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56章 祸水东引
    鸡丝已经抽足,古争再次净手将面揉了两把,然后他左手拖着面团,右手抓起一块,猛然抛上了起来。

    吴二用皱眉,他不明白古争为什么要抛面,但是下一刻,他的眼睛便瞬间睁到了最大。飞起来的面团,竟然在空中突然变长,并最终变成了面条的样子,落入了锅中。

    “这?这是融合了功法的厨艺,还是魔术啊?”

    吴二用使劲揉着眼睛,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落入锅中的面条,竟然不可思议的在锅里绕着圈转,就如同是活物一般。

    古争出手如风,一会的工夫,案板上的一大团面,都被他抛出去,变为面条落在了锅里。而在这一过程中,吴二用睁大的眼睛,也一直都没有闭上过。

    控火诀和控水决同时作用,像鱼儿一般的面条熟透,并未让吴二用等上太多的时间。

    浇汤,盛面,古争的动作依旧行云流水。

    上次的美食大赛,一只仙鸡被古争做出了很多份鸡丝汤面,而这一次的一只仙鸡,古争做的只有五人份。

    上次的美食大赛,三十个评委,每个人只吃到了两根两条,这一次古争做的鸡丝汤面,面和汤的比利能够五五开,这已不是品尝美味,而是实实在在的吃上一碗美味了。

    眼神示意一直在打下手的古安,古安立刻端了两碗鸡丝汤面走出帐篷。

    今晚古争熬粥的时候,的确有人被香味所吸引,但都被无忧和无愁他们给打发了,不过,在古争开始做面之前,外面便已经起风,因此倒也没有再吸引人过来,这为两位长老省去了不少麻烦。

    “多谢掌门!”

    两位长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是吃吃喝喝的声响。

    古争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喝了一口汤,夹起了一根鸡丝尝了尝,然后捞起一根面条,吹了吹后放入口中。

    吴二用的喉结在滚动,眼中尽是挣扎之色。

    古安也回来了,他也捧起一碗鸡丝汤面,美美的吃面喝汤。

    “恳求掌门,锅里的大半只鸡,也赏给弟子享用了吧!”

    古安的话,如同是一记惊雷,瞬间将吴二用本就不算牢靠的防线击毁。

    “太可恶了,你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吴二用喘着粗气,赤红着一双眼睛,伸手便捧住了案板上的最后一碗鸡丝汤面。

    “前辈,有些话是长老交代过不能说的,我说了便是违反门规,希望前辈不要将我说的话说出去。”

    如同是捧着一碗毒酒,吴二用看着鸡丝汤面的眼神里,已经泛起了恨意。

    “放心吧,你说的话我不会告诉其他门派,你把该说的都说出来,除了这碗鸡丝汤面,就连古安惦记的那只鸡都是你的!”

    古争在笑,眼睛眯的就像是偷到了鸡的狐狸。

    “招了!”

    吴二用眼中最后的挣扎也没了,怪叫一声的他,低头喝了一大口鸡汤。

    “鲜!”

    一口鸡汤下肚,喊出一个字的吴二用,慌忙又夹起一根鸡丝放入口中。

    “香!”

    没有过多的说什么,仍旧是那么的迫不及待,吴二用又立刻夹起了一根面条。

    “哧溜……”

    如同是带着一股恨意,吴二用使劲将面条吸入口中,用力咀嚼了起来。

    “劲道!”

    吃完一根面条,吴二用说出两字之后,竟然没有了之前的慌张,反倒是捧着那碗面,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你应该做个演员。”

    古争叹息,吴二用的眼眶在发红,他知道什么要来了。

    果然,从眼眶发红到流出眼泪,吴二用只用了三秒不到的时间。

    “白色的汤,白色的面,白色的鸡丝,简单干净,素雅高贵。可是为什么,如此素雅高贵的美味,却是出自你这个恶魔的手中呢?”

    吴二用哽咽,低头吃面的动作,很轻也很缓慢,如同是在对待情人一般。

    但是,一碗鸡丝汤面下肚之后,吴二用深情的画风瞬间转变。他抓住那只被抽了鸡丝的仙鸡,完全不顾形象的啃咬了起来。

    “好吃!”

    “太好吃了!”

    吴二用吃的直哼哼,吃得那叫一个满嘴流油。

    “吃完了吧?你难道不急着回去吗?”

    望着眯着眼睛抚摸肚皮的吴二用,古争忍不住笑了出来。

    被古争这么一提醒,吴二用迅速从享受美味的余韵中脱离,他出来的时间的确不短了。

    “前辈,我有点后悔,我应该跟着你学厨艺的!”

    吴二用叹息,随即便将自己所知道的天山雪莲信息告诉了古争。

    之前泰山牌确实欺骗了他们,但老头说的也不是真的,天山雪莲的成熟期还没到,而且不是他们所说的那一天,还要推迟几天,另外地点也不对,这次等天明他们提前离开,就是先去了雪莲成熟之地。

    至于其他弟子为什么没能走,是因为都走了,其他门派不会饶了他们,其实就是吴二用自己也怀疑,他知道的都不全是真的,但他只知道这些。

    当吴二用走后,古争便决定立刻动身。

    趁着夜深,古争等人简单收拾后便离开了营地,此地距离千年天山雪莲的所在,还有一段路,从时间上来说已经挺紧,古争选择相信吴二用的话,雪莲子这样的宝贝大家都是志在必得,玩点心计也是正常。

    没有别的好办法,不如先相信他,至少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器灵都说吴二用没有说谎。

    “现在怎么办?”

    黑暗中,青城派的另外一位长老乔西山,问向了身旁的柳青云。

    “看来泰山派的人应该是告诉了峨眉派千年天山雪莲的所在位置,要不然还有潜在敌人的存在,峨眉派没有任何理由偷偷离开。”

    屡屡在古争那里受挫,这也导致了柳青云格外留意峨眉派的事情,在他的心中,古争这个新任的掌门,似乎有着很多的秘密。

    这一留意不要紧,柳青云发现了吴二用进入峨眉派帐篷、发现了峨眉派的人偷偷离开。

    “肯定是这样,要不我现在去通知门人,咱们也赶紧收拾一下,然后跟着峨眉派?”乔西山又道。

    “别告诉门人了,人多反倒是不方便,假如惊动了其他门派,分一杯羹的人可就更多了。咱们只给门内弟子留下便条,让他们紧跟泰山派的人就是了!”

    柳青云的话,乔西山并无异议,两人随后便追踪起了峨眉派。

    追上峨眉派,并未用去太多的时间。不过,柳青云和乔西山都没有跟峨眉派汇合的打算,他们只是想远远的跟着。

    一连两天,峨眉派的人没发现追随的柳青云等人,器灵倒是发现了,只是没有告诉古争,柳青云他们跟的很远,只要他们不来打扰到古争,器灵根本不会搭理他们,不过柳青云他们一旦有什么歹念,器灵也会第一时间通知古争。

    不过柳青云和乔西山也同样没有发现,他们后面也有跟踪者,远远跟在他们后面的白衣老头。

    “你们内地人不是喜欢说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吗?今天我就要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黄雀在后。”

    望着前方的柳青云和乔西山,白衣老头怪笑连连。

    不管是峨眉派的人离开营地,还是青城派的人离开营地,这都瞒不过白衣老头的眼睛。对于这些图谋千年天山雪莲的人,白衣老头都想将他们除掉!

    泰山派的邓天阳先行一步,泰山派剩下的那些人,明显就是打算兜兜转转的来拖延时间,他们已经不会再威胁到千年雪莲了,既然是如此,白衣老头也更能腾出手来对付脱离大部队的人。

    下雪了,寒风夹杂着雪花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行走在雪地中的柳青云和乔西山,根本不知道敌人就在附近。

    “嘭……”

    一声轻响,白衣老头从乔西山身旁的雪层中窜出,手中的尺八带着劲风,砸向了乔西山的脑袋。

    “嗬!”

    身为五层中期的高手,乔西山的反应也很快,提掌便要向袭来的尺八打去。

    但是,没等乔西山的内劲化为掌风外放,尺八上突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啸响。

    乔西山只觉得脑子一嗡,刚刚提起的内劲化为虚无,心头巨震的他慌忙侧身,金属尺八重重打在了他肩头,带出了骨头碎裂的响声。

    “裂石拳!”

    柳青云怒喝,本就跟乔西山并肩前行的他,出招的速度也不慢。当尺八砸中乔西山肩头的那一刻,他拳头上的内劲,也已飞至白衣老者身前。

    “嘭……”

    白衣老者提掌,以内劲抵消了柳青云的一拳之威。

    “幻影腿!”

    乔西山忍着剧痛,被偷袭的愤怒让他用尽全力,单腿站立,另外的一条腿,迅疾如风的一连提出了八脚。

    白衣老者怪叫,双手于面前迅速画圆,外放的内劲如同是面盾牌一般,将乔西山的脚风尽数挡下。

    “裂石拳第二式!”

    柳青云也没闲着,左脚猛地一踏地面,闪着微光的拳头重重轰在了白衣老头的内劲盾牌上。

    “嘭……”

    巨响发出,白衣老者的内劲盾牌被击碎,他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向后飞去。

    “去死!”

    乔西山身法怪异,单腿踩地一跳,便已经出现在了白衣老头的身旁。而他那条始终都没挨地的右腿,再次向着白衣老者踢去。

    “嗷……”

    浑厚的咆哮声中,原本看似什么都没有的雪地上,突然跳起一只庞然大物,它不仅用脑袋将乔西山撞飞,前爪更是呼向了追来的柳青云。

    “寸劲拳!”

    柳青云急忙出招,奇特的内劲打在了呼来的巨爪之上。

    如同是滑雪一般,拳头撞上巨爪的柳青云,整个人倒滑了出去,引得胸中一阵气血翻涌。而那只突然出现的猛兽也不好受,发出了一声低沉的闷哼。

    白衣老头没有追击,柳青云也和受伤的乔西山汇合,双方隔着一段距离观望着。

    突然出现的猛兽,竟然是一只牛大的雪豹,怪不得潜藏在雪地中的时候,乔西山没有发现它。

    “原来你们的实力都不怎么样。”

    柳青云开口,经过刚才短暂的交锋,他对白衣老头和雪豹的实力,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为什么这么觉得?”白衣老头语调生硬的开口了。

    “单从内劲上来说,你的境界只有五层初期。至于那只巨型雪豹,蛮力尽管巨大,但却不如之前黑龙嘴外的狼妖。正是因为实力不怎么样,你们才不敢再次发动攻击!”柳青云冷笑。

    “雪豹只是坐骑,实力自然是不如银狼。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你们照样还是会死,会为我的银狼偿命的!你们就等着吧,你们离死不远了!”

    白衣老头没有过多的停留,翻身骑上雪豹的他,很快便消失在了柳青云和乔西山的视线里,只剩下了临走前的怪笑,仍旧回荡在他们的耳中。

    乔西山的肩胛骨被砸碎,已经服下疗伤丹的他,现在的他实力还不如之前,正用手揉着受伤的肩头。

    “这该死的老头究竟是什么人?”乔西山皱眉。

    “谁知道他是什么人,反正这里是他的主场就对了。本身实力不俗,又有着巨型雪豹代步,此獠不容易对付啊!”柳青云眯着眼睛道。

    “要不咱没去跟峨眉派的人汇合,人多力量大啊!”

    乔西山的提议,立刻引来了柳青云的摇头。

    “跟峨眉汇合是不可能的,如果是换了以前的峨眉,哪怕是有天山之行的过节,只要咱们少要点脸面,这种情况下还是能够联合。但是如今,峨眉有了新的掌门,古争那小子可不是无忧和无愁,他没有那么好说话的!”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乔西山又问。

    “继续上路,万事多加小心,我就不相信,偷袭这种事情还能够经常生效!”

    柳青云的脸上尽管有一万个不服,可心中却一点都不轻松。毕竟,他们是跟着峨眉派前行的,这也就导致了,他们的行进路线是死的,一旦更改,便要绕远、便有跟丢峨眉派的可能,这是一个弊端,一个可能让突袭经常发生的弊端。

    跟着峨眉派的第三天是个大晴天,阳光洒在雪面上,晃的人睁不开眼睛。

    临近中午,柳青云和乔西山再次遭到了白衣老头的偷袭。不过这一次,受伤的不再是柳青云一方,小心提防的他们伤到了偷袭失败的白衣老头!如果不是白衣老头有雪豹坐骑,只怕命都有可能丢在那里。

    小小的胜利让柳青云和乔西山为之振奋,而吃了一个亏的白衣老头,则是起着雪豹,狂奔到了峨眉派经过的地方。

    “该死的,该死的!”

    咒骂声中,嘴角沾染着血迹的白衣老者翻身下豹,拿起尺八吹了起来。

    轻柔的尺八声缓缓飘荡,雪层发出了开裂的声音,十几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冰封的地下慢慢爬出。

    没有风雪肆虐,尺八声尽管轻柔,但也传入了古争等人的耳中。

    “听声音,那个白衣老头就在咱们前不久经过的地方。”无忧长老回头望去,但尺八声传来的地方,视线无法达到。

    “他该不会是搞了什么幺蛾子吧?”

    无愁长老挠着头皮,这种藏在暗处的敌人,真是让人头疼。

    “不管他,咱们继续上路,该来的始终躲不掉。”古争说道。古争他们听到了尺八声,柳青云和乔西山同样也听到了。

    “该死的,那家伙就在前方的两座山中间,他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吹尺八!”乔西山停步,目光显得有些犹豫。

    “先过去看看再说,咱们没有太多的选择。”

    柳青云眉头紧锁,尺八声传来的方向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就算想避开都不行。

    片刻之后。

    柳青云和乔西山来到了尺八声传来的方向,也看到了骑着雪豹的白衣老头。

    白衣老头不是一个人,他的身旁还站着二十七个身着古代甲胄的“东西”。

    之所以称之为东西而不是人,那是因为他们的身上根本没有活人的气息,脸色发青的一动不动,就像是刚从冰层里挖出来的冻尸。

    “怎样,要不要来试试?”

    白衣老头冲着不远处的柳青云他们叫嚣。

    两座山之间的通道,并非是很宽敞,白衣老头和冻尸呈横排站立,几乎算是封锁了这里,想要平平安安的通过,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座山上有积雪,但是目测并不厚,不太可能发生雪崩。即便是发生了雪崩,所有存在也都要跟着倒霉,这一点是谁都不能避免的。

    白衣老头第一次现身的时候,尽管是钻入雪层消失不见的,但后来大家发现,他并不是会“雪遁”之类的仙术,而是雪层下方有一个冰洞,他是进入冰洞后逃脱的。所以,即便他有巨型雪豹,可一旦雪崩发生,积雪的冲击速度,也不是他的雪豹能逃过的。

    白衣老头就像是肉里的一根刺,想要避让是不可行的,避让只会换来无尽的麻烦。

    冻尸的实力尽管看不出,但从他们身上多处结冰的情况判断,他们的速度势必不快。

    这也许是个空城计,白衣老头就是想让他们跟峨眉派之间拉开足够的距离,等他们跟丢了峨眉派,真正落单的时候再慢慢收拾。

    但不管什么原因,白衣老头都先找上了他们,好像他们更好欺负似的,这点让柳青云很是窝火郁闷,该死的老头不去找峨眉派的麻烦,哪能峨眉派的几个人实力还能强过他们不成?

    一瞬间,柳青云想了很多,也分析了很多,心中已经有了主意的他,向着乔西山打了个眼色,两人径直冲白衣老头冲了过去。

    清脆的尺八声响起,白衣老头没有正面迎敌,而是吹响了他的尺八。

    “咔嚓嚓……”

    二十七个冻尸,在尺八声中动了起来。

    甲胄间的冰块碎裂,冻尸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竟然如同活人一般的圆润,如果只看眼睛,他们的眼睛除了不具备神色之外,其它的跟真人一模一样。

    冻尸的动作比较迟缓,他们举起手中的兵器,迎向了柳青云和乔西山。

    “劲风拳!”

    身形一晃,柳青云轻松躲过了冻尸的攻击,被一大团内劲包裹的拳头,狠狠砸在了一个冻尸的脑袋上。

    柳青云的“劲风拳”威力很大,如果是正常的一个人,哪怕是四层后期的修炼者,都能被他这一拳打爆了脑袋!

    但是,金铁交加的声音在拳头下发出,柳青云这一拳只是将冻尸打了一个趔趄,而他自己的拳头,也都被震得生疼!

    这冻尸的身体,竟然坚硬到连他的拳法都无法破除,这还是一般的冻尸吗?

    “疾风斩!”

    顾不上心头震惊,柳青云欺身靠近战力不稳的冻尸,以手刀劈向冻尸的手腕。

    柳青云手刀劈出时,最先击中目标的是形如弯刀的劲气,而“劲风斩”这种古武,劲气的破坏力,绝对是要高出他之前所施展的“劲风拳”!

    劲气先至,手刀也跟着落在了冻尸的关节上,预想中骨头断裂的“咔啪”声,终于在此时姗姗来迟了。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柳青云惊叫出声,一招“疾风斩”实则是劲气和力量的双重攻击,还是全力进攻,这种强度的攻击,才最终将冻尸的腕骨堪堪击碎,那么,冻尸身体的强悍程度,绝对是要高出五层后期修炼者的!

    “啊……”

    几乎是伴随着柳青云的惊叫,乔西山发出了一声痛呼。

    在几只冻尸的围攻下,本就有伤在身的乔西山稍有不慎,被一只冻尸手中的重锏扫到了,还好乔西山躲避的及时,重锏的一扫并未落实,只是堪堪触碰到了皮肉,可即便是如此,乔西山仍旧有种被实力相差不多的对手,以内劲扫到的感觉!

    “这些家伙的力量,好比五层初期的修炼者!”

    乔西山左闪右避,冲着被一群冻尸包围的柳青云喊道,有着五层后期的防御力,还有着五层初期的力量,这冻尸让两人无比头疼,一两只也就罢了,这可是二十多只。

    如果是二十多个五层初期的高手,就是两人也要暂避锋芒,好在这是没有智慧的冻尸,只会本能行事,但即使如此,两人也都是险象环生。

    “杀了这个老东西!”

    本来跟冻尸交手,就只是想要试试它们的深浅,如今深浅已经试出,柳青云避开冻尸的围攻,迅速向着白衣老头靠近。

    对于柳青云和乔西山来说,这是一个杀掉白衣老头的机会,他们已经看出,白衣老头是通过不间断的尺八声来控制这些冻尸的,只要杀死了他,这些冻尸便会失去控制,也就不会继续进攻他们。

    对付冻尸很那,但对付一个只有五层初期实力的老头,两人还是很有信心。

    双手都被尺八霸占,白衣老头若不是有巨型雪豹代步,柳青云他们分分钟就能将其拿下,可惜,雪豹的速度很快,而且非常的灵活,白衣老头就如同是放风筝一般,带着柳青云和乔西山,在冻尸群中穿梭了起来。

    时间在流逝,柳青云和乔西山的心也越来越凉,二十七只冻尸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这段时间的追逐,对于冻尸来说,就如同是场热身一般,他们的身上开始冒出白色雾气,身体也随之越发的灵活!并且,他们已不像是之前那般乱打一气,而是开始了有规律的移动和攻击,那明明就是战场上对敌所用的阵法!

    好在冻尸们所布置的阵法不高明,几次都被柳青云和乔西山攻破,可即便是这样,柳青云和乔西山也已多处挂彩,毕竟,他们是在二十七只冻尸的攻击下,追逐着白衣老头的。

    柳青云和乔西山不轻松,白衣老头的境况也好不到哪去,他本人被劲气击中了两次,一次为内伤,另外一次在他的背后,多出了一个鲜血直流的血洞。至于他的那只巨型雪豹,受到攻击的次数,足足是他的四倍之多,射人先射马的道理,柳青云他们还是懂的。

    雪豹受伤严重,这也是柳青云和乔西山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仍旧坚持下去的原因所在,尽管这是在冒险,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冒点险就能将该死的老头解决掉,那么这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值得的。

    终于,机会再次出现在了柳青云眼前,他以一记“劲风拳”,重重打在了雪豹的后腿上。

    “嗷……”

    雪豹嚎叫一声,让人能够清晰的看出,它腿上的皮毛因为疼痛而剧烈抽搐着。

    但是,雪豹的腿尽管很疼,可它并未立刻倒地,而是以一种非常倾斜的姿态,坚持跑出去了很远一段距离。

    “嘭……”

    雪豹重重摔在了地上,而白衣老头则是在雪豹即将翻车的时候一跃而起,仍是没有放弃吹奏他的尺八。

    柳青云想要趁机前去补刀,可奈何被十几只冻尸团团围住,想要脱困都变得艰难。

    冻尸在白衣老头的操控下,着重攻击柳青云,这使得乔西山那边的压力顿时减轻。

    “我让你还吹!”

    抓住机会的乔西山单腿一跳,出现在白衣老头附近的他,施展起了犹如幻影一般的腿法。

    “啊……”

    白衣老头惨叫,被乔西山踢飞出去的他,口中喷出一股鲜血,尺八声也戛然而止了。

    “唔……”

    乔西山闷哼,一丝鲜血也从紧抿着的嘴角溢出。

    他尽管将白衣老头踢飞,但他其实并不轻松,刚才施展幻影一般的腿法时,白衣老头不仅有做出反击,更是以内劲击中了他的小腹。

    “好!”

    尺八声停止后,二十七只冻尸很快也停了下来,一身是血的柳青云,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从冻尸的包围圈中脱逃,以他最快的速度向着白衣老头冲去。

    非常可惜,白衣老头尽管伤重、尽管连逃跑的步伐都不稳了,可地上受伤的雪豹,却在这时爬了起来,它载着白衣老头,再次发动了狂奔。

    “混蛋!”

    这雪豹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能够站起来,这一点出乎了柳青云的预料,气得他破口大骂。

    “该死的!”

    乔西山也同样气得咬牙,对于如今受伤不轻的他和柳青云来说,已失去了短时间内斩杀白衣老头的机会。

    看柳青云和乔西山没有立刻追来,只是在缓步靠近的同时用药,白衣老头也停了下来。

    “呼哧呼哧……”

    白衣老头和雪豹都喘得很厉害,只不过一个是嘴角溢血,另外一个是血顺着吐出的舌头往下流。

    “该死的,杀了我的银狼,又将我的坐骑打伤,我要你们死!”

    白衣老头和乔西山一样气的大叫,以冒着劲气的中指,狠狠戳在了自己的眉心上。

    “呼……”

    如同突然生出了一阵风,白衣老头的衣服在不断鼓荡的同时,头发也跟着狂乱的舞动了起来。

    “啊……”

    白衣老头嚎叫,脖子上青筋暴突。

    “杀了他!”

    柳青云大吼。白衣老头此时的样子,明显就是放大招前的酝酿,他不可会傻傻的等到对方大招施展出了才动手。

    柳青云和乔西山行动了,白衣老者也停止了嚎叫,双目赤红的他再次吹响了尺八,这一次,尺八的声音不再轻柔,而是变得尖锐了起来。

    “呃……”

    柳青云和乔西山同时痛叫出声,尖锐的尺八音,让他们的脑袋如遭锤击。

    提气凝神,柳青云和乔西山缓步向前,以修为对抗着尺八音。

    “三板斧吗?”

    柳青云大笑,尖锐的尺八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至少它不是持续作用的,最初那种如遭锤击的闷疼,只是持续了大约三秒钟的时间,而之后对人的影响,便只剩下了让人的内劲流转,变得比以往迟滞一些。

    但是,柳青云的大笑很快就停止了,回头望去的他,眼睛都不由得睁到了最大。

    冻尸们追来了!这一次他们身上冒出的不再是白色雾气,而是赤红色的雾气,就像是白衣老头如今的眼睛一般,并且,除了雾气的颜色改变之外,他们的速度也提升了不少!

    之前白衣老头还需要通过放风筝来给冻尸们制造机会,如今尺八音让柳青云和乔西山的内劲流转迟滞,冻尸的速度又得以提升,此消彼长之下,只要柳青云他们敢稍作逗留,冻尸便能够立刻将他们追上!

    “跑!”

    柳青云头皮发麻,率先向前冲去。

    “往哪跑?”

    乔西山已经慌了,别看柳青云一身是血,可那都是皮外伤,他的内伤要比柳青云严重的多。

    “引到峨眉派那里,咱们在这里拼命,凭什么让他们轻松!”柳青云恨恨道。

    白衣老头受伤也不轻,对于柳青云和乔西山的逃跑,无力做出直接阻止的他,只能是骑着雪豹追在后面。

    雪地之上,跑在最前面的是柳青云,跑在第二位的是乔西山,跑在第三位的是白衣老头,跟在白衣老头身后的,则是二十七只不知疲倦,不知疼痛的冻尸。

    白衣老头不间断的吹着尺八,目中有阴冷的光芒闪烁。

    柳青云已经感受到了死亡危机,逃跑的速度一点都没有为乔西山减缓,而乔西山的伤势也越发的严重,跟柳青云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

    “柳长老,等等我,咳咳……”

    乔西山吐血,绝望于目中浮现。

    柳青云没有回应,但逃跑的速度更快了。

    “嗷……”

    雪豹一声呼吼,从身后将乔西山扑到。

    没有过多的停留,扑到乔西山的雪豹离开之后,一大群冻尸将刚刚爬起来的乔西山围住。

    “我跟你们拼了!”

    乔西山大吼,劲气来回飞舞。

    冻尸们不会发出声音,他们只是机械般的重复着挥动武器的动作。

    “啊……”

    惨叫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于雪山之上传出很远,两人在一起都不是这些冻尸的对手,更不用说只剩下受伤的他,乔西山心中满是绝望,带着对柳青云的诅咒以及不甘,很快被冻尸们砸成了肉泥。

    他真的很不甘心,他没有想到,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修炼,一起生活,亲如兄弟的柳青云,竟然在危急时刻抛弃了他,正因为没有想到,最后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乔西山死了,如同雪地上盛开的一朵红梅。

    山顶之上,古争和无忧他们已经察觉到身后的不同,古争询问器灵后才知道,柳青云这家伙竟然一直暗中跟随着他们。

    不仅如此,柳青云还遭到了偷袭,被那个白衣老头偷袭,双方两败俱伤,如今青城派只有柳青云一个人跑过来,而白衣老头正在后面追赶他,柳青云已经受了伤,看样子是想将祸水引到他们这边来。

    望着不断接近的柳青云和白衣老头,古争一行人目光凝重。

    到达这座山顶之后,古争等人便已经停了下来,必经之路在山的另一面,那里的积雪很容易便会发生雪崩,即便可以提前将雪崩引发,但道路也势必会因此难行。更何况,远远望去,前方的路就像是一条雪崩地带,如果不将后面紧跟的麻烦解决,他们是无法安心走上那段险程。

    只能说,柳青云这家伙跑来的太巧了,这次想甩都无法甩掉他。