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60章 太极道
    他的笑声没能维持多久,很快又发出声惨叫,小门派长老被太极门的司炎亭一掌打翻,盒子也掉在了地上。

    “你们坏规矩!”

    南宫派的人怒吼,这个小门派的长老,是属于他们一方的。

    不过经过白狐王的搅和,其他势力的人都跟疯了似的,谁还顾得上规矩不规矩。

    “擒龙手!”

    司炎亭吼叫,龙爪形劲气探向地上的盒子。

    但是,无忧长老在司炎亭出手的同时,也发动了擒龙手,且他跟盒子间的距离,比司炎亭更有优势!

    “老匹夫!”

    邓天阳大骂,一直都是伤重状态的无忧长老,不仅是麻痹了他的神经,也同样麻痹了别人的神经,他的突然出手,让人万万没有想到!

    骂归骂,但之前重创无忧长老的仙器‘赤金环’已毁,邓天阳也没有更好的阻止方法,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装有千年雪莲的盒子落入无忧长老手中。

    盒子是烫手的山芋,在这疯狂的环境之中,谁拿到它都将成为众矢之的。

    只是瞬间,各种劲气便冲着无忧长老飞去,这种情况下,哪怕无忧长老有着五层后期的修为,如果敢贪恋于盒子的诱/惑,也必将是一个惨死的下场。

    “想要就给你们!”

    无忧长老咆哮,在古争的眼神示意中,他将盒子砸向了柳青云。

    “我去……”

    眼见盒子飞来,柳青云的第一反应不是兴奋,而是惊呼!

    电光火石间,柳青云被盒子砸中,但砸中他身体的盒子,却被早有准备的古争,瞬间开启洪荒空间,将其摄入其中!

    “混蛋!”

    众人暴怒,盒子触碰的柳青云后消失,这厮肯定是用什么特殊的手段,将其藏了起来。

    一瞬间,狂暴的劲气向着柳青云席卷而去。

    “啊……”

    尽管柳青云躲避及时,但仍旧是不可避免的被伤到,口中喷血的他闪到一旁,以颤抖的手中指向古争。

    “竖子,你阴我!”

    柳青云是想要杀掉古争以绝后患的,所以白狐王事件发生后的这段事件,他一直都在针对着想要靠近的古争。如果不是古争“飘渺幻身术”足够奇特,只怕早已死在了他的攻击之下。

    无可否认,屡次在古争身上受挫,已让修为已达五层境界的柳青云,对古争有了种难以言明的忌惮!

    所以,不管盒子的消失跟古争有没有关系,为了活命他都必须一口咬定,就是古争拿走了盒子。

    果然,面对柳青云声情并茂的指控,杀气瞬间凝聚在了古争身上。

    “含血喷人!我距离你至少有四米远,盒子消失的时候,我还被泰山派的人纠缠着,怎么可能是我拿走了盒子?”

    古争一下子跳了起来,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绝对你是拿的,咱们之间新仇旧怨太多,无忧没可能将盒子砸在我身上的!”

    柳青云惊恐尖叫,刚刚落在他身上的杀气,又再次回到了古争那里。

    “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尽管当时很乱,但我相信你们……”

    “苍天在上!”

    根本不等古争说完,柳青云居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我柳青云要是拿了盒子,就让我不得好死,且我以性命担保,峨眉派新任掌门有太多的秘密,盒子绝对就是他拿走的!”

    柳青云指天发誓,仇恨的目光紧紧盯着古争。

    “太可气了!”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古争的脑海。

    “古争,你一定要想办法杀了这个贱/人,你要是杀了他,我给你好处!”

    器灵已被气得咬牙启齿了。

    “什么好处?”

    就算没有器灵所说的好处,古争也是想要杀掉柳青云,不过能把小气的器灵竟然被气成了这样,如果不趁机将好处最大化,那就对不起她平日里的作威作福了。

    “你杀了他,我就再给你加二十株仙米!”

    “不要,我的仙米暂时够用,能不能换成别的好处?比如说让我的仙杏果提前成熟,再或者给我一些我还没有的东西?”

    “你……”

    器灵恨恨的声音一顿:“你要知道,这些东西是我个人给你的,我的能力也是有限的,这样吧,你如果今天就能杀了他,我就让你的仙菜数量翻一倍如何?”

    古争从拥有仙菜到现在,数量还一只都是十棵,小气的器灵能让仙菜的数量翻一倍,这可是一个不小的福利啊!

    “成交!”古争心头暗喜。

    跟器灵的交谈只是发生在一瞬间,面对再次凝聚而来的杀气,古争仰天大笑。

    笑够了之后,古争低头狠狠盯着跪下的柳青云。

    “为了得到千年雪莲,柳青云你还真是拼了呢,不过,身正不怕影子歪,谁拿了盒子谁心里清楚!”

    古筝说话间,已将外衣脱去,只剩下了贴身的衣物。

    “大家有目共睹,我身上究竟有没有盒子?”

    如同时装走秀,古争大大方方的在人群中走了一圈,看得有些门派的女弟子,脸上都臊红一片的。

    “柳青云,你呢?”

    邓天阳出声,望向柳青云的眼神中,已没有了盟友该具备的热情。

    “对,把衣服脱了!”

    “脱衣服!”

    众人仍旧是愤怒的,费劲千辛万苦到了这一步,千年雪莲莫名其妙的消失,这样的结果是让人难以承受的,尽管觉得,盒子不可能藏在衣物中,但此时已如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丝一毫的希望,他们都不想放弃的。

    “我脱!”

    柳青云没有扭捏,为了活命的他果真是拼了,一件件衣服随即离体而去。

    “无耻!”

    终于有女的忍不住叫了出来,堂堂五层后期境界的柳青云,青城派长老,竟让脱的一丝不挂!

    “大家都好好看看,我身上还藏得住一个盒子吗?”

    柳青云已经豁出去了,不要老脸的他,同样如同走秀一般,于人群中晃了一圈。

    “气炸了!”

    邓天阳咆哮一声,掉头便向着另外一边跑去,那里由于人少的缘故,白狐王还没有被解决掉。

    “老匹夫你干吗?丢了天山雪莲,想要来抢我的妖丹吗?”方雪梅怒叫。

    这段时间,方雪梅带领着属下们,不仅阻挡住了其他门派的几个人,还将白狐王打得奄奄一息。眼看胜利的果实成熟在即,邓天阳却突破重围杀了进来,这让她怎能不怒?

    “孽畜,你给老夫说实话,千年雪莲是不是在你那里?如果你乖乖交出千年雪莲,老夫承诺你安然离开这个山顶!”

    邓天阳是真的急眼了,妖丹尽管诱人,可是他更加需要千年雪莲。盒子消失的太过诡异,在柳青云和古争身上又都没有发现任何线索,这让他不得不将盒子的丢失跟白狐王联系在一起。

    “老匹夫,你算是什么东西?狐妖的生死岂是你能够决定的?”

    方雪梅气得不轻,加紧对白狐王的攻击,但却屡屡遭到邓天阳一方的破坏。

    不过,即便是有邓天阳一方相帮,原本十分难缠的白狐王,此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孽畜,老夫再问你一句,千年雪莲是不是在你那里?形势你也看到了,如果没有老夫帮忙,你铁定是要死在这里的!”

    跟方雪梅相持不下的邓天阳,发出了非常不耐的呼喝。

    “想要得到千年雪莲?你们都别想了,想要得到我的妖丹,你们更是不用去想!我的子子孙孙都死在了你们手里,你们也必须要付出代价才行!”

    白狐王口吐人言,咧开的嘴巴中,黏稠的血液如丝线一般滴落。绝望的它笑了,笑得阴险而又疯狂。

    “去死!”

    不祥的预感于心中泛起,拼了命的方雪梅终于摆脱纠缠,手中凤头拐杖重重向着白狐王的脑袋砸去。

    “噗……”

    白狐王冲着凤头拐杖喷出一股血液,其中还有它那光芒璀璨的妖丹。

    “嘭……”

    惊天巨响产生,妖丹撞上凤头拐杖之后,发生威力强大的爆炸。

    如同之前的极寒之力扩散一般,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方圆十米内的人全都掀翻在地。

    妖丹碎了,狐妖王的尸体也在瞬间被风吹成了粉末。

    仙器凤头拐杖,也被狐妖王的妖丹炸成了两段,而它的主人方雪梅,更是内伤吐血。

    尽管没有像极寒之力扩散一般霸道,但妖丹的爆炸,仍旧是带走了几条人命。

    “混蛋!”

    方雪梅怒吼,原本束着的头发都在这一刻散开,如同疯魔了一般冲向邓天阳。

    没了,什么都没了!

    千年雪莲莫名消失,狐王妖丹也因邓天阳的从中作梗而爆炸,抓狂的人已不止是方雪梅,还有其他门派的那些。他们针对泰山派的人发动了猛烈的攻击,招招都要置人他们于死地。

    场面混乱到了极点,但是这种混乱却又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原因是突然出现的一声怒吼。

    “你们这些王八蛋!”

    骂人的声音极为生硬,但却颤抖的非常厉害,给人一种要被气炸了的感觉。

    的确,一直未曾现身的黑衣老头很生气,一手好牌被打得稀烂,他也确实有生气的道理。

    如果黑衣老头不是想着报复,不是想着坐山观虎斗,早点发动祖师禁制的话,千年雪莲此时应该是在他的手中!至于说白狐王的妖丹,他同样也是有可能得到的。

    现在倒好,白狐王竟然被逼的自爆妖丹而死,连跟毛都没有留下。千年雪莲更是消失无踪,这让他怎能不怒!

    于是,在黑衣老头怒骂出声之后,彻底发动了禁制的他,引来了惊呼一片。

    “轰隆隆……”

    巨响之中,偌大的山顶坍塌了下去,使得原本看似正常的山顶,瞬间呈现出了一种火山口的状态。

    如此大规模的坍塌,除了峨眉派的人多少有点戒备,已是完全超乎了其他人的想象。

    第二次抢夺千年雪莲的时候,无愁长老和古安,便被古争命令,呆在了非常外围的地方。那个时候,古争也不清楚器灵所说的‘法阵或陷阱’究竟会是什么,只能是以防万一的做出这么个准备,免得未知危险出现的时候,己方所有人都身陷于危险之中,连个营救的人都没有。

    仙力外泄的时候,是这个禁制的初级发动,黑衣老头怒骂的时候,是这个禁制的中级发动,同样也是有仙力溢出的。

    借助溢出的仙力,器灵也终于明白,未知的禁制究竟是什么了,她也有在第一时间提了醒古争。

    心头巨震的古争,自然是第一时间向着山崖处跑去的,而以他行动为准的其他几人,不用他开口,也知道他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于是,在黑衣老头将禁制最终发动的前一刻,峨眉派的所有人,都是向着山崖靠近。

    但是,事情坏就坏在了这个时候,古争距离柳青云是非常近的,柳青云一看古争逃跑,想都没想的他,便跟着古争跑了起来。

    山体下陷时,古争的一只脚也已经跨在了安全的边缘。但是,已经处于下落状态的柳青云一个猛扑,一只手拽住了古争的裤子!

    “嗤啦……”

    布料撕裂的声音响起。

    “我去……”古争和柳青云同时惊叫。

    柳青云的确恨古争,但这次他只是想把古争当做脱离危险的依靠,可哪曾想古争的裤子竟然如此的不结实!

    于是,手中还残留着一缕破布的柳青云,连带着穿了一条破裤子的古争,全都坠入了落差极大的山腹。

    “掌门……”无忧长老三人惊呼,如今的山顶之上,已只剩下了他们三个。

    “长老,现在怎么办?”古安焦急询问。

    “你呆在上面,我和二长老下去!”

    无忧长老说完,立刻跳入山腹,而无愁长老稍作收拾,便也跟着跳了下去。

    对于两位长老来说,古争就是整个峨眉的希望,不管下面等待他们的是刀山火海,还是幽冥地狱,他们都将义无反顾。

    “两位长老小心!”

    古安也想下去,可奈何实力不足,只能是听从吩咐的在上面等着。

    山腹之中的空间巨大,属于一个瓮形,可以说整座山有一大半,都是属于这种中空状态的。

    尽管山腹内的落差非常高,但想要摔死修炼者们也不会特别容易,更何况掉入其中的修炼者,修为最低的也就古争一个,其余最差也是四层境界的高手,都可以内劲外放了。

    于是,在高空坠落的过程中,修炼者们都已经调整为了头朝下的姿态,他们要在即将着落的关键时刻,以内劲击打地面,通过反作用力来达到减速的目的。

    但是,想法是美好的,可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平安无事。但凡有“扑通”声响起,铁定是有人被摔死摔伤了!

    毕竟极寒之力的扩散,狐妖内丹的爆炸,连番的争斗之下,很少有人毫发无伤的。而伤势较重的那些人,实力肯定是要大打折扣的,从近百米的高空坠落,冲击力强大到内劲无法摆平的时候,惨况的发生再所难免。

    正常情况下,像古争这种连内劲外放都做不到的修炼者,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必死无疑!

    但是,古争毕竟不是修炼者,他是地地道道的修仙者,拥有着强悍的仙技飘渺幻身术。

    飘渺幻身术有一个特性,能够让人在一瞬间轻如鸿毛。尽管并非全程都能这么轻,但一瞬间已经是非常犀利的了,这也是古争能够凭借飘渺幻身术,在今天如此险恶的幻境中,至今都没有挂彩的关键原因所在。当一到内劲袭来的时候,一个人的身体突然变得轻如鸿毛,绝大多数的情况只能是,他被劲风给吹开,并不会因此受到什么伤害的。

    落地只在眨眼间,古争发动了飘渺幻身术的特性,以最为优雅的姿态,轻轻落在了地面上。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这种程度的开辟山腹,简直堪称神迹!”

    “这里绝对是盛法时代留下的遗迹,更可能是一位修仙者的洞府!”

    “盛法时代是有天山这个门派的,但天山派并非是邪修啊!”

    众人打量着四周,各种声音不断响起。

    山腹中的石壁犹如刀削,想要从哪来再从哪离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石壁四周有油灯燃烧,视线并未受到什么影响,一条宽敞的通道开在石壁上,里面没有灯火,目力所能延伸的距离有限,让人看不出它究竟是通往什么地方的。

    地上有一个大大的水潭,呈现出太极图的模样,其中阳鱼内的水为白色,如同温泉一般升腾着水雾,但却散发着一股奶腥味。

    阴鱼中的水沉静无波,黑得简直如同是墨汁,坠落的时候有人不巧掉在了阴鱼水中,瞬间便被化的连渣都不剩。

    此时,池水附近聚集着不少人,其中以方雪梅的表情最为凝重。

    “错,天山山脉在盛法时代的时候,可不仅只有一个天山派,而在它的诸多门派之中,有个被天山派灭了的邪修之门,名字叫做太极道。如果我没猜错,这里就是太极道邪修的洞府,而地上的太极池,就是他们平日里用来修炼的地方!”

    方雪梅顿了顿,然后又看向了柳青云:“你们过来时,看到的那种体型庞大的猛兽,就是喝了阳鱼中的水变异的,本来我还没有将这些跟太极道联系在一起,可来到这个地方之后,一切也都变得明朗了。看来,暗地里的敌人除了黑衣老头,还有一个白衣老头才对。”

    白衣老头已死的事情,古争他们并未告诉任何人,所以方雪梅等人并不知晓。

    “方雪梅你大逆不道!”

    黑衣老头的声音,突然从通道之中传来。

    “太极门是太极道的分支,你身为太极门的长老,如今来到祖庭之中,非但不曾下跪膜拜,更是口出轻视言语,你当真是作死!”

    黑衣老头冷笑连连,而随着他的话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方雪梅的身上,甚至是还有人下意识的,离整个太极门都远了一些。

    邪修,这无疑是个让人忌惮的字眼!

    “大家不要听他胡说!太极门出自太极道不假,但当初太极门的祖师爷,正是因为不喜太极道邪恶的行事作风,这才脱离太极道,创下了太极门的!”

    方雪梅慌忙做出解释。

    “孽障,你那师祖是太极道最大的叛徒,按照你的言行,我应当以门规将你处死,但念在你无知的份上,我还是想要给你一次机会!我不知道你对太极道了解多少,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太极道比你想象的要强大的太多!”

    “现在让我来告诉你,你眼前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盛法时代末期,太极道的第十二代掌门,发现了这株不一样的天山雪莲,于是在它下方的山体之中,修建了这个洞府。”

    “后来,盛法时代结束,本就有疾的第十二代掌门,很快也就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但是,他以秘法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等待着破茧重生。”

    “异变的千年天山雪莲子,就是让第十二代掌门重生的关键!第十二掌门是个怎样的存在呢?这么跟你说吧!现如今所谓的陆地神仙给他提鞋都不配,在他面前脆弱的不会比蚂蚁强多少!”

    “你想过没有,当我太极道的先辈祖师,出现在这样的年代,代表着什么吗?他代表着这个世界的巅峰力量,代表着一个盛世的来临!到时候你们那些所谓修炼者的门派,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这是一个机会,只要你把握住这个机会,你就是太极道的一份子!我说的话,你好好想想吧!”

    黑衣老头话中的信息量太大,以至于场面一时之间很是安静,任谁也不会想到,一枚千年天山雪莲子,竟然会牵扯到一个盛法时代的老怪物!假如这样的人复活,那可是真是顺者昌逆者亡的事实!

    气氛空前凝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方雪梅的脸上。

    方雪梅额头见汗,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这种心脏急速跳动的感觉,她从来没有经历过。兴奋和恐惧来回交织的感觉,让她想要松松领口,大口的喘气。

    “方雪梅,你不要犯糊涂!”

    虚弱的声音响起,开口之人是南宫无双。

    南宫无双是有够倒霉的,先是被白狐王幻化的曹英斩掉了一只手,后又被白狐王的内丹爆炸所波及。伤上加伤之后,掉入山腹再次受伤的南宫无双,此时的实力或许只相当于三层境界的修炼者了。

    “少了一只手还这么多嘴?留你有何用!”

    黑衣老头怒喝,随即有刺耳的尺八音从通道中传出。

    除了经历过白衣老头的几个人之外,也就只剩下方雪梅和司炎亭知道这声音是要命的,大多数人在这时,仍旧是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

    “嘭嘭嘭……”

    阴鱼水中突然跳出了三只人形怪物,它们浑身漆黑如墨,除了雪白的牙齿和红色的眼瞳之外,身上再也没有了其它色调。

    三只怪物都还没有伤人,被它们带出的池水,便已经溅在了一些人的身上。

    “啊……”

    被池水溅到的人立刻惨叫,青烟从池水接触到的部位冒出,恐怖的腐蚀性只怕比强酸都要猛烈。

    三只跳出池水的怪物,径直向着不远处的南宫无双扑去。

    “滚开!”

    南宫派一方尽管震惊,但仍旧是对三只怪物发动了攻击。

    可惜,三只怪物的防御力极为强悍,且根本就不知道防守和退让是怎么回事,它们在遭受打击的过程中,已将南宫无双扑到在地,森白的獠牙咬住了他裸露在外的部位。

    顿时,南宫无双惨叫,滚滚青烟从他身上冒出,而他挣扎着的身体,很快便不再动弹了。

    没有人看得出,南宫无双是被怪物给咬死的,还是死在了强烈的腐蚀之下!恐惧的感觉,瞬间笼罩在了山腹内的空间。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南宫无双已死,属于他那一边的人,也在惊叫中停止了攻击。

    “太极道的腐烂尸。”做出回答的方雪梅,牙齿都在打颤。

    尺八声停止,三只腐烂尸也停止了动作。

    “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既然掉入了这个洞府,你们的生死已全在我的一念之间。我不杀你们,只是觉得你们还有点用处,但不要以为我是心慈手软,现在,不单单是指太极道的分支,你们其他人如果想要归顺我太极道,就马上站到左边去吧,至于说让先辈祖师复活的千年雪莲,这一点你们大可以放心,究竟是谁拿到了它,我自然会将他揪出来的!”

    黑衣老头的声音,已是非常不耐了。

    见识过腐烂尸的威力,有不少人的眼神都挣扎了起来。

    “真是可笑,凭借几只腐烂的尸体,就想要瓦解我们吗?大家不要被他蒙骗了,这种盛法时代的炼尸产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对付,咱们现在就进入通道,看看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究竟有多少斤两!”

    本不想出头的古争,终于还是出头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此人不断的威胁,现场不是没有怕死之人,如果绝大多数的人都选择了臣服,到时候剩下古争自己,更是难办。

    “说得好!”

    邓天阳也站了出来:“再怎么说,咱们也都是名门正派,自古正邪不两立,今天想要咱们正道人士,向邪魔外道做出屈从?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但凡有点血性的人都不能这么的没骨气!”

    “没错!”

    “对!谁知道他所说的是真是假,连真假都不知道就被吓住,传出去可是有够丢人的!”

    “就是,即便他所说的都是真的,可让一个绝世老魔出现在这世上,你们可有想过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吗?血海尸山,邪魔昌盛的局面,这是你们想要看到的吗?”

    “别说什么绝世老魔,天山雪莲子都丢了,他也仅仅只是个特殊状态中的活死人罢了!”

    南宫派的人纷纷附和,原本低迷的士气逐渐升温。

    都还没等黑衣老头说什么,一声无奈的叹息让众人为之安静。

    太极门的长老司炎亭,竟然在这群情激愤的时刻,向着黑衣老头所说的左边走去了!

    众人很是出乎意料,在所有人看来,如果有人选择屈从,那么最先屈从的这个人,应该是最为挣扎的方雪梅才对。

    “小师弟,你干吗?”

    方雪梅也是懵了,她万万没有想到,性格比她还要坚强的小师弟,竟然会是第一个屈从的人。

    “大师姐,别挣扎了,你知道我的目力远胜常人的。就在之前尺八音响起的时候,通道的深处已出现了一群炼尸!尽管看不清它们的数量,但肯定是要比咱们的总人数都多,所以反抗只是徒劳!”

    “啪……”

    司炎亭话音落地,方雪梅的一巴掌也呼在了他的脸上。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一身正气的小师弟吗?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一身是胆的小师弟吗?我告诉你,咱们是名门正派,彼此之间勾心斗角也就算了,但遇上邪魔外道,理当一致对外、誓死抗争才对!今天你要是敢过去,就太让我看不起你了!”

    方雪梅气得浑身乱颤,但换来的却是司炎亭的咆哮。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机会,前半生我选择忠于太极门,选择做一个尊师重道男人,可是,我得到的究竟是什么呢?”

    “师傅宠爱你,所有的资源都是你优先,可宠了你几十年,你的修为不还是如今的这个境界吗?”

    “我呢?我有什么,即便是我天赋比你高,但所得到的资源仍旧是非常有限,因为什么呢?就因为我不讨师傅的喜欢,可是我的修为仍旧是跟你一模一样的境界,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师傅的眼睛是瞎的!”

    “我为太极门付出的太多,好几次都是舍命去完成师门任务的,所以,我早已不欠太极门什么了,我要为自己重活一次!这是一个机会,你不稀罕,但是不要拦我!”

    司炎亭甩来了方雪梅挽留的手,毅然决然地站到了左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