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59章 千年雪莲是我的了
    “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废话!最后再问古掌门一次,峨眉派要不要做泰山派的辅助?并且,我还可以再告诉古掌门一件事情,不要太过依赖无忧长老的‘擒龙手’,如果凭‘擒龙手’就想得到天山雪莲子,这种想法就太过简单了!”

    邓天阳的表情已显得非常不耐。

    “不做。”古争表情不变,仍旧是微笑着摇头。

    “好吧,希望离开天山的时候,我还能够看到古掌门,保重!”

    邓天阳耸肩一笑,倒也显得无所谓了。

    古争又回到了峨眉派所在的位置,但是脑中一直想着之前跟邓天阳的对话。

    无忧长老的擒龙手,确实是原计划中抢夺天山雪莲子的关键,尽管邓天阳的提醒,古争等人也都有想到,可无愁长老会‘擒龙手’的事情,邓天阳居然知道,这点是古争等人所没有想到的。

    毕竟,无忧长老有告诉过古争,他从未对外人施展过擒龙手。并且,邓天阳在说到擒龙手时不屑的表情,只怕无忧长老会擒龙手的这件事情,不仅在泰山派那里不是秘密,可能在其他一些门派那里,同样也不是什么秘密。

    还有,邓天阳离开时的那句‘保重’,古争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威胁的话,而是暗指天山雪莲子成熟时的极寒之力。只不过,邓天阳并不知道,古争已经从吴二用那里,知道了极寒之力这回事。

    “极寒之力?”

    古争的眼睛猛然睁大,转头望去的时候发现,邓天阳、杜峰、柳青云三个,并未在圆圈附近!

    邓天阳之前说过“没多少时间了”,而距离天山雪莲子的成熟,也的确是没有多少时间了。

    但是,邓天阳和另外两个人却没有来到圈外!这是非常可疑的一件事情,有多少话在消失的那段时间还说不完?非要现在远离圈外,且又是在山顶之上呢?

    “难道说,极寒之力的威力,并不像是吴二用说的那么简单?”

    古争心头一动,眉头随之皱起。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站在圈外的三个四层境界的人,又算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他们只是用来迷惑人的棋子,是可以舍弃的吗?”

    “不,肯定不是这样,天山雪莲子尽管珍贵,可牺牲三个四层境界的修炼者来迷惑人,这付出未免大了点,毕竟雪莲子不是百分百可以晋升,对于修炼门派来说,弟子的培养并不容易。”

    “既然说不过去,那便只剩下了一个相对合理的解释,极寒之力的威力,的确比吴二用所说的要大,而他们为了应对极寒之力所炼制的丹药,应该是能够让三个四层境界的人,承受得住极寒之力,但是,这个丹药的数量可能不多,所以另外的几人没有服用。并且,极寒之力的威力,应该是能够威胁到五层境界的修炼者,但却是达不到致命级别的,所以邓天阳才想再找一些帮手!”

    古争心念电转,而器灵的声音也在这时,响起在了他的脑海中。

    “有进步啊,能够冷静的做出思考,能够从细节发现问题。”

    器灵欣慰的声音一顿,随即变得很是自傲:“天山雪莲子如今正在酝酿着极寒之力,这极寒之力也的确能够伤到五层境界的人,不过你完全不用因此而担心,你们几个都服用过了中品的冰灵美味,这点极寒之力还真不能够把你们怎样。”

    “太好了!””

    古争心头暗喜,强悍的冰灵美味让原本还担忧的事情,反倒是变成了一种优势。

    “尽管有些优势,但你仍需小心谨慎才是,这次的事情,对你来说是个难得的历练,越是危险的环境,也越是能让人快速的成长起来!”

    “我会的!”

    器灵的话,古争是赞同的,他也觉得血液似乎慢慢燃烧了起来,那是一种对刺激的渴望,对成长的渴望,对冒险的渴望。

    想了又想,古争决定跟两位长老再聊聊,将针对这次行动,有可能出现的变数都归纳一下,尽可能的做到有备无患。

    气温变得更低了,这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到的,但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天山雪莲子上的光芒在急速的明灭着,而天山雪莲子本身,也已经明黄透亮的宛如玉质了。

    “呀……”

    惊叫声响成了一片,在天山雪莲子成熟的那一刻,它所散发出的光芒,明亮的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

    “呼……”

    紧接着,众人都听到了一股风声,以天山雪莲子为中心,突然产生的极寒之力,如同是冲击波一般向着四周扩散。

    凡是在圈外的人无一幸免,全都被极寒之力扫过,惨叫骤起,山顶之上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

    除了古争、古安和泰山派的四个人,凡是修为低于五层境界的那些,全都在极寒之力及体的那一刻,变成了冰雕!

    极寒之力波及的范围有方圆五十米,前后不过两秒钟的时间,当极寒之力消失的那一刻,所有冰雕如同是受到了震荡的沙雕一般,全部化为了冰尘,被山顶之上的劲风,不知道吹到什么地方去了。

    修为在五层境界的那些人,初期者吐血倒地,体内有寒流乱窜,一段时间内基本上算是废了。中期修为者,脸色全都是一片煞白,他们尽管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伤害,但体内的寒流,也同样让他们在短时间内难以动弹。修为后期者受到的伤害最小,但体内肆虐的寒流,他们也必须要尽快祛除才行,所以在片刻时间内,他们也处于一种无法动弹的状态。

    此时此刻,偌大的山顶上,完全无碍的人,只有泰山派的人,峨眉派的人,外加一个柳青云。

    即便事先已经知道,极寒之力会非常的恐怖,但这种程度的杀伤力,仍旧是让古争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并且,他们这些被极寒之力扫过的人,尽管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在那个目盲的极短时间内,他们也同样是动弹不得的。

    于是,在极寒之力彻底消失,视线得以恢复的那一刻,古争一伙和泰山派的人,几乎是同时展开了行动。

    古争一方是想要靠近天山雪莲子,而泰山派的三个人却只有一个向前冲,另外的三人则是同时对古争发动了攻击!

    攻敌所必救,不得不说泰山派的战术非常高明!一旦在这难得的时间里,泰山派的人通过攻击古争而拖住整个娥眉,天山雪莲子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但是,泰山派的人明显是低估了古争一伙,看到古争被攻击,除了无愁长老和古安被拖住,无忧长老根本脚步都没停,仍旧是向着天山雪莲子冲去。

    无声无息的,一层翠绿色的光罩将古争护在其中,发动了仙器峨眉戒的特性,他又施展了“飘渺幻身术”,雪地上的身影,顿时便显得飘忽了起来。

    峨眉戒是低级仙器,可以抵抗物理攻击,只是以古争目前的仙力,每次能开启的时间并不长,上次面对不腐尸古争没有开就是因为这点,不腐尸都有五层的力量,在五层力量打击下根本支撑不了好久,不腐尸又那么多,还不如靠身法躲避。

    这次不同,这次是争夺千年雪莲,很可能就是一瞬间的事,这会再不用,那就太浪费了。

    “呼……”

    距离千年雪莲只有十米了,脚步未停的无忧长老伸手一挥,内劲化为龙爪形劲风,冲着千年雪莲便抓了过去。

    “去……”

    紧跟无忧长老身后的那名泰山派弟子,呼喝见将手中的古剑甩了出去,这不是普普通通的一招,而是一种罕见的御剑类古武。

    只见,被甩出的古剑,仍旧保持着一种被人掌握着劈斩的架势,重重的斩在无忧长老的龙形劲风上。

    “嘭……”

    巨响中,古剑将龙形劲风破坏,但施展了古武的泰山派弟子也并不好受,以四层中期的修为,破掉五层中期的擒龙手,跟古剑之间保持着神秘联系的他,当场便被反噬的狂喷一口鲜血。

    擒龙手被破,但脚步一直未停的无忧长老,距离千年天山雪莲也更近了。

    “呼……”

    无忧长老再次挥手,龙爪形的劲风,又向着千年雪莲抓去。

    “尔敢!”

    邓天阳他们也一直都向着千年雪莲接近,可奈何一开始躲在了安全的地带,以至于他们跟千年雪莲还有段距离。眼见无忧长老即将夺得千年雪莲,怒喝一声的他,直接将那件还能够再使用一次的仙器祭出。

    “嘭……”

    龙形劲风再次被毁,余势未减的‘赤金环’,重重打在了的无忧长老胸口。

    “啊……”

    已经非常接近千年雪莲的无忧长老,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此时此刻。

    距离千年雪莲最近的人,变成了破掉无忧长老第一次“擒龙手”的泰山派弟子,而紧跟在他后面的人是古争。

    “躺下!”

    无忧长老被重创,古争也是怒火中烧,他提掌便打在了泰山派那名弟子的背后。

    “噗……”

    原本就已吐血的泰山派弟子再次吐血,他直接被古争的一掌打倒在地,失去了战斗力。

    正常情况下,古争想要一掌打倒一个四层中期的修炼者,那是很难很难的事情,可泰山派的这名弟子,本身就有伤在身,又急于想要得到千年雪莲,对古争而言,空门大开的他会被打倒,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飘渺幻身术’的速度很快,以至于古争的身形又是一闪,距离千年雪莲只差最后一次迈步,便能满足洪荒空间的收取距离。

    “躺下!”

    怒喝声响起,同样更加靠近千年雪莲的柳青云,冲着古争伸出了手掌。

    柳青云的手掌中抓着一枚古镜,古镜虽然不大,可从其上发出的刺目光芒,不仅让古争暂时性的目盲,还让他的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陷入到了一种特殊的状态中。

    古镜叫做“日月镜”,属于蓄能型仙器,蓄满日月精华之后,仅仅只能够施展一次,便需要再次蓄能。

    并且,‘日月镜’的威力尽管诡异,但却不是多么厉害,假如古争的修为已经达到五层境界,他尽管仍旧会在‘日月镜’下暂时失明,但却不至像现在这样,直直的从千年天山雪莲身旁跑过去,但却什么都做不出。

    在古争的世界中,他的眼前只剩下了无尽的白光,以及一种难言的恐惧,在促使着他拼命逃离,不受控制的向前跑。

    “哈哈……”

    邓天阳笑了,古争错失了千年雪莲,无愁长老和古安,又被他泰山派的人给缠住,此时就属他距离千年雪莲最近了。

    千年雪莲已近在咫尺,邓天阳脸上的笑容也更加浓郁,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被极寒之力所作用的那些五层后期修炼者,也终于将体内的极寒之力彻底祛除了。

    “老匹夫休想!”

    方雪梅咆哮出声,手中凤头拐杖上的凤头突然张开,一股气流后发先至的环绕起了千年雪莲。

    “嘶……”

    邓天阳想摘千年雪莲手碰到了气流,被气流反伤之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想到,你这拐杖竟然是件仙器!”

    邓天阳说话间,另一手被内劲包围,再次探向了千年雪莲。

    “嘭……”

    巨响从手掌跟气流的接触点上产生,邓天阳的手如遭电击一般迅速撤回。

    “混蛋!”

    怒骂的邓天阳不死心,拂袖一挥,便要用外放的劲气攻击气旋。

    “滚开!”

    南宫派的长老曹英怒喝一声,仗剑刺向了邓天阳的后心。

    无奈,邓天阳只得离开了千年雪莲一段距离,场面一时倒也安静了下来。

    有邓天阳的尝试在前,其他人在这时候也不敢轻易尝试,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邓天阳的身上。

    原本山顶上的三十几个人,已经死得只剩下了二十个,其中还有不少是受伤的五层初期和中期修炼者。而这些人直到现在,都还能未能将体内的极寒之力祛除。

    伤亡不可谓是不惨重,但邓天阳几个一开始就躲在圈外的意图,在此时确实显得有些犯众怒了,所以那些人也都紧紧的盯着他。

    “哼。”

    邓天阳冷哼,眼前怒视他的这些人,除了方雪梅和南宫派的主事长老南宫无双之外,他还真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方道友,你这件法器还挺厉害,不过看样子,这种气流一旦产生,只怕连你也没办法让它中途停止吧?如果是这样,它什么时候能够停下?”

    一身白衣,不怒自威的南宫无双开口了。

    “三分钟以后。”

    放弃协助门人祛除极寒之力的方雪梅起身,愤恨的眼神落在了邓天阳身上。

    “老匹夫,既然事先知道有寒气产生,为什么不告诉大家?”

    “呵,方雪梅你白痴啊?天山雪莲本来就是抢的,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这些人?还是说,假如你方雪梅提前知道这些,你会跟大家分享?真是笑死人了!”

    邓天阳眯着眼睛冷笑。

    “老匹夫你找死!”

    方雪梅暴怒,手中凤头拐杖一挥,赤红色的内劲立刻向着邓天阳打去。

    “没人要的疯婆娘!”邓天阳也不示弱,双掌齐推之下,离体的内劲向前飞去。

    “嘭……”

    巨响中,两股内劲相撞,方雪梅的内劲威力更胜一筹,在摧毁了邓天阳的内劲之后,仍旧是飞向了他。

    “呼……”

    得势不饶人,方雪梅的凤头拐杖连连挥动,内劲接连向着邓天阳飞去。而邓天阳则是在抵挡的同时,尽力向着方雪梅靠近,似乎是有要近战的打算。

    两个门派的主事之人交战,门派的其他成员也战在了一起,场面一时之间颇为混乱。

    不过,另外的门派并没有参战,他们中有劝架的,也有唯恐殃及池鱼的,更有死守在千年雪莲附近的。

    与此同时。

    “古争!”

    器灵的娇吒终于将古争唤醒,使得他奔跑状态停了下来。

    思维回到真实世界,古争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的身边有两位长老和古安,无愁长老正在用力抱着他不让他乱跑,而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就是悬崖的边缘。

    “掌门,你没事了?”

    见古争眼神恢复清明,身体也不再挣扎,无愁长老将古争松开,差点喜极而泣。

    “我没事了,这段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古争心头一暖,冲着关切的三人笑了笑。

    “掌门迷糊的时间并不长……”

    无愁长老将片刻内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大长老伤势怎样?”

    听完无愁长老的讲述,古争望向了看起来十分虚弱的无忧长老。

    “有掌门赐予的草还美味,我这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我仍旧会装作伤重的样子,希望能够收到奇效。”

    无忧长老眨了眨眼睛,仍旧是一副虚弱的样子。

    古争点头,然后在心中向器灵道谢。

    “现在才想起向我道谢?”器灵的声音带着点气呼呼的味道。

    不过,也没等古争再说什么,器灵的语调又变为了欣慰:“其实你也不用谢我,要不是你之前让安神术的威力提升,从而强化了你自身精神层次的东西,我想要四声就把你唤醒是不可能的。

    换句话说,即便是我不唤醒你,你也会比一般人更快的脱离那种状态,这都是安神术所带来的好处。”

    “安神术还有这功能?”

    古争表示惊讶,毕竟安神术只是低级仙术。

    “有什么好惊讶的,再怎么说它也是仙术,传你的仙术没有差劲的,只要你努力,每一种的潜力都比你想象中的要好。”

    古争是无法看到器灵,但假如器灵是有形体的,他觉得此时的器灵,肯定会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好吧,现在先不想那些仙术了,我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够得到千年雪莲。”

    “我劝你不要过去,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哦?怎么回事?”

    古争赶紧询问,他从器灵的声音中听出了严肃。

    “就在你迷失的那会工夫,我察觉到了一丝一闪即逝的仙力波动,那丝仙力波动,像是你们这里盛法时代遗留下的某种禁制,被激发后所溢出的。”

    “禁制?怎样的禁制?”

    “可能是法阵,也可能是陷阱!”

    器灵的话让古争沉思,也让古争暂时放弃了过去的打算。

    “该死的柳青云,你让我错失了千年雪莲,不过,既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一错失未必是件坏事。先看看也好,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古争搓着下巴,眯着眼睛望着远处的千年雪莲。

    “好了,都别打了,闹够了没有!”

    邓天阳和方雪梅的打斗,终于让南宫无双看不下去了。

    但是,对于南宫无双的喊停,邓天阳和方雪梅根本听不进去,两人都有被对方伤到,门人之间更是各死了一个,这次的仇怨是结的有点大了。

    “够了!暗中还有敌人没出现,你们如果都想死在这里,那就尽管闹吧!”

    南宫无双发须飘荡,声音大的像是狮吼,而被他所针对的邓天阳和方雪梅,顿时觉得脑中一疼,不由得暂时停下了争斗。

    “邓天阳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情没完!”

    方雪梅表情狰狞,冲着地上吐出一口血沫子。

    “可以,随时奉陪!”

    邓天阳擦了下嘴角血迹,丢了一枚疗伤的丹药在嘴里。

    此时距离保护千年雪莲的气旋消失,只剩下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而在邓天阳和方雪梅打斗的时间里,所有那些被极寒之力作用的人,也都祛除了体内的极寒之力。

    场面空前的安静,除了站在远处的峨眉派之外,场上所有人的眼睛,全都紧紧盯着气旋中的千年雪莲。

    “咦?”古争口中发出了轻响。

    “掌门也看到了?”无忧长老凝重地望着古争。

    “嗯,既然是这样,咱们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

    由于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古争等人的眼睛并不是一直看着千年雪莲的。也正是因为他们更多关注着周围的缘故,才使得他们能够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场上无声无息的死了一个人,但其他人并未发现!

    传说中,天材地宝一旦成熟,就必须要马上采摘,要不然就会自动枯萎归于尘土。而此时的千年雪莲,已经有了要枯萎的征兆。

    “千年雪莲枯萎,这是咱们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所以我有个提议,当气旋消失之后,由我先将其摘下,然后咱们再进行争夺怎样?”

    南宫无双向众人提议。

    “由你?你该不会直接拿着跑路吧?”方雪梅冷笑连连。

    “我南宫无双是那种人吗?现在时间已经不多,让不让我采摘,你们看着办吧!”南宫无双冷哼,显得非常生气。

    “我同意让南宫长老采摘。”

    “我也同意让南宫长老采摘!”

    先是辅助南宫派的人出声,最后就连邓天阳也都同意了,毕竟南宫无双的为人,口碑还是不错的。

    众人的支持,弄得有心想要采摘千年雪莲的方雪梅,只得放弃这个念头。

    “可以由你采摘,但所有人需要再次退到圈外,你放下千年雪莲,同样退到圈外之后,大家再出手抢夺。这个规矩,谁要是敢破坏,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方雪梅紧紧盯着南宫无双。

    “好,这个规矩公平公正,我自然是会遵守的!但是,我南宫无双一生光明磊落,在你方雪梅的心中,难道就那么没品吗?”

    南宫无双注视着方雪梅眼神,眼中一片神伤。

    “哼。”方雪梅冷哼一声,倒也没再说什么。

    气旋旋转的速度慢下,并最终消失不见了。

    南宫无双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把将千年雪莲薅出。

    “都在等什么?还不赶紧退到圈外?”南宫无双催促,众人连连不舍的退到了圈外。

    不易察觉的阴险从南宫无双的眼中划过,他以奇特的手法,将一丝内劲依附在了千年雪莲之上。

    放下千年雪莲,南宫无双才刚退到圈外,除了他本人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冲了出去。

    争夺在瞬间拉开帷幕,靠近千年雪莲的这段路程中,互相伤害的激烈程度,比之前峨眉派跟泰山派开战,要激烈的太多了。

    “都给我滚开!”

    方雪梅大吼,冲得比较靠前的她,猛然一个转身,凤头拐杖横扫出去。顿时,赤红色内劲如同凤凰火焰一般,呈扇形向外扩散。

    就连邓天阳都不敢小视的赤红色内劲,别人见了更是惊恐万分,瞬间之内叫声一片。

    被方雪梅这一阻拦,太极门的另外一位长老司炎亭,距离千年雪莲最为接近了。

    “它是我太极门的了!”

    司炎亭伸手一挥,一股龙爪形劲气将地上的千年雪莲卷起,径直向他的手中飞去。他竟然也修炼了古武擒龙手!

    “混蛋!”

    眼看千年雪莲即将被司炎亭抓在手中,乐极生悲的状况发生了。

    一股劲气突然自千年雪莲上产生,生生拉断了司炎亭跟擒龙手的劲气联系。

    千年雪莲飞向了最为靠后的南宫无双,速度快的让人根本无法阻止,即便众人不明白南宫无双所施展的究竟是何种古武,但也都猜到了,他肯定是在接触千年雪莲的时候,动了什么手脚!

    “南宫无双,你这道貌岸然的杂碎!”

    “南宫兄,你过分了!”

    “提前动手脚,这算怎么回事?”

    “太阴险了!”愤怒的方雪梅大骂,其他人则是纷纷指责。

    “说得跟你们多好似的,老子脚都还没有站稳,你们就先一步跑出去了,这不是阴险又是什么?况且,我所施展的只是一种失传的古武,你们谁再说我提前动了手脚,我便一概视为污蔑来看待,是要讨一个说法的!我南宫无双一生光明磊落,是那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吗?”

    手持千年雪莲,南宫无双显得很是气愤。

    此时,其他门派的人,虎视眈眈地望着南宫无双,而南宫派的弟子们,以及属于他们的辅助门派,则是把南宫无双围了起来。

    “按照约定,谁拿到千年雪莲,争夺也便到此为止了,之前的抢夺属于正常,但假如在千年雪莲有归属的情况下再发生抢夺的情况,可别怪我南宫无双,乃至整个南宫派痛下杀手了!”

    南宫无双犀利的眼神扫视四周,众人尽管心有不甘,可表面上也都没有破坏规矩的言行和举动。

    南宫无双满意地点了点头,欣喜从眼中浮现。历尽千辛万苦,千年雪莲终于是他们南宫派的东西了,只要在这山顶上不发生意外,南宫无双自信在离开天山的途中,他也照样能够保住千年雪莲。

    但是,突变发生在了让人最为意想不到的时候。

    南宫无双将千年雪莲放入特制的盒子,就在盒盖盖上的一瞬间,也就是他的戒心大放松的时候,一直站在他身旁的曹英长老突然出手了。

    “啊……”

    南宫无双惨叫,腕部急速喷出的鲜血窜出去了很远!曹英长老竟然以手中古剑,生生斩断掉了南宫无双拿着盒子的那只手。

    众人傻眼了,他们不明白曹英长老为什么这么做。

    但是,相对于众人的发呆,早有预谋的曹英长老可不会犹豫,他瞬间将盒子抄入手中,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向外冲去。

    亮光自无愁长老手中射出,化为了一道破风的啸响。

    曹英长老的瞳孔,瞬间收缩成了一道缝,他从未想过,一把小小的飞刀竟然会恐怖如斯!那种被刀意锁定,怎么躲都是错的感觉,让他根本来不及多考虑,伸手便拂向了那道刺目的冷光。

    “啊……”

    曹英痛叫,他的手臂被飞刀命中,穿刺的劲气从另外一边飞了出去。

    伪装因受伤而破法,身上一股白烟冒出的曹英,竟然变成了一只,足足有土狗般大小的白狐,这不是那只消失的白狐王又是哪个,而不远处的雪地上,先前死去的曹英,逐渐显露了出来。

    “嗖……”

    无愁长老抖手,犀利的飞刀再次射出。

    “找死!”

    白狐王被阻,几乎所有人都冲向了它,方雪梅更是在大骂的同时,发动了远距离的攻击。

    腹背受敌,躲不过扇形劲气的白狐王被击中,身体在倒飞出去的同时,它毫不犹豫的将叼在口中的盒子抛了出去。

    如果是一般人丢车保帅,极大可能会换来一条命。但是,白狐王不同,它的妖丹没有人不想要!

    一些人仍旧冲向白狐王,而另外一些人则是瞅准了空中的盒子。

    “千年雪莲是我的了!”

    一个小门派的长老狂笑,他在激烈的争夺中,拿下了装着千年雪莲的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