习得食修之法的古争来说,实在是太需要,太有用了!

    敌方最最猥琐的存在死了,这对于敌人的士气,是有着致命打击的。

    还剩下的敌人,除了不腐尸之外,全都向着通道中跑去,去寻求他们主子的庇佑了。

    没有了战斗技巧高明的敌人,只剩下几只不腐尸的战斗,很快便被古争给终结了。

    “好!”

    “太棒了!”

    己方除了峨眉派的人之外,仍旧是还有三个,众人欢呼不已。

    方雪梅碍于性别的缘故还算稳重,另外的两人则是直接冲了过去,抱着古争疯狂的大叫,面对这么多强大的腐尸,他们真的以为这次要完了,没想到还有机会。

    “累死我了,累死我了!”

    古争被几人抱的气都快喘不过来了,仙力的过度消耗,使得他头疼欲裂,飘渺幻身术的连续施展,也使得他的身体如同散架了一般!

    古争直接坐在一块石头上,舒服的伸展了四肢。

    “咳咳……你们真以为,战斗就这么结束了吗?”

    尺八再吹也没用了,黑衣老头虚弱的声音响起。

    “唬谁呢?你如果还有别的手段,哪还会等到现在?尽管还没有看到你,但以你五层后期的修为,同时操控这么多的不腐尸,你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的。”

    方雪梅冷笑,毫不在意的盘坐调息。

    “好吧,这可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呐!”

    黑衣老头叹息,随后又满是不甘:“古争,你大破不腐尸,究竟使用的是何种手段?”

    “等你死了,你会明白这是什么手段的。”

    坐在石头上的古争,声音轻的如同喃喃自语。不知道别人都在想什么,他现在想的是能疗伤,又能满足食欲的草还美味,可惜,上次的草还美味备下的太少,也都已经被门人所用,他仍旧是还没有尝到那种滋味。

    偷偷拿出一颗仙元丹塞入口中,现在可是关键时刻,尽管仙元丹数量不多,这会也省不得,该吃还是要吃。

    “真是一群混蛋,看到你们现在这种得意的样子,我真想用刀一片片的切了你们!这一次我是失败了,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黑衣老头的声音,有种渐渐远行的感觉。

    “此獠不除,早晚是个祸害啊!”方雪梅目露担忧。

    “他今天必须得死!”争的声音仍旧疲惫,但却透着一股浓浓的自信。

    “为什么这么说?”

    所有人都好奇,古争这话说得毫无根据啊!

    “你们休息好了吗?休息好了,咱们就去找那个老家伙!”

    古争卖了个关子,起身向着通道走去。

    古争之所说黑衣老头今天必死无疑,那是因为器灵告诉他,黑衣老头根本就没有离开这个洞府。而他所藏身的地方,如果不是器灵说出来,任何人也都想不到!

    “你们谁来把这面石壁打烂?”

    刚刚进入通道没多远,古争便停下脚步,用手指了指面前平淡无奇的石壁,服用过仙元丹后,他的仙力在快速恢复,仙力是有,但这块石壁很大,超过他能力范围,他就算完全恢复仙力,也打不烂这里。

    毕竟他的实力只有三层境界,和五层差的太远。

    众人眼中尽是好奇,方雪梅甚至还用手敲了敲石壁,从声音上听,这里并不是中空的。

    随即方雪梅自嘲一笑,是不是中空,并没有关系,况且,太极门虽然是太极道的分支,但是门中秘典对太极道的形容,几乎可以说是只有简单描述,对于这个本就神秘异常的门派,方雪梅也不了解,他们到底有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

    “嘭嘭嘭……”

    方雪梅开始内劲击打在石壁上,不寻常之处立刻被大家看到了。

    石壁上岩石坚硬的近乎诡异,以方雪梅的修为,连续发动了八次攻击,愣是连一个坑洞都没打出。

    但是,就在方雪梅发动了第十次攻击之后,坚硬异常的石壁,突然毫无征兆的开裂了。

    “咔嚓嚓……”

    石皮落地后消失不见,而石壁上则是出现了一道门。

    这道门犹如水晶雕琢而成,其上有神秘的波纹来回涌动。门后的空间并不大,就像是一个小房间,地上刻画的有法阵之类的东西,而那个黑衣老头,正满目惊讶的盘坐其中。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藏在这里的?”

    黑衣老头惊呼,声音却如同是从通道深处传来的一般。

    “以你的修为,同时操控二十七只炼尸已经是极限了,可是你却操控了三十几只,这是多么不正常的事情吧!”

    “通过一种盛法时代的法阵,倒是能够让人超越常理的操控更多炼尸。但布置这种法阵的地点,限制却是比较严苛的!因为它需要借助山河之灵,要么是在水中,要么是在山体之内。而这种法阵,除了能让你操控更多的炼尸,也能够让你在末法时代,拥有快于常人的修炼速度。”

    “山腹中的石壁上,布置的有一般人所看不出的法阵,你通过那种法阵观察外面的情况,也通过它让声音改变位置,我说的是也不是?”

    古争知道,黑衣老头的疑问,同样也是其他人想要知道的答案。但古争不能直接说出,这些都是器灵告诉他的,他只是能综合器灵所说的一些东西,似是而非的做一下回答,混淆一下视听。

    果然,黑衣老头被再次震撼到了,他瞪大眼睛望着古争。

    “你究竟是什么人?这种盛法时代才有的东西,你为何了解的如此详细?”

    “我说过,等你死了你就知道了。”

    古争淡淡一笑,伸手抚摸起了光洁的‘水晶之门’。

    “你想让我死?你是在做梦吧!难道你能打开这扇门?还是说你要在外面等着,一直等到把我饿死为止?”

    黑衣老头尖着嗓子,如同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的确,理论上这道门从外面是打不开的,想从外面打开它,如果没有太极道的独门秘法,那便需要用仙力来破除门上禁制了,你们根本没有仙力,就别妄想了。

    “我的确是打不开这扇门,但是我可以更改它!”

    开启这扇门,需要的仙力太多,古争目前的仙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即使恢复也很达到要求。

    不过这扇门上的禁制,同样也是一个法阵,且跟门后空间的法阵,属于次和主的关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古争的仙力不足以直接打开全部法阵,但却可以更改门上的禁制,也就是这个小法阵,不用特别大的改动,只需要简单的改动,就可以利用主次两个发展的关联,影响到里面。

    这套法阵,本身就不是保护里面的人,只是为了修炼而设定,只不过到了现在特定时期,变成了外面打不开的法阵,也就拥有了保护能力。

    就好像只是普通电梯,平时大家上下都很方面,只要一按就行,可这电梯要是没电了,你怎么按都不会动,想进入电梯和出入电梯会极为艰难,让电梯上下更是不可能。

    仙力就是电梯的电,有仙力就可以使用,可现在是末法时代,除非那些隐居的老祖宗出现,否则外面这些人根本打不开这里。所以,即便是占据着中枢,黑衣老头仍是没什么担心。

    但很快他的神情就变了,变的有些惊恐,古争握着门,体内仙力吐出,门上的法阵开始旋转,古争真的激活了上面的法阵。

    “不要!”

    黑衣老头脸上现出惊恐,通过外面,可以关掉主法阵,虽然一样打不开,但主法阵一旦被终结,这处修炼之地就会变成一个刑房,按照器灵的说法,届时发生的事情,血腥而又恐怖。

    就好像电梯,通电了,但门没有开,而是猛的从最高处堕落在最底层,若是几十层高的电梯,里面人的后果可想而知。

    在黑衣老头惊恐的眼神中,古争按照器灵所说,用一点仙力做到了极致更改,通过次法阵,终结了门内的主法阵。

    门后的空间,并非是开辟出来的,而是布置出的法阵撑开的一片天地,法阵被终结之后,上下左右的石壁,急速向着一块挤去。

    “不……”

    黑衣老头惊叫,眼中的惊恐也浓郁到了极点,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他竟然招惹了一个,存在于末法时代的修仙者!

    这个法阵就像电梯一样,失控变为恐怖。

    “唔……”

    见到腐烂尸都没吐的方雪梅,终是忍不住吐了出来。黑衣老头被挤爆的那一刻,有血污之类的东西从石缝中溅出,恶心的让人说不出话来。

    “咔嚓……”

    水晶之门在石壁收缩的时候,仍旧是不受影响的挂在石壁上。但在石壁完全合上之后,它在破裂中坠地,并化为了虚无。和之前的石皮一样,水晶质的门同样也不是实物,它们只是由仙力幻化出的物件罢了。

    解决掉了黑衣老头,古争等人走出了通道。

    通道极长,后面是一个大殿模样的空间,殿中有一些摆设,但都不是什么宝贝级别的东西。

    大殿中另有一条通道,而通道的尽头是一扇紧闭着的大门,门口站着之前逃跑的那几个敌人。

    “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大长老,我们知道错了!”

    “念在同门的份上,大长老饶我一命吧!”

    门口的敌人,冲古争等人哀求。

    古争明白,这些人今天是必死无疑的,以方雪梅的性格,没理由会饶了他们的,所以直接转过了身去。

    “饶了你们?你们问问死去的那些人,会不会饶了你们?”

    “师侄,人这一辈子,有些错不能犯,犯了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跟你们拼了!”

    古争仍旧没有回头去看,通道中一阵乒乒乓乓之后,敌人们全部都倒下了。

    “古掌门,这扇门你能够打开吗?”

    站在门前试了又试,方雪梅望向古争。

    “可以打开,但现在不行,必须要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才可以。”

    古争只是近距离观察了一下大门,便转身走开了。

    对于古争反应,秦寒和赵宝平心中一喜,而方雪梅则是望着古争的背影,眼神则显得非常疑惑。

    黑衣老头死前说过,想要打开保护他的门,只能是通过仙力,尽管古争是更改而不是打开,但难道更改就不需要仙力吗?

    如今可是末法时代,仙力这种东西只是传说,而方雪梅也看到了,古争的确使用的是内劲,可是为什么,一切总觉得怪怪的呢?

    现如今的这扇门,方雪梅已经试过了,这的确是需要力才能打开的一扇门,修为高达五层后期的方雪梅明白,以她的内劲都无法撼动的一扇门,那这道门所需要的力量,十有就是仙力了!

    古争只是一看就说能够打开,这让方雪梅越来越搞不清状况,用力摇了摇脑袋,方雪梅跟上了古争的步伐。

    “后面那个老妇,估计要郁闷死了!”器灵得意的声音,响起在了古争脑海。

    “是啊,这感觉挺不错!”

    古争嘿嘿一笑,由器灵帮着伪装,修炼者是根本不可能发现他是修仙者的!因为他体内的仙力就算用出去,在修炼者看来,也只不过是内劲而已。

    古争所谓的吃点东西,自然是要做草还美味来补补了。

    到达山顶的前一天,为什么了防止万一,古争已经将做草还美味的食材,从洪荒空间中拿了出来。

    至于说放着食材和厨具的背包,古争尽管没有一直背着,但他掉入山腹之后,随后跳下来的无愁长老,也把它给带了下来。

    不用古争交代,无愁长老负责搭建灶台,无忧长老负责烧火。

    “你们出门还带着炊具和蔬菜?”

    秦寒望着收拾食材的古争,眼睛瞪的比牛都大,另外两人尽管没有吭声,可也都是差不多的表情,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难以理解。

    “错,这不单单是蔬菜,它们可都是名贵药材,我这是要制药来给你们疗伤呢!”

    几个人的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伤势,除了峨眉派的三人之外,另外三人的伤势,以方雪梅的最重,秦寒的其次。

    方雪梅三人都已经服用过疗伤的丹药,但除了赵宝平之外,另外两人的伤势,都不是三两天内便能够恢复的。

    “古、古掌门,尽管我不知道你所拿的是什么东西,但我压根就没见姜枣引子,或者是干草之类的药材,!再说了,煎药不应该是砂锅吗?你、你用的这些锅,怎么看都像是要做饭的样子!”

    赵宝平满头黑线,说话的时候都结巴了。

    “对呀,古掌门别开玩笑了,尽管咱们都是修炼者,但毕竟没有辟谷,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的愿望还是有的,这一点大家也都是能够理解的。你想做点吃的,我也是挺期待的,毕竟好几天都没吃过热乎的了。但是呢,你别那么一本正经的说,你这是在制药,还是要给我们做疗伤之用,我听了真的好想笑啊!”

    秦寒是真的忍不住想笑,但却没有嘲笑的那种意思。

    “古掌门,我们都是服了疗伤丹药的,你说要给我们制药疗伤,难道你所做的药,效果要比丹药更加对症吗?我是听说过食疗,但那只能算是养生之道的范畴吧?”

    尽管古争所说的很不靠谱,但方雪梅还是莫名其妙的觉得,这是一件可信度很高的事情。但是,传统的观念还是让她忍不住发出了质疑。

    “你们这些家伙,不相信就别吃,你以为巴结你们呢?”

    无愁长老没好气地说了句,这些家伙要不是在山腹之中并肩作战,平时一个个的都好不到哪去,之前争夺雪莲的时候,下的可都是死手,如今掌门大发慈悲的给他们做美味,他们竟然还嘲笑和质疑?这让人想不生气都难的!

    “嘁,无愁,你怎么还是这服臭脾气?不吃就不吃,我还真就不信这会比丹药还管用!”

    秦寒狠狠瞪了无愁长老一眼。

    “我可不敢劳驾无愁长老巴结!反正我的伤势很快就会痊愈,这药我就也不吃了。”

    赵宝平哈哈一笑,闭目调息了起来。

    “你们不吃,我吃!”

    方雪梅的认真,使得秦寒跟赵宝平微微一愣,随即两人摇了摇头,又把眼睛给闭上了。

    古争倒是没说什么,众人的话他是一笑置之,只顾着低头清洗食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