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58章 即将成熟
    做草还美味的主料,最低限度也是普通级的食材,这些食材古争都有,现在就可以来做。

    峨眉山有一种‘断续草’做可以为主料,当初古争就带了一点出来,不过使用这种原料放在之前使用的话,古争会有些心疼。毕竟适合草还食修的主料目前只有断续草,而且峨眉派的存货也很少,只有那么一点,断续草用完的话,等于以后无法在做这种草还食修。

    但现在不同了,古争完全没了担忧,断续草没了,这次发现的神仙指则可以代替,主要的功效便是是在疗伤方面的,且数量更是多达二十三株,远远高于他们拥有的断续草。

    可以说这是一次意外的收获,也是很大的收获。

    不过,这几种食材中最为珍贵的反倒是那四支乳参,它们的价值一点都不比另外的两种普通食材小。

    没用多久的时间,无忧长老就将崖壁上的宝贝全都采摘,交到了古争的手里。

    “真可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柳青云制造雪崩断我们追他后路,结果将这些平日里极难出现的宝贝,全都留给了咱们。”

    古争收起食材,感概万分道。

    “是啊,他当时是急着逃跑头也不敢回的,要不然被他发现了这些东西,那咱们可就得不到咯!”

    无忧长老笑道。

    古争冷哼:“被他发现了又怎样!先不说这些东西他认不认识,即便是他认识,他也不敢过来采摘,白衣老头可是对他恨之入骨,首先要杀的就是他,他又恩将仇报对付我们,咱们和白衣老头联手之下,他不可能跑的掉!”

    “也是。要不了多久就会见面了,再见到柳青云的时候,我一定要他好看!”无忧长老恨恨说道。

    柳青云没那么傻,他敢跟峨眉翻脸是有理由的,而这些理由古争等人也都已经知道,他除了觉得,古争等人会死在不腐尸手中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他不再需要古争等人带路了!

    柳青云还没有带着白衣老头过来的时候,无忧长老便已经发现,在目力极限处的雪山上,出现了一群人。

    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天山山脉深处的人,除了走不同路线的南宫派和太极门之外,不会再有其它可能。而柳青云在对峨眉派翻脸之前,肯定也是发现了这一情况,所以他才没有了后顾之忧。

    对于柳青云而言,只要他找到了另外两个门派,他同样也能够找到千年天山雪莲。

    这次做草还美味,手法跟冰灵美味一样,同样也是炖。

    不过,在开炖之前,有些材料要先经过特殊处理来去除苦味。

    食修之法除了用途各不相同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好吃。

    之前古争在门派中做过增元食修,但那次做的分量很大,且融入的辅料比较多。而各种辅料相互融合的过程中,苦味的确是被去除了,但食材本身的味道也因此有所下降。

    所以,在味道这一块,上次的增元食修并没有了什么惊艳的感觉,只是能让人感觉到好吃,有胃口,吃的下。毕竟有的材料可是地地道道的药材,能把药材的药效保留,且味道还能能做的不错,这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至于上次做的冰灵美味,因其制作手法的不同,所有材料本身又都是地地道道的食材,味道鲜美的都引出了极香化形,所以非常的好吃。

    这一次所做的草还食修,尽管也还是在美味的范畴,但因为原料不同,无法引出极香化形,味道上也比过之前的冰灵食修。

    草还食修需要一种主料和三种辅料,主料是断续草,本身是地地道道的药材,使用之前要先蒸一遍来祛除苦味。

    至于另外的两种辅料,陆虎遗生和伸筋草,也是峨眉山的存货,同样也是药材,一种需要烘焙,另外一种则需要焯水来祛除苦味。唯一没有苦味的辅料,也就是古争养在洪荒空间中的仙鸡。

    该蒸的蒸,该烘焙的烘焙,该焯水的焯水,该宰杀的宰杀,当这些材料全部整好以后,古争便将它们有次序的下锅了。

    控火诀和控水决同时施展,锅内的水很快便烧开,药香味也从其中飘了出来。

    说是药香味,倒也不至于让人联想到药房中的那股味道,这种药香味很特别,初闻时觉得清雅,慢慢的又能闻到其中的肉香,勾得人口中生涎。

    “长见识了,第一次闻到想流口水的药香。”

    “是啊,之前掌门在门中做的那一大锅,只是有让人想吃的香味,倒是没有如此奇特的药香。”

    “不知道多久才能好,闻得我都已经饿了。”

    香味尽管才飘起十多分钟,但无忧长老三人已觉得,他们好像是等了一天之久。

    “好了!”

    古争的声音适时响起。

    揭开锅盖之后,锅中放的有篦子,篦子之上蒸了一碗蛋羹。

    先将蛋羹拿出去给了无忧长老,古争又将锅内的汤和肉盛了两碗,在无忧长老眼巴巴的注视下,又将锅盖给盖上了。

    无愁长老结巴了:“掌、掌门,你们的呢?”

    古争笑了:“虽然是美味,但这也是药啊!我没有受伤,而大长老的伤,服用了丹药之后也没啥事,所以我们不用吃药的,你们两个赶紧趁热吃吧!”

    这是古争第一次做草还美味,其实他也挺想尝尝味道如何,但材料这种东西要省着点用,所以他才只给无愁长老和古安各盛了一碗。

    “掌门,锅里的是?”

    古安好奇地问了句。

    “这锅里的跟你们喝的一样,一株断续草能够做五份,锅里剩下的这三份,我还需要将它们再炖一下,以备不时之需。”

    再炖一下,有肉有汤的草还美味,就会变成当初的增元食修那样,只是一碗浓汤了。浓汤尽管会让口感降低,但它所能储存的时间也会变得久一些,服用也更加的方便。至于说药效,其实都是一样的,再炖只是让食材化渣罢了。

    就好像中药大师做的药丸,只是形态不同,使用的原料和最终的目的都是一样。

    “掌门,这碗蛋羹你吃吧!”

    无忧长老本来还羡慕能够喝汤吃肉的另外两人,但细想一下,心中顿时温暖一片,掌门就炖了一碗蛋羹还给了他,这不是照顾他不能吃肉喝汤的遗憾,又是什么呢?

    “你吃吧,我还腾不开手,鸡蛋这种东西不缺,我想吃很简单,不过,不管是蛋羹还是食补,这都是我第一次做,你们吃了要告诉我感觉才行!”

    三人听了古争的话,顿时把头一点。

    古争做的蛋羹很简单,里面除了放盐,再没有了其它调料。

    但是,鸡蛋的品质本来就是普通,古争又用了控火诀让火候达到最佳,用控水决将鸡蛋中的空气全部排挤,以至于这碗蛋羹给人一种果冻般的感觉。

    “掌门,说真心话,以前的我闻到鸡蛋味道,就会有种想吐的感觉,蛋羹我也吃过,它尽管没有生鸡蛋的腥味,但蛋羹的味道我也很不喜欢。不过掌门做的蛋羹很特别,颜色均匀到了一种让人感觉不真实的地步!蛋香味很足,可是一点都不让我讨厌,反倒迫切想要吃到它!”

    无忧长老先是捧着蛋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勺子挖了一块放进嘴里。

    “好吃!”

    一口蛋羹下肚,无忧长老最先说出了两个字,但是似乎是觉得太笼统,立刻又开始了补充。

    “细腻,香醇,除此之外,我觉得‘此刻尽丝滑’这句话,不该用在巧克力上,应该用在这碗蛋羹上!”

    “哈哈……”古争笑了。

    没想到严谨的大长老,竟然借用了广告词,这足以说明这碗蛋羹还是非常成功的。

    大长老已经点评过了,无愁长老也赶紧品尝起了草还美味。他美美的喝了一口汤,然后又吃了一块鸡肉。

    “掌门,我不像师兄那么会说,我只是感觉这汤非常好喝,一点都不苦,鸡肉炖得恰到好处,口感不硬,但也不是软烂的没嚼头,已经入味的药香,让它别具一番风味啊!”

    听了无愁长老的话,古争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望向了古安。

    古安是半躺着的,在两位长老品尝美味的时候,他都不记得自己吞了几次口水,才终于轮到了他。

    没有像无愁长老那样先喝汤,古安是先夹了一块鸡肉来吃的。

    “嗯……”

    嘴里里吃着肉,似乎已忘记伤痛的古安,眯着眼睛发出了满足的鼻音。

    无愁长老由于受伤相对较浅的缘故,服食了草还美味到现在,额头上才刚刚浮现汗珠。但是反观古安,一块鸡肉下肚,额头上已是汗珠一片,脸色红的更是像喝了酒,这一点,沉浸在美味中的古安,根本就没有发现,这是草还美味已经生效的表现,伤势越重,这种外在的异样,也就越发的明显。

    “掌门,我喝了汤之后再说感觉吧?”

    终于将口中的鸡肉咽下,古安很认真的开口了。

    “可以。”

    古争点头,心中尽是欣慰。

    第一口汤下肚,但汤的滋味实在是太过鲜美,以至于贪心的古安,想要多喝一口之后再做点评。

    但是,让古安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口汤也下肚了,可他的嘴却只敢含住碗边,根本不敢松开了。

    其实,鸡肉咽入腹中的时候,便立刻有股暖流,直冲受伤部位而去,当时古安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受伤的部位,正在发生着轻微的跳动。

    第一口汤汁入腹之后,暖流的威力更加强大,以至于古安浑身都是舒坦的,伤口部位的跳动也更加强烈。

    至此,古安仍旧是没有多想。

    但是,当第二口汤化为暖流抵达伤口之后,不仅让伤口跳动的频率加大,更是泛起了一股麻麻痒痒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出现的太快太猛烈,以至于让古安觉得,如果他不一直抿嘴含住碗边,只怕会忍不住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这种身体处于急速修复下的感觉,比按摩什么的可要舒服多了。

    看着古安难受的样子,古争笑了,两位长老也笑了。

    “好好喝汤吧!”

    忍俊不禁的无忧长老,将古安半躺的身体扶起来,以内劲作用在他的伤口处,帮他抵消了那种异样的感觉。

    古安抓紧时间喝汤,至于点评的事情,自然也就作罢了。

    “爽!”

    服用完了草还美味后,原本还需要无忧长老扶着的古安一跃而起,并打出了一套舒展筋骨的拳法,他的身体奇迹般的恢复正常了。

    往后的时间里,古争等人在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尽管赶路的时间依旧紧迫,但这一次古争还是顺道得到了一些食材,在他们经过一小片云杉林的时候,竟然发现一窝次等品质的獐子菌。

    终于,赶在千年天山雪莲真正成熟的前一天,古争等人来到了目的地。

    通常来说,雪莲都是生长在高山雪线以下的碎石间,但是千年天山雪莲所在位置是在山顶之上,这里的积雪虽不算太厚,但也已经漫过了小腿。

    古争等人来到的时候,山顶上已经有三十几个人在那。

    三十几个人,并非都是南宫派和太极门的人,这两个门同样也被其他的门派所跟随,两个门派的人也没办法将其他人都甩开。

    看到古争等人上来,山顶上先到一步的人,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敌视。

    两位长老过去跟熟人打招呼,而古争则是向着千年雪莲走去。

    这里只有千年雪莲一株雪莲,倒也不用担心认错。并且,以千年天山雪莲为中心,地上被人画出了一个半径足有二十米的大圆圈!

    古争明白,这是先到一步的人,为了防止极端分子画出的警戒线,所以他也不会自讨没趣的跨线去观看。

    千年雪莲跟普通的天山雪莲不太像,如同白水晶雕琢而成的它,在阳光之下散发着刺目的光泽,本该是花蕊的部分,生长着一颗晶莹剔透,如同黄宝石一般的雪莲子!整体上,这株天山雪莲并不算大,也就是一个海碗的大小。

    “你这峨眉派的弟子,怎么这么没规矩?”

    尽管古争没有越线,但仍旧是有个头发灰白掺杂的老妪,向他走了过来。

    “什么规矩?”

    古争眉头微微皱起,对方的衣服上绣着太极图,且衣服的整体颜色是黑色,这表示着此人的身份,为太极门的长老级人物。

    做了峨眉派掌门之后,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也曾多次向古争说起过修炼者门派的事情,所以对于太极门,古争还是有些了解。

    “怎么,你不服气吗?”

    老妪没说规矩的事情,而是将手中一人高的凤头杖往地上一杵,紧紧盯着古争皱着的眉头。

    的确,古争皱眉是有不满的因素在里面,所谓的规矩,如果真的有,当他露出靠近雪莲的意图的时,便应该有人出声提醒,而不是像现在,他都看了半天了,结果却出现了一个身份为长老级别的人物来叱喝他,指责他,这不是找茬又是什么呢?

    更何况,对于老妪的身份,古争已经锁定了一个名字。

    此人九成九的可能,就是太极门的大长老方雪梅,而方雪梅这个人,于修炼者中的名声并不好,为人泼辣强势,且喜欢以大欺小,但奈何她的修为已是五层后期,很多修炼者也因此对她都是敢怒不敢言。

    古争不是个张扬的人,如果他的身份只是峨眉派的弟子,那么遇到这样的情况,即便是心中不爽,他也会选择忍让。但是,他的身份是峨眉派的掌门,他代表的是整个峨眉,所以他将不满写在了脸上。

    “说出道理来我就服,说不出道理,我为什么要服气?”古争皱眉反问。

    “身为一个晚辈,在长辈问话的时候,不行礼也没有尊称,你还有什么好不服气的?难道无忧和无愁,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似乎多年没被人顶过嘴,方雪梅气极反笑。

    “无忧和无愁吗?他们教不了我!身为峨眉派的掌门,我凭什么要向你行礼和尊称呢?”

    掌门这个身份是很大的,即便方雪梅在太极门是掌门师叔辈的长老,但太极门跟峨眉萍水之交,古争确实不用向她行什么长辈之礼的。

    “你是峨眉派掌门?”方雪梅瞪大了眼睛。

    “是的,古争就是我峨眉派的新任掌门!”

    无忧他们也向着这边走来,同时跟过来的还有一些看热闹的人。

    “无忧,你们峨眉派可真行,就是不知道这一次,这位新任掌门又能够执掌峨眉多久呢?”

    方雪梅表情古怪,而她话中所指的事情,自然是峨眉派前几任掌门接连出事的梗。

    “哈哈哈哈……”

    围观的其他门派也都笑了起来,这笑声也许并不全是嘲讽,但听在峨眉派几人的耳中,全都觉得十分刺耳。

    “不劳你费心,我们掌门肯定会福如东海水长流,寿比南山不老松!”

    无愁长老白了方雪梅一眼。

    “哼哼。”

    方雪梅冷笑,随即又转头望向古争,阴阳怪气地说了句:“年轻人很自信嘛,保持住!”

    “放心吧,我会保持住,我也一向都很自信!”

    古争淡淡一句,已经转身离开的方雪梅身子一顿,冷哼了句:“牙尖嘴利。”

    方雪梅继续前行,古争也没再跟她斗嘴,附近看热闹的人也逐渐散去了。

    山顶上能够用来歇息的地方很多,古争等人也找了块没人的地方安顿下来。

    “掌门一定要小心,这个方雪梅最是记仇,今天你当众折了她的面子,小心她会找机会报复。”

    无忧长老目露担忧,这个方雪梅是个实实在在小心眼的人,很多被她惦记上的人都会很惨,虽说她可能会顾忌古争掌门的身份不敢太乱来,但小心总归没错。

    对一派掌门下死手,那等于双方要结下不可缓解的死仇,峨眉派就算落寞了,可毕竟是盛法时代就存在的大门大派,又是蜀山一脉,真让他们拼命,别的门派也不好受,两败俱伤都是轻的,弄不好都会完蛋。

    “没事的,我也很记仇,她如果想报复,最好是直接把我弄死,要不然我会让她知道后悔该怎么去写!”

    古争冷冷一笑。

    “方雪梅敢对掌门不利,我拼死也不会放过她!”

    无愁长老咬了咬牙,而古安尽管没有说话,但眯着的眼睛也是盯着方雪梅所在方向的。

    “好了,不说这个方雪梅,。说说吧,你们都了解到了那些情况。”古争岔开了话题。

    刚上山顶的时候,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去跟熟人打招呼,其实也是打探信息去了。

    山顶上的这些人里面,并没有邓天阳和柳青云,这是古争已经看到的。至于这两个人的去向,无忧长老得到的消息是,这两个人在他们到来之前还在,只是现在不知道去了哪。

    跟着南宫派和八卦门来的人,原本是要比跟着泰山派的人多出不少的。但是在来路上,他们也遇到了一些情况,导致人员折损很多,最终只剩下了眼前的这些人。而在他们遇到的危险中,除了有泰山派追杀过的白狐王之外,还有一个阴险卑鄙的老头,屡屡算计他们。

    白狐王并没有死,两天前还攻击过山顶上的人,它的目标很明显,同样是冲着千年雪莲来的。

    至于那个一身黑衣的老头,昨天晚上还有偷袭过山顶上的人,屡屡孤身作战,玩的就是心跳。

    不过,黑衣老头跟狐王不同,他似乎是想要得到成熟的天山雪莲子,对于还未成熟的千年雪莲,并不像是白狐王那样,展现出非常想要得到的意图。

    并且,天山雪莲子的成熟,比预计的时间还要早上一些,它的成熟居然就在今天下午!

    先到山顶上的这些人,已经制定出了规矩,千年雪莲成熟之后,大家各凭本事争夺,在争夺的过程中是可以交手。但是,大家毕竟都是名门正派,一旦有谁夺得了千年雪莲,不可再发生厮杀之类的事情。

    关于这一点,古争等人也都是心如明镜,这只不过是场面话而已!这次的千年雪莲,实则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有本事得到,不代表就有本事守护。

    “这么说来,在这山顶之上,跟着南宫派和太极门来的人,算是一个大的团体。而邓天阳和柳青云难以融入其中,所以才暂时离开。”

    听了无忧长老的讲述,古争缓缓开口。

    “这一点是有着极大可能!毕竟融入不进去,又有敌人在暗中,还不如先暂时躲开。”无忧长老道。

    “力分则散,柳青云又不是没经历过这样的弊端,难道他们就不怕暗中的敌人先将他们解决掉?”无愁长老问道。

    “不知道柳青云怕不怕,但邓天阳是肯定不怕,如果怕,他最初也就不会偷偷离开了,并且,邓天阳不是一个人,他走的时候一共带了四个人,这四个人其中一个修为是五层中期的长老,另外三个人的修为,也已经达到四层境界。邓天阳一伙五个人,再加上五层中期的柳青云,他们的整体实力可是远超咱们的,就算是遇到危险,一般情况下也都是能够应对的”

    古争顿了顿,眼中浮现一抹恨意:“也许他们的离开,跟咱们有关系,站在这山顶之上,他们很早就能够看到咱们靠近,柳青云的算计落空,他知道咱们不会轻易放过他,既然如此,躲一躲也有好处的。”

    对于古争的猜测,无忧长老等人点头表示认同,四个人暂时谁也没有说话了。

    表面上平静,但古争望着远处的天山雪莲,心中则是思绪万千。

    千年雪莲即将成熟的时候,所有人势必都会围在地上画出的圈外,一旦千年雪莲成熟,立刻就会开始争夺,而在争夺的过程中,也将是最为危险的时候。

    山上这些人对抢夺制定出的规矩,并未超出无忧长老之前的预测,要不然势单力薄的峨眉派,根本也就不用参与进来了。

    规矩尽管是场面话,但至少在抢到千年雪莲后的这个山顶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时候,还是会起到它应有的作用,这一点对于所有参与者来说,也都是有好处的。

    有些门派,纯粹就是来碰运气,但峨眉派并不完全是这样,无忧长老修炼的有一种古武,这种古武在争夺千年雪莲的时候,将会是非常有利的手段。所以,在两位所制定的计划中,无忧长老是此次峨眉派争夺千年雪莲的主力,其他人的主要职责,便是在他出手争夺的时候,负责保护他的安全。

    他们的计划是好,但也要考虑现在的环境,无忧长老有古武,但那些同样从盛法时代传下的大门派呢?

    这些门派有可能有着某种古武,或者是仙器之类的东西,能够在这次的争夺中占上便宜,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情,对于这一点,两位长老不可能想不到,但是他们却没有办法来改变现状。

    “两位长老,你们原定的计划,我要做出一些更改了。”

    古争出声,打破了平静。

    “掌门请说。”

    古争说要改计划,原本还忧心忡忡的两位长老,顿时显得非常期待。古争的修为尽管不高,但两位长老都觉得,在他的身上似乎有着无限可能。

    “抢夺千年雪莲,无忧长老为第二主力,我是第一主力,你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我,其次才是对于千年雪莲的争夺。只要我能平安靠近千年雪莲五米,且在这个时候,千年雪莲没有被任何一个人拿在手中,那么这次的千年雪莲就是咱们的了,可假如我被人针对了,根本无法靠近千年雪莲,那么就要看无忧长老的了。”

    古争的洪荒空间,一些小东西可以直接收入,器灵就能做到,但在收入洪荒空间的时候,必须在一定距离内,并且,被收入的东西也不能是被别人拿在手中的那种。

    无忧长老他们听了古争的话,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掌门果然再次带来了震撼。

    此时是上午,天山雪莲子的成熟时间,预计是在下午的一点钟内。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顶上的气氛也越来越凝重,差不多中午的时候,原本分散各处的修炼者,全都来到了圆圈外面严阵以待。而在这段时间里,并没有任何危险发生,被众人所戒备的狐妖王和黑衣老头,一个都没有出现。

    时间持续推移,进入一点钟的时候,千年雪莲开始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

    整株雪莲都在轻轻抖动着,雪莲子上有毫光忽明忽暗,如同是呼吸一般,吸引着空气中的冷流。

    一股沁人心脾的冷香自雪莲子上生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浓郁,而雪莲子的颜色,也跟着越来越重了。

    “嘎嘣。”

    古争的牙齿发出了声音,在天山雪莲子再有十几分钟便要成熟的时候,他看到了邓天阳和柳青云他们。

    “嘿嘿。”

    跟在邓天阳的后面,柳青云冲着怒目而视的峨眉派众人笑了笑。

    古争等人尽管恨得要死,但也都没有说什么,天山雪莲子成熟在即,此时不是起冲突的时候。

    邓天阳带的人里面,四个修为在四层的弟子,径直走向了圆圈,站在了峨眉派附近。

    至于说泰山派的另外一位长老杜峰,则是和柳青云两人,站在了远离圆圈的位置,不知道小声交谈着什么。

    跟随弟子们来到圈外的邓天阳,则独自来到了峨眉派这边。

    “借一步说话可好?”

    如果没有巨狼夜袭事件,哪怕知道古争是峨眉派的掌门,需要商讨什么事情的时候,邓天阳仍旧是会找无忧长老。但是,经历过巨狼夜袭的事件,古争给邓天阳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所以,在邓天阳的心中,古争尽管是个年轻人,但也已经可以代表整个峨眉了。

    “可以。”古争点头。

    “掌门,我跟你一起。”

    无愁长老站到了古争身旁。

    “不用。”

    古争微微一笑,随邓天阳走到一旁。

    “如今的形势是,跟着八卦门和南宫派过来的其他门派,可以说是放弃了争夺天山雪莲子,改为辅助另外两个门派。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这些门派即便是得到了天山雪莲子,只怕也无法安然离开天山,还不如做个辅助,换取大门派所给的好处,古掌门,明白我所说的意思吗?”

    邓天阳的语气很委婉,脸上也是挂着笑的,但他所说的现状却是让人无奈,让人叹息的。

    “峨眉式微,这是不争的事实,邓长老的提议,也的确是个很现实的选择。但是,峨眉派再怎么说也是盛法时代传下来的大门派,自然有属于它的荣耀和尊严,所以我峨眉派,不会给任何门派做辅助,哪怕这次空手而归!”

    古争说得很慢,但却说得很认真。

    邓天阳愣了,睁大眼睛足足看了古争三秒钟的时间,这才把头摇了摇。

    “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可看样子你比无忧他们更加糟糕,你的愿望是好的,但峨眉派所谓的荣耀和尊严已经蒙尘,这层尘土不是那么容易便能够吹开的。做泰山派的辅助吧!如果我能得到天山雪莲子,好处方面不会亏着你峨眉的,绝对要比其他做辅助的门派得到的多!”

    “谢过邓长老好意,峨眉真的不需要。”

    邓天阳本来表情还算平和,但接连被古争拒绝之后,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